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慕飞身世

    “慕飞!”玄贫大惊。

    “天城小天王慕飞?”玄钧问道。

    “慕飞是何人?”明月问道。

    “当年你正在疗伤不知晓,八年前,天城曾出过两个天才,个为雁月阁圣子上官颜,而另个便是小天王慕飞。”玄丘说道。

    “上官颜我知晓,这慕飞,我为何从未听说?”明月疑惑。

    “世人皆知上官颜在二十岁到达炼气境,为百万年难遇的奇才,也是如今荒州年轻辈第人。”

    “但世人却不知当年,有人,天资不弱于上官颜,甚至比上官颜还要强上分。”

    “此人便是天城小天王慕飞。”

    “上官颜在二十岁到达炼气境,而这慕飞,却在二十岁前的天到达炼气境,比之上官颜还要强上分。”玄丘说道。

    “如此天才怎么可能籍籍无名?”明月问道。

    “哎,此事说来话长。”玄丘叹息。

    “你们看!”玄贫忽然惊道。

    众人回头看,赫然发现明月镜画面中,慕飞元神不断将巨像气息剥离,空中,无数神魂受慕飞元神吸引,围绕于巨像身旁,将巨像吞噬。

    偌大个巨像,最后仅仅变成三寸大小。

    魂魄被吸入元神体内。

    元神再次钻入慕飞体内。

    元神归位,慕飞服下雪玉蟾蜍丸,慢慢开始修复身躯。

    “好生恐怖的元神,完全不像锻心境该有的强大,这慕飞到底是何人?”明月问道。

    “上官颜,毕竟有雁月阁庇护,资源足够,加上他本就无可匹敌的天赋,能在刚到二十岁便到达炼气境,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而小天王慕飞,没有强大宗门庇佑,也没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单靠自己,步步上爬,却能超越了上官颜,天赋可见斑。”

    “只可惜,此等天才却无法为之世间所公布。”玄丘叹气。

    “为何这么说?”明月疑惑。

    “慕飞的母亲,只是当年我书院的名普通学生,境界最高时也才炼气境。”

    “但慕飞的父亲,却是慕天歌。”

    “当年若非我重伤,我早就去荒州杀了他,个堕入魔道的杀人魔。”明月沉声道。

    “他不是杀人魔。”玄钧沉声道。

    “哼,他不是杀人魔,谁是?”玄贫说道。

    “别吵了。”玄丘沉声道。

    “慕天歌之事暂且不提,慕飞身为慕天歌之子,才几岁时便双亲尽失,受尽苦难,个人摸爬打滚多年,更是在二十岁前天突破,到达炼气境。”

    “但慕天歌臭名昭彰,世人只知其有子,却不知叫何名,自然无法寻到慕飞。”

    “但慕飞如此年纪达到炼气境,若让世人知晓,必会引起世人注意,稍查,便能知晓其身份。”

    “因此他不得不低调行事,否则将引火烧身。”玄丘说道。

    “哎,毕竟慕天歌在整个荒州都臭名昭彰。”玄钧叹气。

    “上官颜还与这慕飞是好友,便是慕飞托上官颜让雁月阁封锁消息,才没让消息扩散。”玄丘说道。

    “倒也是个可怜儿。”明月说道。

    “但这慕云又和慕飞有何关系?”

    “慕云就是慕飞。”玄丘说道。

    “不论年龄,还是行事风格。”

    “不对吧,丘老头,当年我们可见过这个小天王。”玄贫问道。

    “确实,这慕云,无论是功法,相貌,气息,都与这慕飞完全不同。”玄钧说道。

    “你们见过慕飞?”明月疑惑。

    “说来惭愧,当年,上官颜和慕飞二人,我们三人已然去邀请过,但被拒绝了。”玄钧说道。

    “他拒绝了?”明月愣。

    “堂堂玄殷书院居然被人拒绝了?”

    “咳咳,不仅是慕飞人,上官颜,也拒绝了。”玄贫不好意思的说道。

    “上官颜身为雁月阁圣子,拒绝情有可原,这慕飞身世如此,进入书院不但让其变强,更能给他提供处庇护所,他为何拒绝?”明月问道。

    “这慕飞不但拒绝了,还拉着上官颜起拒绝,原本我们可已经说动上官颜了,结果被这小崽子给搞反水了。”玄钧说着,胡子都快气直了。

    “至于为何拒绝,我也能大致才到,应该和他天城的小门派有关。”玄丘说道。

    “这般年纪居然立了门派,心倒挺大。”明月说道。

    “说是门派,其实就是他们群小辈聚在起,根本没弟子。”玄丘说道。

    “这门派叫什么?”明月问道。

    “祖龙门。”玄丘说道。

    “祖龙门这群小辈,在天城肆意妄为,把天城搅了个天翻地覆。”

    “因此倒也在天城小有名气。”

    “这等小门派没人剿灭?”明月问道。

    “谁去剿灭?”玄丘问道。

    “他们实力本就不俗,般门派,还真不是这群小辈的对手。”

    “当然,最重要的是祖龙门每个小辈,背后都有强大的势力,哪怕只杀人,都会引起荒州大动荡。”

    “那些老家伙没有制止?”明月问道。

    “怎么可能制止,这群老家伙可指望着这个小门派,拉进各大门派之间的关系呢。”

    “虽然有自己的宗门,但这种小宗门不影响这些小辈身份,小辈们虽然闹腾,却也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那些老家伙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丘老头,聊这种小辈闹腾的门派这么起劲,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何说这慕云就是慕飞呢。”玄钧说道。

    “我问他的。”玄丘说道。

    “问他的?”玄贫愣。

    “你调查如此之久,可有调查到什么?”玄丘问道。

    “呃,这个”玄贫无言以对。

    “你调查如此之久,却毫无成果,说明根本就查不到。”

    “所以我便将其请到天权宫。”玄丘说道。

    “你不会强行搜其神魂了吧。”玄贫问道。

    “没那个必要,我直接问,他就直接和我说了。”玄丘说道。

    “你问他就说?”玄贫不可置信。

    玄丘点头。

    “先前你所言不是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玄丘郑重道。

    “我这段时间到底在查什么。”玄贫无比郁闷。

    “容貌姑且用易容术解释,这气息和功法,你又如何解释?”玄钧问道。

    玄丘从胸口掏出本仪容锻骨决扔给众人。

    “这是何物?”玄钧问道。

    “此乃我从慕飞处拓印而来的功法。”玄丘说道。

    明月拿起仪容锻骨决翻看,不由得惊讶。

    “好强大的功法,更改容貌,居然连气息都能更改!”明月惊道。

    玄贫拿过功法查看,不禁皱眉。

    “此功法经脉纹路甚是新奇,应当所著不久,且尚未完善。”

    “是凤梧阁所著吧。”玄钧翻看着功法说道。

    “不错,此法你我四人细看便可,万不可泄露。”玄丘说道。

    玄丘收过功法,手中玄力催动,道火窜出,将仪容锻骨决焚烧殆尽。

    “不过即便有此功法在此,也无法说明慕云便是慕飞。”玄钧说道。

    “即便容貌和气息更改,这功法总不能改吧。”

    “慕云所使的,可完全不是慕飞的功法。”

    “况且慕飞当年十九岁便已到达炼气境,这慕云,虽然也算天资极佳,但也是大器晚成。”

    “当年邀请失败后,你们二人已然放弃,我却仍旧在调查。”

    “这慕飞,在突破炼气境的年多后,便失踪不见。”

    “而祖龙门也随之没落。”

    “我曾前往这祖龙门探查过,发觉祖龙门的小辈皆不知晓慕飞下落。”

    “而这段空白的时间,发生何事我并不知晓,但我至少肯定,这段时间,这慕飞的玄力,在跌落。”玄丘说道。

    “玄力跌落?”众人惊。

    “我当日询问之时,实际上早已施展玄力在慕云体内探查番。”

    “我发觉他的玄根,曾经断裂过,并且甚为严重。”玄丘说道。

    “那怎么他”明月欲言又止。

    “被修复了。”玄丘说道。

    “修复玄根!世间有此等通天手段之人吗?”明月大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玄丘说道。

    “并且按年岁算,这慕云和慕飞,完全符合。”

    “真是可惜了,如此天资的奇子。”明月叹息。

    “可惜?”玄丘眉头跳。

    “我看不见得。”

    “当年的慕飞,虽然实力强大,但却太过注重玄力修为,而忽视基础,虽然用天资弥补不少,但终归不是无暇,在加上当年他性格狂傲,宛若匹脱缰野马。”

    “而如今的慕云,虽然玄力修为不如当年,但他玄力基础无比扎实,更是将锻神梯给走通了,且为人也比当年稳重不少。”

    “当年的慕飞,虽为天纵之子,但路却不定比如今的慕云走的远。”玄丘说道。

    “我打算,过段时日,便收他为坐下弟子。”

    “万万不可,那不是破了规矩!”玄贫匆忙道。

    “玄殷书院规矩,名长老最多只可收两名亲传弟子。”

    “我自然知晓,但若此等苗子,若不着重培养,岂不是糟蹋。”玄丘说道。

    “玄老头无需如此。”玄钧笑道。

    “何意?”玄丘问道。

    “再过数月,那个老家伙和院长可就回来了。”玄贫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