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家族辛秘

    “轰。”

    慕飞施展雷法天决。

    盖世雷光从天而降,直冲男子。

    男子施展玄力,道浅色白盾生成,将雷偏离。

    雷光劈向巨石,将巨石轰成粉碎。

    “臭小子,我杀了你!”男子怒道。

    只见空中耀眼光芒显现,尊巨像屹立于空。

    身着斑斓战甲,面容威严,手持金色战戟,姿态神武。

    “神荼像!”慕飞大惊。

    “轰隆。”

    神荼眼中射出恐怖光圈,轰向慕飞。

    慕飞欲施展“大音佛拳”抵御。

    “快避开!”雷王沉声道。

    慕飞听罢,施展踏空九行避开光圈。

    “嗖。”

    棵幼苗银心草顷刻间凋零枯萎,化为粉末。

    “天彝族!”雷王沉声道。

    “天彝族?”慕飞疑惑。

    突然,空中道金光闪过。

    三个身影显现。

    正是玄钧、玄丘、玄贫。

    “天彝族,你们来干嘛?”玄丘沉声道。

    “我们自然是来练功修行。”男子傲然道。

    “这里不欢迎你们!”玄贫说道。

    “玄贫长老何须如此。”

    另道身影显现。

    “阳馗。”玄钧沉声道。

    “都是老朋友了,许久不见,难道不应该叙叙旧吗?”阳馗说道。

    “谁和你是朋友。”玄丘怒喝道。

    “这里是玄殷书院,不是你们天彝族。”玄贫冷声道。

    “滚出书院,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玄均说道。

    “各位,凡事好商量嘛,何须如此。”阳馗笑道。

    “此次你们前来,目的何在?”玄丘沉声道。

    “我只是想让我们三少主来书院修行而已。”阳馗说道。

    “各位前辈好,在下阳迁子。”阳迁子作揖。

    “没有印章或者推荐书,律不得进入玄殷书院。”玄钧说道。

    “这么说,你是准备让你书院的学生都死在此地咯。”阳馗沉声道。

    “什么意思?”玄贫沉声道。

    “什么意思?你仔细看看,玄殷书院周围。”阳馗冷笑。

    只见道紫光闪过,四面八方匆斥着浓郁杀戮之气。

    “七魂星爆阵!你!”玄钧大怒。

    “你们也不想让学院的学生全都死在这里吧。”阳馗说道。

    “七魂星爆阵,好大的手笔。”玄丘冷笑。

    “你们天彝族七大长老同时出动,还真是难得啊。”

    “三位长老对我等有点偏见,我等不得不出此下策。”阳馗说道。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玄钧沉声道。

    “我不是说了吗?让我们三少主来此修行。”阳馗说道。

    “你不怕等你们七大长老离开,我们就杀了阳迁子?”玄钧说道。

    “你们不会,你们学生的命可尚在呢。”阳馗说道。

    “当然,我们也不敢轻易催动七魂星爆阵,毕竟绞杀了你的学生们,你们几人也不会善罢甘休,那个老家伙也会来天彝族找我们拼命。”阳馗说道。

    “其实你们退步想,不就是让我们三少主来此修行吗?又不会对你们书院造成什么影响。”阳馗说道。

    “你们好好考虑下。”

    三位长老沉默片刻。

    “你们怎么看?”玄钧问道。

    “七魂星爆阵乃天彝族至强杀阵,虽然书院有守护大阵,但难免会造成死伤。”玄丘说道。

    “我们必须为学员考虑。”玄钧说道。

    “我们答应你,让阳迁子来书院修行,你把七魂星爆阵给我解了。”玄丘说道。

    “这就对了嘛,各位长老,退步海阔天空。”阳馗笑道。

    “不过,阳迁子必须如旁人般,从外门做起。”玄丘说道。

    “哼,外门?我阳迁子,必须住在韵华阁。”阳迁子说道。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玄钧说道。

    “你们!”阳迁子大怒。

    阳馗上前拉住阳迁子。

    “少主,玄殷书院毕竟是别人的地盘,韵华阁虽好,但当中阵法无数,生命珠难以感知,恐会生变。”

    “以你的实力,很快便能进入内门,到时候你在内门,还愁得不到资源么。”阳馗附耳说道。

    阳迁子思虑片刻,点头同意。

    “明日起,你便前往外门辰字门报道。”玄丘说道。

    “如此便多谢各位长老了。”阳馗笑道。

    “三少主,我们走。”

    阳馗带着阳迁子离开。

    “嗖。”

    紫光散去,七魂星爆阵解除。

    “你们怎么看?”玄钧问道。

    “静观其变吧。”玄丘说道。

    “此事,你们三人断不可外传。”玄钧说道。

    说话时,似有似无地瞄了眼雷王。

    “谨遵长老教诲。”慕飞点头。

    盈歆和小幽亦点头。

    “嗖。”

    金光闪,三位长老消失。

    离开韵华阁,回到茅屋。

    “雷王,天彝族是什么族?”慕飞问道。

    “荒州之大,无穷无尽,又岂是光十三城就能概括的。”

    “虽然明面上,十三城确实就是荒州,但实际上,荒州之大,其余势力层出不穷,光十三城,根本不可能管得过来。”

    “实在是太大了。”

    “这和天彝族有何关系?”慕飞问道。

    “天彝族和宗门不同,他们是由古至今慢慢发展壮大,家族内,全是流淌着天彝族血之人,无例外。”

    “过去的宗派,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没有那个宗门可以说血脉相同,即便是如今,也没有如此宗门。”

    “这种血脉,称之为家族血脉,但凡家族之人,皆可凭此血脉获得家族福荫。”

    “血脉越强,得到的福荫越大。”雷王说道。

    “这么说岂不是比宗门要强的多?”慕飞问道。

    “怎么可能,宗门虽然没有血脉之力,但也不会有人员限制。”雷王说道。

    “每个家族,都不允许于外族通婚,这样能保持家族血脉的纯粹性。”

    “这点,家族永远比不上宗门。”

    “并且家族的发展难度,也远远难于宗门。”

    “他们不能像宗门般,直接招揽人才,只能自己族内慢慢发展,步个脚印。”

    “当然,付出如此多代价,换来的血脉之力,自然也是无比强悍。”雷王说道。

    “天彝族的血脉之力是什么?”慕飞问道。

    “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雷王说道。

    “你是说?”

    “不错,神荼,便是他们的祖先,也是他们的血脉之源。”雷王说道。

    “神荼有多恐怖,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想不到他们居然如此强大。”慕飞惊叹。

    “如天彝族般的家族有多少?”慕飞问道。

    “虽然我久未洞悉世事吗,但也知道,这等程度的家族,肯定不会太多。”雷王说道。

    “你知道云族吗?”慕飞问道。

    “云族?”

    “我生前倒是听说过云族的传闻,只是我生从未见过云族之人,也难以分辨真伪。”雷王说道。

    “什么传闻?”慕飞问道。

    “万族之首。”雷王喃喃道。

    “万族之首!”慕飞大惊。

    “怎么,你见过云族之人?”雷王问道。

    “哼,岂止见过。”慕飞冷笑。

    “你知晓我为何如今只是锻心境吗?”慕飞问道。

    “是云族人所为吗?”雷王问道。

    “不错,我与云族不死不休。”慕飞冷声道。

    “啧啧。”雷王感慨。

    “你身上那道印记,便是云族人所留吧。”雷王说道。

    “不错。”慕飞点头。

    “光从印记上的强度来说,小子,你还远远不行啊,哪怕是锻心境境界,你也不如那个给你种下印记之人。”雷王说道。

    “这我自然知晓。”慕飞沉声道。

    “云星华”慕飞喃喃道。

    “你是怎么遇到云族人的?”雷王问道。

    “此时说来话长,时也难以说清。”慕飞感叹。

    “还隐瞒呢。”雷王嗤之以鼻。

    “并非隐瞒,只是不想想起那段往事。”慕飞伤感。

    “有故事?”雷王显得异常兴奋。

    “别这么八卦。”慕飞无奈。

    “透露点呗。”雷王说道。

    “你堂堂雷王,怎么对八卦倒是如此有兴趣。”慕飞无语。

    “这样,你就和我说说那两个女娃的事,如何?”雷王说道。

    “唔,小幽的话,他的父亲孤天仲,当年也算荒州号人物,手盗窃之术无可匹敌。”

    “不就是个小贼嘛。”雷王说道。

    “你还想不想听了。”慕飞沉声道。

    “好好好,你继续说。”雷王说道。

    “实际上,初次见到小幽时,她的性格不似如今这般,她也曾是个性格乖巧温顺的小姑娘。”慕飞说道。

    “乖巧?温顺?”雷王不可置信。

    “别那么夸张。”慕飞无语。

    “好吧,姑且当她乖巧温顺,那她后来为何变成如今这样?”雷王问道。

    “受了刺激。”慕飞说道。

    “孤天仲常年受到他人追杀,次,来的敌人无比强悍,孤天仲不敌,她亲眼看着她父亲死在她面前。”

    “等我赶到时,孤天仲已然玄根断裂,濒临死亡。”

    “孤天仲临死前,把她托付于我。”慕飞说道。

    “追杀她父亲的人是谁?”雷王问道。

    “直到如今都无从知晓。”慕飞摇头。

    “也是从那以后,她的性格变得乖张,也变得不爱修炼。”

    “在她心里,直埋藏着这份记忆,不愿回想。”

    “这么多年我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查清此事,生怕让小幽内心深处的记忆被揭开。”

    “也正是因此,虽然我时常逼她修炼,却没有真正地让她步入修仙之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