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暴揍王源

    见林余道匆匆出手,慕飞不由得哂笑道:“投胎也不待这么赶的!”

    说时,手脚也没停着,玄力凝聚,催动护体玄法第三层的金字决。

    只见慕飞浑身肌肤骤然变的僵硬,肤色之中,隐隐透出了丝淡淡的金色光芒,散发出磅礴气息,用以抵御气劲。

    气劲轰击在慕飞身上,犹如要将其轰散架般,不断将其气息化解,仿佛要穿过其肉身,直入其五脏六腑般。

    金色光芒逐渐暗淡下来,却见慕飞毫无退却之色,大吼声,凝聚浑身玄力,将护体玄法催动到极致。

    只见其肉身外散发的金色光芒,骤然变得璀璨起来,其肉身硬度,比之先前,也更上层楼。

    气劲犹如刀刃,不断冲击着慕飞的身躯,发出“锵锵”地声响,但却始终不见其退却步。

    片刻后,气劲逐渐消散,慕飞则毫发无伤地屹立在原处,脸笑意地盯着林余道,问道:“林堂主?如何?”

    林余道满脸讶异地盯着慕飞,心中暗道:“起初见他多番推阻,我还当他是修炼了某种特殊功法,能够短暂增幅力量,不曾想他居然真的这么强大。”

    见林余道呆立再次发愣,慕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奚落的机会,讥讽道:“林堂主莫不是想当着这么多人赖账不成?”

    “哼!”

    林余道冷哼声,随手从星光袋中取出颗价值十万铸币的石源,扔给慕飞。

    慕飞笑盈盈地接过石源,作揖道:“多谢林堂主的石源了,如若还想再试我的其他方面,我随时奉陪,只要林堂主有足够的铸币或者等价物。”

    林余道没再理会他,跃跳下擂台,回到位置上。

    王原亭问道:“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林余道摇了摇头。

    “唉。”应晴叹了口气,说道:“这该如何是好!”

    林余道说道:“只能依仗小辈们自己了。”

    只见慕飞拿到林余道的石源后,丝毫不避讳,大摇大摆地就在擂台赛炼化了起来,并且还扬言哪怕在他炼化石源时,众人也可上台攻擂。

    这让众人顿时心生恼怒,忿然,虽然你很厉害我们承认,但是你居然如此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居然敢说在炼化时也可上台攻擂。

    顿时便有个实力为锻心境地境巅峰的男子跳上台,冷声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怪不得我!”

    说罢,此人便凝聚浑身玄力,划出道似花瓣般的玄功功法,朝慕飞轰击而去。

    却见慕飞骤然起身,随手施展出金天拳法的震字决,将玄功轰散,随后继续盘坐下来,炼化石源。

    “我就不信你能抵御!”此人冷声道,再次施展玄功,朝慕飞轰去。

    这次,慕飞干脆都没有抵御,催动护体玄法的钢字决,直接抗下了此招。

    “这都行?”

    台下众人脸讶异。

    “不可能!”男子满脸不可置信,“你这样,就不怕走火入魔吗?”

    慕飞随口说道:“这等威力的功法,还不至于让我走火入魔。”

    “你!”男子大怒,这是明摆着瞧不起他。

    慕飞再次开口说道:“你下去吧,否则伤了你自己不好。”

    “哼,我还就不信了。”男子冷声道,不断施展玄功,朝慕飞轰去。

    但慕飞直开着护体玄法,男子的玄功,丝毫未对慕飞造成伤害,但越是难以造成伤害,男子便越要出手攻击慕飞,越是出手攻击,被其挡下后,男子便越是气愤,不由得乱了道心,因此片刻后,男子便因气急攻心,而口吐鲜血,瘫倒在地,再难出手。

    慕飞叹息道:“我都说了让你停手,你非不听。”

    男子随后便被抬了下去,有了他的前车之鉴,纵然慕飞此刻仍在炼化石源,也再无人敢出手。

    慕飞撇了眼林真子、王源以及应明说道:“你们三个不上来试试吗?”

    由于慕飞指名道姓,三人顿时骑虎难下,但心中却因畏惧,而不敢上台。

    “怎么办?”王源小声地问着二人。

    林真子思虑小会,便有了说辞:“待你炼化完石源,我等在上台也不迟!”

    慕飞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三人顿时松了口气。

    王源问道:“林真子,我们三人,就属你脑子最灵光,你赶紧想想办法,否则待他将石源炼化完毕,我们三人不上也得上了!”

    林真子低头思虑片刻,说道:“从方才的几战来看,这岳恒天的力量、速度以及肉身强大,都强大无比,哪怕是我们,也难与其硬撼,但是你们是否发现,岳恒天出手,基本都是贴近了才能出手。”

    应明恍然道:“你的意思是,他只能近距离出手?”

    林真子说道:“这之是我的猜测,做不得数。”

    王源低头思虑,不断回想着先前擂台赛的情况。

    “李天三是因为岳恒天的速度快,力竭而败,杨永行是因为岳恒天肉身强大,所施展的雷法直接被他硬憾下来,随后又将雷纳为己用,反施展给杨永行本人,这才将其打败,而于严丰对战,所展现的战力虽然强大,但确实也是近身后才能出手,想来应该只会金天拳法门攻击功法。”

    想罢,王源顿时来了兴致,傲然道:“若真是如此的话,这岳恒天,便交给我对付把。”

    “我会的功法不少,并且多为远程,应当能将这岳恒天给轰下擂台。”

    林真子说道:“你可要想好,那只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

    王源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他的金天拳法练的如此纯熟,必然是因为他只会这么门功法。”

    正当此时,慕飞正好将石源炼化完毕,缓缓起身。

    王源摩拳擦掌,跃跳上擂台,傲然道:“这擂,由我来攻!”

    慕飞扫了王源眼,心中暗道:“这小子突然变得如此自信,莫不是想到了什么对付我的办法不成?”

    王源冷笑道:“岳恒天,出了这么久风头,你也该下台了。”

    慕飞说道:“有什么招,你尽管出手便是。”

    王源冷笑声,凝聚浑身玄力,化为无数冰锥,朝慕飞轰击而来。

    慕飞立马施展疾行术,身形犹如鬼魅般,从冰锥缝隙当中闪而过,朝王源突进而去,却见王源将冰锥凝聚在起,化为数块玄冰,朝慕飞轰去。

    眼见玄冰朝自己轰击而来,慕飞身形跃,跳至上空,避开玄冰轰击,正当此时,王源又施展道冰柱,朝慕飞轰击而去。

    王源冷笑道:“哼,我倒要看这招你怎么避!”

    慕飞当即施展金天拳法,拳将玄冰轰散,安稳地落回地面,随后双脚蹬,朝王源的位置极速逼近。

    却见王源气息暴涨,凝聚浑身玄力,化为丝冰风,吹过慕飞周身后瞬间凝结成冰,将其冻结在内。

    “哼,果然如此,他只能近身攻击!”王源冷笑道。

    慕飞望着王源脸自信的样子,心中暗道:“看他脸自信的样子,想必底牌非常厉害,我得想办法将他的底牌逼出来!”

    想罢,慕飞大喝声,爆发出恐怖气息,强行凝聚玄力,化为道气劲,将周围的玄冰震出裂纹,“嘭”地声,破冰而出,缓缓朝王源走去。

    王源大惊,匆忙立起道厚重的冰墙,将二人隔绝在外。

    “轰!”“轰!”“轰!”

    随着三声拳头轰击冰墙声响起,冰墙赫然被轰击粉碎,倒塌下来。

    眼见慕飞逐渐逼近,王源只觉得心里“嘎噔”声,跌落下去,被吓得走不动路,站在原地,呆立不动。

    见自己都到其面前,王源仍旧呆立不动,慕飞只当他的底牌非常强大,这才如此自信,沉声道:“该亮出你的底牌吧?”

    王源愣,“什么底牌?”

    慕飞愣,“你没底牌,为何这么自信?”

    王源哭散着脸说道:“我的底牌早用了,我就是想依靠功法远程的优势赢了你。”

    慕飞不禁无语。

    “你真的不是弱智?”

    王源只觉得心中阵苦闷,无力反驳慕飞的嘲讽。

    “唉!”

    慕飞突然叹了口气。

    “你想干什么!”

    王源惊慌不已,敏锐的直觉告诉王源,他恐怕要遭重了。

    慕飞诡笑道:“刚炼化完石源,正需要个肉垫来消化下。”

    “什么,你”

    王源话未说完,便见慕飞拳轰在王源的哑门穴上,让其说不出话,随后又拳将其撂起,轰至擂台中央。

    “我奉劝你尽早认输,否则休怪我出手无情!”

    慕飞故意说道。

    然而王源的哑门穴被慕飞重重地轰了拳,他哪还能说的上话,只能“呃呃”地叫着。

    “好!有骨气。”慕飞冷声道,“既然你不肯投降,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慕飞施展疾行术大步上前,对准王源的脸颊狠狠地轰了拳,将其鼻梁骨轰蹋,令其疼痛无比,血流不止。

    “认不认输?”慕飞对捂着鼻子的王源大声呵斥道。

    片息后,慕飞冷声道:“好,既然你仍执迷不悟,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对准王源的脸又重重地轰了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