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海月柔的内心

    慕飞立即停下脚步,警惕地望着高塔大门。

    大门内部被团迷雾遮挡住,难以看清。

    慕飞当即睁开眉心的第三只眼,向黑雾扫去。

    只见黑雾不断涌动,但却仍旧毫无退散之意。

    红嫣走上前,施展晨澜海心,照向黑雾。

    却见黑雾散发出股恐怖气息,涌向红嫣。

    红嫣只觉得阵精神恍惚,昏昏欲睡。

    慕飞立即上前,将红嫣扶住,施展玄力,将这道气息冲散。

    “你没事吧?”

    红嫣晃了晃头,清醒过来。

    “我没事。”

    慕飞转头盯着黑雾,面色凝重:“这黑雾怪异的很,想来若是没有定实力,是难以扫开了。”

    “我们只能进去探究竟了。”

    海月柔说道:“这座高塔太过诡异,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为妙,这炎黄剑,不要也罢。”

    慕飞说道:“你身负复兴海族剑门脉的重担,这炎黄剑乃当年灵武真人手持之物,乃世间神器,能极大幅度地增强你的实力,又怎能说不要。”

    海月柔犹豫道:“可是这座高塔,必当危机重重,我不想你们为了我而冒险。”

    慕飞笑道:“说什么傻话呢,取得炎黄剑,可不光是为了你。”

    “你忘了,此次你们前往清秋谷,可是因为我的原因,若真要算起来,应是你们为我冒险才对。”

    “慕云”

    海月柔目光闪烁,心中暖意不断。

    “那红嫣姑娘呢?”

    红嫣笑道:“自从进入清秋谷后,我对晨澜海心的掌控可是提升了不少,而今能有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又如何能够放弃?”

    “况且连前辈都要进入高塔,我断然不会弃他而去。”

    说罢,红嫣把上来拉住慕飞的手。

    慕飞顿时觉得难以招架,匆忙撇开红嫣的手后退两步,面色通红。

    “前辈”红嫣娇嗔声,大步上前拉住慕飞,“你不是说我和海月柔姑娘样吗?”

    慕飞尴尬地说道:“是样,但不是这样!”

    说罢,又从红嫣的拉扯中挣脱开来。

    “我心中只有歆儿。”

    红嫣笑道:“前辈可以再加两个人。”

    “你们”海月柔内心不住颤动,不断有涟漪荡过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红嫣上前,拉住海月柔的手,笑道:“无需多言。”

    说罢,就拉着海月柔朝着高塔走去。

    海月柔看着她的背影,心中的涟漪愈发荡漾。

    她发现红嫣有种她没有的独特的魅力,令自己忍不住想与她亲近。

    是率真,她有自己没有的率真!

    比起她来,自己是否太过虚伪?明明很渴望与他人相处,却又因为那卑微的自尊心而将他人阻隔与千里之外。不,甚至不是自尊心,而是自己想以最冰冷的方式,来践踏他人对自己的关心。

    无论是师父,还是师兄,亦是如此,她从未曾正面回应他们对自己的好。甚至是慕云,她也因为所谓的自尊心,而与他保持着大于朋友却又小于道侣的关系。

    不就是个盈歆吗?红嫣能做到在慕云心中有盈歆的情况下把心献给慕云,继续追求他,自己为何不行?

    自己对慕云的感情难道比她差不成!

    为了所谓的自尊心?愚蠢,真是愚蠢,实在太过愚蠢了!

    自己不是师父,为何要学她的处事之法?为何要学她将人拒之千里之外。

    明明自己并不似师父那般清心寡欲,却偏偏做出副清心寡欲的姿态。

    况且,即便是师父,也并未如她般,完全将自己的内心用所谓的自尊枷锁完全困住。

    自己到底是为何会如此?

    在别人眼里,自己是自傲,但是仔细想想,自己难道不是因为自卑吗?

    幼时的遭遇,导致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从而来到玄殷书院求师。

    在书院的多年以来,每次看着这些师兄师姐们时常有家眷到访,自己都羡慕不已,而自己的父亲却从未来看过自己,虽然自己知晓原因,却还是忍不住自卑。

    而随着时间流逝,眼见师兄师姐们时常有家眷看望他们,自己的羡慕渐渐变成了嫉妒。

    也正是因此,自己才变成不喜与他人交谈的形象。

    是真的不喜与他人交谈吗?并不是,还是因为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

    也正是因此,自己才会变成这届弟子口中的女剑魔。

    女剑魔?她点也不喜欢这个称呼,这是别人畏惧她的实力加上自己所谓的冰山美人般的性子才得到的称号。

    她渴望得到感情,无论是男女之情、亲情、还是友情。

    慕云让她体验到了爱情,虽然只是最初阶段的暧昧。

    红嫣让她得到了友情,虽然只是因为红嫣的率真。

    她从未感觉像此刻般,渴望着与二人在起。

    既然渴望,那就放手去博,感情并非人之事。

    海月柔看着眼前的红嫣,嘴角自然而然地上扬,会心笑。

    红嫣见海月柔突然如此,问道:“海月柔,你怎么了?”

    “没什么。”海月柔浅笑着说道。

    过了数秒后,海月柔再次叫道:“红嫣。”

    “嗯?”红嫣应道。

    “谢谢。”

    红嫣脸疑惑。

    海月柔却是没解释什么,跃上前,赶在了慕飞前面,朝高塔大门靠近。

    慕飞见海月柔突然赶在他前面踏入高塔中,不由得疑惑道:“这是怎么了?”

    他转头望向红嫣。

    红嫣耸了耸肩,表示她也并不知晓。

    海月柔则满面笑容,身轻松。

    她只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被自己打破了,而挂在自己身上的枷锁,也被解除了。

    “嗖。”

    海月柔拔出长剑,浑身充斥着傲然剑意,朝布满迷雾的高塔大门刺去,股脑的钻了进去。

    “海月柔!”慕飞惊,她怎么赶在自己前面了。

    想罢,他赶紧也跟了进去。

    “前辈!等等我!”

    红嫣也同跟了进去。

    而随着三人踏入高塔大门中,大门也“轰”地声,关了起来。

    高塔的内部,空空荡荡,只有隐隐飘动的黑雾将地形隔开。

    整个高塔内,充斥着无数飞舞的魂魄。

    慕飞立即睁开第三只眼,扫向魂魄。

    魂魄受到慕飞眸光轰击,顿时消散殆尽。

    正当慕飞四处环顾高塔时,却见后方有大量魂魄正缠着红嫣轰击。

    “前辈!”

    红嫣叫道,不断击杀着空中飞舞的魂魄。

    慕飞立即上前,将余下的魂魄斩杀殆尽。

    红嫣这才得以歇息。

    慕飞问道:“你怎么样?”

    红嫣摇头,说道:“我没事。”

    慕飞点头,说道:“既然没事,我们赶紧去找海月柔。”

    红嫣点头,同慕飞朝另处被黑雾笼罩的地方前行。

    只见此处同样有不少在肆意飞舞的魂魄,但却并未找到海月柔的身影。

    慕飞再次睁开第三只眼,将魂魄扫而尽,随后拉着红嫣的手继续朝另处前行。

    “海月柔!”

    慕飞大叫道。

    “月柔姑娘,你在哪?”

    红嫣也大叫着。

    二人四处寻找,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刀剑相交的“锵锵”声。

    “走!”

    慕飞当即朝声源处行去。

    二人走进看,只见海月柔周围飘动着无数的花瓣,每朵花瓣都散发着强大威势,无尽剑气充斥在其中。

    而在海月柔的周围,已然倒下了大量的魂魄。

    “这么多!”

    红嫣不由得惊讶。

    慕飞望着这如山般的魂魄,同样脸讶异。

    “海月柔今天是怎么了?”

    正当二人惊叹时,却见空中飘动的花瓣,“轰”的声,轰然炸裂开来。

    而空中的魂魄,受到爆炸冲击,顷刻间消散殆尽。

    将魂魄击杀殆尽后,海月柔收回长剑,剑意凛然。

    慕飞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海月柔笑道:“没什么,只是将绑在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慕飞和红嫣面面相觑。

    海月柔说道:“走吧,这还只是第层呢。”

    说罢,便朝着高塔的第二层走去。

    慕飞二人赶紧跟上。

    到了第二层,黑雾便并没有第层那么多了,只不过,第二层的魂魄,比起第层,却强了不少。

    但虽如此,却仍旧抵不过海月柔的手中长剑。

    慕飞和红嫣反倒没出什么力。

    没过片刻,海月柔便将第二层的魂魄斩杀殆尽。

    再随后,便到了第三层,第三层并非魂魄,而是群在空中飞舞的犹如飞虫般的生物,战力远胜前两层的魂魄。

    但仍旧敌不过海月柔,只见海月柔手起剑落,随手道剑气便能扫除大片飞虫。

    红嫣脸震撼地看着海月柔,惊叹道:“这只怕是吃燃元丹都不会像她这般吧。”

    慕飞盯着海月柔端详片刻,会心笑。

    “虽然不知晓她为何如此,但此时的她,正陷入种非常奇妙的悟道状态,这对她的修为有极大提升。”

    “这种悟道状态极为难得,许多人终其生可能都难以进入这种状态,因此,此刻我们万不可打扰她。”

    红嫣点头,对海月柔多了丝敬佩。

    只见海月柔身上的剑意愈发的强烈,施展着清鸢剑诀,自身宛若同金鸢融为体般,颇有横扫八荒之势。

    “嗖。”

    海月柔剑气扫,将最后只飞虫斩落。

    而她的双眸之中,竟隐隐衍生出了两只金鸢盘旋的异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