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试探

    慕飞哂笑道:“你个几百岁的人了还跟我个小辈过不去,不觉得害臊吗?”

    严无常没有理会慕飞,将严丰伤扶起,开始为其疗伤。

    宁千箬转身冷眼扫了眼慕飞,也跟着跳下了擂台。

    台下众人,望着眼前所发生的光景皆脸震撼,目瞪口呆,被惊地说不出话来。

    先前杨永行,虽然实力强大,也被人吹捧为世间天骄,但终归实力有限,众人虽惊讶,但却也能接受。

    但这严丰,可是实打实的天才,从出生以来,便已展现出了不俗的天赋,加上生于大教回天宗,资源富足,因此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锻心境,而今更是处于锻心境天境巅峰,实力不输于寻常炼气境,结果却被慕飞拳秒杀。

    “这是严丰吧?这真的是严丰吧?”

    众人都不由得疑惑道,哪怕此刻,众人都不敢相信,身为苍炎四才之的严丰,居然被岳恒天给挑了。

    “这岳恒天,真的这么厉害吗?”

    众人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崩塌了。

    锻心境天境巅峰,实力不输于寻常炼气境高手的回天宗天骄严丰,居然被区区锻心境人境巅峰的岳恒天,拳给打爆了!

    这幕,要是传到外界,谁会相信?谁敢相信?都只会觉得是他们在胡扯!

    不说外人,哪怕是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严丰居然败给了被人称为小白脸的名不见经传的岳恒天。

    王源、林真子以及应明三人同样震撼不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与他们并列在个水平线上的严丰,居然被慕飞拳秒杀。

    “真是有辱我苍炎城四才的名号。”

    “想来是严丰平日疏于修炼,这才会被这岳恒天拳打爆!”

    “没错,定是如此!”

    三人只能如此安慰着自己,只是他们自己都知道,他们实际上就是在自欺欺人。

    宁芷筠更是脸震撼地看着慕飞,被其恐怖表现所惊到,呆呆地发愣,好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咽了口口水,心中暗道:“没想到慕云居然这么厉害!”

    “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是实力却是实打实的,他能拳打爆堪比炼气境的严丰,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只是正当她还在想时,宁千箬忽然开口说道:“若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并未通过我世仙宫的三重试炼吧?”

    宁芷筠心中顿时慌,心想道:“坏了,岳哥哥和这慕云实力差距这么大,必然会引起师父的注意,我得想办法圆过去!”

    想罢,宁芷筠脑子稍转动,便已想好了说辞,说道:“其实当时岳哥哥已经通过了三重试炼,只是因为在试炼时出了意外,这才导致岳哥哥失败,其实岳哥哥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强了。”

    “是这样么?”宁千箬似笑非笑地盯着宁芷筠。

    “千千真万确,不不信的话,待到擂台赛后,你可以亲自去试试他。”宁芷筠连忙应道,只是言语中略有丝紧张。

    “嗯。”宁千箬随口应了声,没在继续多言。

    见宁千箬没有继续追问,宁芷筠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下来。

    “还好师父对这些琐事不感兴趣,否则继续追问下去的话,我可真就答不上来了。”

    时间逐渐流逝,此刻在擂台上以岳恒天模样示人的慕飞,随意地望着四周,等候着擂台下有人上来攻擂。

    只不过,先前杨永行大败之时,便已然无人敢上,而此时连严丰都败在其手下,众人自然更加不可能敢上台攻擂,这让慕飞感到索然无味,随口说道:“真是无趣,连个能打的都没有。”

    慕飞仍如先前般,狂傲,毫不谦虚,但是他此时说此话时,众人却并未感到有何不妥。

    堂堂苍炎四才之的严丰,都败在了他的手上,并且还是直接拳打爆,差距悬殊。如此恐怖的实力,只怕在同辈中,没有几人能够胜他。因此,此时他说无趣时,众人非当并未觉得他臭屁,反倒觉得他很有派头,显得非常有格调。

    宁芷筠望着慕飞此时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笑道:“这慕云真够意思,帮岳哥哥补足了戏,好好地长了把脸。”

    只是她并不知晓,慕飞真的只是因为没有强大对手而感到无趣罢了。

    王原亭,林余道以及应晴三人盯着慕飞,眸中闪烁着奇异光芒。

    “宁长老,据我所知,这岳恒天的实力并不突出,但是此时此刻,他所展露出的战力,可完全不同于传闻中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王原亭问道。

    “坏了,师父并不感兴趣,但是这几个人,可是全依仗着联姻,来增强自己宗门的实力,必然不会放过任何丝蛛丝马迹!岳哥哥实力弱小的形象在外人眼中早已根深蒂固,此刻突然变得如此强大,必然会引起他们生疑,这该如何是好!”宁芷筠心中焦急不已。

    却见宁千箬淡淡地说道:“你也说了,不过传闻而已。”

    “这孩子在过去受尽了冷眼,因此发奋图强,努力修炼,这才有了如今的实力。”

    应晴说道:“不对吧,年前我曾见过他,当时他的实力,可远没现在这般强大。”

    宁千箬说道:“年时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过去我也对这孩子并未抱太大希望。”

    “兴许是这年里,这孩子得到了什么机缘,又或者是突然通悟了,也说不定。”

    林余道说道:“宁长老不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吗?”

    宁千箬冷声道:“林堂主此话是何意?”

    林余道说道:“宁长老莫怪,我别无他意,只是觉得奇怪,为何年前实力弱小的个小辈,年后,居然能够跻身天地间年轻辈中实力最强大的列,这是不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宁千箬冷声道:“你的意思是我找他人代替了这岳恒天不成?”

    林余道摇头说道:“不敢不敢,这岳恒天,是他本人无误,只是我很想知晓,他是如何以锻心境人境巅峰的境界战胜堪比炼气境战力的严丰的。”

    宁千箬问道:“林余道若是有何疑惑,大可以去试他,但是,不得出手伤他!”

    “那就谢过宁长老了。”林余道作揖道谢,身形闪,跃跳上擂台。

    林余道上台,顿时引起了台下片哗然。

    “什么情况?”

    “这林余道怎么上台了?”

    “这不合规矩吧?”

    “这是世仙宫的地盘,人世仙宫就是规矩,既然宁千箬长老并未阻止,想来是已经商量好了。”

    众人议论纷纷。

    慕飞疑惑的看了眼宁芷筠,见其神色焦急,又偷偷对着自己比着比划,心中已然明白了个大概。

    但心中明白,却并不能就此揭穿,只能揣着糊涂问道:“林堂主上台所为何事?”

    林余道并未回答他,随手催动玄力,形成道气劲,说道:“我来试你试,看你能否接过此招?”

    慕飞哂笑道:“莫不是林堂主这般年岁也对小圣女感兴趣,想老牛吃嫩草不成?”

    “哈哈哈哈哈。”

    台下众人顿时大笑不已。

    “噗!”

    饶是知晓事情真相的宁芷筠,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宁千箬当即转头说道:“不得无礼!”

    只是说教时,却并未有多少严厉之色,想来也是在极力克制心中笑意。

    “是,师父。”宁芷筠应道,将笑意克制了不少,从大笑变为了偷笑。

    唯独应晴和王原亭二人笑不出来。

    此刻林余道是代表他们三教的立场上擂台去试慕飞的,结果刚个照面,就被他呛了声,引得众人捧腹大笑,这让他们感到面目无光。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辈。”应晴沉声道。

    王原亭点头说道:“想来他也是靠这张巧嘴花言巧语,才会讨得圣女欢心。”

    应晴说道:“早知如此,应该让我试他才对!”

    王原亭摆了摆手说道:“罢了,这等小事,也无需太在意,将他试出来才是大事!”

    应晴点头,继续盯着台上的林余道。

    虽然林余道被慕飞奚落了番,引得众人嘲笑,但他并未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催动气劲,沉声道:“如若你的实力为真,自然能接的下此招,如若你是依靠某种特殊手段获得的这股力量,那么你便会玄根寸断,此生再也难以修炼,你可敢接下此招?”

    慕飞摇头说道:“这招,不论接不接,都对我没有好处,我为何要接此招?”

    林余道冷笑道:“你不敢接不成?”

    慕飞说道:“你让我接我就接,岂不是很没面子?”

    林余道说道:“好,如若你能接下此招,我当众向你道歉,如何?”

    慕飞摇头说道:“我要你道歉有何用?”

    林余道冷声道:“你可别太过了,我大可以强行让你接招!”

    慕飞哂笑道:“这可是世仙宫,岂容你随意出手?你莫不是想喧宾夺主不成?”

    “你这嘴,确实够厉害!”林余道冷声道,“好!你说,要如何才能接招?”

    慕飞随手比了个手指,说道:“十万铸币,我若接下此招,你便得再赔偿我十万铸币当补偿。”

    “好,我应了你!”林余道应道,立马将气劲凝聚至极致,朝慕飞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