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内门生事

    “十万分,不知是何秘闻。”慕飞喃喃道。

    慕飞想上前翻看,却怎么也摸不到架子上的物品。

    回头看了眼罗刹像上方归零的积分,慕飞无奈。

    “十万分,不知要攒到何年何月。”慕飞自语道。

    “嗖。”

    光芒闪,慕飞被传出辉域境。

    慕飞施展踏空九行,疾驰而行,飞快赶回外门。

    “拿去。”慕飞将战纹扔给张子冲。

    “慕哥,你你居然真的做到了,居然过了三十八层!”张子冲脸愕然。

    但紧接着,他便抱住慕飞的大腿。

    “慕哥,你是我亲哥。”张子冲说道。

    “放手。”慕飞说道。

    “不放,慕哥的腿,我这辈子都抱住了。”张子冲说道。

    “赶紧放手,其他弟子都看着呢。”慕飞怒道。

    张子冲这才放手。

    二人赶往乔菱花下。

    离轩正奋力攻击战纹,但显得非常游刃有余。

    “给你增加点难度。”慕飞说道。

    “轰隆。”

    道雷光轰向战纹。

    战纹气息顿时涨了几分。

    离轩不断抵御,愈发勉强,很快便被轰倒在地。

    “来,张子冲,这是给你的。”

    慕飞对准另道战纹轰击,战纹气息暴涨。

    “辉域境的洪荒秘闻录,记载的是何内容?”慕飞问道。

    “洪荒秘闻录么,我听闻是记载整个纪元所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张子冲说道。

    “这么厉害!”慕飞大惊。

    “不过,书院的洪荒秘闻录是不完整的。”张子冲说道。

    “不完整?”慕飞疑惑。

    “洪荒秘闻录,所载辛秘甚多,牵扯甚广,因而在几百年前,受到整个荒州各方势力的软性胁迫,不得已将其分割成三份。”张子冲说道。

    “啧啧,都怕见不得人的事被曝光么。”慕飞哂笑。

    “这三份洪荒秘闻录,又被重新制成上中下卷,而在玄殷书院的洪荒秘闻录,便是上卷。”张子冲说道。

    “如若不愿意让别人知晓,又何必将洪荒秘闻录摆在辉域境内?”慕飞问道。

    “如若想让别人知晓,又为何摆出十万积分这等几乎无法达到的积分兑换条件。”

    “这也是书院无奈之举,他们希望世人知晓,但迫于整个荒州的压力,不得不将洪荒秘闻录的兑换积分调的极高。”

    “若无人能达到十万积分书院也毫无办法,但若有人真能达到十万分,并肯兑换这本洪荒秘闻录,那么荒州众势力无话可说。”张子冲说道。

    “原来如此。”慕飞点头。

    “你为何知晓这么多?”慕飞问道。

    张子冲低下头。

    “慕哥,对不起恕我有难言之隐。”

    “无妨,等你想说时再说。”慕飞说道。

    “慕哥”

    “慕哥你放心,待他日时间到,我第个便和你说。”张子冲坚毅道。

    “你好好修炼吧。”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离开乔菱花下,前往内门辰字门。

    内门,同外门般,分为日月星辰四级。

    内外门,最主要是对于天赋,以及战力等各方面因素的选拔。

    而日月星辰四级门,则是实打实的实力。

    任何人,哪怕是内门,都必须在书院最少修炼年,才能向上级晋阶。

    这还是最少的情况,绝大部分人,过了五六年年,才能向上进阶。

    哪怕是内门,三四年进阶级的也比比皆是。

    慕飞等人从入书院到如今,仅仅三个月,自然在辰字门。

    哪怕是内门辰字门,也不定比得过外门星字门。

    慕飞此时前往辰字门,自然是去寻找离荀。

    刚走进内门,浓郁的灵气变令慕飞心旷神怡。

    “不愧是内门。”慕飞感叹。

    慕飞径直前行,路上甚少见到弟子,但每见之人,皆实力强劲,气息浑厚。

    “站住!”

    “没人告诉你外门弟子不得入内门么!”

    慕飞转头看,名男子从天而降。

    身着蓝袖银麟衫,把羽扇挂于胸间,眉宇间英气十足。

    “师兄莫怪,我只是前来寻人,很快便离开。”慕飞说道。

    “所寻何人?”男子问道。

    “离荀。”慕飞说道。

    “离荀?那个晨门的法修?”男子问道。

    “不错,师兄你认识他吗?”慕飞问道。

    “你与他是何关系?”男子问道。

    “挚友。”慕飞说道。

    “我只能告诉你,这个法修目前在内门的处境很不好。”男子说道。

    “他出什么事了?”慕飞惊。

    “你自己去看吧。”男子说罢,斗转星移,顷刻间消失。

    “好快的速度。”慕飞惊讶。

    “随便遇人,便有如此修为,内门当真强悍。”慕飞感叹。

    继续前行,慕飞很快便见到离荀。

    却见离荀正与五人对峙。

    离荀是炼气境人境巅峰。

    与他对立的五人,同样为炼气境人境巅峰。

    “还真是脉相传。”慕飞无奈。

    找离轩时,他正被人群殴,找离荀,离荀也正被人群殴。

    “离兄,你怎么样?”慕飞问道。

    “慕兄,你怎么来了?”离荀喜。

    “别废话了,这五人,你人怕是对付不了吧。”慕飞说道。

    “若单我人,自然对付不了,但既然慕兄你来了,我便有十足的把握。”离荀笑道。

    “就凭这个锻心境地境后期的垃圾?”五人不禁笑出声。

    “让你们十招都无妨。”慕飞说道。

    “哈哈哈哈。”五人笑的愈发开心。

    “既然你执意送死,我成全你。”张生说道。

    “张生,你小心点,别把这个锻心境废物打死了。”王铭说道。

    “放心,我会留情的。”张生笑道。

    “嗖。”

    张生气息骤变,愈发强大。

    手中玄力不断凝聚,记“裂天掌”朝慕飞脑门直拍。

    “别太过火啊,死人总归不好。”李旭说道。

    “我有分寸。”张生笑道。

    张生话音刚落,慕飞施展踏空九行,闪到其面前。

    “啪。”

    巴掌扇在脸上。

    众人忍不住楞了下,包括张生在内。

    “王八蛋,敢打我。”张生怒火中烧。

    “我弄死你。”

    “嗖。”

    张生浑身黑气上冒,记玄针雨落决施展而出。

    空中,无数玄力夹杂在雨水当中,不断滴落,迸发无尽威势,宛如金针般穿向慕飞。

    慕飞施展“大音佛拳”,不断抵御雨水滴落,发出“锵锵”声。

    随后慕飞施展雷法天决轰向张生。

    “好强的雷法!”张生大惊。

    但虽然感叹,张生毕竟是内门弟子,玄力运转,化成到无形风墙抵御雷击。

    雷光不断劈落在风墙之上,涌动无尽光芒,时也难以攻破。

    ““寒阴盾”么。”慕飞喃喃道。

    “怎么样,小子。”张生冷笑。

    “确实有几分实力,不愧是内门。”慕飞感慨。“但还是不够啊。”

    “口出狂言。”张生冷笑。

    随后张生身形暴起,记“烈焰拳”轰击而下。

    慕飞身形闪,踏空九行施展,身形宛如鬼魅,不断游动,三道残影横生,张生时难以分辨真假。

    “哼,分辨不出,那就全杀了。”张生冷笑。

    “轰。”

    “烈焰拳”轰出,巨大烈炎炸裂开来,火花四溅,尘烟滚滚。

    “赢了么。”众人望着尘烟中的身影说道。

    “只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慕飞早已在空中,尘烟中的身影为残影。

    “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炎法。”

    只见慕飞手中无尽黯炎催动。

    “焚炎变”施展开来。

    手中青蓝色火焰散发盖世火威,朝张生轰去。

    张生匆忙施展“寒阴盾”抵御。

    火焰不断燃烧,火星四溅。

    火星盛开,化成朵又朵艳丽火莲,飘向张生。

    “轰。”

    “轰。”

    无数火莲在张生周围炸开。

    张生顿时血流不止。

    “给我破。”张生声大喝,蒋火莲震开。

    “嗖。”

    火莲之中,道身影跃而起,挥拳轰向张生。

    正是火灵,拳中带着无尽炙气。

    张生匆忙避开,但火灵速度极快,瞬间追上,拳轰在张生胸口之上。

    灼伤感瞬间传至张生胸口。

    “噗。”张生口淤血吐出。

    “砰。”

    “砰。”

    朵朵火莲不断飘向张生,张生浑身被炸地血肉模糊。

    “轰隆。”

    慕飞施展雷法天决。

    恐怖雷光直劈而下,张生顿时倒地不起。

    余下四人脸愕然。

    哪怕离荀都忍不住张大嘴巴。

    “张生居然输了!”四人不可置信。

    “慕兄,许久不见,只怕你我战力差距又大了不少。”离荀叹气。

    “过谦了。”慕飞说道。

    “此事乃我等与离荀的恩怨,道友为何妄加阻拦。”王铭沉声道。

    “方才还视我如蝼蚁,而今又为何是这般态度?”慕飞质问。

    “此事是我等不对。”李旭说道。

    “我观道友实力不俗,他日必进内门,何须为不相干之人多生仇敌。”林贺说道。

    “不相干?”慕飞眉头跳。

    “我可从未说我与他不相干。”慕飞说道。

    “这么说,你是要与我等为敌?”王铭质问。

    “不,我不欲与尔等为敌。”慕飞说道。

    “哼,量你也无胆量。”孙晋说道。

    “既然无意与我等为敌,就请速速离去。”李旭说道。

    “我想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们不配当我的对手。”慕飞沉声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