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赛前挑衅

    海月柔指了指这块石头,问道:“我能看下吗?”

    “这有何不可?”

    海月柔听罢,上前端详着这块石头。

    “果然是上个纪元的石头!”

    慕飞问道:“你为何会知道?”

    海月柔说道:“我们海族,有数十块类似的石头。”

    慕飞大惊,“这么多?”

    海月柔点头说道:“这些石头,也算的上我们海族的宝物了。”

    慕飞问道:“那你们能译出这些文字吗?”

    海月柔摇头,说道:“哪怕是我们,也不能完全将这些文字译出,毕竟太过久远了。”

    慕飞叹息道:“真是可惜,我还想让你帮忙译出这块石头的文字。”

    海月柔说道:“我尽量试试吧,虽然不能完全译出,但至少不会颗粒无收。”

    说罢,便催动玄力将石头悬于空中,缓缓转动,令其字符闪闪发亮,方便观摩上方的文字。

    “怎么样?”

    海月柔皱眉道:“这块石头,好像比我们海族的那些石头的岁月还要久远,能翻译的东西太少了。”

    慕飞问道:“都有何内容?”

    海月柔指着其中两个字符说道:“这个是龙州。”

    说罢,又指着另外处说道:“这个是凤州。”

    慕飞思虑道:“龙州,凤州,这多半是地名吧。”

    “莫不是这两个州有什么强大的宝藏不成。”

    海月柔摇头说道:“我也不知晓。”

    说罢,又指着处说道:“那个字,是裂。”

    “裂?”慕飞脸疑惑。

    海月柔说道:“实在太久远了,虽然同属上纪元,但是上纪元也有早晚之分,这块石头,应该存在的比较早了。”

    “不过,照理说,这种石头应该早就被风沙石粉给覆盖,变成全新的石头,为何会如此光滑,几乎就像经过雕琢般。”

    慕飞说道:“过去它确实是如此,只不过我用化石粉将它给化开,再用火焰将其文字烧出,它便恢复了往昔模样。”

    海月柔惊讶道:“居然还有这种方法?”

    慕飞点头,“这是我昔日从宗秘法中所得知。”

    海月柔欣喜地抱住慕飞,“太好了,慕云,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

    慕飞愣,不知海月柔何意。

    海月柔解释道:“我们海族还有不少疑是上个纪元的石头,只不过历尽无数岁月,早已被覆盖,难以认清,而今知晓了此法,我们剑门脉便可依仗此法将这些石头的文字显现而出,从而在海族中寻回席之地。”

    “原来如此。”慕飞点头,他没想到这个秘法居然还能帮海月柔这么大的忙。

    “既然你们海族能译上个纪元的文字,这石头便给你吧。”

    海月柔摇头,“不用了。”

    “为何?”

    海月柔说道:“虽然我不能译出这上面的文字,但也知晓其价值珍贵,甚至比我们海族的那些石头还要珍贵,如此贵重之物,我断不能收。”

    慕飞说道:“不过身外之物罢了,你我之间无需如此。”

    海月柔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收。”

    “为何?”

    海月柔说道:“我们剑门脉而今实力微弱,倘若我将此石拿回海族,必然会被其他两脉所抢,届时就得不偿失了。”

    “好吧。”慕飞叹气,既然海月柔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再多言了。

    “对了,你拿着这个。”

    慕飞说道,将仪容锻骨决递给海月柔。

    “这是?”海月柔疑惑地接过功法,翻看了几页,不由得大惊,“好厉害的易容功法!”

    慕飞说道:“这是凤梧阁所创的功法,我本不应该给于他人,但是此刻情况危机,你只消不要告知他人便可。”

    海月柔点头。

    慕飞说道:“你且在此修炼段时日,我出去解决了宁芷筠和岳恒天的事,再回来将你接出去。”

    说罢,跃跳出幻原石空间当中。

    到了外界,慕飞抬头看了看明亮的天空,估摸着擂台赛应该开始了,便变成了岳恒天模样,飞快朝行乐殿跑去。

    行乐殿便是举办擂台赛之地,在妙音殿左侧三里左右。

    不出片刻,慕飞便到了行乐殿。

    殿外之人沸沸扬扬地聚集在起,等着擂台赛开始。

    宁芷筠站在台下,脸焦急地喃喃道:“怎么还不来。”

    慕飞笑了笑,朝宁芷筠处走去。

    宁芷筠转过头问道:“你是岳哥哥本人还是他?”

    慕飞摸了摸鼻子说道:“什么叫他?咱有名字好吧,在下叫慕云。”

    宁芷筠说道:“慕云,我现在有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何事?”

    宁芷筠说道:“此次擂台赛上,有四人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仍在锻心境,却有着不输于炼气境的实力。”

    慕飞说道:“想必就是林真子、应明、王源和严丰吧。”

    宁芷筠点头,说道:“他们四人互相看不顺眼,但是由于岳哥哥的缘故,反倒暂时性的联合起来,决议先将你扳倒,之后再作争夺。”

    慕飞心中冷笑:“就这么几个废物,也敢与我争锋。”

    但心虽如此想着,却故意面露为难之色,假装思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啊。”

    宁芷筠看着慕飞,欲言又止。

    但没过半分钟,宁芷筠便忍不住说道:“我知晓这会让你很为难,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希望你还能够出战。”

    “哪怕输了,我也不怨你。”

    “这”慕飞面露为难之色。

    “可以吗?”宁芷筠期盼地望着慕飞。

    慕飞咬牙说道:“好!豁出去了。”

    “不过,你得答应我件事。”

    宁芷筠问道:“何事?”

    慕飞说道:“给我世仙宫的出行令牌。”

    宁芷筠思虑片刻,沉声道:“好,只要你参赛,我便将我自己的令牌给你!”

    慕飞欣然点头,笑道:“如此的话切都好说。”

    说罢,慕飞跃跳上擂台,傲然地看着台下众人,大声吼道:“老子是岳恒天,是你们需要仰望,高不可攀的存在,在此奉劝各位,实力不济的话,还是趁早滚蛋为好,否则被我打趴下,丢了面子事伤筋动骨事大,你们可千万不要想不开。”

    慕飞的话顿时在台下引起轩然大波。

    “好臭屁的人!”

    “锻心境人境,居然如此大言不惭!”

    “这个臭屁的人是谁?”

    “他就是岳恒天!”

    “他就是岳恒天?圣女居然看上了他?”

    “想来这圣女眼光不怎么样。”

    “这个混蛋在干嘛!”宁芷筠羞怒交加,“居然如此败我岳哥哥的名声!”

    “你们还是趁早滚吧,否则被我打趴下不好。”慕飞重申了遍,随手指着几个弟子说道:“你看看你们,这点实力也想癞蛤丶蟆想吃天鹅肉,迎娶世仙宫圣女。”

    “我忍不了了,我要上台揍他!”

    顿时就有个脾气较冲的弟子抡起袖子,就欲上台,但被其身旁的二人拦下。

    “李兄万万不可,擂台上尚未开始,他这是在激我们。”

    此人只得就此作罢。

    慕飞指着这个欲上台的弟子哂笑道:“你看看你,真是个怂包,连这都能忍得下来。”

    此人冷眼盯着慕飞,不发言。

    “唉,在座的各位,你们还是离开吧,我真不是骗你们,你们这种水准,真的不行。”

    慕飞仍在台上大放厥词,只不过此刻大赛未开始,众人只能脸怒容地看着慕飞。

    “哼,好个岳恒天!”

    个身着紫色华袍男子冷声道,此人正是王源。

    “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罢了。”

    个身材高大,浑身肌肉仿佛要呼之即出的男子说道,此人便是严丰。

    林真子说道:“此人实力虽弱,但心计甚深,指不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再有心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毫无作用。”

    个身形高挑相貌俊美的男子说道,此人便是应明。

    “也不知筠儿到底看上他哪点,除了外貌,简直无是处。”

    “如若真的只是外貌的话,为何筠儿不选我,我的外貌也不输于岳恒天。”

    王源冷声道:“哼,管他喜欢谁,最后还不是要嫁给擂台赛上的胜者。”

    “但不管怎么说,先把岳恒天除掉,才是正事。”

    严丰扫了眼王源,不置可否。

    宁芷筠脸怒容,匆匆跑上台,便欲将慕飞从台上拉下。

    慕飞疑惑地问道:“你干嘛?”

    宁芷筠轻声道:“太丢人了,你快下来,别败我岳哥哥的名声了!”

    慕飞说道:“无妨,我有我的办法,你先下去吧,不然他们对我的仇恨可就更大了。”

    宁芷筠气愤道:“帮你你还不识好歹。”

    说罢,遍匆匆下台,欲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反正不是岳哥哥本人,倒时候被人暴揍,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与我无关。”宁芷筠心中暗道。

    正当此时,慕飞再次开口说道:“你们也看到方才对我亲密的样子了,还是趁早滚蛋吧,否则就算赢了这场擂台,娶到了圣女,也还是会被我带绿帽子的。”

    宁芷筠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