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弟子审核一

    时间流逝,慕飞的身体也逐渐饱和,浑身充斥着大道之气,因此便不再多停留,直接从入朝海内跳上岸。

    离轩疑惑地问道:“怎么不继续了?”

    慕飞笑道:“足矣。”

    “大道之气虽然强,但终归只能让自己提升小部分,不是长远之道。”

    明月见慕飞回到岸边,当即宣布元宵大赛正式结束。

    第名为盈歆,以远超其他人的万积分占据榜首。

    三百灵石自然也分给了她。

    随着大赛结束,众人又回归到正常的修炼生活当中。

    慕飞将灵石全部兑换成辉域境积分。

    而今他的积分已然达到两万,距离兑换洪荒秘闻录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边,盈歆在随着弥真练习格斗技巧。

    小幽天赋异禀,书院派了名对大道感悟较深的长老,专门教她,这让她非常忿然。

    弥灵的瑶珑心体也得到了最大的潜能开发,她的治疗能力得到了更大的提升,更上层楼。

    弥真兄妹为半月族,半月族的身体和人族相似,因此也有玄根,自然也如同其他弟子般,开始修炼玄力。

    她的治疗能力,经过大道洗涮,在利用玄力催动,形成了股新的能力,名为愈力。

    并且,由于弥灵为瑶珑心体,而弥真的肉身又经过数百年的锤炼,二人的修炼速度丝毫不比其他弟子慢,令众人称羡。

    毕竟以半月族的寿元来说,哪怕如同寻常人,只要修炼个上百万年,也能成为方巨擎。

    兴许是先前御和堂上和慕飞发生的事刺激到了海月柔,她的性格变得如同她的师父般,不喜与他人多语,甚至更甚。

    明月担心海月柔,也曾来寻过慕飞,想让其劝说海月柔。

    慕飞答应明月,却在前往鸾仪宫的路上被琴衣阻止。

    而琴衣的理由便是二人尘缘未了,但如今却需要时间过渡下。

    这让慕飞百思不得其解。

    红绫忽然不再追杀慕飞,令慕飞十分担忧,毕竟事出反常必有鬼。

    时间流逝,转眼,便过去了个月。

    外门弟子考核即将开始,这是外门入内门的资格大赛,参加的人不多,仅外门中的前八百才有参赛资格,慕飞和张子冲虽然是从外门进来的,由于在新晋弟子大赛中取得良好成绩,也有了这份资格,因此慕飞便需要准备资考核大赛。

    另边,玄丘算了算时间,估摸着而院长以另名外出的大长老也即将归来,让慕飞趁早做好帮盈歆融合的准备。

    另外,书院也将迎来新的入院弟子,而此次的入院弟子考核官,明月交给了慕飞,这让他非常无奈,明明该忙的事这么多,明月却还要给他找点事。

    但虽无奈,明月都如此说了,他也不能不去做,只得悻悻地到玄殷书院的入口,等候着新晋弟子到来。

    明月将自己的明月镜交给慕飞,以便查探入院弟子的情况。

    慕飞拿着明月镜,百无聊赖地看着个个入院的弟子。

    有的弟子身着破损,面容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冷峻,显然是那种靠路摸爬滚打才能进入玄殷书院的草根。

    而有的弟子则身着华丽,修为高强,显然是些名门大教的年轻子弟。

    毕竟是世间最好的书院,玄殷书院自然会受到那些实力强大的年轻修士的青睐,因此来书院的弟子每人,都有自己的不凡之处。

    而玄殷书院之所以为世间最好的书院,是书院的实力强大。几十名常规长老,每人都算的上天地间的超级强者,五大长老更是在整个荒州都排的上号的恐怖存在,更遑论实力胜过五大长老的院长。

    二是书院的条件优厚。

    似雪莲这等天材地宝,在玄殷书院却如同寻常草药般,任由弟子采摘。

    而书院的灵气,更是堪称绝。

    哪怕是离书院外几十里的地方,都能感受到扑鼻的灵气传来,更遑论书院内部。

    在书院修炼,比之外界,有事半功倍之效,也正是因此,慕飞才能在短短年从锻心境人境突破到天境。

    三便是书院的修炼风格。

    永无止境的竞争是书院的标签。

    你只要比其他人稍微怠慢点,就很有可能会被其超过。

    书院更是时不时的开展各种比赛,进步的刺激弟子进行竞争。

    在这种环境之下,书院的弟子实力自然突飞猛进,比起其他的书院,要强上不少。

    “说起来,当初我们刚来书院,可是被人当作阿猫阿狗呢。”

    慕飞自嘲道。

    当初他们伙人,除了离荀和离轩外,其余人皆被书院弟子嘲讽,慕飞更是因为锻心境人境的修为而被书院弟子刻意为难。

    而时至今日,慕飞已然是外门的最强者争夺者。

    小幽俨然是书院最有天赋之人,世间最纯粹的道体,能与大道产生共鸣,并且身在韵华阁,躺着都能修炼。

    离轩更是突破了炼气境,以他的那等年龄来说,只怕在荒州的年轻辈中,足以称之为天骄。

    盈歆则是最为恐怖的,当初被人嘲讽连玄力都没有,而今在力量被压制的情况下,都有炼气境天境巅峰的实力,实力着实令人畏惧,甚至还得了个寒冰女王的称号。

    弟子陆续到来,慕飞总算不再闲着,开始审核即将入院的弟子。

    很快便有第个修士到来。

    只见这名弟子战战兢兢地走到慕飞面前,不住地发抖。

    慕飞扫了该弟子眼,锻心境地境后期,天赋还算可以,从衣着来看,虽并非草根,但也绝对不是名门大教的弟子。

    “名字?”

    “我我叫王立,来自淮云宗。”

    慕飞问道:“印章还是名额书?”

    王立颤声道:“印印章。”

    说罢,颤颤巍巍地从星光袋中取出印章,交给慕飞。

    慕飞伸手去取,却见王立个不慎,将印章掉落在地。

    慕飞无语道:“无需如此紧张。”

    王立颤声道:“玄殷书院高手如云,初来乍到,不免有些紧张。”

    慕飞说道:“罢了,等习惯了便好,可有随身书童?”

    王立愣,问道:“什么书童?”

    慕飞说道:“每个弟子可随身携带个书童入院。”

    王立问道:“那我现在回去带还来得及吗?”

    慕飞摇头,说道:“弟子入院时间只有三天,你若是来得及的话,倒是可以回去带。”

    “这样啊。”王立有些懊恼。

    慕飞说道:“等你进入书院后,你再用玄时玉传信,让书童自己到来,也可以。”

    王立听罢顿时欣喜无比,拉着慕飞的手不断道谢。

    最后还是慕飞打断他,又劝说了番,他才进入书院当中,临走时,又对着慕飞道谢了番。

    第二个弟子很快便到来。

    慕飞扫了眼这名弟子,锻心境天境巅峰,浑身充斥着血腥的杀戮气息。

    “姓名?”

    “李胤白。”

    “来自何处?”

    李胤白冷声道:“关你何事?”

    慕飞也没在意,说道:“印章还是名额书。”

    李胤白取出块印章,随手扔给慕飞,转身离去。

    随后便是第三人。

    第三人为个金色长发的男子,相貌甚是俊美,而在其周围,更是有不少女修士正脸花痴地看着他,而边上,则有名书童正催动玄力抵御,防止这群女弟子做出不轨之事。

    慕飞不禁吐槽:“不会是瑶池府的人吧。”

    男子很快走到慕飞面前,脸笑容,宛若和煦春风般温和。

    慕飞问道:“姓名?”

    “孤雁无影落青禅,醉卧红尘云澹间,在下雁青尘。”

    慕飞问道:“雁青尘?是何门派?”

    只是雁青尘还没说话,他后方的那群女弟子,却忍不住呵斥慕飞。

    “雁公子是何门派于你有何干系?”

    “就是,我们雁公子的门派岂是你能打听的!”

    “你莫不是妒忌我们雁公子不成?”

    “虽然你长得还算可以,但你休想对雁公子有所图谋,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

    慕飞无语,只不过问个门派,这群女修士至于如此吗?

    “印章还是名额书?”

    雁青尘的书童取出个名额书,递给慕飞,问道:“可以进去了吧?”

    “呃,你们可以,她们的话”

    慕飞话音未落,便见这群女修士取出堆印章朝慕飞砸去。

    “让你刁难雁公子!”

    慕飞施展玄力把将印章全部抓住,沉声道:“别太过了!”

    雁青尘上前,说道:“这位师兄不好意思,她们只是时冲动,望师兄原谅。”

    慕飞扫了雁青尘样,又扫了眼后方的女弟子以及书童。

    他们的修为非常强大,玄力最低的名女弟子,都有锻心境天境后期。雁青尘的书童,都已达到炼气境,而他本人,更是恐怖的炼气境人境巅峰。

    慕飞心中暗道:“想来是某个名宗世族的人物,还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

    想罢,慕飞摇头说道:“无妨,若无要事的话,你们便进入书院吧。”

    雁青尘作揖道:“多谢。”

    说罢,便同书童以及女弟子走进书院当中。

    第四名修士很快便到来,只是慕飞见到后却不禁愣。

    “上官晨,这小子怎么来书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