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施计

    “慕哥,接下来该怎么办?”离轩问道。

    慕飞将余下的灵果“蹭”地下,全部扔出。

    灵果哄而散。

    “就这么办。”慕飞说道。

    离轩大为焦急。

    “慕哥,你这就全放了?”

    “放心吧,我有把握。”

    “走,我们去会会五王袁澜。”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施展踏空九行快速向前方行去。

    众人虽头雾水,也跟了上去。

    袁澜的身影于众人面前显现。

    披肩秀丽的长发,眉清目秀,袭青絮白衣,甚是俊美。

    众人藏蔽圣灵树上观察。

    “他就是袁澜么。”离轩喃喃道。

    “起上。”慕飞叫道。

    说罢,慕飞跃而下。

    众人紧跟其后。

    袁澜顷刻间被五人围住。

    “你们!”袁澜惊。

    “轰。”

    慕飞不与其多费唇舌,记“大音佛拳”轰向袁澜。

    袁澜身形迅捷,慕飞拳轰去,却只轰到残影之上。

    “速度挺快。”慕飞笑道。

    袁澜身如鬼魅,飞速逃离。

    离轩手中法杖银色光芒闪耀。

    道玄冰从天而降,堵住其去路。

    袁澜匆忙施展记“天轮拳”打破玄冰。

    “力量也挺强。”离轩说道。

    “轰。”

    张子冲催动蟠龙旗,尊巨钟显现,直接将其盖在当中。

    “咚。”

    “咚。”

    袁澜不断轰击巨钟。

    巨钟逐渐破裂。

    “砰。”

    巨钟被轰开。

    海月柔趁势而起,冲上前去,疯狂攻击袁澜,刀光剑影间,攻势凌厉无比。

    袁澜自知难以敌众,不再恋战,再次逃离。

    海月柔轻踏莲步上前,剑气凝聚,宛若金鸢鸣叫,朝袁澜扫去。

    袁澜难以抵御,施展浑身玄力,跃而上,避开剑气。

    却见弥真早已在空中等着他。

    弥真记重拳轰向袁澜。

    袁澜避无可避,匆忙施展“天轮拳”抵御。

    二者对拳,却听见袁澜发出惨叫,骨头都被弥真轰碎。

    “轰。”

    弥真又记重拳下去,袁澜立马倒地,胸口骨头寸断,口吐鲜血,随后昏迷不醒。

    “猛!”离轩赞叹道。

    “我都不敢和弥真兄对拳。”慕飞哂笑。

    远处,八小王其余七人逐渐赶来。

    慕飞立即取出袁澜身上的灵果。

    “快走。”慕飞叫道。

    众人立即离去。

    “老五。”陵真率先赶到。

    “五哥!”

    “五弟!”

    余下六王也随之赶到。

    众人脸怒容。

    袁澜早已失去意识。

    “我去追他们。”鲁禁咬牙沉声道。

    “我们也去。”余下五人异口同声道。

    说罢,余下六王就欲追击。

    “站住。”陵真喝住众人。

    “大哥!”众人愤怒不已。

    “你以为你们还打得过他们么。”陵真冷声道。

    “那就这么让他们跑了吗?”玉景怒道。

    “不会让他们跑的。”陵真沉声道。

    众人只得就此停手。

    “慕云!”陵真紧捏拳头,骨骼发出“嘎哒”声,表情无比狰狞。

    另边。

    离轩看着大把灵果,笑开了花。

    “三十九枚,哈哈哈哈,三十九枚灵果。”

    “次得到三十九枚灵果,慕哥,你简直就是神,张子冲谄媚道。

    “边去。”慕飞没好气。

    “你怎么知道灵果都在袁澜身上?”弥真问道。

    “很简单。”

    “八小王,他们的单独实力虽强,但比起我们以及阳迁子,自然是不如的。”

    “因此他们必然会聚在起。”

    “但他们光聚起,也难以寻到灵果,他们必须散开寻找灵果。”

    “为防止寻找灵果时碰上我们或者阳迁子,灵果被夺,他们必然会将灵果放于人身上。”

    “然后以那人为中心,开始小范围搜索,收集到枚,便放入他身上。”

    “倘若有人攻击拥有灵果之人,他们能够迅速聚集,将其围住。”

    “无论是我们,还是阳迁子,论单打独斗,都丝毫无惧八小王,但是倘若八小王聚在起,便胜负难料。”

    “我们五人聚在起,根本无须畏惧八小王。”离轩说道。

    “你错了。”海月柔说道。

    “即使我们五人能打赢八小王,也必然需要付出不少代价,届时倘若阳迁子出现,坐收渔翁之利又该当如何?”

    慕飞赞叹地点头。

    “不错,正因如此,我们必然不会与其火拼,阳迁子再强也只是孤身人,更不可能以敌八。”

    “因此他们便采取这种手段来收集灵果。”

    “那为何是袁澜呢?”张子冲问道。

    “八小王中,实力最强的是谁?”

    “陵真。”离轩说道。

    “不错,我们都知晓,陵真是八小王中实力最强的。”

    “若按正常情况来说,我们必然会认为灵果在他身上。”

    “也因此,陵真虽然实力最强,但他反倒是最危险的个,不论是我们,还是阳迁子,最注意的,定是他,光凭这点,灵果就很可能不在他身上。”

    “且倘若将灵果放在陵真身上,他们就少了最大的战力,收集灵果的进度会大打折扣。”

    “要知晓,阳迁子可是人就快追上他们了,他们耗不起那个时间。”

    “因此,最不可能之人,便是陵真。”

    “而当灵果不再陵真身上,他反倒成了个极好的诱饵。”

    “那为何是袁澜呢?”弥真问道。

    “他们就像个阵法般,阵型如何并不重要,最关键的,便是阵眼。”

    “而这个阵眼,每步都牵引着他们的行动,需要强大的实力,以及绝对的谨慎,和冷静。”

    “八王隽涟、七王梁舒、六王秦明实力不足,容易在其余人还未赶到时便受到伏击,丢失灵果。”

    “而四王玉景脾气暴躁,容易冲动,自然也不是阵眼的好选择,三王苏乾进攻虽强,但防御却薄弱无比,单打独斗还好,倘若所有人拥而上,他必然无法抵御,而二王鲁禁,同样是大战力,无法舍弃。”

    “五王袁澜实力足够,性格沉稳,自然也就成了最佳之选。”

    “当然,切只是我的猜想,我先前所抛下的诱饵,才是我确定的关键。”慕飞说道。

    “袁澜便是拥有灵果之人,原因有二。”

    “当时,来取灵果之人中,唯独袁澜尚未出现,此为其。”

    “采摘灵果后,他们便不再继续寻找,而是转身离开,此为其二。”

    “因此我才确认灵果在五王袁澜身上。”慕飞说道。

    “那你又是如何知晓他的位置的?”弥真问道。

    “很简单,我所扔的六枚灵果可不是随意乱扔的。”

    “六枚灵果分别扔在六个方向,而他们捡起后却往同个位置前去。”

    “因此稍加推算,便可知晓五王袁澜的位置。”慕飞说道。

    “那既然已知晓袁澜位置,又为何要将余下的灵果全部扔下。”离轩问道。

    “废话,袁澜支撑那么久,七王都没赶到,你以为是谁的功劳。”慕飞说道。

    “正因他们追赶那些灵果,稍微迟来片刻,我们才有机可乘。”

    “那倘若此次失败了呢?”弥真问道。

    “失败了就打,因为我们已经没有灵果了,自然无所畏忌,除了找八小王拼命,别无他法。”

    “而八小王却需要时刻担心阳迁子到来,不敢全力出手,必然会越打越占下风。”慕飞说道。

    “如此说来,将灵果扔下后,我们反倒立于不败之地了。”离轩说道。

    “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张子冲笑道。

    “不错,用二十枚灵果换三十九枚灵果,稳赚不赔啊。”离轩同样笑道。

    “慕哥真是天下无双的奇才。”

    “怎么能说是奇才,简直是鬼才。”

    “对对对,鬼才。”

    二人不断吹捧慕飞。

    “了不起。”海月柔赞叹道。

    “确实厉害。”弥真也点头称赞。

    “别拍马屁了,我们将八小王摆了道,他们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慕飞说道。

    “而今还有天时间,争夺赛才结束,不说我们只有三十九枚灵果并不能获得第名,即使能,这半日里变数太多,也难以保持。”

    “而今我们需得步步为营,万分警惕才行。”

    众人自然知晓,也就收了收心,保持警惕。

    转眼又过去了半日。

    慕飞行人已收集到四十六枚灵果。

    整个圣灵树上,都已无灵果。

    只是却始终不见阳迁子的行踪。

    路上,慕飞紧皱眉头。

    “怎么了?”海月柔问道。

    “唉,阳迁子不不知所踪,真令人不踏实。”慕飞叹息。

    “说不定他并无意夺取第,毕竟他已经独得那么多灵果了。”海月柔说道。

    慕飞回忆起昔日阳迁子初临韵华阁的样子,狂傲,嚣张跋扈。

    “阳迁子可比谁都骄傲,他不可能安于现状。”慕飞说道。

    “他就像条毒蛇,我们是他的猎物,他正不断寻找着机会,伺机而动。”

    “比起八小王,他才是最难缠的敌人。”慕飞说道。

    “你对他的评价还挺高的。”海月柔说道。

    “高么,或许还低了。”慕飞摇头叹息。

    “你知道天彝族吗?”慕飞问道。

    海月柔愣了下,随后面色变得僵硬,无比狰狞,嘴角都咬出了层血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