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一拳秒杀

    雷电不断朝慕飞逼近,却见慕飞丝毫不惧,将护体玄法中的铁字决施展而出,身肌如玉,宛若玄铁般坚固。

    雷电劈打在慕飞身上,散发出猛烈蓝光,不断发出“锵锵”声,震耳欲聋。

    光芒愈发璀璨,将众人的视野都遮挡在外。

    片刻后,蓝光消散,杨永行脸冷笑地盯着不断散开的烟雾说道:“这道雷,我已经出动了五成力,我不信你还能抗的下来!”

    “果然是杨永行赢了。”

    “赢得好,这岳恒天仗着圣女青睐便胆大妄为,丝毫不把我等放在眼里,早该让他下台了!”

    众人皆脸欣喜,对于先前岳恒天那般表现,他们可是深恶痛疾,都欲亲自出手,除之而后快。

    烟雾慢慢散去,却见本该扑倒在地的慕飞此刻却仍旧站在擂台上,而杨永行的雷电在其周身不断缠绕,丝毫并未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什么!”杨永行脸愕然,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你居然能把我的雷给挡下?”

    慕飞冷笑道:“就你这雷法的威力,我只当给我挠痒了。”

    “好强大的肉身!居然能将杨永行的雷法抵御下来!”

    众人脸讶异地望着慕飞,心中已然有了些须忌惮。

    “这岳恒天,虽然修为低下,但是肉身和速度皆强悍无比,丝毫不逊色于他人,光凭这两点,就足以赢我等了,也难怪敢在擂台赛大放厥词了。”

    杨永行面色僵硬,双拳捏的嘎吱作响,怒目圆睁地盯着慕飞,冷声道:“身体倒是挺硬。”

    “只是不知道你能抵御多久!”

    慕飞伸手招了招,示意其继续出手。

    “这是你逼我的!”杨永行冷声道,将浑身玄力凝聚于身,生出道雷纹,比之先前,更加的璀璨明亮。

    “轰隆隆!”“轰隆隆!”

    只见杨永行的右手发出隐隐地雷鸣声,随后“嗖”地声,蹿出体内,变为道铮亮的雷电,朝慕飞劈去。

    “好强大的威势!比起先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这。这是雷法中的化虚为实,没想到这杨永行如此年轻便达到了!

    “是了,杨家毕竟是以雷法起家,这杨永行被杨家关着闭门修炼两年,经过整个杨家指点,加上本身的天赋,实力必然突飞猛进,能达到化虚为实,倒也不奇怪。”

    “化虚为实么。”慕飞饶有兴趣地看了杨永行眼,施展出护体玄法的第二层法决,钢字决。

    只见慕飞周身肤色变为古朴的银色,面对杨永行的雷电不退反进,伸开双臂,任由雷光袭身。

    “轰隆!”

    雷电劈打在慕飞的身上,顿时散发出震耳欲聋雷鸣声。

    雷光宛若条蛇般在慕飞肉身周围不断游动,蔓延至全身,发出“滋滋”的声响,似要钻入慕飞的肉身中般。

    “我去,这货不会是被劈傻了吧!”

    众弟子脸愕然地盯着慕飞。

    “这家伙真当自己是钢筋铁骨不成,居然敢这么接杨永行的招式!”

    慕飞此举,已然被众人当成是自杀式举动。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待雷光散尽后,众人却惊愕地发现慕飞仍旧丝毫未伤,站在擂台上,屹立不动。

    “怎么可能!”杨永行脸震撼地盯着慕飞,大声吼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能把我的雷法挡住!”

    “定是你用了什么道具,是雷珠对不对!”

    不说杨永行本人,哪怕是台下的众人,都没有想到,慕飞居然能够将杨永行的全力击硬撼下来。

    而身为世仙宫圣女宁芷筠看着慕飞,眸光中同样充满奇异地光彩,心中暗道:“或许,他真能打赢擂台赛也说不定。”

    慕飞并未理会杨永行的质疑,将身上缠绕的雷光聚集于手中,身形极速逼近,对准杨永行的胸口轰去。

    先前杨永行施展的雷法,被慕飞所吸收,于肉身内不断流动,此刻慕飞拳朝杨永行胸口轰去,又将雷法还给了杨永行,此刻配合慕飞的拳劲之威,立马响起声“嘎啦”的声响,杨永行的胸口骨骼瞬间碎裂开来,雷法逐渐在其体内扩散开来,发出“滋滋”的声响。

    杨永行惨叫不已,不出片刻便瘫倒在地,昏迷不醒。

    慕飞哂笑道:“真是个废物,连自己的雷都接不住。”

    台下弟子则震惊地看着台上的慕飞。

    “没想到这岳恒天居然如此强悍,连杨永行都打不赢!”

    “杨永行的实力,从先前的雷法威势里便能知晓并非弱辈,但饶是如此,还是败在岳恒天的手上,可见岳恒天的实力有多强悍!”

    “我们多半也不是他的对手。”

    有名弟子说道,此话出,众人顿时感到深以为然。

    “还有人敢上来吗?”慕飞问道。

    由于杨永行的前车之鉴,此刻的擂台下,愣是无人敢上台。

    见无人上台,慕飞再次喊道:“还有人敢上来吗?”

    台下仍旧毫无动静。

    “连杨永行都败了,我们还上去干嘛?给岳恒天刷战绩吗?”

    这是众人心中的致想法。

    眼见台下众人心中已然畏惧,宁芷筠脸上再也掩饰不住心中欢喜,笑意愈发明显。

    “慕云两战就把这群乌合之众吓退,无人敢上,这也让岳哥哥长了把脸,届时哪怕输给应明、王源、林真子或者严丰中的人,我也有资本向师父求情了。”

    宁千箬冷眼扫了眼台上的慕飞,若有所思。

    而躲在旁看着慕飞大展身手的岳恒天本人,此刻确并未感到多开心,反倒是沮丧不已。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在天内把三本功法学会。”

    “反观当初的我,却用了半个月,才将这三本功法学会。”

    “难道我真的就天生不如人吗?”

    转眼间,又过去了半晌功夫,台上仍旧无人上台。

    严丰转头对应明、王源以及林真子说道:“这群废物因为实力问题,已经无人敢上了,想来只有我等才能将他拉下擂台来。”

    “谁先上?”

    三人皆不发语。

    虽说慕飞展现出的战力足够强大,但他们三人却并没放在眼里,相反,他们反倒更加互相警惕的另外几人。

    在他们眼里,迎娶世仙宫圣女宁芷筠之人,就在四人当中,慕飞虽强,但也不及他们四人。

    但若是太早上台,就算能打赢,也会将自己的实力暴露,毕竟慕飞也并非弱辈,就算输也会拉个下马。

    因此,他们谁也不愿意早上。

    严丰冷眼扫了眼三人,沉声道:“心怀鬼胎,倒不如明言,反倒来的痛快。”

    “既然你们无人敢上,那么我便先行出手,反正,就你们这种畏畏缩缩的德行,实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说罢,便跃跳上擂台,与慕飞对峙。

    “真是该死!”

    王源恼怒地盯着严丰。

    严丰直接将话摊开,让原本就没多少信任感的三人,更加地不信任另外二人。

    如此做法,即使到严丰获胜,他们也不敢再上台与其对战,因为后面还有两个人在虎视眈眈。

    慕飞说道:“你这招倒是妙,以动制静,直接撕开他们表面那层面具,让他们只能以真面目示人。”

    “过奖了。”严丰说道,“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会留情,这关乎到我们回天宗日后能否跻身天地间最强大的宗门列。”

    慕飞问道:“你难道没有心爱之人?”

    严丰说道:“有,但儿女私情为小我,教派利益才为大我,比起儿女私情,教派利益更为重要!”

    慕飞叹息道:“我真替你心爱之人感到不值!”

    严丰沉声道:“少废话,我的事,与你何干!”

    “出招吧!”

    慕飞看了眼严丰,说道:“我若出招,你便再无还手机会,你确定要让我先出手吗?”

    “出招吧!”严丰再次说道,“说这些垃圾话,没有意义。”

    慕飞叹息道:“这是你自找的。”

    说罢,慕飞身形快速逼近严丰,浑身气息骤然暴涨,施展金天拳法中的第三层法决撼字决,直接呼在严丰的脸上。

    周围时间仿佛停止,只见严丰浑身骨骼,从脸开始不断蔓延,至胸口,又至四肢,瞬间碎裂开来。

    “噗!”

    严丰顿时口吐鲜血,瘫倒在地,满脸不敢相信之色,意识渐渐模糊。

    “丰儿!”

    严无常大惊,跃跳上台,将其扶起来,喂其服用了枚雪玉蟾蜍丸,随后催动浑厚的玄力,灌入严丰体内,这才让其伤势不再继续扩散。

    但伤势实在太过重,饶是如此,只怕也需要修养很久。

    严无常见严丰如此,面色扭曲,震怒不已,就欲催动玄力,朝慕飞出手。

    “孽障!我宰了你!”

    宁千箬看准时机,跃跳上擂台,将严无常拦住。

    “严长老,胜负已定,还请不要失了身份!”

    严无常见宁千箬都上台阻挠了,并且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他也确实不太好出手,只能冷哼声,扶着严丰跳下擂台。

    “岳恒天是吧!好!很好!好个后生小辈,我回天宗,今日记住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