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雷法天决第三式

    “投票权?”慕飞疑惑。

    海月柔说道:“简单的说,就是我们丧失了在海族中与其他两脉的并列的资格。”

    慕飞说道:“那你父亲可牺牲够大的。”

    海月柔低下头,握紧双拳,颤声道:“所以,我更要争口气,在书院好好修行。”

    “总有天,我会将失去的拿回来。”

    慕飞赞叹道:“好,有魄力。”

    海月柔问道:“不说这个了,你来御和堂干嘛?”

    慕飞愣,说道:“其实我只是瞎晃悠,到了这里。”

    海月柔“噗哧”声,笑了出来。

    “你很闲吗?”

    慕飞摇头,说道:“我很忙,只是在想事。”

    海月柔问道:“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慕飞叹口气,说道:“你知晓慕天歌吗?”

    海月柔问道:“他是你的什么人?”

    慕飞说道:“他是我父亲,你知道关于他的事吗?”

    海月柔摇头。

    “唉。”

    慕飞再叹口气。

    海月柔说道:“我可以帮你去查查。”

    “怎么查?”

    海月柔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等我消息便可。”

    “多谢了。”

    海月柔说道:“你我之间无需如此。”

    “我们也算共患难了,不是吗?”

    慕飞抬头看向海月柔,海月柔也正笑着看着他。

    二人相视眼,无言片刻。

    “慕云,我们以后还能如此平静地坐下来聊天吗?”

    慕飞说道:“有何不可?”

    “那就好。”

    海月柔笑道,从身上取出枚银簪,递给慕飞。

    “这枚银簪,原本是你送我之物,如今再由我送你,当做个念想。”

    慕飞不禁无语,这枚银簪,由琴衣以海月柔的名义赠予自己,又由自己赠予海月柔,此刻却又由海月柔赠还给自己。

    但虽如此,慕飞还是接过了海月柔的银簪。

    “不过枚银簪而已。”

    慕飞如此想道。

    海月柔问道:“我将银簪赠你,你不给我样东西吗?”

    慕飞疑惑,“你想要什么?”

    海月柔掂起脚,将慕飞的发绳取下。

    慕飞的束发顿时披了下来,显得无比邪魅。

    海月柔的举动甚是显得亲密,慕飞想出手阻止,但却不知该如何出手,甚是纠结。

    慕飞的脸色变得通红。

    海月柔咯咯笑,说道:“没想到你还有害羞的面。”

    “咳咳。”慕飞只得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海月柔说道:“放心吧,我知晓你心中已有盈歆姑娘了,我不会多做念想。”

    慕飞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他可不想海月柔变成第二个红嫣。

    正当他如此想着,海月柔忽然说道:“其实你早就知晓我对你的情意了,不过是不忍心拒绝我,不是吗?”

    慕飞沉默不语,默认了海月柔的话。

    海月柔又说道:“似盈歆姑娘这等天姿绝丽,不说天下无双,也差不了多少了,我输给她,倒也可以接受。”

    慕飞叹气道:“我与她青梅竹马,路走到如今,我由弱变强,她陪着我。我从神坛跌落,她也陪着我。在我这辈子最难的四年里,是因为她,我才不至于垮下去,所以,我此生断然不能负她。”

    海月柔点头,说道:“我可以理解,若你并非这样的人,我也不会看上你。”

    “你能谅解便好。”慕飞说道。

    忽然,海月柔个瞬步冲上前,将慕飞抱住。

    慕飞顿时感到不知所措。

    海月柔轻声道:“虽然日后做不成道侣,但至少,现在这刻,我希望你能暂时能忘记盈歆姑娘。”

    慕飞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却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有点湿润。

    “眼泪么。”慕飞苦笑。

    虽然海月柔竭力克制,眼泪却还是忍不住从脸颊落下,身体也微微颤动。

    “自古红颜债难还。”慕飞感慨道,他总算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了。

    慕飞整个人僵着,搂着海月柔也不是,挣脱开也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片刻后,海月柔忽然说道:“把眼睛闭上。”

    慕飞虽然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海月柔附过身子,对着其额头轻轻吻,悄然起身,从御和堂离开。

    慕飞刚想起身,海月柔便叫住了他。

    “至少,我希望让我笑的样子,留在你的脑海里。”

    慕飞只得继续坐着,任由海月柔离开。

    低头看着手中的银簪,慕飞只觉得心中犹如打碎五味杂陈般。

    遗憾?欣喜?庆幸?忧伤?

    他自己也已经说不清了。

    不知过了多久,慕飞才缓过来,离开御和堂,前往韵华阁。

    他的雷法天决愈发精粹,而今已然到达第二式的顶峰,随时可以突破。

    据雷王所言,雷法天决第三式,比起第二式的难度有天壤之别。

    因为这是由凡归真的转变。

    旦突破,那便不再是普通的雷法,而是会变成真雷。

    韵华阁乃玄殷书院灵气最浓郁之处,也是天地精华最精粹之处。

    在此地突破,自然对慕飞最有利。

    慕飞端坐于石台上,不断有雷光于手中蹿动。

    雷光跳动的非常有节奏,与慕飞的吐纳声致。

    众人脸严肃地看着慕飞,因为据雷王所言,雷法天决第三式若是进阶失败,是很有可能造成反噬的。

    慕飞手中的雷光不断扩散,逐渐流散到全身。

    雷电不断在慕飞全身游动,淬炼着其体质,让其以最好的状态突破。

    转眼,便是三个时辰过去了。

    慕飞直在用雷电淬炼己身,却丝毫没有要突破的迹象。

    弥真忍不住问道:“怎么还没开始?”

    雷王哂笑道:“你以为是你修肉身,只要无脑练就好了呢?他在等个时机。”

    盈歆疑惑,“哥儿在等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小飞飞在等日落时半阴半阳的时刻。”小幽急急忙忙说道。

    雷王点头,“道德经总算没白读。”

    “这日落时刻,半阴半阳,半昼半夜,半温半寒,属中庸之极,正是修炼雷法的最佳时机。”

    弥灵笑道:“雷王前辈真是博学多闻。”

    “这是自然。”雷王脸傲然,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又过去半个时辰,至日薄西山时。

    慕飞身形骤然变动,不再盘坐,而是跃而上,跳至空中。

    “轰隆。”

    只见慕飞不断施展雷光轰向天空,引得空中雷音不断。

    雷云开始聚集,密布于慕飞的方位。

    “轰隆。”

    “轰隆。”

    不断有雷声响起,每声都震耳欲聋。

    风卷残云间,无数道神雷带着无尽威势轰向慕飞。

    道红色神雷朝慕飞轰去,弥漫开来,朝弥灵涌去。

    “啊!”

    弥灵害怕的惊叫起来,捂住耳朵蹲了下来。

    弥真上前,护住弥灵,抵御住雷威。

    “灵儿,有哥在,你不用怕。”

    实际上,雷电并未劈向众人,只是其间威势波及到了众人。

    而身处于雷云下的慕飞,感受到的雷威,远比众人的恐怖,每道雷,都能将慕飞的血肉轰得稀烂。

    神雷的恐怖由此可见斑。

    慕飞早已服用了雪玉蟾蜍丸,但恢复速度根本无法和雷电轰打的速度相比。

    盈歆施展道寒气,于弥灵前方立起道冰墙。

    弥灵怯生生地上前,躲在冰墙后面,催动手中微光,涌向慕飞。

    慕飞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恢复。

    “轰隆。”

    神雷仍旧劈打着慕飞,但有弥灵相助,加上慕飞自身的恢复,总算不至于被轰得白骨外露。

    “嗖。”

    慕飞识海极速转动,神雷劈打在慕飞身上,都被化入识海当中,成为识海的部分。

    雷云不再轰击,也没了雷声,开始急剧收缩。

    只见整片雷云化为片小云,不过拳头大于慕飞周身漂浮。

    雷王说道:“这是最后击,倘若抵御住此击,他的雷法便能更进步。”

    “轰隆隆。”

    拳头大小的雷云生出道神雷,轰向慕飞。

    “啊!”

    慕飞声吼叫,刚恢复的肉身瞬间被轰烂,体内的金色骨骼也被轰得碎裂开来。

    元神也受到了轰击,气息变得萎靡无比。

    弥灵却发觉她的治疗忽然失去了作用。

    雷王说道:“你的实力太弱,这种等级的雷,你还不能帮他,因此只能靠他自己。”

    弥灵只得停手。

    盈歆紧蹙着眉,轻咬红唇,紧紧抓着小幽的手,令小幽都疼的大叫。

    忽然间,只见“噗”的声,慕飞身上的什么东西仿佛被打破了,整个人气息也萎靡下去。

    “哥儿!”

    盈歆大惊,就欲冲上前。

    众人匆忙将她拉住。

    慕飞的气息跌落至底,几乎就要化道。

    “啊!”

    慕飞怒吼声,“天都不能亡我,你道小小的雷,凭什么亡我!”

    喊罢,只见慕飞浑身玄力剧烈转动,气息瞬间暴涨,再无先前颓势。

    雷光涌入慕飞的识海内,将整个识海都搅的天翻地覆。

    体内的星辰,皆备轰击粉碎。

    识海骤然收缩,将最后道神雷困于识海中。

    识海剧烈挣扎,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逃离。

    片刻后,识海逐渐扩散,神雷已然被凝聚,化为颗充斥着雷威的星球,漂浮于识海中。

    慕飞缓缓落地,眉目中透露着无敌王者般的自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