第一百零八章 妃暄池风波

    “呜。”

    远处山崖上,狼叫不断。

    慕飞二人神色严肃,无比警惕得看着四周。

    “我听闻这妃暄池中,灵气逼人,虽不及灵池,但也相当浓郁,为何感受不到灵气?”慕飞问道。

    “妃暄池,乃书院的明月长老倾力所造,目的便是为了让弱势的女修士能拥有处好的修炼场所。”

    “但灵气毕竟需要时间恢复,因此,明月长老便限制了妃暄池的使用次数。”

    “每个月的测试过后,女修士便会蜂拥至此,浸泡在妃暄池内。”张子冲说道。

    “你了解的很清楚嘛。”慕飞富有深意地说道。

    “慕哥你真会开玩笑。”张子冲尴尬地笑道。

    “我对这个书院的大部分情况,都比较了解。”张子冲说道。

    “是吗?”慕飞问道。

    “千真万确。”张子冲说道。

    “慕哥,你看前面。”张子冲忽然说道。

    朵蓝色的花,妖异美丽,屹立在石缝之中。

    “万雾花!”慕飞惊。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遇见了。”慕飞欣喜。

    二人走上前去。

    万雾花散发出淡淡的花香,芬芳怡人,令二人心旷神怡。

    “嗖。”

    突然,万雾花吐出跟毒刺,射向慕飞。

    慕飞身形晃,避开毒刺。

    毒刺出,慕飞便上前,摘下万雾花。

    水中。

    个女子沉在池底。

    枚毒刺朝其射去。

    女子骤然睁眼,纵身跃,避开毒刺。

    “哗。”

    水花四溅。

    女子从池底跃而上,跳到岸边。

    岸上,慕飞二人脸错愕。

    女子丝不挂,绝美的玉身令人血脉喷张。

    女子大惊,催动玄力,道气旋扫向慕飞二人。

    二人避开气旋。

    女子趁机取出件薄纱长袍穿上。

    “色胆包天的贼子,看招。”女子怒道。

    女子拔出长剑,记清鸢剑诀使出。

    只金鸢发出尖锐的呼啸,朝着二人扑去。

    慕飞催动“大音佛拳”与其对抗。

    张子冲仓惶逃开。

    “轰。”

    慕飞足足轰击了五拳,才将金鸢轰散。

    “什么!”女子大惊。

    “你是何人?”女子大喝道。

    “慕云。”慕飞说道。

    “好个慕云,胆敢来妃暄池,今日,我便挖你双眼,斩你双手。”女子怒道。

    “姑娘,不至于吧。”慕飞无奈。

    “看招。”女子抄起长剑,便攻向慕飞。

    慕飞催动踏空九行身形不断变换。

    “嗖。”

    三道残影浮现。

    女子时间难以辨别真伪。

    “嗖。”

    女子朝着其中个残影刺去,赫然间扑了个空。

    “哼,既然刺不到,那就全毁了。”女子怒道。

    女子催动清鸢剑诀。

    只巨大的金鸢,震动双翼,化为火光,朝着慕飞轰去。

    慕飞大惊,催动玄月录加持“大音佛拳”。

    慕飞气息暴涨,玄力汇聚于拳。

    “轰。”

    五拳下去,饶是金鸢都难以抵御,但终归挡了下来。

    “第六拳。”

    “轰。”

    四周迸发出剧烈的波纹,冲散周围的雾气。

    慕飞的拳劲划出道银白色的裂缝,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金鸢惨叫声,化成玄力,融入大道之中。

    “啊。”女子娇哼,个踉跄,险些倒地,勉强维持住身形。

    但慕飞早已闪在她的面前,道雷光轰去,令其麻痹,无法动弹。

    “好个慕云。”女子沉声道。

    “我劝你赶紧放了我,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女子说道。

    “姑娘杀心如此之重,倘若放了你岂不是放虎归山。”慕飞说道。

    “张子冲,给我出来。”慕飞大喝。

    “慕哥。”张子冲屁颠屁颠跑来。

    “你不是说你对书院很熟,她是谁?”慕飞问道。

    张子冲转头看向女子。

    “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女子怒道。

    “我想起来了,她是明月长老的坐下弟子,叫海月柔。”张子冲说道。

    “海月柔,做起事来,可点都不柔呢。”慕飞说道。

    “你!”海月柔大怒。

    “慕哥,还是放了她吧,她可是明月长老最喜爱的弟子。”张子冲说道。

    “放了她,你觉得她回去能放了我们吗?”慕飞说道。

    “她回去,肯定是叫明月长老出面,倒是你我二人,轻则重罚,重则直接从玄殷书院滚蛋。”慕飞说道。

    “你想怎么样?”海月柔沉声问道。

    “怎么样,我已经没了退路,你说你长得花容玉貌的,我还能怎么样?”

    慕飞脸颊不断贴近海月柔。

    “你敢!”海月柔呵斥道。

    “你看我敢不敢。”慕飞冷笑。

    海月柔面红耳赤,心跳剧增。

    慕飞甚至能感觉到海月柔无比急促的呼吸。

    “不要。”海月柔哀求道。

    “慕哥,停手吧。”张子冲也劝道。

    “停手?”

    慕飞抓起海月柔的小手。

    “啧啧,看看这羊脂般的玉手。”慕飞感慨。

    “不要啊,我答应你,我不告诉师傅,你放了我。”海月柔焦急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慕飞继续抚摸着海月柔的玉手。

    “慕哥”张子冲拍了拍慕飞的肩。

    “还是停手吧。”

    “什么话。”慕飞说道。

    “我们月柔姑娘如此美艳动人,我怎么舍得停手。”慕飞说道。

    慕飞低头,不断贴近海月柔的脖子。

    “求求你了,住手。”海月柔泪水潸然而下。

    “哎。”慕飞轻叹。

    掌将海月柔击晕。

    海月柔顿时倒在地上。

    “但愿她不会对明月长老说。”慕飞叹气。

    张子冲松了口气。

    “慕哥,我还真以为你是那种人。”张子冲笑道。

    “我只是想逼她,看看能不能为自己争取点挽回的余地。”慕飞叹气。

    “结果慕哥你于心不忍,对吧。”张子冲笑道。

    “罢了,听天由命吧。”慕飞说道。

    “也许明天你我二人就从玄殷书院滚蛋了。”

    “滚就滚吧。”张子冲笑道。

    二人从妃暄池离开。

    海月柔慢慢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慕飞和张子冲早已不知去向。

    海月柔起身,盖在身上的黑色大衣掉落在地。

    看着自己身上的守宫砂尚在,海月柔松了口气。

    “慕云。”海月柔喃喃道。

    海月柔捡起地上的黑色大衣,细嗅。

    不知过了多久,海月柔才起身从妃暄池离开。

    慕飞和张子冲二人忐忑地等候着。

    “擅闯妃暄池,当真是好本事。”长胡子长老说道。

    “长老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真的只是为了采集万雾花。”张子冲解释道。

    “万雾花呢?”长胡子长老问道。

    慕飞取出星光袋的万雾花。

    “姑且相信你们。”长胡子长老说道。

    “但是,擅闯妃暄池,还是要重罚。”长胡子长老说道。

    “请长老责罚。”慕飞说道。

    “两个选择。”长胡子长老说道。

    “第个,去潜龙渊待个三日。”

    “长老,你这是要我们死。”张子冲怒道。

    “潜龙渊是什么地方?”慕飞问道。

    “里面全是中阶魔兽,甚至传闻还有高阶魔兽。”张子冲说道。

    “”慕飞忍不住骂出声。

    “这不是还有第二个选择。”长胡子长老说道。

    “什么选择?”慕飞问道。

    “参加新晋弟子的考核大赛。”长胡子长老说道。

    “老东西。”慕飞心中冷笑。

    “多谢长老。”张子冲道谢。

    “多谢长老。”慕飞同道谢。

    长胡子长老离去。

    慕飞二人松了口气。

    “看来海月柔并没有将我们告发。”慕飞说道。

    “真是万幸。”张子冲说道。

    “这新晋弟子考核大赛,究竟是何比赛?”慕飞问道。

    “年度的弟子大赛,目的是为了测试新晋弟子的实力。”张子冲说道。

    “有什么奖励吗?”慕飞问道。

    “外门弟子入十六强,将获得虚云界大赛资格。”张子冲说道。

    “虚云界大赛?”慕飞疑惑。

    “虚云界,每三年开设次。”

    “当中机缘无数,即便是内门弟子,都争取前往虚云界。”张子冲直流口水。

    “而且新晋弟子如若能到十六强,是有机会进内门的。”

    “内门不参加吗?”慕飞问道。

    “内门有独立的弟子大赛,他们会和高他们届,甚至两届的弟子对战。”张子冲说道。

    “这是弟子的比赛,和我们书童有何关系?”慕飞问道。

    “此言差矣,虽然我们是书童,但也总归算是玄殷书院的份子,这本就是用来测试实力的。”

    “万书童阁中,出现个有潜质之人,是有机会直接破格加入外门,当上外门弟子的。”张子冲说道。

    “当然,这种情况少之又少,玄殷书院,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

    “不过,今年,书童阁的希望非常大。”

    “为何?”慕飞问道。

    “今年,书童阁出了个沈桓,还有慕哥你啊。”张子冲说道。

    “这沈桓是何人?”慕飞问道。

    “王坤,是书童阁第二高手,而第高手,便是沈桓。”

    “王肃强不强悍,在他哥手里过不了十招,而王坤,传闻与沈桓激斗,王坤大败。”张子冲说道。

    “这么厉害?”慕飞惊。

    “千真万确,简直就是我辈楷模。”张子冲说道。

    “不过,他的性格,稍微有点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