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琴衣情意

    弥灵笑道:“能治好慕大哥我就心满意足了。”

    “咳咳。”慕飞干咳两声,略显尴尬。

    海月柔看了眼弥灵,没有说什么。

    “唔,说起来,你既然是瑶珑心体,为什么不能治好你的腿呢?”慕飞问道。

    弥灵说道:“我的腿和哥哥的眼睛皆由魔气所致,瑶珑心体不能愈合魔气所致的伤。”

    “对了,我哥哥在哪?”弥灵四处张望。

    “我在这。”

    弥真从远处走来。

    “与沈桓战谁赢了?”慕飞问道。

    弥真叹气道:“还没打完就被传出来了。”

    “不过再打下去,应该是我输吧。”

    “我的感知能力太弱,八小王光凭绝息花就能轻易解决我,沈桓虽没这么做,但他的速度极快,气息难以捕捉。”

    “由于速度太快,导致气息残留在原地,人却不在,从而影响判断么。”慕飞说道。

    “正是如此。”弥真点头。

    “感知这东西,毕竟不能气呵成。”

    “比起感知,还不如先将眼睛治好,更为实际。”

    “我会请求长老治好你的眼睛和你妹妹的腿的。”慕飞说道。

    慕飞话音刚落,明月正好从天而降,飞到此处。

    密密麻麻的弟子在此议论不断,眼见明月到来,都不敢在多语。

    明月手中拿着个卷轴。

    “嗖。”

    卷轴张开。

    是张巨大的点星图。

    “这是什么?”

    “是地图吗?”

    “去你的,这像地图吗?很明显是幅逼真的星空图。”

    众弟子议论道。

    “唔,点星图么。”慕飞喃喃道。

    离轩问道:“什么是点星图?”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过去听说过,听闻是世间少有的法宝,只有两幅。”慕飞说道。

    “不过我倒是听闻当年荒州发生大战时有副点星图被毁了,有副消失不见了,原来在玄殷书院。”

    离轩问道:“这点星图有何作用?”

    “呃,这我就不清楚了。”慕飞说道。

    海月柔咯咯笑着,声音宛若银莺般婉转动人。

    “怎么了?”慕飞问道。

    海月柔说道:“看你说的头头是道,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慕飞不禁脸红,“我又不是仙,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二人正说着,明月手中玄力催动,道玄力灌入点星图内。

    “叮。”

    点星图当中忽然亮起颗星辰。

    星辰散发出道耀眼光芒,照向离轩。

    “嗯!”

    离轩忽然感觉自己的体内涌现出股从未有过的力量,虽然微但确实存在。

    “这是?”离轩探查着这股力量问道。

    “点星图赐予你的恩泽。”明月低头说道。

    说罢,明月袖袍挥,将点星图收回手中。

    “此次你在灵果争夺赛中夺得冠军,按照规则,将获得三百灵石的奖励。”

    说罢,明月便将三百灵石交给离轩。

    随后明月又开始讲解长老致辞。

    离轩却浑然听不进去,看着手上的灵石,离轩只觉得根本不是灵石,而是朵娇弱的花,捧在手里都怕它化开。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离轩忽然大笑起来。

    离轩拿着三百灵石,对四周的弟子炫耀。

    “看到没,三百灵石。”

    “哈哈哈哈,这可是三百灵石呢。”

    “行了你,太夸张了。”饶是慕飞都有些看不下去。

    “拿了个冠军,瞧他狂的。”

    “切,炫耀什么啊。”

    “就是,跟那什么似的。”

    众弟子指指点点。

    “我也好像要那三百灵石。”

    也有弟子羡慕地说道。

    “有点骨气好不好,你看他刚才的样子。”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离轩癫狂大笑。

    “再吵直接收了你的灵石!”明月沉声叫道。

    “哈哈呃。”离轩听到明月的话,赶紧闭嘴。

    “别太得意忘形了。”慕飞说道。

    “不会了,不会了。”离轩抱歉道。

    随后,明月随意讲解了几句,便让众人离开。

    “慕云,月柔,你们二人随我来。”明月说道。

    “是。”二人异口同声应道。

    离轩急匆匆地说道:“慕哥,我等不及了,我要去兑换法王丹了。”

    说罢,离轩溜烟地跑开,立马没影了。

    “猴急样。”慕飞哂笑。

    随后慕飞和海月柔随明月离开。

    三人很快到达鸾仪宫。

    幽静,典雅的鸾仪宫内,种植着种四季树。

    四季树每个个季节,便会变了模样。

    与先前的片片翠绿,宛若青衣染雪般的景象不同,而今的四季树,为片艳丽的洁白,宛若广寒宫般美妙,明净。

    古琴之声流韵于众人耳边,似是哀伤,又似是在遗憾。

    “唉。”

    海月柔暗自叹气。

    “怎么了?”慕飞问道。

    “师兄的琴音如此哀伤,可见他此刻有多痛苦。”海月柔说道。

    “为何这么说?”慕飞问道。

    “师兄他”

    “多嘴!”明月冷声呵斥道。

    海月柔立马闭嘴,不敢再多言。

    三人走进鸾仪宫内。

    琴声停止,琴衣抚摸着手中瑶琴暗自神伤。

    “师父。”琴衣叫道。

    明月看都没看琴衣眼,径直离开。

    “唉。”琴衣叹气。

    “师兄,你如何了?”海月柔问道。

    “我没事。”

    “慕云兄,让你见笑了。”琴衣苦笑。

    “你们准备让我等你们不成?”

    明月从远处传音而来。

    “师兄,我们先走了。”海月柔说道。

    “去吧。”琴衣叹气,再次弹奏手中瑶琴。

    慕飞虽然不解,但明月长老发话,他也不敢多言,只好跟着前去。

    “你师父虽然平时就非常冷淡,但对你师兄,好像还要更甚,是怎么回事?”慕飞轻声问道。

    “说起来,也还是师兄的不对。”海月柔说道。

    “他犯了什么错吗?”慕飞问道。

    海月柔摇头,“若只是犯错,那倒好了。”

    “那是为何?”

    海月柔偷偷摸摸看了明月眼,轻声说道:“在半个月前,师兄他向师父表白了。”

    慕飞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好在他反应及时,及时稳住身形。

    “你不是在开玩笑?”慕飞不可置信。

    “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看到师兄的样子,我不得不信了。”海月柔说道。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事。”

    “嗯。”海月柔点头。

    “正是因此,师父才会对他如此态度。”

    “明月长老将近七百岁,你师兄顶多三十多岁,哪怕是修士,也确实乱了辈分了。”慕飞说道。

    “我也这么师兄说,但他却说人生在世,难遇挚爱之人,既然遇到,就必当要把握珍惜。”

    “真不愧是瑶池府的人。”慕飞感慨。

    慕飞问道:“那你师父怎么说?”

    海月柔说道:“师父当然是直接拒绝了。”

    “哪怕是师父的性子,当时都忍不住勃然大怒,就差把他赶出书院了。”

    “你师兄也真是胆大妄为啊。”慕飞说道。

    海月柔说道:“岂止胆大妄为,被师父拒绝后,师兄没有就此停手,反而说他会直等下去。”

    “从那以后,师父就再也没有理会过他了。”

    “你有劝过他吗?”慕飞问道。

    “我当然劝过,只是师兄不听,还说修士的寿元少则上千,多则上万,若修为高深,上十万载的岁月,也未尝不能活到,如此久远的日子,他直等下去,总会等到师父回首的那刻。”

    “唔,就明月长老的性子,只怕他等百万年都等不到了。”慕飞说道。

    二人说着,便到达鸾仪宫的青居堂。

    青居堂周围布满屏蔽大阵。

    慕飞看着满屋子的屏蔽大阵,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怎么有种审问犯人的感觉。”

    海月柔咯咯笑道:“是你多心了,这就是师父诉说些机密之事的地方。”

    “除了玄丘长老的天权宫,其他几个大长老的居所皆有类似青居堂的地方。”

    “进来吧。”明月说道。

    二人走进青居堂。

    明月坐于块石台之上。

    旁放着两块蒲团,二人端端正正地坐在蒲团上。

    明月开口说道:“多余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要你们二人查清楚天彝族派阳迁子进书院的真正动机。”

    慕飞不禁皱眉,心中略有忿然。

    这明月每次都将棘手之事扔给慕飞,若要说慕飞不埋汰,那是不可能的。

    明月已然看出慕飞的不满,又转头看向海月柔。

    海月柔紧握着剑,紧咬朱唇,没有多言。

    “你们不愿意?”明月问道。

    “师父,我”海月柔欲言又止。

    明月说道:“有些事你再逃避也逃不了,终归需要面对。”

    “与其整日在书院与阳迁子抬头不见低头见,乱你道心,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查清他来书院的目的,也有借口将其踢出书院。”

    海月柔低头沉思片刻。

    “好!”

    海月柔最终答应,毕竟明月是为她好。

    “嗯。”明月点头。

    “那么,慕云,或者说慕飞,你又如何?”明月问道。

    “我还有得选么?”慕飞问道。

    “没有。”明月说道。

    “那还有何好说?”慕飞恼怒道。

    “书院布置任务,本也不需要请求学生的同意。”

    “况且,月柔帮了你这么多,你不应该帮她回吗?”明月字正腔圆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