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初入外门

    台下。

    神迁子看着慕飞,脸诡笑。

    “好个慕云。”玄钧赞叹。

    “这沈桓怎么处理?”玄丘问道。

    “这疯子,为了赢连命都不要。”

    “此子,如若能驾驭住,他日便可造福方天地,但若驾驭不住,也可能是方灾祸。”玄钧说道。

    “多加留意吧。”玄贫感叹。

    大赛结束。

    慕飞和张子冲,从茅屋搬迁至外门,住离轩对面。

    “慕哥,你这场打的,可真是出尽风头了。”张子冲说道。

    “当时你简直宛若天神下凡。”

    “别拍马屁了。”慕飞说道。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沈桓当时那招。”慕飞沉声道。

    “这个沈桓,真是个疯子。”张子冲咒骂道。

    “而今他也搬至外门,以后碰面,怕是不会少了,还是要多注意。”慕飞谨慎道。

    “无妨,他顾不上我们。”张子冲笑道。

    “八强时,八小王玉景的弟弟玉青被其打伤,想必此刻,玉景已经带着伙人过去找他了。”张子冲说道。

    “慕哥,我们要去看看吗?”张子冲问道。

    “小孩子打架,有什么好看的。”慕飞说道。

    “小孩子打架”张子冲无语。

    “也只有慕哥你敢这么说了。”

    “说起来,进外门,可就不似书童般闲逸了。”张子冲说道。

    “怎么说?”慕飞问道。

    “每天的去尘就够我们忙活了,还要听长老讲道。”张子冲说道。

    “去尘?”慕飞疑惑。

    “玄殷书院需要去尘保持当中灵力的纯粹,而去尘,原先是长老负责,但由于事物繁杂,便由外门弟子代劳。”张子冲说道。

    “余下的时间,我们才能自行修炼。”

    “不过,外门的灵气远胜书童阁,哪怕如此,也远胜书童阁。”

    二人还在聊着。

    离轩从屋内走出。

    “终于来了,来,带你们去个地方。”离轩说道。

    慕飞和张子冲头雾水,跟了上去。

    三人到达棵乔菱花下。

    乔菱花,巨大无比,说是花,却比寻常树木还要大。

    “带我们来这干嘛?”慕飞问道。

    “看好了。”离轩说道。

    只见离轩催动玄力,施向乔菱花。

    乔菱花受到玄力激活,散发耀眼光芒,甚是夺目。

    花根之上,闪动道咒文。

    “这是什么?”慕飞问道。

    “战纹。”离轩说道。

    “轰。”

    离轩施展万法决,道恐怖的冰锥刺向战纹。

    战纹光芒闪耀,冰锥返回,轰向离轩。

    离轩再次催出冰锥,将这道冰锥打碎。

    “这道战纹,目前是以我为基准的,有我八成力。”离轩说道。

    “你想让这道战纹以我为基准?”慕飞问道。

    “没错。”离轩兴奋道。

    “啧啧。”慕飞感慨。

    只见慕飞浑身佛光闪耀,恐怖玄力流动,“大音佛拳”施展开来。

    足足七拳。

    战纹的气息不断暴涨。

    离轩跃跃欲试。

    手中法杖闪动万丈光芒。

    条从天而降,轰向战纹。

    “轰。”

    道青蓝色火焰从战纹中生出,轰向雷龙。

    周身亮起无数火莲,飘向雷龙,炸裂开来。

    雷龙声惨叫,化入大道之中。

    离轩被震飞。

    “如若是你离荀大哥,应该能打赢这道战纹。”慕飞说道。

    “我会超越他的。”离轩狠狠说道。

    “张子冲,你同离轩起攻击这道战纹,目前你们二人还不是对手。”

    张子冲听罢,取出蟠龙旗,同离轩同攻击战纹。

    慕飞走在路上,感受着外门浓郁的灵气,不禁感慨。

    “确实不样啊。”慕飞自语道。

    “嗖。”

    道光束轰向慕飞。

    慕飞身形摇动,避开光束。

    回头看,见三个外门弟子正脸傲然看着慕飞。

    “别以为赢了个弟子大赛,就可以在外门放肆。”外门弟子说道。

    “唉。”

    慕飞摇头。

    “轰隆。”

    三道雷光直降而下,轰向三人。

    三人顿时瘫倒在地,浑身冒烟。

    “在别人感慨的时候打扰别人,是很无理的。”慕飞沉声道。

    说罢,慕飞继续前行。

    “御和堂,这里便是长老传道之地么。”慕飞自语道。

    御和堂内,弟子不多,寥寥数人。

    名长老正在台上传道解惑。

    但大多数不过是众所周知的寻常经文。

    比如道生,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类。

    他也算明白为何御和堂人这么少了。

    再前方,便是巨大的修炼场。

    修炼场宏大无比,足以容下所有外门弟子在此对战。

    此时,不少弟子正在此处对战,空中不断迸发出各种功法,五彩斑斓,绚烂无比。

    “你便是慕云?”前方,名蓝衣女子问道。

    “你是何人?”慕飞问道。

    “我是谢明的姐姐,谢曼。”谢曼说道。

    “我倒要看看,能把我弟弟打伤,究竟是何许人也。”

    说罢,不等慕飞说什么,谢曼手中亮起道红光。

    紫琉瓶在其手中显现。

    “轰。”

    紫琉瓶射出道恐怖光线,轰向慕飞。

    慕飞皱眉,手中雷电滋生,轰向谢曼。

    强悍的雷电之力穿过光线,直冲谢曼而去。

    谢曼大惊,匆忙施展御琉决抵御。

    “轰隆。”

    雷电劈下,谢曼后退步,但并未受伤。

    “你走吧,我不想伤人。”慕飞说道。

    “岂有此理,居然敢看不起我。”谢曼大怒。

    只见手中玉镯浮于空中,不断摇晃。

    玉镯散发出诡异的音波,轰向慕飞。

    “小孩子把戏。”慕飞说道。

    “轰。”

    “大音佛拳”出手,三拳便将玉镯的音波抵御住。

    玉镯受到冲击,摔在地上。

    “我的亦仙镯!”谢曼大惊。

    “没有这些东西,你还不如你弟弟呢。”慕飞哂笑。

    谢曼面色铁青,死死盯着慕飞。

    “我听闻谢明是八小王的手下,我打伤谢明,八小王是不是也应该出手。”慕飞说道。

    “正如你所言。”空中,个身影从天而将,正是玉景。

    “沈桓不知所踪,只能先拿你开刀了。”玉景说道。

    周围不知不觉地占满了人。

    “那不是慕云吗?”

    “八小王的玉景也在。”

    “两人要打起来了吗?”

    “嘿嘿,有好戏看了。”

    玉景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围观之人,不禁皱眉。

    “你是个强大的对手,在此对战你我二人施展不开,三日后,令剑峰战,敢否?”玉景问道。

    “随你。”慕飞轻描淡写。

    “还以为要打呢,真没劲。”

    “不过,二人已定下战约,三日后,令剑峰战,必然精彩无比。”

    围观之人纷纷议论。

    玉景和谢曼离去。

    围观之人纷纷散开。

    慕飞继续前行。

    空中个身影快速朝慕飞靠近。

    “慕慕云哥哥,你等等。”

    慕飞转身看着此人。

    身材娇身着绫花白彤衫,头紫发,小小辫子高高翘着,清澈的眼神,碧玉洁白的脸颊上,抹红晕为其增添分韵味,甚是可爱。

    “你又是何人?”慕飞问道。

    “我我是箐箐。”箐箐说道。

    “箐箐?”慕飞疑惑。

    “我我是玄丘长老的徒弟。”箐箐说道。

    “玄丘长老?”慕飞疑惑。

    “他老人家找我有事吗?”慕飞问道。

    “他他想找你去问些情况。”箐箐说道。

    “什么情况?”慕飞问道。

    “我我不知道。”箐箐说道。

    “你就与你师傅说,我有要事在身,他日再说。”慕飞说罢就欲离去。

    “师傅说了,你如果不去,他五十灵石就不发了。”箐箐说道。

    “”慕飞忍不住咒骂。

    “我现在就随你前去。”慕飞无奈。

    “好好的。”箐箐显得异常兴奋。

    二人很快便到达天权宫。

    天权宫外,慕飞便感受到浓郁的大道之气流转。

    “好浓郁的大道之气。”慕飞感叹。

    “这这是因为师傅将道基石放在天权宫。”箐箐说道。

    “道基石?”慕飞问道。

    “整个书院的大道之气,都由道基石扩散。”

    “天权宫,便是守护道基石的殿堂。”箐箐说道。

    “这么说,天权宫是书院最重要的地方咯?”慕飞问道。

    “不是,天枢院,天璇阁,天玑殿,天权宫每处都非常重要。”

    “天玑殿,负责守护书院的大道阵法。”

    “天璇阁,负责守护书院的大道灵气。”

    “最重要的是天枢院,那是院长师伯的住处,负责守护书院灵兽。”箐箐说道。

    “院长么,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他。”慕飞说道。

    “别说是你,即便是师傅师叔,也许久才能见到他。”箐箐说道。

    “为何?”慕飞疑惑。

    “师伯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且常年云游在外。”箐箐说道。

    “就是个撒手掌柜咯。”慕飞说道。

    “嘻嘻,我也这么觉得。”

    “你可不能跟师傅说哦,嘘。”箐箐伸出小手指挂嘴边。

    “如若小幽父亲没死,兴许小幽如今也是这般模样吧。”慕飞感慨。

    “小小幽是谁?”箐箐问道。

    “是和你差不多年岁的女娃。”慕飞说道。

    二人说着,便进入天权宫。

    天权宫不似鸾仪宫,内有乾坤。

    宫内简朴无比,只有尊青色鼎炉摆在中央。

    走过宫内,处池塘便引起慕飞注意。

    池塘内,赫然游动着数百条道华鱼。

    “这么多!”慕飞大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