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岳恒天

    随着禁制符被揭开,被禁制符压制的力量以及玄力,皆回到了慕飞身上。

    慕飞立马飞回肉身当中。

    慕飞斜眼看着躺在自己胸口上的海月柔,轻轻将其扶起,抱在身上。

    她身上的担子太重了,修炼虽然远比睡眠要好,却并不能像睡眠般,让自己真正地放松下来。

    “你就好好歇息下吧。”慕飞喃喃道,将其轻轻放下,又随手从星光袋中取出件衣物盖在海月柔身上,这才同宁芷筠离开此地。

    宁芷筠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情义的。”

    慕飞并未理会宁芷筠,四处张望。

    宁芷筠疑惑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慕飞说道:“我想知晓红嫣的下落。”

    宁芷筠顿时面露恼怒之色,沉声道:“你的目的果然是她!”

    慕飞说道:“我不会对她不利,你放心。”

    “而且此时我寻她也是有要事。”

    宁芷筠沉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慕飞思虑片刻,说道:“你若是不相信的话,你大可跟着我,待我将红嫣的事了结了,我自会帮你解决你的事。”

    宁芷筠怒道:“你不是说我帮你寻回肉身你会帮我的吗?”

    慕飞说道:“确实如此,只不过若想帮你,还需要红嫣的帮助。”

    宁芷筠冷声道:“你少打马虎眼,当真以为我很好诓骗不成!”

    慕飞无奈地叹气,他确实想骗宁芷筠说出红嫣的下落,好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只不过被宁芷筠识破了。

    “毕竟是圣女,哪怕是十五六岁也不好骗啊。”慕飞心想道。

    宁芷筠目光怪异地看了慕飞眼,问道:“你应该从没来过世仙宫吧?”

    慕飞点头说是。

    “那你为何副非常了解红嫣的样子?”

    慕飞说道:“这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知晓我不会害她便可。”

    见宁芷筠并未回应自己,慕飞又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带我找到红嫣,我定会帮你。”

    宁芷筠见慕飞这幅模样,双眼转动,心中便有了决定。

    “我可以带你去找红嫣,但是你必须带上这个。”宁芷筠说道,从星光袋中取出个手环状物品递给慕飞。

    慕飞问道:“这是何物?”

    宁芷筠说道:“这是师父赠我的流云镯,能控制他人听自己的话。”

    慕飞惊讶道:“世间竟有如此宝物!”

    宁芷筠撇嘴说道:“宝物个屁,实力越强,效果越小。”

    “到了炼气境,基本就等同虚设。”

    慕飞说道:“那也算是个强大的法宝了,放眼世间,能到达炼气境之人,不足修士中的千分之。”

    宁芷筠说道:“你的修为在锻心境天境,只要你把这个带上,我便带你去寻红嫣。”

    慕飞心中冷笑:“小姑娘未经世事,居然用这等没水准的手段坑我。”

    但慕飞心中虽如此想,表面却仍对着宁芷筠点头,将流云镯带在手上。

    宁芷筠面露狡猾之色,当即说道:“我们不找红嫣了,我们去妙音殿。”

    慕飞假装愣神,面带疑惑地看着宁芷筠。

    宁芷筠当即念起流云镯的咒语。

    慕飞顿时觉得身上生成了股奇异之力,驱使自己听候宁芷筠的话,朝妙音殿走去。

    慕飞随手催动玄力,将这股力抵御住,将其逼入识海内,玄骨小人立马起身,施展“大音佛拳”拳将其轰散,化解了这股力。

    但虽如此,慕飞却并未停下脚步,面露诡笑,心想道:“跟我玩心眼,你还嫩着呢,我且假装被你控制,来逗逗你这小圣女。”

    眼见慕飞逐渐朝着妙音殿走去,宁芷筠放下心来,满意地点了点头。

    忽然,从旁的屋檐上落下个身影,重重地撞在宁芷筠身上。

    二人顿时扑倒在地。

    宁芷筠大为恼怒,愤怒地盯着将其撞到之人,但当她看清此人容貌时,却又不由得愣。

    慕飞转头看了眼此人,只见此人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仿佛受了难般。

    宁芷筠冷声说道:“岳恒天,你怎么在这里!”

    岳恒天低下了头,说道:“对不起,筠儿,我失败了。”

    “你!你!你!”宁芷筠大为恼怒,指着岳恒天,气的说不出话。

    “你真是气死我了。”

    “原来此人叫岳恒天。”慕飞心中暗道。

    岳恒天原本就低着的头因为宁芷筠的责骂,低的更加深了。

    慕飞仔细地扫视着岳恒天,约莫十岁模样,虽然灰头土脸,缺并未掩盖其俊美的外貌,实力为锻心境人境。

    宁芷筠怒视着岳恒天片刻,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心软了下来,叹了口气。

    “岳哥哥,我知晓以你的实力,让你去打魔兽确实有些困难,但我们别我他法,你若是不努力点,我可就要被师父嫁给别人了。”

    “对不起,筠儿,都怪我实力不济,没能让宁长老看的上眼。”岳恒天颤声道,双拳捏的嘎吱作响,面色苦楚。

    宁芷筠说道:“罢了,既然这第二条路也走不通,只能走第三条路了。”

    岳恒天不由得苦笑,“第三条路么。”

    宁芷筠见岳恒天如此,沉声道:“这不是有我么,我定会想办法让你赢!”

    “筠儿”岳恒天心中涌过股暖意。

    “岳哥哥。”宁芷筠浅笑着,依偎在其岳恒天怀里。

    二人相拥许久,却毫无停下之意,令慕飞浑身竖起鸡皮疙瘩。

    “咳咳。”慕飞干咳了两声,打断二人。

    二人这才放开。

    岳恒天看了眼慕飞,问道:“筠儿,他是?”

    宁芷筠说道:“个仆人而已,无需理会他。”

    “唔,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走了。”

    慕飞说道,便作势要离去。

    “站住!”宁芷筠喝道。

    慕飞转头问道:“圣女还有何事?”

    宁芷筠面色不善地盯着慕飞,这慕飞先前诓骗自己不说,现在居然还把她当白痴,实在令她恼火。

    宁芷筠当即催动流云镯咒语。

    慕飞体内在此生成这股力量,欲将其控制,只不过又被其轻易化解。

    “你马上趴在地上学狗叫!”

    岳恒天当即上前阻挠,说道:“万万不可。”

    宁芷筠气愤道:“此人三番两次羞辱我,我若不如此行事实在难以泄愤。”

    “你赶紧学!”

    岳恒天当即阻挠宁芷筠继续念咒语:“筠儿,不可!”

    宁芷筠气愤地看着岳恒天,“岳哥哥,你总是这样阻挠我!”

    岳恒天安慰道:“我并非阻挠你,而是不想让你变成个漠视人性、高高在上的世仙宫“圣女”。”

    宁芷筠看着岳恒天这副认真的模样,叹气道:“罢了,既然岳哥哥你都如此说了,我就放过他了。”

    说罢,宁芷筠转头对着慕飞说道:“我也不用你帮我了,你赶紧带着棺材里那位姐姐,离开世仙宫。”

    慕飞说道:“这可不行,我的事还没办好。”

    “你!”宁芷筠大怒,“我都听岳哥哥的话,让你离开了,你竟还如此不知好歹。”

    慕飞并未理会宁芷筠,转头望着岳恒天。

    他没想到岳恒天的句话,居然就能让宁芷筠这个世仙宫的圣女收手,更没想到他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你叫岳恒天是吧。”

    岳恒天点头,“不错。”

    慕飞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方才说的第三件事,是世仙宫专门设立的用来挑选这个小妖女的擂台赛吧。”

    先前从那些世仙宫路过的弟子口中,他倒也多多少少知晓了些许此事,是在祭天大会前两天举行,也就是后天。

    宁芷筠恼怒道:“你叫谁小妖女!”

    岳恒天点头,“不错,确实是如此。”

    “只可惜我实力不济,无法战胜那些大教派大家族的天才们。”

    慕飞说道:“我可以帮你打赢他们。”

    宁芷筠冷笑道:“你连我的流云镯都破不了,还想打赢那些天才高手?”

    慕飞哂笑道:“我不过逗你玩玩,你还当真了。”

    说罢,慕飞当即催动玄力,把将流云镯从手中震了出来。

    慕飞拿起流云镯,扔给宁芷筠。

    宁芷筠和岳恒天不由得愕然,张目结舌。

    “你居然把流云镯给震了出来?”宁芷筠脸不信。

    慕飞问道:“很难吗?”

    岳恒天说道:“能将流云镯震开,最起码也有炼气境的实力,你居然能做到。”

    慕飞说道:“炼气境而已,我告诉你,现在的我能打十个炼气境高手。”

    宁芷筠脸鄙夷,“我见你震开流云镯就很勉强了,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说打十个。”

    岳恒天说道:“就算是这样,也已经很厉害了,不像我,都快二十了,却还在锻心境人境。”

    慕飞拍了拍岳恒天的肩,老气横秋地说道:“老夫都快三十了才锻心境,你个不足二十的少年,能到锻心境人境,已经很了不起了。”

    宁芷筠说道:“就算你的实力有炼气境,也无法帮我们。”

    慕飞问道:“为何如此说?”

    宁芷筠说道:“你的年岁早已超出此次擂台赛的标准,根本不能参赛。”

    “而且,就算你参赛了,打赢了他们,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将我嫁给你。”

    慕飞说道:“这有何难,我易容便可。”

    说罢,慕飞施展仪容锻骨决,肉身收缩,骨骼易位,转眼间,就变成了岳恒天的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