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憾山拳

    “好重的拳头!”慕飞皱眉,立马催动玄力灌入拳中,将林真子的拳劲震开,施展疾行术朝后方极速后撤,避其锋芒。

    林真子冷笑道:“怎么,先前不是很狂吗?为何拳都抵御不住?”

    “林真子好厉害!居然把岳恒天压制住了!”

    台下众人惊叹不已。

    应晴扫了林余道眼,心中暗道:“先前妙音殿会谈中,便是他率先发言,让宁千箬将宁芷筠许配给林真子,丝毫不把我等放在眼里,现在想来,确实也是因为林真子足够强悍,否则他也不会有这般自信。”

    想罢,应晴又看了眼仍在擂台下的应明,不由得唉声叹气。

    “明明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性子却这般孱弱。”

    “明儿啊,如若你胆子稍微大点,莫说林真子,便是整个苍炎城所有的宗门家族的俊杰,甚至宁芷筠本人,都不定能及得上你啊。”

    “唉。”望着应明此刻的模样,应晴便已知晓,此次擂台赛,他必然已无胆上台,因此也就绝了同世仙宫联姻之路,叹了口气。

    “罢了,”应晴喃喃道:“既然绝了此路,那就权当个看客,看看岳恒天和林真子能擦出什么火花,毕竟他们也是日后明儿的绊脚石。”

    说罢,应晴便把目光重新放在了慕飞身上。

    慕飞冷眼望着林真子,心中暗道:“严丰、王源、应明以及林真子虽同为苍炎四才,但实际战力,却有着不小的差距,尤其是这林真子,光论战力,丝毫不逊色于寻常炼气境人境后期的强者,甚至直逼炼气境人境巅峰。”

    “也难怪当初妙音殿内,林余道敢率先开口,原来还有这般缘故,这林真子,比起严丰和王源,确实强了截!”

    见慕飞不语,林真子只当他有所畏惧,继续说道:“我当你岳恒天有多厉害呢,也就打赢了个严丰和王源。实话告诉你吧,这两个废物的实力,实际上弱小的很,所谓的苍炎四才,其实只有二人的实力能称得上才字,便是我和台下那个家伙,只不过他胆小如鼠,见你神勇,便不敢上台与你大战,因此,能上得了台面的人,整个擂台赛中,只有我个人罢了。”

    “你先前所打之人,不过是群废物罢了,而你却因此沾沾自喜,由此可见,你也不过如此!”

    林真子话音刚落,顿时便引得擂台下众弟子大为恼怒,这林真子是在拐着弯骂他们,连废物都不如。

    “什么人嘛,有点实力就这样,亏我还想支持他赢岳恒天!”

    “就是,这林真子,可真是狗眼看人低,比这岳恒天还过分!”

    “呸!仗着宗门的强大,便如此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他为何不去和世仙宫比,为何不去和那些世家比?”

    林真子句话,便引得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且无例外地针对林真子。

    林真子听到众人议论,心中恼怒,不由得冷声道:“他岳恒天不过是个锻心境人境巅峰的废物,你们却如此怕他,这不是废物不如,是什么?”

    虽然众人知晓林真子的话确实有理,但如此傲慢地态度,还是引起了公愤,让众人不由得将支持之人,改为了慕飞。

    “岳恒天,加把劲,打爆林真子!”

    “去他娘的林真子,岳恒天,将他打爆!”

    时间,几乎整个擂台下的弟子,都将支持的对象选择为了慕飞。

    慕飞哂笑道:“你这仇恨拉的比我稳多了!”

    “少废话!我才懒得理会这群废物!”林真子怒道,将玄力凝聚于拳中,再次朝着慕飞轰去。

    慕飞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催动金天拳法的震字决,用来抵御林真子如泰山压顶般的重拳。

    “轰!”

    双拳对力,顿时发出声巨大声响,整个擂台赛的石砖都开始碎裂开来,引得无数石灰肆意扩散。

    “好强大的威力!”

    众人惊叹道。

    尘烟内,众人只见到两道身影在不断激战,其中方不断后退,而另方却不断逼近,挥动的拳头招招攻击要害,强悍无比。

    “压制方是谁?”

    众人紧紧盯着尘烟,欲看清烟雾中之人,谁为压制方。

    “压制方是林真子!他把岳恒天压制住了!”

    随着尘烟逐渐散开些许,便有眼尖之人惊叫道。

    “哼!”林余道嘴角上扬,说道:“真儿的撼山拳放眼整个荒州,都属于顶尖功法,本就比金天拳法强了不少,再加上二人修为差距过大,真儿自然也就能够压制住这岳恒天。”

    只见林真子不断挥动重拳,朝慕飞轰去,慕飞不断防守,所出之拳都只是为了抵御林真子进攻,且时不时还要催动护体玄法才能将林真子的狂风骤雨般的攻击抵御住。

    林真子见其只守不攻,只当他已无力出手攻击,边出手边又讥讽道:“狂?你倒是接着狂啊?”

    慕飞不发语,不断抵御林真子所施的撼山拳,边又观察着林真子的动作。

    他发现憾山拳有个非常独特之处,便是每次出拳前,都需要稍微缓冲片刻。

    照理说如若出拳有了缓冲,力道会遭到削减,威力自然也如此。但憾山拳缓冲过后,拳法却比直接出拳还要强大,这让他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因此他才只守不攻,任由林真子出手攻击他。

    只是在外人看来,他是因为林真子的拳法太过凌厉,光抵御就已然非常勉强,早已无力抵御。

    慕飞且战且退,时不时换个身位,让林真子多方位的出手攻击,好得以能够仔细看清招式。

    无奈林真子出拳速度极快,饶是慕飞,也难以看清其招式中的奥妙。

    “这青玄门的憾山拳也算世间绝,玄妙无比,我不如冒险去学他学,我若能学到点,对自己的功法增强也大有裨益。”

    想罢,慕飞做了个非常大胆的决定。

    他背对着擂台,偷偷睁开眉心之上的第三只眼,朝林真子照去。

    林真子的动作被慕飞览无遗,出拳、收招、僵直、出招、生成威力,气呵成。

    “嗖!”

    第三只眼瞬间闭合,慕飞已然将林真子的出招动作记住。

    “轰!”

    重拳应声而来,慕飞却并未出手与其对拳,亦没有催动护体玄法抵御,而是硬撼了这拳。

    只听见“嘎哒”的声碎裂声响起,慕飞顿时感觉身体内的骨骼,都被林真子的重拳轰地粉碎,整个人被轰飞数十米远,瘫倒在地,动不动。

    “慕岳哥哥!”

    宁芷筠大惊,欲上前查探,但却被宁千箬拦住。

    “果然还是输了,唉。”

    “可惜了,岳恒天的实力也不弱,无奈碰上了林真子。”

    众人脸沮丧,纷纷表示惋惜之情,品头论足道。

    而宁芷筠碍于宁千箬在此,难以上前,只能紧要着朱唇,心中期盼慕飞起来。

    只是半息过后,慕飞仍旧躺在地上无动于衷。

    林真子脸傲然,又朝慕飞踢了脚,见其毫无反应,不由得放生大笑起来。

    “岳恒天,你输了!”

    “唉。”

    宁芷筠叹了口气,遗憾道:“慕云,你做的已经足够了,连我都没有想到,这林真子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待到擂台结束,我自然我会带你去找红嫣。”

    想罢,宁芷筠又撇了眼岳恒天所在的角落,却赫然发觉岳恒天已然不再此处。

    “岳哥哥”宁芷筠喃喃道,面色复杂。

    “哈哈哈哈!”

    林余道放声大笑,连脸上的褶子都笑的舒展开来,显然心情极好。

    “不愧是真儿,就是和寻常人不同!”

    “你什么意思!”严无常冷声道。

    “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

    林余道说道,只是他的表情早已出卖了他。

    “哈哈哈哈!”想到林真子赢了,并且之后已然无人能够威胁他了,林余道便笑的更加春光灿烂了。

    “宁长老,看来,我青玄门,离与世仙宫联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宁千箬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擂台尚未结束,谈何联姻。”

    “这宁千箬,还真会摆架子!”林余道不由得皱眉,心中微怒,当随即转念想了箱,眉头又舒展开来,“她宁千箬毕竟也是世仙宫的长老,加上此刻擂台确实尚未结束,虽然真儿已经赢了,但好歹也要走完这个过场,也无怪宁千箬如此。”

    “罢了,就由你摆谱吧,反正摆不了多久了。”林余道心情大,并未在意宁千箬的态度,脸笑容地盯着擂台。

    宁千箬瞥了眼林余道,不发语,继续看着台上的情况。

    而擂台上的林真子,在对着擂台下众门派的弟子耀武扬威了番后,便走到慕飞身边,欲将其踹下擂台,结束比赛。

    只是正当其抬脚踹去时,本以为昏迷不醒的慕飞突然睁眼,把抓住林真子的脚,猛地个起身,将其绊倒在地,挥动重拳,“轰”地声,对准他的脸颊重重地砸了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