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闲谈

    鲁禁笑道:“还是五弟的办法好。”

    “不错。”秦明点头。“五哥真是足智多谋。”

    陵真说道:“我们快追,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好。”众人应道。

    七人朝着离轩离去的方向快速追赶。

    离轩和弥真不断逃离,尽可能朝圣灵树的边缘逃离。

    愈是边缘,范围就愈大,八小王七人找到他的时间就需要越久。

    “弥真大哥,你怎么样?”离轩问道。

    “我只是感知不到他们而已,背个人还是能做到的。”弥真说道。

    “咳咳。”

    慕飞在离轩背上不断干咳。

    “慕哥,你醒了。”离轩欣喜。

    “醒了也帮不了你。”慕飞说道。

    “我现在这个状况,没个几天怕是恢复不了了。”

    “慕哥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离轩说道。

    “弥真兄,你如何?”慕飞问道。

    “我倒没什么事,只是我的感知本就微弱,而今被他们发觉,只怕难有战之力了。”弥真说道。

    “海月柔如何了?”慕飞问道。

    “她自从遇到阳迁子后,就直是这个状态了。”离轩说道。

    慕飞转头看着海月柔。

    海月柔脸呆滞,毫无知觉。

    “也不知她和阳迁子究竟有何仇怨,居然会变得如此。”慕飞叹气。

    “慕哥,你的伤势怎么样了?”离轩问道。

    “阳迁子实力确实强大,若非我有元神之力,只怕不是他的对手。”慕飞叹气。

    “我记得你先前那个状态,他好像打不到你,那是怎么回事?”离轩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化出大道之外。”

    “我身在大道外,阳迁子自然也就打不到我了。”慕飞说道。

    “原来如此。”离轩点头。

    “那你为何又能打到他?”离轩问道。

    “我能随意支配身体的任何部分暂时回归大道,因此才能够打到他。”慕飞说道。

    “此招当真恐怖。”离轩说道。

    “虽然恐怖,但是负荷却极大,如此伤势,雪玉蟾蜍丸都难以愈合。”慕飞说道。

    “并且,此次也只是赚了阳迁子尚未知晓的便宜。”

    “若他发觉我攻击他时的拳脚其实是在大道之内,他出手抵御,再过会,我就会承受不住负荷,回归大道当中了。”慕飞叹气。“此次当真是侥幸无比。”

    “不得不感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但慕哥你终归赢了他。”离轩说道。

    “这次能赢,下次可就不定了。”慕飞说道。

    “那先前我们所有人的境界跌落又是怎么回事?”离轩问道。

    “这也是我的元神其中种力量。”

    “在以我为中心的定领域内,能够压制敌方定境界。”

    “能压制多少境界?”离轩问道。

    “这要看多方面的情况,敌方的境界、敌方元神强度以及我的元神强度都会对境界压制造成影响。”慕飞说道。

    “阳迁子无论是修为,还是元神强度都强大无比,若非我的元神足够强大,只怕连个小境界都压制不了。”

    离轩问道:“那如果是其他人呢?”

    “唔,这也要看是谁,若是个寻常修身境九境,我估计最多能压制到修身境境左右。”慕飞说道。

    “这么恐怖!”离轩震撼。

    “也只是定范围,脱离这个范围,便压制不了了。”慕飞说道。

    “那也足够恐怖了。”

    “慕哥真是大机缘之人啊。”离轩感慨。

    “那你的伤势又是怎么回事?”弥真问道。

    “这也是元神之力,能够短暂将身体恢复到最强盛状态。”慕飞说道。

    “但时限过,便会便会原本的状态。”

    “慕哥,你这些技能,让我好生嫉妒。”离轩幽怨道。

    “我还嫉妒你的万法决呢。”慕飞说道。

    “嘿嘿。”离轩笑道。

    “不过慕哥你的元神,真是强大的没边了。”

    “我可是走了九百九十九阶锻神梯才能拥有这等元神的。”慕飞说道。

    “我就不行了,我总共才走九百零阶。”离轩说道。

    “你是法修,对于元神的掌控本就不如我。”慕飞说道。

    “并且待日后你的万法决大成,几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岂不是比我的元神要好的多。”

    “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大本事。”离轩摆了摆手。

    “我父亲都还没做到此等程度。”

    “你的天赋,可比你父亲强多了,你父亲做不到,不代表你日后做不到。”慕飞说道。

    “你和离荀的天赋,放眼整个荒州,都属于上上等的存在。”

    “不过说起你父亲,当真是为你煞费苦心了。”

    “甘愿牺牲那几十名魔音教弟子为你弄到断虚谷印章,又请求我来书院保护你,此次更是只为了次书院的大赛便挥金如土,直接洒下百万的铸币。”慕飞说道。“这切都只是为了帮你铺平修炼之路。”

    “我又何尝不知晓父亲为我所做之事,因此我才需要更加努力。”离轩感慨道。

    “他为你铺平了道路,付出的代价可相当大。”慕飞说道。

    “牺牲几十名魔音教弟子事引起你们魔音教弟子不满事大,虽然如今好像被你父亲压过去了,但难免不会让人在背后非议。”

    “并且当初甘愿花费雷王传承地图这等昂贵之物请我来保你三年书院平安。”

    “我在想,若我当时没有答应,你父亲为了你,真的有可能会请其中名长老来保护你吧。”

    “那我真的就没脸见人了。”离轩说道。

    “想必他是想将你培养成下任魔音教教主吧。”慕飞说道。

    “其实对于魔音教教主之位,我并没有太大的念想。”离轩说道。

    “若能做成,那就做,若做不成,那就不做。”

    “那可真就辜负你父亲片苦心了。”慕飞说道。

    “这可是你父亲力排众议才能拥有的结果。”

    “你这等天赋,若是换做其他城的魔音教,想来教主之位非你莫属,但在元阳城的魔音教中,却还有个和你天赋相当之人,便是你离荀大哥。”慕飞说道。

    “你离荀大哥,天资不输于你,实力更是比你强大,按理说,元阳城的下任教主候选,应该是你离荀大哥才对。”

    “但你父亲却坚持选择你,如此行事,免不了流言蜚语不说,更是对你离荀大哥的不公。”

    “这也就正好是你离荀大哥性格豁达,且无意争名夺利,若是换做旁人,难免心生怨恨,日后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乱子。”慕飞说道。

    “而且你离荀大哥不但没有心生怨恨,反倒全力支持你,实乃是心宽之人,着实令人佩服。”

    离轩点头,“所以我直把离荀大哥当作我的亲大哥样。”

    “不过,说起来,你离荀大哥的性子,也确实不适合做教主。”慕飞又说道。

    “他更适合当个挂名长老,整日在荒州各地游荡。”

    “唔,别说我和离荀大哥了,说说慕哥你自己吧。”离轩说道。

    “直到不知道慕哥你是哪个教派的?”

    “祖龙门,听过吗?”慕飞问道。

    “祖龙门?”离轩脸疑惑。“没听说过。”

    “祖龙门本就是天城的个小教派,你没听过实属正常。”慕飞说道。

    “祖龙门日后有机会,我定要去看看。”离轩说道。

    “这就不必了,祖龙教如今应该已经算的上解散了。”慕飞叹息。

    “为何?”离轩问道。

    “你知晓祖龙教是谁所立吗?”慕飞问道。

    “谁?”

    “我。”

    “你!”离轩脸讶异。

    “慕哥你居然设立过教派?”

    “呵呵。”慕飞苦笑,“不过是当年年少轻狂的傻举动而已。”

    “不过,我倒非常想念当年在祖龙教的日子啊。”慕飞感慨。

    “怎么说?”离轩疑惑。

    “祖龙教不收外人,皆为我当年的些亲友组成,在天城实力算不上强大,但站稳脚跟倒没什么问题,也没有寻常教派的繁杂事物烦扰,因此我们倒也清闲,我们整日除了修炼,就是饮酒作乐,自然就过得逍遥自在。”慕飞说道。

    “那为何祖龙门会解散?”离轩问道。

    “唔,你今年年岁几何?”慕飞问道。

    “二十有半。”

    “我呢?”慕飞问道。

    离轩说道:“慕哥你应该二十七八吧。”

    慕飞点头。“不错,我今年二十七,并且马上就二十八了,却还在锻心境天境初期。”

    “比起寻常修士可能好点,但比起你们这些英才,却是远远不如。”

    离轩说道:“慕哥你实力强大,算的上大器晚成。”

    “大器晚成么?”慕飞感叹。

    “当年,我也和你们般,也算得上是个世间英才,境界也曾到达炼气境。”

    “那为何如今只有锻心境?”离轩问道。

    “乃曾经我最信任的位挚友背叛所致。”慕飞说道。

    “好友?”

    慕飞叹气,“唉,已经说不上挚友了。”

    “当年,他也曾是祖龙门的员。”

    “我也从未想过,他竟然会背叛我。”

    “祖龙门如今这幅模样,他算的上是罪魁祸首。”

    慕飞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