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缘由

    “唔!”

    王源捂着脸扑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慕飞站在其旁,大声呵斥道:“我再给你次机会,趁早认输,否则可不是单单打脸这么简单了!”

    王源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但却不能发出言,只能目光阴冷地瞪着慕飞。

    慕飞冷笑道:“你还不服吗?”

    王源气得直想骂娘,但无法开口,只能蹿起身子飞快朝擂台跑去。

    “好招瞬息千里之术,速度既然如此之快!”慕飞大声吼道,身形飞快上前,把拦在其面前,随后又冷声道:“但可惜你碰上了我!我的疾行术已然练至第三层,你若想以速度取胜,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说罢,慕飞脚踢在其肚子上,将其踹回擂台当中。

    “这王源,可真是有种,这都不认输!”

    “是啊,平日里只当他是个仗着宗门资源加上本身有点天赋便翘上天的纨绔子弟,没想到面对这等实力远胜自己的强敌,居然还能保持如此姿态,实属难得。”

    众人纷纷惊讶道,对王源有了改观。

    “呃呃”

    王源不断地挣扎,浑身玄力凝聚于哑门穴,欲将哑门穴被慕飞轰击而导致麻痹之处修复。

    但慕飞并未给他这个机会,身形暴起,冲至其面前,又记重拳轰击在其胸口处,将其凝聚的玄力再次轰散。

    “呃!”

    王源闷哼了声,狠狠地扑倒在地上,背后的骨骼,也开始碎裂开来。

    “源儿,已经够了!不要打了,快认输!你还年轻,时日方长!”王原亭面露焦急之色,大声叫道。

    听王原亭这么说,王源只觉得自己很想哭,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早知如此,之前宁愿被众人奚落,名声被毁,也不应该上台攻擂。

    慕飞此刻背对着众人,面色狰狞地盯着王源,但嘴上却说道:“你认不认输!”

    王源非常害怕,“呃呃”地叫着,似在哀鸣,求饶般。

    但慕飞却似乎浑然看不见般,对准自己就是顿暴揍。

    没会儿,自己的全身便已然没有了处完好之处,体内骨骼更是碎裂不断,哪怕经过丹药修复,只怕短时间内,也难以修炼了。

    “呃呃!”

    王源眼睛变得通红,他很想质问,慕飞为何要如此针对自己。

    似是知道了王源的想法般,慕飞面色狰狞,冷声道:“你是不是非常奇怪,我为何对你下手如此狠烈?”

    “呃呃!”

    王源叫了两声,确认慕飞的话。

    “那好,我告诉你为什么!”慕飞冷声道,“先前,在妙音殿外,你见到了个正在四处走动但又陌生的蓝发女子,你见其长相美貌,便想上前搭讪于她,结果遭到了她的冷眼,你气愤不已,出手攻击她,结果不敌于她,便心怀怨恨。此后你见其在寻找个名为慕云的人,便设计骗她,让她误认为她所找之人就在妙音殿内,导致她疯了似的疯狂破坏妙音殿的大阵,结果就是被宁千箬带走。”

    王源面露激动之色,慕飞如此说,已然将自己身份暴露,什么岳恒天,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岳恒天,而是那个所谓的慕云。

    “呃呃!”

    王源疯了似的蹿起,将浑身玄力凝聚,化为道散发寒芒的玄冰冰锥攻击慕飞,但却被其轻易避开。

    避开冰锥后,慕飞身形闪至其背后,拳轰向其背后的脊梁骨。

    脊梁骨发出“嘎哒”地声音,逐渐裂开,王源闷哼声,扑倒在地,显得痛苦无比。

    众人只见王源的后背都被慕飞轰地变了形,半截身子歪曲着,显得极为渗人。

    “呃呃”王源不断发声,想将慕飞并非岳恒天之事说出,无奈经过慕飞顿暴打后,他的哑门穴非但没有好转,反倒被慕飞打的愈发严重,甚至连“呃”“呃”的声音都已然发不出来了。

    “岳恒天,你给我住手!”王原亭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呵斥道。

    慕飞转头说道:“我给了他这么多次机会,他都没有认输,我不过是正当防卫,谈何住手?”

    说罢,慕飞又转头对着王源冷声道:“王源,我最后给你次机会,你认不认输?”

    王原亭焦急道:“源儿,这圣女咱不娶了,你快认输吧!”

    王源瘫倒在地,张了张嘴,但却发不出声音,心中苦闷,只能闭上眼睛,泪流不止。

    慕飞说道:“这可是他自己不认输的!”

    说罢,慕飞凝聚浑身玄力,伴随着王原亭大喊“住手”的呵斥,对准王源的头部狠狠地轰了拳。

    只见王源的头部顿时变得畸形,凸显了个拳印,甚至将玄根都挤压在了处,令其玄力流通的速度骤然减缓,意识也瞬间模糊过去。

    “岳恒天,你竟敢如此!”王原亭大为震怒,欲冲上台出手击杀慕飞,但却被宁千箬拦住。

    “宁长老,你退开,我要杀了这个狠辣的畜生!”

    宁千箬说道:“王长老还请自制下,此地毕竟是世仙宫,王源小侄的伤,世仙宫会帮忙医治,还请王长老放心。”

    王原亭面色狰狞,浑身不住的颤抖,双拳捏的嘎吱作响,他恨不得此刻掌直接把慕飞拍死,但此地毕竟为世仙宫,心中纵有千般气,也只能忍了下来。

    见王原亭被宁千箬拦住,慕飞又把头撇过来,冷眼盯着失去意识的王源,自语道:“你应该庆幸海月柔没事,如若她出了事,你可就不是残废这么简单了!”

    说时,自己左手隐隐闪动的焰纹,也再次暗淡了下去。

    如若王原亭对其出手,就算自己要死在此地,他王原亭,也不会好受道哪里去。

    慕飞抬头看了样世仙宫蔚蓝的天空,又看了眼被其打成残废王源,想到正在其幻原石空间内修炼仪容锻骨决的海月柔,深叹口气,喃喃道:“若非此次莫名穿越到世仙宫,我甚至都没发觉,海月柔居然在我的心目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还有红嫣,此刻也不知她在何处,她是否知晓我也很担心她?”

    感叹过后,慕飞又转头望着擂台下各大宗门家族的年轻子弟们,自语道:“而今擂台赛,就剩应明和林真子二人,照理来说,他们二人的实力应该同严丰以及王源差不多,我有九成把握战胜他们,战胜了他们,宁芷筠便能带我去见红嫣,只是照着青凝的年龄推算,红嫣应该是个十岁的小女孩,届时我又该当如何是好?”

    “是直接想她说明缘由么,问题是她会信吗?”

    “算了,还是不想了,想找到她才是关键。”慕飞摇了摇头说道。

    说罢,慕飞随手指了林真子以及应明,示意二人上台。

    应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步,而林真子却面无惧色,与他对峙。

    “这仗,我来和你打吧。”

    应明说道:“林真子,比起面子,还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你没看见王源那副惨样吗?”

    林真子说道“那不过是他自己蠢,我只是随意说,那个白痴自己又胡思乱想了通,居然真认为光凭着远程功法就能打赢岳恒天。”

    “莫非你有什么底牌不成?”

    林真子摆了摆手,说道:“原先我这张底牌,是用来针对你们三人的,不曾想,他们二人直接被岳恒天打爆,毫无抵抗之力,而你又畏畏缩缩,胆小如鼠,想来,即使我上台将底牌暴露,你也已然不敢再上台接招,因此,我倒也无惧暴露。”

    “你”应明瞪大双眼,脸怒意。

    林真子冷笑道:“怎么?觉得我说你说的难听了不成?”

    “如想证明自己,你大可以上台与其对擂,倘若你能战胜岳恒天,我决然不会在上台与你对擂,你可有这个胆量?”

    应明盯着林真子,冷哼声,心中怒意不断,但却并未跳上擂台,呆呆地站在原地未动。

    正如林真子所言般,他确实没有那个胆量,苍炎四才中,属他的天赋最为上佳,但却因为性格孱弱,胆小怕事,因此错过了不少机缘,否则就他的天赋而言,莫说苍炎四才,放眼整个荒州,他都能排的上号。

    “哼,真是没种!”见其动未动,林真子冷哼声,跃跳上擂台。

    慕飞扫了林真子眼,虽然他同严丰以及王源般同属锻心境天境巅峰,但他的玄力,确实明显比这二人要纯粹,精炼不少,气息也比二人强大。

    林真子冷笑道:“还记得你先前所说的话吗?”

    慕飞故作思虑状,似在回忆他先前的话,片刻后,慕飞摆了摆手,说道:“未曾记得!”

    林真子冷笑道:“那今日便由我就帮你记起来吧!”

    说罢,林真子便骤然出手。

    只见其身如猎豹般,迅捷无比,个眨眼间便冲到慕飞面前,凝聚玄力附于拳中,拳朝慕飞轰去。

    慕飞立马催动金天拳法的直拳,抵御林真子的拳头。

    但这抵挡,慕飞却觉得仿佛有座大山正朝其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