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宁芷筠

    女弟子疑惑,“不是阴阳双生尸体?那是什么?”

    宁悦容望着离去的黑老大四人,皱眉道:“不知晓,只是当中有修士的气息。”

    “修士的气息?莫非那棺材当中,藏着的是活人?”

    宁悦容点头,说道:“多半如此,并且还被禁制符给伏住了。”

    “这”女弟子脸茫然。

    宁悦容说道:“此事你无需再管,你只当此事从未发生过便可,出了事有我。”

    “是。”女弟子点头,继续守门。

    “真是可怕的直觉。”慕飞不由得感叹。

    隔着两层棺材,都能感知到修士的气息,而且活人,甚至还猜到了禁制符。

    但他并未做过多感慨,毕竟此时的他,来赶时间,二来有太多谜团尚未弄清楚。

    自己和海月柔为何会被压制在棺材内,黑老大为何说棺材内是阴阳双生尸体,钧天羽战驹所载马车上的青凝,为何又是七八岁的孩童模样,这世仙宫的祭礼大会又是何大会?

    慕飞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通,因此只能暂时把这切归纳于镜子上,只当是这面镜子所铸的幻象,虽然他自己也知晓这不过是自己的自欺欺人罢了。

    慕飞迅速跟上黑老大四人,紧随其后。

    黑老大脸傲然地对着后面三名男子说道:“看到了吧,我不仅占到了女弟子的便宜,还成功进入了世仙宫。”

    男子甲赞叹道:“不愧是黑老大,真是厉害。”

    男子乙同样奉承道:“黑老大的谋略简直是天下无双,实在是高!”

    黑老大傲然道:“你们啊,只要好好跟着我,我保证能带你们飞黄腾达。”

    男子丙说道:“可可是先前我看你都吓得跪倒在地上了。”

    黑老大顿时觉得自己面色无光,正犹豫时,男子甲立马上前呵斥道:“就你话多,你懂什么,黑老大这是做给世仙宫看的,你看,咱这不是进来了吗?”

    男子丙挠了挠头:“是是这样吗?”

    男子乙说道:“当然是这样,不让你以为呢?”

    男子甲二人你言我句,总算把男子丙蒙骗过去。

    黑老大也总算不至于太过尴尬,赞叹性地看了男子甲和男子乙样。

    四人随后便默契地没再说话,路前行,将棺材放入世仙宫收贡品的大殿内。

    男子甲问道:“黑老大,这世仙宫不是不要我们的阴阳双生尸体吗?为何还要把棺材放到此处?”

    黑老大说道:“虽然如此,但该有的礼数总归要有,等祭礼大会结束,我们再将尸体拿回便可。”

    “原来如此。”男子乙点头,“还是黑老大您想得周到。”

    黑老大点头,说道:“此处乃世仙宫储放贡品之地,还是不要久留的好,我们走吧。”

    “是。”三人应道。

    随后四人便离开了此地。

    慕飞又钻进了棺材里,问道:“海月柔,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海月柔说道,“这外面是什么情况啊?”

    慕飞将在外界所遇之事讲给海月柔。

    海月柔问道:“那这禁制符,我们该怎么解?”

    慕飞思虑片刻,说道:“我去找红嫣,你且在此处忍耐番。”

    “嗯。”海月柔娇羞道,面色绯红。毕竟她还紧贴着慕飞的肉身。

    慕飞随后便朝屋外飞行,四处寻找红嫣。

    不得不说,世仙宫的环境,当真是不同凡响,雕梁画栋的建筑环环相绕,显得富丽堂皇。

    尤其是此时正值圣女祭礼大会前夕,世仙宫又为此好好的装扮了番,更是美轮美奂,犹如人间仙境。

    无数奇珍异兽在半空中肆意游动,每头都非常不凡,甚至有不少的顶级灵兽,虽然比不上钧天羽战驹,但终归也是世间最顶尖的列,令慕飞着实担忧。

    他的元神虽然足够强大,但在这些灵兽眼中,根本不值提。

    人和灵兽的不同便在于此,倘若实力强大,灵兽只需凭借肉眼,便能轻易察觉到元神的存在,而人却需要定的实力,加上刻意查找,才能找到漂浮的元神。

    此地为世仙宫,他绝不会怀疑,随便在路上拉出个人,可能就有那个实力,只是他们并没这么闲,慕飞倒也不太担心,他更担心的是这些灵兽会不会看他不顺眼,随手把自己拍死。

    “还是低调点为好吧。”慕飞喃喃道,在地面缓缓穿行。

    慕飞四处游荡,根据这些各派弟子以及世仙宫的女弟子的言语中,大致也知晓了何为圣女祭礼大会。

    圣女祭礼大会,还有个说法,便是祭天。

    这是世仙宫甚至整个苍炎城最为重要的祈福活动之。

    便是让世仙宫的圣女在祭天台上祈福七日七夜,通过此法来获得充沛的天地灵气,以世仙宫为中心,向整个苍炎城扩散。

    毕竟是福泽整个苍炎城的善举,世仙宫因此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慕飞还听闻,数万年前,世仙宫便开始举办这圣女祭礼大会,只是祭礼大会非常耗费世仙宫的储备积蓄,加上当时的世仙宫也没如今这帮强盛,因此没举办几次,世仙宫便没再举办下去。

    受到灵气加持的苍炎城的众门派,突然没了这股灵气,自然不肯。知晓了世仙宫的情况后,各大门派便商议出个办法,便是每家门派都分担点世仙宫的担子,每次举办祭礼大会,都送大量铸币或者等价之物给世仙宫。世仙宫没了经济问题,自然能够继续举办祭礼大会,因此便接着办了下去,直至如今。

    经过了数万年的发展,如今的祭礼大会,早已不是当初那般模样,只是单纯的为了获得灵气而举办。

    而今的圣女祭礼大会,已然变成了苍炎城有头有脸的宗门家族在此聚会的地方,或展示自己门派的强盛,或拉帮结派,或商议门派大事等各种事务,圣女祭天本身,反倒成了次要之事。

    慕飞缓缓游荡,不知不觉,便飘到了世仙宫的主大殿,大殿门上,挂着块由黑金石所刻造的牌匾,上面刻着妙音殿三个大字,娟秀美丽,入木三分,龙飞凤舞,大气恢宏,颇有海纳百川之意境。

    慕飞不由得赞叹道:“不愧是世仙宫,光这三个字,便能将其大教风范尽显无疑。”

    说罢,便欲飘进妙音殿,却见其周围忽然生成个大阵,道附带大道气息的神雷,朝其劈去。

    慕飞大惊,转身逃离,却见神雷“轰隆”地声,劈打在慕飞的元神身上。

    慕飞的元神顿时萎靡了下来,意识逐渐模糊。

    慕飞当即晃了晃头,保持住清醒,这才看清大阵的模样。

    “居然是神元锁魂阵!”慕飞大惊。

    周围之人听到神元锁魂阵神雷的劈打声,纷纷转头望向妙音殿大门口。

    “不妙了!”慕飞皱眉。

    “这是世仙宫的主大殿,我早该想到会有克制元神的大阵!”

    想罢,慕飞匆忙飘到空中,却见地面瞬间蹿出三条元神锁链,将慕飞元神锁在当中,令其动弹不得。

    “真是好胆!居然敢闯世仙宫!”个清澈,冰冷的声音响起。

    名女子从妙音殿中走了出来。

    只是女子刚从妙音殿走出,便引得不少的男修士脸惊叹,直勾勾得盯着她,颇有爱慕之意。

    “好生美丽的女子!”

    “确实,这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了!”

    众人议论纷纷。

    女子听着众人的议论不仅蹙眉,厌恶地看了眼议论的众人。

    名男修士捂着胸口,脸陶醉得说道:“连厌恶的表情都是如此绝丽无双,不行了,她把我的心偷走了。”

    “不行不行,我的心也被偷走了,她简直就是仙子。”

    正当男修士议论纷纷时,却见个身着华丽的男修士严肃道:“你们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她和你们不是个位面之人。”

    “凭什么?”

    名男修士忿然道。

    “你们知晓她是何人吗?”

    “谁?”

    “她就是世仙宫的圣女,宁芷筠。”

    “世仙宫圣女!”

    众人不仅倒吸口冷气。

    世仙宫是何须门派,苍炎城第大教。

    而能成为圣女,也就是说他日很有可能是世仙宫宫主,如此人物,莫说他们,只怕整个天地间,都没有多少英杰能够配得上丶她。

    “世仙宫圣女么。”慕飞听着众人的议论喃喃道,转头看,不由得惊。

    “居然是她!”

    “原来她就是那个逃婚的圣女!”

    此人,正是过去慕飞和离荀在天竹峰所遇到的那具女尸。

    此刻的她,比起先前慕飞所见,少了丝成熟的妩媚,多了丝青涩的丽质,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

    慕飞愈发地茫然。

    此刻站在妙音殿外的弟子,多为名门大教的年轻子弟,修为不高,虽知晓有元神在此,却并没有能力看清,因此慕飞并不太担心。

    “是了,想来修为强大者都在妙音殿议事,只留下后辈在外。”慕飞想边明白了。

    只见宁芷筠扫了眼四周,将目光放在了慕飞元神身上。

    慕飞不由得惊,“莫非她能看到我?”

    宁芷筠盯着慕飞的元神,并未将其封印解除,但也并未将其斩杀。

    “怎么回事,筠儿?”妙音殿中响起个声音,传到门口。

    “没什么师父,只是这神元锁魂阵的阵纹淡化了,泄了出来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