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盈歆的危机

    离轩说道:“没想到慕哥看上去对盈歆姐往情深,居然也是多情之人。”

    慕飞愣,“为何这么说?”

    “世仙宫的红嫣啊,她不是有你的骨肉了吗?”

    “你听谁说的?”

    离轩说道:“整个书院都传开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简直胡扯!”慕飞恼怒道,“我从未曾轻薄于她。”

    “慕哥,如今的关键不是你是否对红嫣姑娘做了什么,而是现在你准备怎么做,小幽可已经知道了,至于她有没有告诉盈歆姐,我就不知道了。”

    慕飞心想道:“歆儿的感知能力无与伦比,能感知千里之外的事物,只能企盼她当日正好在感知我了。”

    想罢,慕飞说道:“我自由分寸。”

    说罢,便径直朝韵华阁走去。

    到了韵华阁,慕飞便见到空中漂浮着个玉盒。

    慕飞脚刚踏入韵华阁的大门,玉盒便骤然打开。

    只见玉盒飘出无数锁脉针朝慕飞射去,每针都带着恐怖威势,饶是慕飞都难以硬撼,不得不催动踏空九行避开。

    但还不及慕飞停歇,玉盒忽然散发出阵青色烟雾,朝慕飞喷去。

    慕飞立马催动逆引星流将青烟吞噬,却见吞噬间,道寒光朝慕飞射去,正是万云梭。

    慕飞立马施展大道玄音将万云梭毁灭,转头看,却见无数毒虫飞快爬来,已然到其脚下。

    慕飞跃上天,记“大音佛拳”朝地面轰去,将毒虫轰散。却见空中千毒蛛早已布好毒,瞬间将慕飞住,其的坚韧程度,饶是慕飞都难以挣脱。

    毒不断不断散发诡异毒液,将慕飞的玄力点点吸食过去。

    “给我破!”

    慕飞大吼声,浑身玄力凝聚,将毒震散。

    慕飞落回地面当即施展“焚炎变”把火将毒燃烧殆尽。

    玉盒总算平静下来,慕飞大为恼怒,“小幽,给我出来!”

    小幽没理会慕飞,施展道大道玄音朝慕飞轰去。慕飞大惊,匆忙施展大道玄音回击。

    小幽却不依不饶,周身盘旋着繁杂道文,拳朝慕飞轰去。

    慕飞当即施展“大音佛拳”于其对拳。

    二者对拳威势之大,直引得整个韵华阁都不住颤动。

    “居然已经做到了大道凝身!”

    慕飞惊讶,饶是他,都只是在前不久才做到的,而如今,小幽居然也做到了。

    不等他惊讶,小幽身形闪动至其身后,脚踢向慕飞。

    慕飞不由得恼怒,当即施展雷法天决朝其轰去。

    小幽大惊,匆忙避开神雷,却见慕飞个瞬身冲到其身后,把锁住小幽的玄脉。

    没了玄力,小幽顿时跌落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慕飞沉声道:“翅膀硬了是吧,连我都敢打!”

    “哼,谁让你做对不起盈歆姐姐的事。”

    慕飞自然知晓是红嫣事,也没多责骂,问道:“歆儿在哪?”

    小幽气道:“她都被你气晕了,现在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

    慕飞大惊,匆忙跑进韵华阁内。

    只见盈歆的气息絮乱,力量时而虚浮,时而又变得强大无比。

    弥真和弥灵真候在其旁,雷王已然变为人形。

    慕飞问道:“怎么回事?”

    雷王说道:“她的力量太强,已经压制不住了,因此便昏迷过去了。”

    “怎会如此!”

    “是因为我吗?”

    “你?”弥真疑惑。“你怎么了?”

    慕飞摇头说道:“没事,她是何时晕倒的?”

    弥真说道:“就是你刚去审核的时候。”

    慕飞恼怒道:“怎么没人告诉我!”

    雷王说道:“如今说这些没有意义,弥灵女娃,加上我,最多能帮她缓五日,若是五日内,那个会融合之术的院长还没回来,那她体内的力量会瞬间侵蚀她的神智,轻则昏迷,失忆,重则狂暴,被力量吞噬。”

    慕飞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盈歆,当即起身,沉声道:“我去问问院长何时回来!”

    说罢,踏空九行全速催动,飞快朝鸾仪宫行去,想借其明月镜查看院长身在何处。

    到了鸾仪宫,慕飞便见到琴衣正在弹奏琴曲,音律非常优美,但慕飞此刻毫无闲心去听,问道:“明月长老在哪?”

    “青居堂。”

    慕飞听罢,当即朝青居堂跑去。

    却见青居堂外有道大阵将青居堂阻隔开来,慕飞难以进入。

    “呃啊!”

    慕飞声怒吼,万煞死玄决催动,血气从体内弥漫而出,死气环绕在其周身。

    慕飞当即施展“大音佛拳”朝大阵轰去。

    足足二十五拳,拳比拳强,到了第二十五拳,饶是大阵是明月所立,也经受不住慕飞“大音佛拳”轰击,出现了道裂纹。

    二十五拳过后,慕飞身上的玄力顷刻间被抽干,当即服用雪玉蟾蜍丸开始恢复。

    明月从青居堂走出,沉声道:“好大的胆子,连我的阵法都敢破!”

    慕飞说道:“事出紧急,望明月长老借明月镜用。”

    明月看了眼慕飞,说道:“若是想知晓院长的下落,你便同进来。”

    说罢,便回到青居堂内。

    慕飞立即跟进青居堂内,却见玄贫玄丘玄钧三名长老亦在此处。

    慕飞正要作揖,玄丘摆了摆手,说道:“无需多礼,你自己来看。”

    慕飞也不犹豫,当即上前,盯着明月镜。

    只见明月镜中,四道身影在空中对峙。

    其中二人身穿长老服,而另外两人却身戾气,双手充满血色。

    “这是?”

    玄丘说道:“左边两个便是书院的长老和院长,而右边两个为损血族的长老。”

    “损血族?”慕飞疑惑。

    玄贫说道:“损血族是个在荒州臭名昭彰的种族,以蚕食他人血液出名。”

    “而玄殷书院,与损血族,是世仇,从数万年前起,双方见面,便是不死不休。”

    “原来如此。”

    慕飞点头,继续看着明月镜。

    双方已然开始厮杀,转瞬间便已对战了数千回合,每招每式都充斥着剧烈杀意,哪怕只是盯着明月镜的慕飞,都能感觉到双方招式之中的恐怖威势。

    但二者斗争虽激烈,却丝毫不见要分出胜负之意,令慕飞甚是焦急。

    慕飞皱眉道:“无论是院长和长老还是损血族的两名长老,都是世间顶尖的高手,强大无比,纵然能击败他们,只怕也需要不少时日,但歆儿而今便已然坚持不住了,该如何是好?”

    玄丘叹气道:“而今之法,只有催动传送阵马上传过去才行。”

    慕飞问道:“传送阵的消耗那么大,怎么可能做的到?”

    玄丘说道:“若是以我们三位长老之力,应该能做的到。”

    慕飞问道:“你们打算把明月长老传过去吗?”

    玄丘点头,说道:“不光是帮你,倘若能将这两个老货杀了,那么他损血族就就要元气大伤了。”

    慕飞顿时欣喜,连连道谢。

    只见明月凝聚玄力,于空中划出个紫色光圈,光圈逐渐扩大,铭刻上各种繁杂阵文以及图案。

    三大长老随即出手,磅礴的玄力凝聚于身,灌入阵法内。

    传送阵顿时开始剧烈转动,将四面八方的玄力如数吸收。

    传送阵中亮起道银白色的微光,逐渐扩张,变成个入口。

    玄钧说道:“小明月,速战速决!”

    明月点头,便欲踏进阵法中,却见洞口忽然剧烈颤动起来。

    玄贫大惊道:“怎么回事?”

    明月沉声道:“院长那边的打斗波动太强,影响了传送阵!”

    话音刚落,传送阵忽然散发出股恐怖吸力,瞬间将慕飞吸入传送阵中。

    “轰。”

    只见传送阵响起声爆炸声,轰然湮灭。

    “慕飞!”

    玄丘大惊。

    玄钧沉声道:“该死,这种等级的战斗,他个小小的锻心境如何承受的了!”

    明月沉声道:“不行,得再施展个传送阵,否则慕飞必死无疑!”

    说罢,明月再次刻画出个传送阵。

    三大长老强行催动玄力,灌入传送阵中,却见传送阵转动了片刻便停了下来。

    玄贫沉声道:“不行,完全不够。”

    玄钧沉声道:“现在,只能企盼他能在我们玄力恢复前,能存活下来。”

    “慕飞”

    玄丘紧紧捏着拳头,“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否则我如何对得起你的父亲。”

    “呃啊啊啊啊啊啊!”

    传送阵的爆炸波及到了慕飞,令其疼痛万分。

    慕飞强忍着疼痛催动道德经,道文凝聚,于其周身盘旋,抵御爆炸。

    传送阵终归将慕飞传到了院长所在之处。

    慕飞掉落到处半山崖之处,而院长以及大长老正和损血族的两名长老在空中激战。

    望着上方的四道身影不断激战,慕飞暗道不妙。

    这等等级的激战,不说其他,光是其波动,慕飞便承受不住。

    波动肆意压迫,扩散,令慕飞喘不过气,全身骨骼都不由得碎裂开来。

    “呃,咳咳。”

    本就有伤的慕飞顿时吐出大口鲜血。

    慕飞当即施展万煞死玄决,血气肆意弥漫,死气环绕于身。

    但饶是如此,还是难以抵御波动,慕飞又全力催动佛光,佛光极速转动,散发耀眼光芒,总算勉强抵御住了波动,但却引起了上方正在激战四人的注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