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就是五章 宁珞

    岳恒天的功法,慕飞虽未知晓具体情况,但大致也知晓了其内容。

    功法的实力大约在世间属于中上,因此修炼难度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

    这也正是慕飞自信的来源。

    只消在幻原石中修炼八日,他有把握能将三本功法全部学会。

    只不过修炼功法前,他必须要将海月柔找到。

    因此,慕飞自然没空理会这些嘲讽之人,在世仙宫内不断穿梭,寻找海月柔。

    慕飞取出羊皮纸,将其方位换成世仙宫。

    世仙宫的地貌尽显无遗,毫无丝遗漏。

    “好在世仙宫并不似书院般,有屏蔽大阵,不然可真就难办了。”

    世仙宫,从大门算起,到中心的妙音殿,足足有二十多里的距离,路上奇异之地甚多,包罗万象。

    “储物室离妙音殿有七里路程,从储物室算起,海月柔最多应该走了七八里路左右,倘若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就在妙音殿附近。”

    慕飞喃喃道,飞快朝妙音殿走去。

    他此刻为岳恒天的模样,自然能够施展玄力,因此不出片刻便到达了妙音殿。

    “妙音殿的宴客已经散去,想来先前的事件已然化解。”慕飞喃喃道。

    说罢,当即催动神识探知海月柔的下落,却感到眉心忽然传来阵阵痛。

    “虽无屏蔽大阵,但这种大派基本的针对神识的大阵果然还是有的。”

    慕飞自语道,却并未畏怯,仍旧催动神识探寻海月柔的下落。

    剧烈的疼痛传至慕飞的眉心中,令他浑身直冒冷汗。

    “岳哥哥你在干什么?”

    从不远处来了个小姑娘,六七岁模样,模样娇小可爱,问候自己。

    此人正是青凝。

    慕飞问道:“小青凝,你见过个身着蓝色薄纱袍长得很漂亮拿着剑的姐姐吗?”

    青凝顿时撅着嘴说道:“好啊,岳哥哥你居然背着宁姐姐去找别人,我要告诉宁姐姐去!”

    说罢,青凝便欲转身离去。

    慕飞当即跑上前,说道:“小青凝,不是你想的这样,这个人,是岳哥哥的姐姐,叫岳柔。”

    “她是来这里找岳哥哥的,但是她不熟悉世仙宫,所以跟岳哥哥走丢了,岳哥哥现在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青凝说道:“我看见她被宁长老带回苍梧殿去了。”

    “苍梧殿!”慕飞心中惊,这是宁千箬的居所。

    “你怎么知道的?”慕飞又转身问青凝。

    青凝说道:“岳姐姐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发了疯似的朝妙音殿砍去,想冲进妙音殿,边砍边还说把慕云的元神交出来。”

    “坏了!”慕飞顿时大为焦急,暗道:“多半是听到了当时在妙音殿外的弟子说的话。”

    “她怎么不想想,我若是有事,她是怎么从棺材里出来的,我的肉身又怎么会消失。”

    青凝说道:“宁长老当时并没有出手杀岳姐姐,而是把她带回苍梧殿,说是要亲自审查番。”

    “不过岳姐姐还真是厉害,就比岳哥哥你大那么几岁的样子,居然都已经炼气境后期了。”

    慕飞说道:“小青凝,我先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求宁长老把你岳姐姐放出来先。”

    “嗯。”青凝点头,跨着小莲步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慕飞也不犹豫,立马施展踏空九行飞快朝苍梧殿的方向行去。

    片刻后,慕飞便到了苍梧殿门口。

    苍梧殿的环境,清幽无比,颇有神韵,比起玄殷书院的鸾仪宫都弱不到哪里去。

    但此刻慕飞并没有闲情逸致看苍梧殿的风景,飞快闯入苍梧殿内。

    “站住!”

    守门的弟子大声呵斥慕飞,将其拦下。

    “岳恒天,你来干嘛!”

    慕飞看了眼守门的弟子,实力为炼气境人境中期,年岁看着也不大,多半不到三十岁,想来也是个天赋较好的弟子。

    慕飞说道:“这位师姐,今日宁长老生擒了个用剑的女子,那是我的姐姐,她有臆想躁狂症,所以才会胡乱挥砍妙音殿,还请姐姐通融下,让我去找宁长老说清楚。”

    守门弟子冷声道:“你什么时候有姐姐了,扯谎也不扯个好的!”

    慕飞说道:“师姐,这真是我的表姐,来世仙宫看我的。”

    守门弟子冷笑道:“怎么又变表姐了,再继续编?”

    慕飞焦急道:“师姐,你相信我,她真的是我的表姐!”

    守门弟子忽然拔剑指向慕飞,冷声道:“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若是现在不走,休怪我不客气!”

    “唉。”慕飞叹了口气,身形闪至其身后,手中涌起个雷球,朝弟子轰去。

    慕飞如今的雷法天决多强,已然修到了第三层,这名守门弟子自然承受不住,当即晕倒过去。

    慕飞没有迟疑,飞快朝殿内跑去。

    好在苍梧殿乃长老居所,除了门口的守门弟子外,并没有其他看守在殿内巡查。

    慕飞路横行无阻,很快便进入殿内。

    只是刚踏入殿内,慕飞便忽然感到股力掐住自己的脖子,并将自己掐在空中。

    慕飞顿时觉得难受不已,仿佛要窒息般。因此慕飞毫不迟疑,当即施展万煞死玄决,浑身血气暴涨,死气环绕,气息比之先前大大加强。

    “喝!”

    慕飞当即大喝声,将这股力震开,跌落在地,大口喘气。

    “咦!”

    殿内忽然发出阵惊叹。

    “锻心境天境巅峰,你果然不是岳恒天!”

    慕飞没理会她,玄力暴涨,施展“大音佛拳”朝殿内轰去。

    殿内顿时生出道气劲抵御“大音佛拳”,将其化解。

    慕飞毫不迟疑,将余下的“大音佛拳”招式如数施展,足足二十三拳,令殿内之人惊奇不已。

    “那个海族女娃就已经足够强大了,没想到你这锻心境天境巅峰的小子居然比她还厉害!”

    慕飞听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再多言,变回慕云的身躯。

    而今的他,能用仪容锻骨决变三种模样。

    种是他自己本尊的形态,另种是玄殷书院慕云的形态,而第三种,便是此时所变的岳恒天。

    但岳恒天的形态不同于其他两个,这是慕飞临时更改的形态,不似慕飞形态和慕云形态般用的顺手,毕竟仪容锻骨决是连气息都会更改,因此这岳恒天的模样基本也就和岳恒天本尊没有差别,慕飞自然也就用的不顺手,因此此刻才会变回慕云的形态。

    “咦!”

    殿内再次发出声惊叹。“好厉害的易容功法!”

    慕飞并未理会殿内人的惊叹,变回慕云的身躯后,再次施展“大音佛拳”,且此次还伴随着玄月录的加持。

    玄月录为增幅功法,本身就强大无比,且慕飞还曾在修炼此法时进入了功法秘境,令玄月录的强度更上层楼,但虽如此,却也因为强大,所耗玄力甚多,慕飞也甚少施展玄月录。

    而今面对世仙宫的长老宁千箬,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出手攻击。

    有了玄月录的加持,慕飞的“大音佛拳”果然如虎添翼,又强了几分。

    此次慕飞施展“大音佛拳”足足施展了二十七拳。

    其威势之强,仿佛要将整个苍梧殿轰榻般。

    但饶是如此,足足二十七拳的强大攻势却还是被殿内人化解。

    “真是厉害的功法!”殿内人不由得惊叹,跃从当中跳了出来。

    慕飞见到这个身影不由得愣,居然不是宁千箬。

    慕飞沉声道:“你是何人?”

    “我是宁珞。”

    慕飞疑惑道:“这不是宁千箬的居所?”

    宁珞笑道:“你这小辈好生无礼,居然直呼宁长老大名!”

    慕飞说道:“我没空理你,海月柔在哪?”

    宁珞笑道:“原来这个海族女娃叫海月柔,是你道侣吗?”

    “不是!”

    宁珞咯咯地笑了起来,“那你还为她这么拼命,连世仙宫长老的居所都敢闯。”

    既然不是宁千箬,慕飞自然也就没功夫理会她,催动神识,以自己为中心散开,寻找海月柔的踪影。

    宁珞笑道:“这世仙宫里,除了你,可没人敢这么无视我呢。”

    说罢,随手施展道气劲朝慕飞轰去。

    慕飞当即避开起劲,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宁珞说道:“我是宁珞啊。”

    慕飞大为震怒,她明知自己并非问她名字,却故意如此说,颇有调戏自己之意。

    但自己却无可奈何,此人的实力远胜自己,慕飞甚至连她的玄力修为都看不出来。

    倘若她下狠手攻击自己也就罢了,但她又不彻底自己,只是任由自己在此折腾,而当自己催动神识时,她又出手制止,着实令人气愤。

    “是可忍孰不可忍!”

    慕飞大为震怒,跃上前,施展“大音佛拳”朝她轰去。

    宁珞笑道:“现在的小辈太暴躁了。”

    说罢,身后亮起无数银针,施展九玄玉女针,朝慕飞射去。

    “该死!”

    慕飞怒骂道,当即停下攻势,脚下亮起璀璨佛光,将整个苍梧殿都照的明亮透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