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弥真显威

    “真是对不起她了。”慕飞叹息。

    起初若非明月阻止,慕飞可能开始就尾随海月柔,将其击败了。

    而后来受到这个剑宗女子的攻击,海月柔却出来为自己解了围。

    此刻更是因为自己让其他人敌视。

    眼见两女不断激战又难分胜负,慕飞跃上前,记“大音佛拳”将两女震开。

    “你到底是何人?”慕飞问道。

    “我是红嫣的妹妹,红绫。”红绫沉声道。

    “红嫣的妹妹!”慕飞惊讶。

    “她不是世仙宫的吗?你怎么又在剑宗?”慕飞不禁疑惑。

    “这与你有关系?”红绫冷声道。

    慕飞见红绫如此,也少了几分与她多言之心。

    “你若真想杀我,待此次大赛结束后,你再来寻我。”慕飞说道。

    “此乃圣灵树境内,你休得再捣乱。”

    “好,待此次大赛结束,便前往令剑锋战。”红绫说道。

    “由你。”慕飞说道,随后不再理会红绫,同海月柔离开。

    “多谢了。”慕飞说道。

    “为什么谢我?”海月柔问道。

    “多谢你出手解围。”

    “你若想谢我,便送我样东西。”海月柔说道。

    “什么东西?”慕飞问道。

    “嗯”海月柔沉思片刻。

    “有了,你送我支发簪吧。”海月柔笑道。

    “发簪?”慕飞疑惑。

    “你不愿意吗?”海月柔问道。

    “送你发簪倒没什么,只是你为何要发簪?”慕飞疑惑。

    “你到底送不送。”海月柔略带气恼。

    “既然你只想要支发簪,送你便可。”慕飞说道。

    说罢,随手从星光袋中取出跟银簪,拿给海月柔。

    正是昔日琴衣所给。

    “千丝曼舞百愁霜,落花无情憔人心。”

    慕飞想起琴衣当日所说的话。

    琴衣莫名其妙的以海月柔的名义把银簪给他,搞得他头雾水,而如今又莫名其妙地将银簪给了海月柔。

    “头疼啊。”慕飞叹息。

    “怎么了?”海月柔问道。

    “没什么,这支银簪很适合你。”慕飞说道。

    “上次你就是有心事糊弄我,这次又来。”海月柔说道。

    “被你看穿了。”慕飞说道。

    “你倒是豁达。”海月柔笑道。

    “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海月柔问道。

    “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慕飞说道。

    “这支银簪,是你的师兄琴衣所赠。”慕飞说道。

    “并且是以你的名义。”

    “什么!”海月柔面色绯红,又羞又怒。

    “怎么了?”慕飞问道。

    “没没什么。”海月柔支吾道。

    慕飞见海月柔如此,也不多追问。

    “你先攀登圣灵树吧,其他人都已经攀登的很高了。”海月柔说道。

    “那我先走了。”慕飞说道。

    “嗯。”海月柔点头。

    慕飞随后便跃而上,攀登上圣灵树。

    海月柔看着手中的银簪,心情复杂。

    “想必是师兄为了撮合我二人才如此吧。”海月柔叹道。

    叹息过后,海月柔端坐于此,开始吸收天地灵气。

    圣灵树上,慕飞却感觉重压传来。

    “啧啧,不愧是圣灵树。”慕飞感叹。

    他刚踏上圣灵树,便有股恐怖威压在拉扯着他下坠。

    愈是往上攀爬,威压愈是重。

    好在慕飞实力强大,肉身坚固,威压之下,慕飞不退反进,愈是向上攀爬,威压越重,慕飞攀爬速度便愈是快。

    慕飞快速上攀,迅捷无比,飞快追上不少正在攀爬的弟子。

    “好厉害!”

    攀爬弟子不由得惊叹。

    慕飞没理会他们,径直朝上方攀爬。

    转眼间,便爬到了圣灵树中段。

    慕飞隐约间见到众人身影。

    “唔,追赶上了吗?”慕飞自语道。

    又过片刻,慕飞终于见到众人身影。

    却见众人被数百弟子在高处所阻,难以前行。

    “离轩,不好意思了,还是请你们下去吧。”

    “你们!”离轩愤怒不已。

    “啧啧。”慕飞感叹。

    由于众人被阻挠,慕飞很快追赶上众人。

    “怎么回事?”慕飞问道。

    “该死,这些人是八小王的手下,是假意被我拉拢。”离轩说道。

    “别人八小王再如何,也在外门待了这么多年,根基自然深厚。”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又四处张望。

    “怎么没见八小王的身影。”

    “他们老早在上面了,想来都已快到达顶部。”

    “我多半得不到法王丹了。”离轩叹气。

    “他们不在进入圣灵树境时动手,却偏偏在攀爬圣灵树时动手,真是气人。”张子冲怒道。

    “无妨。”慕飞笑道。

    “将他们击溃便可。”

    “慕哥,我知晓你很强大,可是在这圣灵树威压下,又如何与他们动手。”张子冲说道。

    “这不是有弥真兄。”慕飞说道。

    “弥真兄?”二人疑惑。

    弥真虽然直跟随着,但直都没有动手,平时也沉默寡言,二人并不知晓其真实实力究竟如何。

    “弥真兄,这点威压,对你没有多大影响吧?”慕飞问道。

    “可以说毫无影响。”弥真笑道。

    “你们就看着弥真兄大展拳脚吧。”慕飞笑道。

    弥真微微笑,随后跃而上,瞬间冲到几百人面前。

    “嘿嘿,这傻小子居然个人冲上来,谁来把他轰下去。”有人嘲笑道。

    随后便有几十人朝弥真跑来。

    “危险了,他要被轰下去了。”离轩大惊。

    “无妨。”慕飞摆手。

    话音刚落,就见弥真记“烈焰拳”轰出,瞬间将这几十人轰倒。

    二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上方的众弟子同样目瞪口呆。

    弥真并未停手,路上前,宛若在平地,见人轰人。

    数百人转眼就剩下半。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把他弄下去。”终于有人喊了起来。

    实在是太过震撼。

    若非亲眼所见,真的没人会相信居然有人的肉身会强到这等地步,在圣灵树的恐怖威压下,居然如履平地。

    众人总算反应过来,对其攻击。

    但其肉身太过坚硬,加上本就在威压之下,功法威力大打折扣,自然无法对弥真造成分毫伤害。

    “你们在给我挠痒吗?”弥真嘲笑。

    说罢,弥真再次上前,不断将众人轰下。

    “轰隆。”

    每落下人,慕飞便施展道雷光,击碎其玉符,金光闪,便被传出圣灵树境。

    “要补刀才行啊。”慕飞说道。

    下方攀爬的弟子只见上方时不时有雷光劈打,随后又有金光闪过。

    “发生了什么?”

    “怎么有这么多人被传出圣灵树境。”

    “不会是上面有什么大魔神之类的人吧。”

    “我觉得我们还是爬慢点好,等他们采摘完我们在上去,看看能否喝点汤。”

    众弟子心下畏惧,慢慢攀爬。

    上方,拦截众人的几百个弟子,已然被清理干净。

    离轩和张子冲只感觉三观崩塌,表情无比精彩。

    “他是怪物吗?”离轩问道。

    “就肉身而言,我敢说晨字门内他无敌手。”慕飞说道。

    “你应该感谢他,他给你省了百万铸币呢。”

    “太猛了。”张子冲万千思绪化为三个字。

    “既然都解决了,我们便快点走吧,否则就赶不上了。”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便飞快向上攀爬。

    离轩二人反应过来,快速追赶。

    众人爬至圣灵树顶段。

    威压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离轩只觉得有块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般,气喘不止。

    “该练练肉身了。”慕飞嘲讽。

    离轩甚至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

    “嗖。”

    慕飞为其灌输股温润之力,离轩只觉得身上负担减轻不少,令离轩缓和许多。

    “好多了,这是什么?”离轩问道。

    “元神之力。”慕飞说道。

    “真是个好东西,我的负担瞬间减轻不少。”离轩说道。

    慕飞没有多言。

    离轩的负担是减少了,都到了他身上。

    好在慕飞肉身虽比不上弥真,但也算是非常强大,勉强能承受。

    “慕哥,也帮我减轻点好不。”张子冲嘿嘿笑道。

    “边去。”慕飞没好气。

    四人不断攀爬,在不远处见到个熟悉的身影。

    “是沈桓!”张子冲惊道。

    “他怎么还没上去?”慕飞问道。

    “多半是被八小王阻挠了吧。”离轩哂笑。

    “不,他是个人。”慕飞沉声道。

    “他是在此修炼剑法。”

    “果然是修炼狂人。”

    就修炼而言,慕飞都不由得佩服沈桓。

    “无需理会,我们走。”慕飞说道。

    “嗖。”

    却见沈桓身形闪,冲至众人面前,道剑光朝慕飞轰袭而来。

    慕飞承受着离轩的威压,浑身压力甚重,难以正面对敌,匆忙避开。

    沈桓身形再次闪,浑身散发威凌剑意朝慕飞砍来。

    弥真身形闪,记“烈焰拳”轰击而去,将沈桓震开。

    沈桓心中惊,眼前男子居然能够凭借肉身抵御自己的剑。

    “你是何人?”沈桓沉声道。

    “弥真。”

    “好,弥真,我记住你了。”

    说罢,沈桓又转头望着慕飞。

    “慕云,可敢战?”沈桓沉声道。

    “我来与你战。”弥真说道。

    “你很强,日后我自会寻你,但此时我只想与慕云战。”

    “慕云,可敢战。”

    “我从不与手下败将打。”慕飞哂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