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海族辛秘

    明月说道:“为了报复那些人,书院便将洪荒秘闻录摆在了辉域境内。”

    慕飞点头,随后又问道:“那高额的兑换积分又是怎么回事?”

    玄贫说道:“我们这样做,这些宗门家族自然坐不住,便上玄殷书院讨说法。书院心中有气,自然不会退让半步,他们便联合起来,攻打书院。说起来,若非凤梧阁当年从中劝解,只怕书院早就和那些宗门家族打起来了。”

    慕飞问道:“怎么又和凤梧阁扯上关系了?”

    玄钧说道:“当日,书院和各大宗门僵持不下,剑拔弩张,是凤梧阁出面阻拦,双方各退步,这才没有引发大战。”

    慕飞问道:“所以书院才会有巨额的积分兑换条件吗?”

    玄丘点头,说道:“不论是我们,还是他们,都属于时脑热,但当时的情况,双方都已下不了台,只能继续僵持着。凤梧阁便出面,给了双方人个台阶下。我们冷静下来后,双方又有了台阶下,自然不会在打。之后,我们双方各退步,我们将洪荒秘闻录摆在辉域境中,但需要高额的兑换积分条件。若没人能达到积分条件且换取,书院也没法子,但若有人能达到这个积分条件,并且成功兑换,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慕飞喃喃道:“没想到洪荒秘闻录居然曾引起如此巨大的震动。”

    玄丘说道:“说起来,凤梧阁算是世间少有的无惧洪荒秘闻录的宗门了。”

    慕飞愣,问道:“为何?不是说洪荒秘闻录光页便让五家超级宗门家族被灭门吗?难道凤梧阁比他们强了数千数万倍?”

    玄丘摇头道:“倒不是凤梧阁比他们强了千万倍,而是凤梧阁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因此无惧洪荒秘闻录。”

    “原来如此。”慕飞若有所思。

    玄丘说道:“宗门的强大,不单在于宗门的强大,也在于其能否在世间站得住脚。”

    玄丘说道:“凤梧阁的实力虽然在整个荒州都属于超流,但在元阳城,却还有个赤云宗挡在他们身前,赤云宗的实力如何,还不是朝夕之间化为湮灭。”

    “而凤梧阁则不同,行的端,做的正,先前虽然直在元阳城屈居第二,但实际上却比赤云宗好上不止百倍。”

    慕飞感叹道:“真是个了不起的宗门。”

    玄钧点头,说道:“凤梧阁的宗门历史悠久,从当年的天武纪开始,便有凤梧阁的存在,似这等宗门,历经如此久远的岁月,居然还能无惧洪荒秘闻录,确实非常了不起。”

    “若说书院最愿意与之交好的宗门家族,凤梧阁首当其冲。”

    “原本书院想将洪荒秘闻录的余下三分之卷交由凤梧阁保管,但凤梧阁却拒绝了。”

    慕飞愣,“居然拒绝了?”

    玄丘唏嘘道:“是啊,虽然凤梧阁如今确实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是这三分之卷的洪荒秘闻录,几乎等若三分之个荒州的超级宗门家族的命门,拥有它能让凤梧阁如虎添翼,但凤梧阁,却并没有收下这本洪荒秘闻录。”

    慕飞低头沉思片刻,问道:“那你们为何要我去获得洪荒秘闻录?”

    玄丘说道:“算是对你父亲的点补偿吧。”

    慕飞更加疑惑。

    玄丘说道:“你只要知晓,以后书院会为你开后门,会用多种方法尽快帮你提高积分。”

    眼见玄丘都如此说了,慕飞也就没什么再说的,点头答应。

    玄丘思虑片刻,说道:“再过不久,书院就要开外门进阶内门的大赛了,这段时间你可别再惹出什么乱子了。”

    慕飞无语,自己像那种惹乱子的人吗?

    随后又闲言几句,慕飞便离开了执法堂。

    路上,慕飞不断回想着玄丘的话。

    “算是对你父亲的点补偿吧。”

    对于自己的父母,慕飞几乎没有印象,毕竟他多年来,都是靠自己摸爬打滚,路走过来。

    父母这个词,对自己太过陌生。

    并且玄丘还说过,是补偿自己的父亲,对于补偿,慕飞也是略有疑惑。

    书院做了对不起自己父亲的事?

    假设书院真的做了对不起自己父亲的事的话,也就是说书院和自己的父亲有渊源。

    自己的父亲曾经也是书院的学生?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慕飞索性甩头不去想。

    由于在想事,不知不觉间,慕飞居然走到了御和堂。

    按理说,这个世间的御和堂应该是空无人的,但此时,却有道倩影立于御和堂中。

    正是海月柔。

    慕飞深感疑惑,便走进御和堂内。

    海月柔非常专注地看着卷手札。

    慕飞问道:“你在看什么?”

    海月柔吓了跳,慌忙起身,收起手札,面色绯红,骂道:“你你怎么偷看别人的手札?”

    慕飞撇嘴道:“什么手札这么珍贵?还要个人偷偷看?”

    海月柔说道:“是我族人的手札。”

    “是我唐突了。”慕飞说道,“我这就离去。”

    慕飞知晓,海月柔的家族不简单,此时在海月柔手中的是手札而不是玄时玉,说明他们对玄时玉的不信任,也说明事情必定非常机密,他自然不好打扰。

    正当慕飞要离去时,海月柔却叫住了他。

    “那个。等等。”

    慕飞转头问道:“怎么了?”

    海月柔说道:“其实,你可以看这卷手札的,这卷手札是记载天彝族之事的。”

    慕飞顿时皱眉,“天彝族?”

    海月柔点头,将手札递给慕飞。

    慕飞接过手札,却发觉手札上面的字符,完全看不懂,如同鬼画符般。

    海月柔伸出手,手中亮起道金光纳入慕飞额头上,随后勾勒出道娟秀的图案。

    海月柔说道:“这是我们海族特有的标记,若没这个标记,便看不到手札的内容。”

    慕飞问道:“那我先前来的时候你慌什么?”

    海月柔俏脸红,娇嗔道:“还不是被你吓的。”

    慕飞笑了笑,也不再多言,转头查看海族手札。

    “族中切安好,小妹尽可放心。”

    “近日,我们发觉天彝族行动诡异,甚是可疑,便派人查探。查探之下发觉,天彝族已派遣其三少主前来书院,望小妹万分警惕。”

    慕飞说道:“你们海族的消息是不是太封闭了点?”

    海月柔恼怒道:“这本就是族人很早以前所写,我如今取出查看只是给自己个念想。”

    “原来如此。”慕飞点头,继续看下去。

    “怕小妹出意外,族里又派人去查探天彝族为何要派遣三少主前来玄殷书院,发现他们想要书院的样东西。”

    “至于是何物,他们使用了屏蔽大阵,我们无从知晓。”

    “但我们可以肯定,这是本书。”

    “族中猜测可能是书院的某本强大功法,望小妹告知书院万分警惕。”

    “后言:父亲伤势已经有所好转,已经清醒,甚是想念小妹,小妹若是有空,便回来看看。”

    信的内容到此为止,慕飞转头望着海月柔。

    海月柔正擦拭着自己的剑。

    “想必她的身上,应该也有些本不该属于她的重担吧。”

    慕飞喃喃道。

    似是察觉到慕飞的目光,海月柔抬头问道:“手札看好了吗?”

    慕飞点头。

    “倒是没什么有信息的内容。”

    海月柔说道:“在当时还是很有用的。”

    慕飞点头。

    “我看信上说,你父亲受伤了?”

    海月柔低头,紧咬朱唇。

    慕飞眼见海月柔如此,说道:“若是不愿意说的话,就权当我没说吧。”

    二人随后无言。

    片刻后,海月柔缓缓说道:“我们海族,分为三脉,脉是以为玄力修为见长,被称为海族玄门脉。脉以功法技能见长,被称为攻门脉。脉以剑术见长,被称为剑门脉。而我父亲,便是剑门脉的门主。”

    “虽然都是海族,但实际上却并没太深的交情,反而关系并不是很好。”

    “十五年前,天彝族突然发难,偷袭我们剑门脉,剑门脉措手不及,被打的元气大伤,死伤惨重。”

    海月柔说时,又哽咽了会,说道:“而我的母亲,我的三位哥哥,都死在天彝族的手中。我的父亲,也在这战中受到道伤侵蚀,昏迷不醒。”

    慕飞总算明白为何海月柔见到阳迁子会变成那般模样了。

    海月柔继续说道:“由于这战,剑门脉元气大伤,在海族中的地位日渐低落,渐渐丧失了在海族中的权利。”

    “我有五位大哥,在与天彝族战中,已经死去三位,剩下两位,位同父亲般,受到道气侵蚀,位玄根断裂,成为了废人。因此,复兴海族的重担,只能落到了我身上。”

    “我父亲用剑门脉的仅剩的全力,为我换的了玄殷书院的入院资格,因此,我才得以来到玄殷书院修行。”

    慕飞问道:“什么权利?”

    海月柔说道:“海族中的脉投票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