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盈歆首战

    “我早已调查过,这小子身份神秘,根本查不到。”玄钧说道。

    “何以见得?”玄丘问道。

    “除了知道他叫慕云,是荒州魔音教少主离轩的书童外,其他的我无所获。”玄钧说道。

    众长老听罢,紧皱眉头。

    “能否从他身边之人身上获取信息?”玄丘问道。

    “这更不可能。”玄贫说道。

    “他身旁之人,离荀,虽然是天纵之才,天资绝艳,但他除了修炼,便是和另个名为烟儿的白发妮子谈情说爱。”

    “离轩,这小子虽然是锻心境地境巅峰,但年岁尚轻,假以时日追上离荀也不是问题,但他性格乖张,每天除了修炼,便是和人打斗。”

    “那他身边两个女妮呢?”玄丘问道。

    “说到这两个女妮我就来气,那两个飞行器,是谁给她们的?”玄贫说道。

    “咳咳。”玄钧干咳两声。

    “是我给的。”玄钧尴尬的说道。

    “那个大的,就不说了,毕竟就是因为调查她特殊的体质才让她入住韵华阁,本身就很神秘,那个小的,天天拿着个飞行器四处乱飞。”玄贫说道。

    “呃”玄钧尴尬不已。

    “总之,想查清这小子,难。”玄贫说道。

    “会不会是”明月欲言又止。

    “应该不是,他身上没有那种气息。”玄贫说道。

    “不管如何,我们得多留意他。”玄丘说道。

    台下。

    慕飞看着张子冲上台。

    与其对战之人,名为张俊,是锻心境地境中期。

    “这小子行不行啊。”慕飞担忧。

    “承承让了。”张子冲口吃道。

    “哼。”张俊冷哼,看不起张子冲。

    “唉。”慕飞叹气。

    张俊手持日月锤,催动玄力,记“流星锤”砸下。

    张子冲挥动蟠龙旗,朝着张俊挥去。

    “嗖。”

    剧光闪耀。

    赤炎从蟠龙旗中发出。

    “轰。”

    日月锤顷刻间被融为废铁。

    “什么!”张俊大惊。

    “轰。”

    蟠龙旗化为只大手,朝着张俊拍去。

    张俊应声倒地。

    “是蟠龙旗,蟠龙旗重现于世了!”玄钧惊道。

    “张子冲怎么会有蟠龙旗?”

    “不会是那老东西给张子冲开小灶了吧。”玄贫说道。

    “不应该,他也没有蟠龙旗。”玄钧说道。

    “据我所知,张子冲跟着慕云做小弟前,可没有蟠龙旗。”明月说道。

    “又是慕云?”玄丘说道。

    “这段时间,怪事发生太多了。”玄贫说道。

    “兴许我们该抽空管管。”玄丘说道。

    台下。

    “行啊。”慕飞拍着张子冲的肩膀笑道。

    “你有如今这实力,又何惧那王坤。”

    “我是不怕,可是那些人怕。”张子冲指着后方的书童说道。

    “你是为了他们才求我的吗?”慕飞问道。

    “慕哥你的实力毋庸置疑,而我如今修炼蟠龙决,蟠龙旗在手,我们进入外门并非难事。”

    “但我们进入旦进入外门,王坤必然会将气撒在他们身上,我与他们起生活多年,感情深厚,不忍他们深受王坤欺辱。”

    “我毕竟曾经受王坤欺辱,不说如今能不能战胜王坤,即便战胜,他们也不会屈服。”

    “但慕哥你不同,如若是你出手,他们断然不敢在书童阁为非作歹了。”

    “没想到你竟如此重情义。”慕飞说道。

    “放心,不把王坤打出阴影,我就不叫慕云。”慕飞说道。

    “多谢慕哥。”张子冲道谢。

    另边。

    海月柔手持长剑,身形不断变动。

    “嗖。”

    三道剑气横扫,锋芒无比,击败对手。

    “啧啧。”慕飞感慨。

    时间流逝。

    很快,九轮对战过后,到了第十位。

    慕飞走到乙组,盈歆笑盈盈地看着他。

    “盈歆姐姐,加油。”小幽在旁呐喊。

    盈歆上台。

    与之对战的之人,名为李弘,是锻心境地境后期强者。

    “你好。”盈歆问候道。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长老要把韵华阁的位置给你。”李弘说道。

    “嗖。”

    李弘浑身气息暴涨。

    手中长矛凝聚玄力,记“孤星刺”朝着盈歆刺去。

    盈歆时间惊慌无比。

    “歆儿。”慕飞焦急。

    盈歆从未与人打斗过,而今第次与人打斗,慕飞生怕其受到李弘的伤害。

    慕飞催动玄力,手中青蓝色火焰不断窜动,蓄势待发。

    “嗖。”

    无尽寒气肆意弥漫。

    盈歆“冰灵体”催动。

    整个乙组的竞技台,顷刻间被冰霜笼罩。

    盈歆周身极冰笼罩,李弘长矛刺向盈歆,发出“叮”的声,却没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呼。”

    冰冷的寒气吹来。

    寒气从长矛吹过。

    长矛顷刻间被寒气冻结。

    李弘大惊,赶紧丢下长矛,试图逃离。

    “嗖。”

    寒气吹向李弘后方,道冰墙瞬间立起。

    李弘眼见没了退路,索性不再后退,催动玄力,攻向盈歆。

    “嗖。”

    寒气顷刻间将其冻成冰。

    胜负分晓,盈歆获胜。

    慕飞松了口气。

    “盈歆姐姐好厉害。”小幽欢呼道。

    慕飞看着台上被冻成冰的李弘,感慨无比。

    “被防御功法击败。这大概是最憋屈的输法了吧。”慕飞说道。

    石台上,众长老目睹切,不禁咋舌。

    ““冰灵体”能用到这等地步,只怕我等都难以做到。”

    “我真该为你找门攻击功法了。”慕飞说道。

    “盈歆姐姐,你好厉害啊。”小幽说道。

    “你要想像你盈歆姐姐那么厉害,你就努力修炼。”慕飞说道。

    “好啦好啦,天天就知道逼我修炼。”小幽嘟嘴喃喃道。

    盈歆的比赛结束,随后的比赛慕飞也就没兴趣再看。

    三人回到韵华阁中。

    “小幽,把你的道德经修给我看看。”慕飞说道。

    小幽听罢,催动玄力,施展道德经。

    道文在其周围不断流动。

    大道流韵肆意游动。

    此刻的小幽,无半点平日把玩无厌的样子,神色严肃,宝相庄严。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小幽浑身散发威严道光,霞雾弥漫。

    “这小妮子的道根,不说天下无双,只怕也差不了多少了。”雷王说道。

    “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慕飞没好气。

    “这样才能显得我高深莫测。”雷王说道。

    “也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身边各种奇人异士。”

    慕飞想了想,发觉确实如此。

    烟儿的佛性,比慕飞还要强悍。

    小幽的道根,照雷王所言,天下无双。

    盈歆奇异的体质,又注定了她的不凡。

    “兴许你当真有称尊为帝的命数。”雷王说道。

    “称尊为帝我就不敢多想了,我如今只想变强,前去寻人复仇。”慕飞说道。

    “你若能称尊为帝,以云氏的强大,正好给你当垫脚石。”雷王说道。

    “轰。”

    突然,小幽浑身散发出恐怖气息。

    “不好,快压制住她。”雷王叫道。

    慕飞早已出手。

    玄力灌入其中,压制小幽狂暴的玄力。

    “止。”

    慕飞大声呵斥,催动“封玄咒。”

    小幽的玄力停顿了片刻。

    慕飞立即将其压制下去。

    小幽的玄力不再狂暴,晕倒在地。

    “怎么突然会变成如此?”慕飞问道。

    “兴许和她的血脉有关,你知道她是什么氏族之人吗?”雷王问道。

    “他的父亲,是当年名动荒州的孤天仲。”慕飞说道。

    “当然,你应该不知晓。”

    “她的母亲呢?”雷王问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慕飞说道。

    “不应该啊,过去她从来不会如此。”

    “她过去有真正认真修炼过吗?”雷王问道。

    慕飞沉思。

    “这会对她修炼造成什么影响吗?”慕飞问道。

    “那不至于,只是会偶尔狂暴,压制住便好,说来也真是巧合,三清道祖的道德经,正巧是最好压制其体内狂暴的功法。”雷王说道。

    “但道德经只有上篇,能压制吗?”慕飞有点担心。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道德经,乃三清道祖的功法,岂有不能压制之理。”雷王说道。

    “此次纯粹是她没认真修炼道德经。”

    “真不让人省心。”慕飞恼怒。

    “看来以后得多来韵华阁,督促她练道德经了。”

    “对了,你刚才施展的,是何功法?”雷王问道。

    ““封玄咒”,能短暂锁住敌人玄力,但我发现对魔兽也有效。”慕飞说道。

    “你再施展遍,我总觉得这个功法不简单。”雷王说道。

    慕飞听罢,催动玄力,施展“封玄咒。”。

    雷王目光如炬,眼看出端倪。

    “这是封玄九天录。”

    “封玄九天录?”慕飞疑惑。

    “封玄九天录,乃无名大能所著,其功法之强悍,世间罕有,只可惜年代久远,传至今日,只剩下你那么点了。”雷王说道。

    “能有多强悍?”慕飞问道。

    “打斗时,直接把人玄力封了,你说有多强悍?”雷王反问。

    “那岂不是无敌了?”慕飞大惊。

    “不至于,我曾有幸听前辈所讲,封玄九天录,无法对玄力强于自己之人使用。”

    “哪怕如此也是本神级功法了。”慕飞叹道。

    “倘若有朝日,你能把封玄九天录弄全,这整个荒州,你能横着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