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战阳迁子

    慕飞自然不会放开。

    海月柔眼见挣扎不过,拔出长剑,朝慕飞砍去。

    慕飞个后退,避开攻击,但也因此放开了手。

    海月柔跃上前,长剑刺向阳迁子。

    只见海月柔周身散发威凛剑意,施展清鸢剑诀。

    金鸢长啸,煽动双翼,无尽剑气朝阳迁子席卷而去。

    “好强的剑气,海月柔这是怎么了?”离轩不由得惊讶。

    “哼。”

    阳迁子冷笑,丝毫无惧,手中重拳大合十,抵御剑气。

    “轰。”

    恐怖波动肆意扩散,引得圣灵树境内不断颤动,宛若要将空间屏障切开般。

    “呵呵呵呵。”阳迁子冷笑。

    “我杀了你!”海月柔怒道。

    只见海月柔不断斩向阳迁子,恐怖剑气肆意扩散。

    阳迁子不断抵御剑气,嘴角的嘲弄之意变的愈发明显。

    “你就这么点实力么?”阳迁子问道。

    海月柔愈发癫狂,乱花剑诀施展而出。

    只见其手中长剑大肆聚集玄力,宛若要将整个圣灵树境内的玄力吸收殆尽般。

    长剑闪耀万丈金光,化为无数道剑气。

    “嗖。”

    海月柔挥剑扫而去,剑气衍生,不断凝聚,化成无数花瓣,飘向阳迁子。

    每片花瓣,都蕴含浓郁剑意。

    旁的林天不由得倒吸口凉气。

    倘若这种花瓣飘向自己,几条命都不够死。

    阳迁子却丝毫无惧。

    将玄力灌入空中神荼像内。

    只见空中神荼像双眼冒出璀璨金光,朝花瓣扫而过。

    花瓣气息愈发萎靡,宛若枯竭般,随后直接消散,化入大道之中。

    “轰。”

    阳迁子记重拳轰向海月柔。

    海月柔难以抵御,被震飞数米远。

    “呵呵呵呵。”阳迁子依旧在不断冷笑。

    “你这点实力还是不要想着复仇了。”

    “报仇?”慕飞皱眉。

    似是被戳到痛处,海月柔丢下长剑,瘫倒在地,精神变得恍惚。

    “嗖。”

    神荼像嘴中银光闪动,道光束开始汇集,恐怖气息令人胆颤无比。

    “危险!”慕飞大叫。

    宛若要将天地侵蚀般的光束,朝海月柔轰去。

    “嗖。”

    慕飞跃而起,万煞死玄决催动,周身血气弥漫,死气开始环绕。

    踏空九行全速催动,隐约可见三道残影。

    眼见光束就要轰在海月柔身上,慕飞将其抱入怀中,匆忙避开。

    “轰。”

    光束轰下,饶是圣灵树都受到了不少伤害,几片红叶从圣灵树中飘落而下。

    “慕哥。”

    众人匆忙上前查探。

    “唔,差点就被轰成渣了。”慕飞感叹道。

    “你怎么回事。”慕飞有些恼怒,望着海月柔。

    却见海月柔蹲在角落,紧抱着头,脸痛苦。

    见海月柔如此,慕飞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个慕云,居然能避开神荼像的攻击。”阳迁子心中暗道。

    慕飞缓缓起身。

    “我不知晓你们有何仇怨,但过去你欲轻薄歆儿和小幽的仇,我还没找你算账。”慕飞沉声道。

    “哈哈哈哈。”阳迁子捧腹大笑,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

    “就凭你?”阳迁子笑道。“个锻心境天境废物?”

    慕飞冷眼看着阳迁子,并未多语。

    阳迁子则神色严肃,嘴上虽然说慕飞是废物,心里却无比警觉。

    “嗖。”

    慕飞率先出手,“大音佛拳”施展而出,朝阳迁子轰去。

    阳迁子毫不退却,施展“天罡拳”与其对拳。

    “轰。”

    两者对拳,引得圣灵树境内震动不断。

    拳,两拳,三拳

    足足对了十三拳。

    “我的“天罡拳”分为六十四拳,拳比拳强大,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接的下来。”阳迁子惊道。

    “那又如何?”慕飞眉头跳。

    “我个锻心境天境废物,居然能与你个炼气境之人对如此对拳毫不落下风,可见你的“天罡拳”不过如此。”慕飞嘲讽。

    “哼,嘴上功夫也挺了得。”

    阳迁子冷笑,再次施展“天罡拳”。

    慕飞同样施展“大音佛拳”。

    再次开始对拳,此次足足对了十五拳。

    圣灵树境的屏障变得愈发虚浮,仿佛要炸裂开般。

    “轰隆。”

    慕飞施展雷法天决轰向阳迁子。

    阳迁子周身道银色护盾亮起,将雷光轰开。

    “给我去。”

    却见慕飞手中早已凝聚好个恐怖雷球,朝阳迁子缓缓飘去。

    “给我破!”

    阳迁子大喝,催动玄力灌入神荼像中。

    神荼像嘴中吐出金色光圈,将雷球震开,随后不断轰击慕飞。

    强如慕飞,也难以正面对抗,身形不断闪动,避开光圈。

    每道光圈轰下,都令圣灵树变得枯竭。

    “该死!”张子冲怒道。

    “这个阳迁子,胆敢破坏圣灵树。”

    “哈哈哈哈,不过如此。”阳迁子狂傲大笑。

    慕飞不断躲避光圈,踏空九行全力施展,三道残影紧随其后。

    阳迁子饶有兴趣地望着不断逃离的慕飞。

    片刻后,似是玩够了般,阳迁子面色变得漠然。

    阳迁子默念咒语,施展道“束咒”,对准慕飞施展。

    慕飞顿时宛若被上万条铁链绑住般,难动分毫。

    光圈愈发靠近,不断逼近慕飞。

    “给我破!”

    慕飞声大吼,周身玄力全速运转,气息暴涨,试图将“束咒”震散。

    却见“束咒”纹丝不动。

    “我天彝族的秘技“束咒”若能如此轻易被你震开,那我天彝族也无需当七族之了。”阳迁子冷笑。

    眼见不能挣脱,慕飞忽然睁开第三只眼。

    道元神之力涌向阳迁子。

    阳迁子措手不及,精神受到冲击,神情恍惚。

    “吒!”

    慕飞施展大道玄音轰向阳迁子。

    “噗。”

    阳迁子受到大道玄音轰击,口吐鲜血。

    但阳迁子意志无比强悍,精神立马就恢复,继续催动光圈轰向慕飞。

    慕飞周身闪耀耀眼佛光,道文不断转动。

    “轰。”

    光圈穿过慕飞身躯,不断炸裂。

    “噗。”

    佛光和道文消散。

    慕飞口吐鲜血,遍体鳞伤。

    “呵呵呵呵,你还有何手段?”阳迁子冷笑。

    “你不也受伤了。”慕飞冷笑。

    “呵呵呵呵,此招确实厉害,但我而今有了防备,已然对我无用,若还有什么招式,尽早使出。”阳迁子冷笑。

    说罢,阳迁子再次催动神荼像。

    却见神荼像不再高立于空中,而是跃而下,化为人形,记重拳轰向慕飞。

    拳劲呼啸,宛若要将空间打碎般。

    慕飞知晓,若中此拳,他必死无疑。

    于是慕飞不再保留,右手三片花瓣花纹隐隐闪动暗淡光芒。

    “嗖。”

    第片花瓣忽然闪动耀眼光芒。

    “归命”之火蹿出,不断焚烧慕飞己身。

    慕飞的身躯忽然复原,恢复如初。

    “什么!”阳迁子大惊。

    不等阳迁子惊异,“诛邪”之火随后蹿出。

    宛若要将天地吞噬般,“诛邪”之火将整个圣灵树境内的气息压制了个等阶。

    阳迁子炼气境人境巅峰境界被压制到炼气境人境后期。

    “该死!”阳迁子恼怒。

    神荼像气息变得萎靡。

    “但这也无妨,你依然挡不住神荼像之威。”阳迁子怒极反笑。

    神荼像拳轰向慕飞。

    “嗖。”

    “清静”之火蹿出。

    神荼像轰在慕飞身上,却直接穿过慕飞身躯,扑了个空。

    “什么!”阳迁子脸讶异。

    神荼像再次攻击。

    慕飞宛若身处虚空,人虽处于此处,神荼像根本无法伤到慕飞分毫。

    “这不可能!”阳迁子惊道。

    慕飞端坐于“束咒”当中,闭目凝神,变得宝相庄严,神圣不可侵犯。

    神荼像不断轰击,呼啸的拳劲令四周空间都变得扭曲,但却连慕飞的汗毛都摸不到。

    “身为道,道为身。”

    “身即是道,道即是身。”

    “我身为道,道为我身。”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慕飞不断默念三清道祖的清静经用以压制体内“清静”之火。

    “清静”之火不断于慕飞体内蹿动,仿佛要讲慕飞整个肉身被撑破般。

    慕飞身处无极界之底。

    底部空无物,却有无穷无尽的威压,无穷无尽的玄力,无穷无尽的灵气以及无穷无尽的魔气。

    威压不断压制慕飞,玄力不断灌入其玄脉,令其不断充斥其身,魔气不断侵袭其神。

    慕飞任由他们而行。

    “压制也好,灌入玄力也好,灵力入体也好,魔气侵神也好,皆为因果。”

    “天地万物有因就有果,威压、玄力、灵气以及魔气,皆非凭空而现。”

    “无极界,又何尝不是无尽无头的世界。”慕飞不断自语。

    “清静。”

    “清静。”

    “心境平和为清静。”

    “无人嘈杂为清静。”

    “无欲无求为清静。”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天为静,地为静,人为静,大道为静。”

    慕飞不断默念,身体变得愈发虚浮。

    周围威压变得弱玄力变得平和,灵气也变得安稳,魔气也被驱赶而出。

    威压、玄力、灵气、魔气皆不断退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