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弟子审核二

    只见上官晨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慕飞,径直朝书院走去。

    慕飞沉声道:“站住。”

    上官晨却似是没听到般,继续看天看地,嘴里还说着“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

    慕飞当即施展踏空九行拦在其面前。

    “你要去哪啊?”

    “呃,这位师兄,我见你面如春风,看就是不凡之人。”

    慕飞笑着看着上官晨,并没说话。

    上官晨指了指天,说道:“啊,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

    慕飞仍旧无动于衷。

    眼见此招不成,上官晨忽然上前,脸严肃地端详着慕飞,说道:“这位师兄,我见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

    “哦?”

    上官晨又说道:“但你今日运气好,遇上了我,我来教你破除之法。”

    “你只要盘膝而坐,闭目三息,便可破除此灾。”

    “是么?”慕飞冷笑。

    上官晨说道:“师兄,你相信我,你真的有血光之灾,我绝不骗你。”

    慕飞说道:“若是旁人说的话,我恐怕还信,但你上官晨说的话,我个字都不会信。”

    上官晨愣,问道:“你认识我?”

    慕飞说道:“我还认识你大哥。”

    上官晨如释重负,说道:“原来是大哥的朋友啊,这就好办了。”

    慕飞问道:“好办什么?”

    上官晨说道:“那个我的名额书,被我弄丢了,你能不能通融下,让我进入书院。”

    慕飞不禁叹气,说道:“你这小子,怎么从小到大都是这般德性,丢三落四。”

    上官晨愣,问道:“你怎么知晓?”

    慕飞说道:“我如何知晓你就无需管了,待进入书院后,你自己想办法摆平长老。”

    上官晨喜,说道:“多谢师兄了。”

    “对了,师兄,你叫何名字?”

    慕飞说道:“慕云。”

    “慕云?”上官晨疑惑,“你和慕飞是什么关系?”

    慕飞说道:“日后你就知晓了。”

    见上官晨仍在疑惑,慕飞说道:“再不进去,若是长老来了,我可就没办法了。”

    上官晨反应过来,道谢番后,便走进书院。

    目送上官晨离开后,慕飞不由得感叹道:“真是时过境迁啊,多年过去,如今连你弟弟都能独当面了。”

    再随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慕飞审核。

    转眼,便到了日暮之时,夕阳的光芒洒落而下,弟子却越来越多,令慕飞愈发的忙碌。

    “名字?”

    “任文,我来自”

    “印章还是名额书?”

    “印章。”

    任文说罢,从星光袋中取出印章递给慕飞。

    慕飞接过印章,说道:“下个。”

    任文委屈的进入书院中。

    慕飞再次说道:“下个。”

    只见伙人走到慕飞面前。

    “名字?”

    见这伙人没反应,慕飞再次说道:“名字?”

    却见这群人仍旧没有说话,慕飞抬头看,便见到个冷峻男子脚踢向慕飞。

    慕飞施展玄力抵御,沉声道:“你这是何意?”

    男子沉声道:“我们少主在此,你这是何态度?”

    慕飞皱眉道:“不好意思少主,我现在很忙,你后面还有群弟子等着,若是无事的话,便请出示印章或者名额书。”

    慕飞话音刚落,便见冷峻男子气息暴增,记重拳轰向慕飞。

    慕飞虽然避开男子的攻击,但审核台却被男子轰成粉碎。

    慕飞沉声道:“你找死?”

    男子沉声道:“我看是你找死吧,区区个锻心境天境的废物,胆敢如此对我们如此态度。”

    “我今日便教训教训你,让你好好长长脑。”

    说罢,只见其拳轰向慕飞,拳劲之快,甚至在空中擦出了火花。

    慕飞不断后退,避开其拳法。

    “好强大的威势!”

    “这是什么拳法?”

    “是天啸拳!”

    “天啸拳?他是龙魂宗的人?”

    后方的弟子认了出来。

    男子自然听见了弟子的话,脸傲然,攻势变得更加凌厉。

    “这名师兄好惨,不过是给人审核下,便遇上龙魂宗的人找茬。”

    “是啊,你看他被打的节节后退,想来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两名新弟子说着,却见龙魂宗少主边上另个男子转身呵斥。

    “要你们多语?”

    两名新弟子当即不敢多言。

    其他弟子自然也是如此。

    慕飞不断后退,最后直贴玄殷书院墙壁,沉声道:“你别太过了!”

    男子冷笑道:“过了又能如何?”

    说罢,催动全身玄力施展“天啸拳”轰向慕飞,光拳劲产生的波动,都将玄殷书院外围的石屋震碎,轰然坍塌。

    众弟子脸同情,更有些心善的女修士不忍见慕飞被打成残废,捂住双眼。

    慕飞浑然无惧,气息骤然暴涨,反手施展“大音佛拳”轰向男子,与其对拳。

    两拳相交间,引得碎石粉末于空中肆意弥漫,将众人的视线挡住。

    众人只听见骨骼“嘎哒”声不断响起。

    尘烟逐渐散去,却见攻击慕飞的男子脸痛苦,惨叫声瘫倒在地。

    “什么情况?”

    众弟子脸愕然。

    慕飞沉声道:“这是玄殷书院,不是你龙魂宗!”

    男子的右手的骨骼已然碎裂,此刻正瘫倒在地上不断翻滚,惨叫。

    “臭小子,你找死!”

    后方几名男子见冷峻男子被轰到在地,只当他是用了什么手段,顿时大怒,便欲出手攻击慕飞,却被站在中间的男子拦下。

    “少主,让我们教训下这个臭小子!”

    “不错,这小子欺人太甚。”

    这要不是围观的弟子都不敢得罪龙魂宗,只怕就这句话,都要被人暴打顿,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慕飞没有理会那几名男子,盯着龙魂宗的少主沉声道:“管好你家的狗!”

    龙魂宗少主皮笑肉不笑,说道:“有意思。”

    “你叫何名字?”

    慕飞冷声道:“关你何事?有印章或者名额书就拿出来,若没有就滚出书院,别让我出手轰你们!”

    “呵呵呵呵。”

    龙魂宗少主诡笑着,将名额书和印章扔给了慕飞,“真是有意思极了!”

    说罢,龙魂宗少主便走进书院。

    后方的几个男子将被慕飞轰倒的男子扶起,沉声道:“等你回到书院,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说罢,便跟上龙魂宗少主,进入书院。

    慕飞没理会他,走到审核台前,不由得叹气。

    “审核台都没了,这该如何是好?”

    “这位师兄,不如你就用它凑合下吧。”

    个清脆的声音在慕飞身后响起,慕飞转身看,只见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姑娘正站在其身后。

    “炼气境!”

    慕飞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惊叹后,慕飞忍不住问道:“小妹妹,你几岁了?”

    却见这个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说道:“我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我已经很大了。”

    “这是什么怪物?”慕飞只感觉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六七岁的小姑娘,居然到达了炼气境?这还是人吗?

    正当慕飞如此想着,却见小姑娘后方个二十余岁的女子上前说道:“我们圣女已经二十岁了,你莫要被她的外表骗了。”

    慕飞愣,“二十岁?”

    女子点头,说道:“我们圣女的体质特殊,是千年来唯能修炼婴元归阴决之人,但修炼婴元归阴决的代价,便是成长会变得缓慢,因此如今的她才会只有六七岁的模样。”

    “婴元归阴决?你们是缪音宗的人?”

    “要你多嘴!”

    缪音宗圣女沉声道。

    慕飞问道:“我听闻你们缪音宗的婴元归阴决对体质的要求极高,但倘若达到了要求,修炼婴元归阴决后,实力会以几何倍数变强,是如此吗?”

    “婴元归阴决乃我缪音宗的镇教功法,岂是他人能随意所见!”缪音宗圣女冷声道,言语间透露着浓厚的威胁之意,与先前奶声奶气的模样截然不同。

    说罢,又从星光袋中取出张檀木台,放置在地。

    “这檀木台虽和你的审核台稍有不同,但也能做到大致的细化,倒也能解决你的燃眉之急。”

    慕飞作揖道:“多谢圣女。”

    缪音宗圣女点头,取出名额书,递给慕飞后便离去。

    审核台乃书院长老在上方布下阵法所造,作用是将印章或者名额书铭刻上弟子的名字,然后自动生成道资料卷文,传到明月长老那里去。

    而檀木台的作用与审核台相似,只是并非以阵法催动,而是玄力。

    好在慕飞终归为锻心境天境巅峰,这点玄力终归还是消耗的起。

    再随后,慕飞用檀木台,不断审核着名又名的弟子。

    但入院弟子实在繁多,慕飞忙的焦头烂额。

    “下位。”

    “下位。”

    “下位。”

    只见个红衣女子走上前来,香气扑鼻而来。

    慕飞也没抬头看她,低头催动玄力灌入檀木台中,问道:“名字?”

    片刻后,却仍不见女子说话。

    “名字?”

    慕飞又问了遍。

    “红嫣。”

    “什么!”

    慕飞惊,抬头看,只见红嫣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