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红绫

    若说先前慕飞还有些许脾气,明月此话说,慕飞便点脾气都没了。

    “罢了,我答应了。”慕飞叹气。

    明月说道:“既然你二人答应了,便就此离去吧。”

    “明月长老,关于弥真兄妹的伤势,可有解决之法?”慕飞问道。

    明月随手扔给慕飞两瓶药罐。

    “他二人伤势并非魔伤,但却为魔气所致,因此只能用化魔丹慢慢化解。”

    “服用七七四十九日后,二人魔气散去,便可恢复正常。”

    慕飞道谢道:“多谢长老。”

    明月摆了摆手,“离去吧。”

    “徒弟告退。”

    “学生告退。”

    二人随即离开。

    琴衣的琴声再次入耳,时而急促地像被猎人追赶的麋鹿,时而又缓和的像钓鱼的乔翁。

    “唉,师兄如此下去,只怕连天心阁都进不去了。”海月柔叹息。

    “天心阁是什么地方?”慕飞问道。

    慕飞想起昔年古寒风曾所言,自己的实力在天心阁末尾,但进入书院后,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天心阁的影子,而今又听海月柔提起天心阁,自然少不了番问长问短。

    “众所周知,玄殷书院分为日月星辰四门,而每四门又分为内外门两门,但其实还有个地方,介于日月星三门之间,此地便是天心阁。”

    “天心阁,相当于日月星三门的高手排行榜。”

    “原来如此。”慕飞点头。

    海月柔说道:“实际上,也很少有人能进入天心阁。”

    “为何?”慕飞问道。

    海月柔说道:“说起来和书院的规章制度有关。”

    “规章制度?”慕飞疑惑。

    海月柔问道:“你知晓为何书院除了晨字门,很少见到其他门之人吗?”

    “为何?”

    “因为书院规定,晨字门修满三年,便算毕业了,日月星三门,其实只能说是书院的进步修炼而已。”

    “绝大部分人在晨字门修满三年后,便不再是书院的学生了。”

    “能继续留在书院的弟子,每位弟子,都非常不凡。”

    “而天心阁,便是让留下弟子中的前百人进入天心阁,将得到书院最大限度的福利。”

    “而排名愈是靠前,得到的也愈多。”

    “原来如此。”慕飞点头。

    “但天心阁当中,绝大部分都是日字门的弟子,月字门次之,星字门则最为稀少。”

    慕飞点头,“这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日月二门,都算的上星字门的进阶。”

    “我听闻,日月星三门,是无需在书院修行的,这是为何?”慕飞问道。

    “这是书院所创的新的弟子修炼方法。”

    “那便是允许日月星三门的弟子在外界修行。”

    “书院每年会给游历在外的弟子发布个任务,若能完成,便能进阶门,而完不成,则只能等次年书院在发布新任务。”海月柔说道。

    “倒挺会物尽其用。”慕飞撇嘴道。

    慕飞随后又问道:“不说这个了,关于阳迁子,你准备如何调查?”

    海月柔先是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

    慕飞说道:“明月长老并未给我们限定时限,暂且放放吧,欲速则不达。”

    “嗯。”海月柔点头。

    慕飞说道:“我已答应红绫前往令剑峰,便先行离开了。”

    海月柔问道:“需要帮忙吗?”

    慕飞摇头,“不用。”

    说罢,慕飞施展踏空九行,疾行而去。

    令剑峰,位于书院东侧最高处,览众山云雾环绕,甚是适合与人对战,因此多数弟子若是相约对战,都会选择令剑峰。

    红绫立于令剑峰座高台上,感悟天地,剑意凛然,丝毫不输于有女剑魔之称的海月柔。

    见慕飞到来,红绫当即转身拔剑挥向慕飞。

    慕飞匆忙避开攻击。红绫不依不饶,记“落花剑”斩向慕飞。

    慕飞避无可避,施展“大音佛拳”抵御剑招。

    只听见“锵”地声,二者便后退数步。

    红绫见面就出手,令慕飞不由得恼怒。

    慕飞沉声道:“你们两姐妹差别可真够大的。”

    红绫怒道:“你还有脸提我姐姐,她都被你害成什么样了。”

    说罢,红绫攻势再起,变得更加凌厉。

    “蛮不讲理的女人!”慕飞恼怒。

    二者激战,引得令剑峰风卷残云,云雾肆散。

    红绫越打越凶,慕飞只是出手抵御,被打的不断后退。

    但慕飞虽后退,却始终没被红绫伤到分毫,令红绫甚为恼怒。

    忽然,红绫身形暴退,气息骤变,冷若冰霜。

    长剑挥动,万剑决施展而出。

    道蔚然剑气化为剑龙,剑龙长啸,朝慕飞席卷而来。

    慕飞大惊,催动雷法天决,道天雷轰击而下,抵御剑龙。

    “轰。”

    剧烈波动扩散,令整个令剑锋区域都收到波及,不住地颤动。

    “还敢动真格!”

    慕飞大怒,也不再留手,“大音佛拳”出手,十五拳尽出。

    红绫毫不退怯,施展万剑决不断拆招。

    “轰。”

    慕飞随即施展出第十六拳。

    “大音佛拳”拳比拳强大,到了第十六拳,红绫已然难以拆招,不得不出手抵御。

    只见红绫周身亮起道剑气屏障,固若金汤。

    “大音佛拳”轰击在上方,虽威势强横,却并没有击穿屏障。

    “轰。”

    第十七拳出手。

    整片令剑峰都在此刻黯然失色。

    其威势,饶是红绫也难以抵御,剑气屏障顷刻间被轰碎。

    拳劲余威瞬间将其震飞,口吐鲜血。

    慕飞沉声道:“我多次想让,你却不知好歹,当真以为我不如你不成!”

    红绫冷冷地道:“既然输了,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慕飞沉声道“这是玄殷书院,不是你剑宗。”

    “那又如何?只恨我实力太弱,没能替姐姐解忧。”红绫冷声道。

    慕飞问道:“红嫣到底怎么了?”

    “她因为你乱了道心,修为不稳,走火入魔不说,更有可能随时会死。”

    “怎会如此?”慕飞问道。

    “怎么如此?”红绫眉头跳,“这不是要问你,也不知晓你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药,而今她根本无丝修炼之心。”

    “原本我并不打算在玄殷书院修炼,只不过听闻你在玄殷书院,便前来书院,将你带回世仙宫,倘若你不肯,就将你尸首带回去,让她死了心。”

    “所以你便在灵果争夺赛上前来刺杀我?”慕飞冷声道。

    红绫冷哼声,“只恨我学艺不精,实力不敌你。”

    慕飞冷笑道:“你姐姐如此温柔,你却这般歹毒。”

    红绫沉声道:“随你怎么说,不要让我找到机会,否则我定会杀了你。”

    “你敢在玄殷书院下杀手?”慕飞冷声道。

    “大不了就是死,我这条命本就是姐姐救的,如今她有难还她又如何?”

    慕飞沉声道:“如此说来,我若此刻不杀你反倒是养虎为患了。”

    “杀就杀,如此多言作甚?”

    慕飞催动玄力,手中个雷球涌动。

    红绫闭目,等着慕飞出手。

    慕飞看着红绫,眉目间都是红嫣的影子,叹了口气,将手中雷球化去。

    红绫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感激你?”

    慕飞说道:“我本也无需你感激。”

    红绫冷声道:“待我伤好了,我仍会继续杀你!”

    慕飞说道:“随你如何,你杀不了我。”

    “况且,我确实对不起你姐姐。”

    红绫沉声道:“你既知晓对不起她,为何不去世仙宫找她?”

    “我已有需要我相伴生之人。”慕飞说道。

    说罢,慕飞便离开令剑峰。

    回到外门,慕飞便见到离轩拿着法王丹神色凝重。

    “为何不炼化?”慕飞问道。

    离轩皱眉道:“法王丹太过贵重,我担心会失败。”

    慕飞说道:“若失败了,便如你离荀大哥般,用凤荨草突破吧。”

    离轩摇头说道:“不行,那样我就赶不上离荀大哥了。”

    “起码凤荨草备用吧。”慕飞说道。

    离轩摇头:“我需要破釜沉舟的决心。”

    慕飞说道:“我来为你护法。”

    离轩点头,随后便服下了法王丹。

    法王丹威势何其强大,刚服下,便有滔天玄力肆意涌动。

    饶是为其护法的慕飞,都感受到了当中蕴含的威压。

    慕飞自语道:“也不知晓能否成功!”

    只见离轩面色惨白,浑身毛孔扩张,血液从离轩体内流出。

    慕飞施展玄力,灌入离轩体内,将血液阻隔。

    离轩的气息变得微弱,玄力愈发虚浮。

    时间流逝,眼见离轩面色愈发苍白,却久未见其有突破迹象,慕飞不禁皱眉。

    “不会是失败了吧。”慕飞喃喃道。

    又过了片刻,眼见离轩仍未醒来,慕飞便欲出手打断。

    但见离轩咬牙坚持的模样,慕飞又停手了。

    慕飞笑道:“想来你也不甘心就此失败吧。”

    又过了会,离轩的气色苍白如雪,但却毫无退却之意。

    “轰隆。”

    天边忽然响起雷声,震耳欲聋。

    “唔,要突破了么。”

    “轰隆隆。”

    天雷滚滚,风卷残云,异象不断,时而如丧尸围城,时而又如魔王临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