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妙音殿

    “无妨,你先回来商议祭礼之事,待此事过后我自会将阵法修复。”

    “是,师父。”

    宁芷筠应道。

    正当慕飞以为自己安全时,却见宁芷筠手中亮起道红光,将慕飞元神拉扯过去,捏在手中。

    宁芷筠沉声道:“当真以为我看不见你不成!”

    说罢,将慕飞元神锁在红光中,化为个瓶装物,随手扔进星光袋中。

    慕飞叹息道:“果然还是出事了。”

    宁芷筠收回星光袋,径直走进妙音殿中,却见腰间的星光袋不住地晃动,令其甚为恼怒。

    “你再乱动我就把你交出去!”

    慕飞只得停了下来。

    “算你识相。”

    宁芷筠冷声道,朝殿中央走去。

    慕飞虽为元神,但感知尚在,倒也能知晓外界情况。

    殿中央内,摆着上百张桌子,座无虚席,每人,都是在苍炎城有头有脸之人。

    而在最前方的张最为华丽的玉石镶边的金色桌子上,坐着五个人,每人都身负苍炎城顶尖教派中的高职,或堂主,或长老。

    坐在中间的,便是世仙宫的长老之,宁千箬,也是宁芷筠的师父。

    殿中的人见宁芷筠归来,纷纷作揖。

    宁芷筠回应,回到宁千箬身边。

    “师父。”

    “嗯。”宁千箬点头,“坐下吧。”

    宁芷筠点头,坐在宁千箬旁。

    “不愧是世仙宫圣女,无论是才貌还是修为,都属于年轻辈中的顶尖行列。”

    名须白发黑身穿紫色长袍的人说道,此人名为王原亭,是苍炎城的顶尖大教武皇宗中的长老。

    宁千箬笑道:“王长老谬赞了,她虽为世仙宫圣女,但却非常贪玩,顽劣的很,实在是不让人省心啊。”

    “欸,宁长老此言差矣,如此年岁,贪玩是天性,又怎能说是顽劣呢,老朽反倒觉得小圣女可爱的很。”

    另名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的男子说道,此人名为严无常,乃另个顶尖大教回天宗的长老。

    宁千箬笑道:“严长老莫要夸赞她了,否则她的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

    “倘若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小圣女的年岁应该为十六岁,应当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吧。”

    名身着华贵清衣袍的男子说道,此人名为林余道,为顶尖大教青玄门中的堂主。

    宁芷筠点头说道:“不错,以她这般年纪,也确实该给她找个夫婿了。”

    “师父!”宁芷筠面色泛红,娇羞不已。

    “哈哈哈哈,还害羞了。”

    桌上众人纷纷笑道。

    林余道并未与众人同笑,本正经地说道:“不知我青玄门的少主林真子,可否能入世仙宫的法眼?”

    宁千箬笑道:“早就听闻贵派的少主林真子乃人中龙凤,不过二十岁余岁便成功突破炼气境,若能与筠儿喜结连理,自然是好事。”

    宁芷筠大惊,匆忙拉着宁千箬的手说道:“我不嫁!”

    宁千箬瞪了眼宁芷筠,沉声道:“没规矩!”

    宁芷筠面色苦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低下头来,双手紧握着长裙角,语不发。

    宁千箬对林余道作揖道:“实在抱歉,筠儿性格顽劣,望林堂主见谅。”

    林余道摆了摆手,笑道:“小圣女性格直率,与我青玄门少主素未谋面便谈婚论嫁自然不肯,只消他日与我少主见面,便可知晓他的好,自然也就随了我们的心意。”

    还不等宁千箬说什么,另名身着素雅绿袍的女子说道:“林堂主如此行事,莫不是想喧宾夺主不成!”

    女子名为应晴,为应月府的长老。

    林余道沉声道:“应长老此话有些过了!”

    应晴说道:“何过之有?宁长老尚未多言,你便擅作主张,这不是喧宾夺主,是什么?”

    林余道目光阴冷地盯着应晴,沉声道:“何须阴阳怪气,你不过是想让你们门派的应明来迎娶小圣女罢了。”

    应晴冷笑道:“哼,应明与芷筠圣女见过,双方情投意合,比起你素未谋面的林真子好的太多了。”

    林余道冷笑道:“情投意合?亏你说的出口!”

    宁千箬见二人越吵越凶,匆忙阻止:“二位,筠儿何德何能,能得两教如此厚爱。”

    王原亭说道:“宁长老,不瞒你说,此次我等前来,除去参加祭礼外,还有桩事,便是与世仙宫联姻。”

    “原本我等打算求的贵派意见后,公平竞争,不料林堂主和应长老竟不顾规则,如此行事。”

    宁千箬匆忙说道:“此事日后再论,而今这个宴会是为了祭礼大典的筹备,望各位谅解。”

    严无常摇头说道:“事已至此,我等必须先做个了断,再议他事,望宁长老海涵。”

    说罢,严无常抄起拂尘,浑身玄力聚集,跃至半空,沉声道:“可敢到天上战?”

    “哼,怕你不成!”林余道沉声道,身形闪,便到了半空中,与严无常大战。

    应晴和王原亭自然没有闲着,同样飞至空中,大战了起来。

    四人实力相当,皆为天地间最顶尖的角色,因此打斗起来,场面自然震撼无比,令宴会上的所有宴客都都啧啧称叹,皆飞至世仙宫半空中,观摩四人在空中大战。

    宁千箬面色变得愈发阴冷,我世仙宫客气待你们,你们四人竟然如此做法,简直丝毫不把世仙宫放在眼里。

    “我世仙宫何时沦落到联姻都要你们说了算!”

    宁千箬恼怒道,跃跳至半空中,对四人出手。

    四人匆忙退开,质问道:“宁长老,你这是何意?”

    宁千箬沉声道:“你四人丝毫不把我世仙宫放眼里,还问我何意?”

    说罢,也不多言,浑身玄力凝聚,朝严无常、林余道、应晴、王原亭四人射出铺天盖地的银针,威势无比强大。

    四人不得不避其锋芒,不断后退。

    慕飞调侃道:“你还挺吃香啊,这四人每人都属于天地间的强者,居然为了你大打出手。”

    宁芷筠又羞愤又恼怒,催动玄力掌朝星光袋内拍去。

    慕飞大惊,匆忙睁开元神的第三只眼,射出道金光将掌力化解。

    宁芷筠诧异地看了慕飞元神眼,随后又气愤不已,“连你个元神都敢欺负我了!”

    说罢,便欲在此出手。

    慕飞匆忙说道:“先别急着出手,我可以帮你。”

    宁芷筠冷声道:“就凭你个被我困住的元神?”

    慕飞说道:“你也说了,这只是我的元神,我的真身,能够帮得到你。”

    宁芷筠只当慕飞是随口胡言,没有理会。

    见宁芷筠没理会自己,慕飞又说道:“这样,你先将我的真身寻来,届时我若没帮到你的话,你大可以出手杀我。”

    宁芷筠冷声道:“万我将你肉身寻来你逃跑了怎么办?”

    慕飞说道:“这可是世仙宫,是圣女大人你的地盘,我能跑得了吗?”

    宁芷筠面露犹豫,“可是”

    慕飞说道:“你师父不过是气他们为了与世仙宫联姻,反客为主罢了,算不得仇怨。只要他们稍加解释,便会停下手来,到时你可就没机会了。”

    宁芷筠思虑片刻,说道:“敢耍花样,我就将你的行踪告诉师父。”

    说罢,便朝妙音殿外溜去。

    宴客们都在看空中的大战,自然没人注意到她,因此她很轻易地便溜了出来。

    到了外面后,宁芷筠问道:“接下来去哪?”

    慕飞说道:“你们世仙宫是不是有个人叫红嫣?”

    宁芷筠面色顿时变得阴冷,“若是让我去寻她的话,你想都不要想。”

    慕飞问道:“为何?”

    宁芷筠冷声道:“莫管闲事,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慕飞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便到我去储物室,将我的肉身放出来吧。”

    宁芷筠听罢,催动玄力,飞快到达储物室内。

    “你的肉身在何处?”

    慕飞说道:“就在侧翼的那口棺材内。”

    宁芷筠快步上前,打开棺材,赫然发觉里面还有口棺材,周围贴满了禁制符。

    宁芷筠把打开里面的棺材,却见棺材内,海月柔面色绯红,表情荡漾地躺在慕飞怀中深睡着。

    宁芷筠顿时面色变得羞红,“流氓!”

    慕飞说道:“我们也不想啊,你也看到了周围的禁制符,我们连动都动不了。”

    宁芷筠冷哼声,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何要贴这么多禁制符来压制你们?”

    慕飞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宁芷筠问道:“你们该不会是藏在棺材中,就为了混进世仙宫吧?”

    慕飞无奈道:“那至于贴这么多禁制符吗?我们图的什么?”

    宁芷筠想了想,觉得确实是如此,但却并未就此将禁制符撕开。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们不简单,可能会对世仙宫不利。”

    慕飞叹气,“我个锻心境和她个炼气境的修为,说的夸张点,连你们世仙宫的茅房都毁不了,怎么对世仙宫不利?”

    宁芷筠又思虑了小会,说道:“帮你揭开禁制符也可以,但是我先警告你,你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慕飞点头说道:“这是自然。”

    宁芷筠听罢,深吸口气,将禁制符张张慢慢撕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