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鸾仪宫

    “慕哥,这鸾仪宫,当真是万万去不得。”张子冲说道。

    “明月长老,为人温和,平静,古井无波。”

    “天大的事,都仿佛难以对其影响分毫。”

    “这不是正好么,说不定我偷点谭果和菡萏水,人根本不在意。”慕飞说道。

    “人是不在意,但倘若你被抓,随手杀你,明月长老也不会在意。”张子冲说道。

    “昔年,某次,外敌大肆入侵。”

    “当时书院只剩明月长老,其余长老都不在。”

    “明月长老只身人,手持太和剑,剑荡八荒,将外敌斩杀,无幸免。”

    “斩杀外敌后,明月长老跟个没事人样,回到鸾仪宫,继续打坐。”

    “这和我有关联吗?”慕飞疑惑。

    “我是想告诉你明月长老的性子啊,你去鸾仪宫,明月长老心情好便罢了,心情不好,随手就把你杀了。”张子冲说道。

    “有这么夸张么?”慕飞问道。

    “海月柔的性子如何?”张子冲说道。

    “比起她师傅,海月柔简直就是温柔的化身。”

    “那按你这么说,这鸾仪宫,我是去不得咯。”慕飞说道。

    “当然去不得,不止鸾仪宫,天枢院,天璇阁,天玑殿和天权宫,全都去不得。”

    “无奈谭果和菡萏水,只有鸾仪宫才有。”慕飞说道。

    “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我也不得不去。”

    “慕哥,你怎么不听劝呢。”张子冲焦急。

    “无妨,我若死了,记得给我上点香。”慕飞笑道。

    随后慕飞便催动玄力,离开茅屋。

    “慕哥!”张子冲跑出茅屋,慕飞早已不见踪影。

    玄殷书院,恢宏庞大,饶是慕飞施展踏空九行,也是半个时辰才到达鸾仪宫。

    鸾仪宫外,金鸾像高高屹立,展翅若飞。

    时不时有古琴声从宫内发出。

    曲风婉转幽静,再焦躁之人,听之都能平息内心。

    常人窃药必然偷偷摸摸。

    慕飞却是大摇大摆,径直走进宫内。

    慕飞总算看清弹奏琴曲之人,手持瑶琴,长发翩翩,袭素雅白衣更令其增添分美感。

    “阁下好。”

    “你好。”慕飞说道。

    “不知阁下前来鸾仪宫,所为何事?”

    “窃药。”慕飞直言。

    弹琴男子愣,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阁下当真是有趣之人。”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慕云。”慕飞说道。

    “在下琴衣。”琴衣说道。

    “琴姓?你是瑶池府的人?”慕飞问道。

    “在下确实是瑶池府的弟子。”琴衣笑道。

    “你在此处作甚?”慕飞问道。

    “在下乃明月长老学生,受长老所托,每日为其弹奏琴曲。”琴衣说道。

    “还真以为明月长老是什么没有七情六欲的仙人呢。”慕飞心想。

    “不止阁下所窃何物?”琴衣问道。

    “谭果,菡萏水。”慕飞说道。

    “随我来。”琴衣说道。

    琴衣收起瑶琴,前行。

    慕飞紧跟琴衣。

    “谭果便在此处。”琴衣说道。

    前方,片小园子内,长满里谭果。

    慕飞上前摘下枚谭果。

    “再随我来。”琴衣说道。

    二人前行。

    “便是这了。”琴衣说道。

    前方条曲径,周围长满枫树。

    枯萎的枫叶不断飘落,飘向河中。

    河水不断洗涮枫叶,枯萎的枫叶逐渐变得翠绿,宛若新生。

    “菡萏水好厉害!”慕飞感叹。

    慕飞上前,将菡萏水灌满小竹筒。

    “多谢。”慕飞道谢。

    说罢,便欲离开鸾仪宫。

    “阁下且慢。”琴衣叫住了他。

    “还有何事?”慕飞问道。

    琴衣从衣袖中取出个别致的玉盒,交给慕飞。

    “这是?”慕飞疑惑。

    “海师妹所托。”琴衣说道。

    “海月柔?”慕飞问道。

    “她给我这个干嘛?”

    慕飞接过玉盒。

    打开看,根别致的银簪安然地躺在里面。

    “银簪?”慕飞疑惑。

    “千丝曼舞百愁霜,落花无情憔人心。”琴衣说道。

    慕飞愈发疑惑。

    “日后你便知晓了。”琴衣说道。

    慕飞头雾水,离开鸾仪宫。

    随后,道倩影显现,袭红绸青雅绮罗裳,冷若冰霜。

    “师傅。”琴衣叫道。

    正是明月。

    “东西给他了么?”明月问道。

    “给了。”琴衣说道。

    “谭果,菡萏水”明月喃喃着。

    慕飞拿到谭果,菡萏水,回到茅屋。

    “慕哥,你回来了,看来你已经想通了。”张子冲笑道。

    “我去过鸾仪宫了。”慕飞说道。

    “什么,那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子冲问道。

    “东西拿到了,自然就回来了。”慕飞说道。

    “拿到了!”张子冲不可置信。

    “慕哥,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张子冲谄媚道。

    “行了你,别拍马屁了。”慕飞说道。

    “慕哥你怎么拿到的?”张子冲问道。

    “唔,就是到了鸾仪宫,碰倒明月长老的弟子琴衣,我跟他说我要谭果和菡萏水,他就带我去拿取,取完我就回来了。”慕飞说道。

    张子冲愣了片刻。

    “就这样?”

    “就这样。”慕飞点头。

    虽然表面确实如此,但慕飞却心生疑虑。

    他与琴衣素未谋面,琴衣断然不会如此轻易便让其取走谭果与菡萏水,必然是有人指使。

    而鸾仪宫内,能指使琴衣之人,只有明月长老。

    但明月长老明知自己前去窃取谭果和菡萏水,不但没阻止,反而令琴衣带自己取这两物。

    海月柔赠的银簪又是何意?琴衣所言又是何意?

    “罢了,回头去问问海月柔吧。”慕飞自语道。

    不再多想,慕飞又前去药园取得迷迭香。

    “雷王,出来。”慕飞说道。

    雷王身形显现。

    “谭果、迷迭香、菡萏水都有了,如何炼制异灵香。”慕飞问道。

    “把你那鼎取出来。”雷王说道。

    慕飞将饕餮铜纹鼎取出。

    雷王气息暴涨,化为人形。

    “看好了,我只教遍。”雷王说道。

    说罢,雷王催动玄力,无尽天雷劈向鼎炉。

    “嗖。”

    道银色火焰熊熊燃烧,散发恐怖威压。

    “好强悍的火焰!”慕飞惊讶。

    “你还差的远呢。”雷王说道。

    将谭果和菡萏水扔进鼎炉中开始炼化。

    银色火焰强大无比,很快便将谭果和菡萏水炼化。

    雷王将迷迭香扔进鼎炉开始淬炼。

    迷迭香身形不断弯曲,圈圈环绕。

    “小子,看好了。”雷王说道。

    雷王施展道气息,将三样物品炼化在起。

    芳香扑鼻而来。

    “这便是异灵香么。”慕飞喃喃道。

    “如何?”雷王问道。

    “厉害。”慕飞赞叹道。

    异灵香芳香扑鼻,晶莹的光点在当中隐隐闪动。

    慕飞取出幻原石,进入空间。

    “啧啧,片混沌。”雷王感慨。

    “对目前的我来说够大了。”慕飞说道。

    “小辈,这幻原石,你准备如何打造?”雷王问道。

    “幻原石还分如何打造?”慕飞疑惑。

    “废话,不然凭什么算天下至宝。”雷王哂笑。

    “幻原石,分为玄门和素门。”

    “玄门和素门?”慕飞疑惑。

    “玄门,就是散发浓郁的灵力,更有助于修行。”雷王说道。

    “素门呢?”慕飞问道。

    “素门,更多的是对外物的帮助。”雷王说道。

    “比如说药草增长速度变快或者药性更强之类的。”

    “不能两种都打造吗?”慕飞问道。

    “贪多嚼不烂。”雷王说道。

    “两种都打造,要么就再弄块幻原石,要么就再开辟方天地,打造成幻原星陨。”

    “幻原星陨?”慕飞疑惑。

    “幻原星陨,需要驯服幻原石中的幻兽,才能打造。”雷王说道。

    “当然,你目前的实力,幻兽打个喷嚏你就死了。”

    “有这么强?”慕飞大惊。

    “连巅峰的我,都没十足把握战胜。”雷王说道。

    “这么说,你也有过幻原石?”慕飞问道。

    “当年我也是花费巨大代价才得到幻原石的。”雷王说道。

    “你准备如何?打造玄门,还是素门?”雷王问道。

    “如今我玄力低微,还是先打造玄门吧。”慕飞说道。

    “不过打造玄门是日后之事,当务之急,还是要将云间石催化生成。”

    说罢,慕飞点燃异灵香。

    香气弥漫,周围的药草受到香气的熏陶,迅速增长,直至成熟。

    旁,云间石中,大道流韵愈发增长,不断在云间石中流动。

    时间流逝,异灵香点燃殆尽,云间石上布满充沛的大道流韵。

    “成了。”慕飞欣喜。

    慕飞取下块云间石,开始炼化。

    时间流逝,十六强大赛逐渐将至。

    慕飞从幻原石空间跳出,气息浑厚无比。

    “在里面待了这么久,总算有点收获。”慕飞自语道。

    他的境界已然到达锻心境地境中期。

    慕飞在幻原石中待了足足四十日,外界则仅仅过了五日。

    峰鸣殿。

    “怎么还没来!”

    “是啊,怎么还没来。”

    观看的弟子议论纷纷。

    “怕是见到柳真害怕地不敢参加比赛了吧,哈哈哈哈。”也有人肆意嘲笑。

    “别这么说,人家已经进十六强了,能进外门了又何必和柳真打,自取其辱呢。”

    “不好意思了,我还就要自取其辱了。”

    慕飞从天而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