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魔气附体

    “啊!”

    伴随着声惨痛地叫声响起,众人只见林真子的脸颊上留下了个重重地拳印,整个鼻梁骨都碎裂开,模样十分惨烈。

    “什么!”

    林余道“嘭”地声,拍案而起,不可置信地看着擂台。

    “这怎么可能!”

    时间,整个擂台下,变得鸦雀无声。

    时间流逝,片刻后,擂台下突然又爆发出哗然地议论声。

    “岳恒天还能起来,你敢相信?”

    “起来的好!打爆林真子!”

    “岳恒天!加油!”

    原本已经萎靡无声的擂台下的众弟子,突然又振奋了起来。

    “嘎啦”“嘎啦”。

    林真子勉强起身,催动玄力将面部骨骼逐渐修复,大口地喘着气,显得狰狞无比。

    “岳恒天!”林真子咬牙切齿地叫道。

    慕飞脸笑意,满面春风,身上的伤处早已修复完毕,气息也已然恢复如初。

    “傻了吧,咱还没输呢。”

    “哼!”林真子冷哼声,沉声道:“我能打倒你第次,就能打倒你第二次!”

    说罢,林真子气息骤然暴涨,将浑身玄力凝聚于拳中,让其拳显得威慑无比,甚为骇人。

    “哟,打算拳打爆我吗?”慕飞哂笑,“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林真子冷声道:“有没有本事,你尝尝便知。”

    说罢,林真子便挥动重拳,朝着慕飞轰袭而来,颇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意。

    “哼。”慕飞嘴角上扬,身子缓缓挪动,将浑身玄力凝聚于拳中,施展金天拳法第四层的劲拳。

    只见慕飞的拳头犹如彗星附体般,夹杂着恐怖威势,拳轰向林真子,于其对拳。

    只听见“轰隆”声,震耳欲聋地声音响彻整个天际,令整个行乐殿都不由得发出颤动,空气中流动的玄力,似乎都因招式威力,产生了悲鸣。

    “啊!”

    众人只听见声无比惨烈地惨叫声响起,比之先前的王源,还要痛苦三分。

    定睛看,原来是林真子在惨叫,只见林真子整只右手都变得焦枯,浑身骨骼因为慕飞的劲拳而产生无数裂纹,随时可能碎开。

    “真儿!”

    林余道大惊,匆忙催动玄力灌入其体内,将其骨骼护住,让其不至于因骨骼尽碎而导致终身无法修炼。

    骨骼碎裂,是修士常有的事,但像林真子这般,整个身子的骨骼都碎裂开来,几乎被粉碎却身为少见。

    虽然玄根长在人的脑海中,但玄脉却不同,玄脉是附于骨骼之上的经脉,骨骼越强,玄脉就越安全,而平常的骨骼碎裂,虽然也会导致玄脉收到阻塞,但是终归还能在体内流通。

    而林真子却是浑身骨骼碎裂,导致整个身子的玄脉都收到猛烈的冲击,濒临毁坏,若非林余道出手护住其骨骼,只怕他当场就要被废。

    只不过林余道出了手,也就宣布了这场擂台赛,是由慕飞获胜。

    慕飞将手伸向世仙宫女弟子,示意其将速效回灵丹给自己。

    女弟子转头望向宁千箬,见其点了点头,便将回灵丹递给了他。

    接过速效回灵丹,慕飞也不含糊,立马服用,开始缓缓恢复自身消耗殆尽的玄力。

    “金天拳法虽然只是中上级功法,但这劲拳终归是最强的招,因此不比那些上级功法差,所消耗的玄力也甚多,锻心境人境巅峰的玄力修为,虽然能勉强施展而出,但施展过后,玄力便会竭尽枯竭。”

    时间流逝,林真子的伤口虽并未痊愈,但也没了全身骨骼碎裂之危,因此也没了大碍。

    只是此刻,他却面色苦楚,呆呆地站在擂台上。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输?”

    “我居然会输给个锻心境人境巅峰的废物,为什么!”

    见林真子如此,宁芷筠不由得蹙眉。

    “师父,这林真子已经输了,应该让他下台了吧!”

    “嗯。”

    宁千箬点头,对名世仙宫弟子挥了挥手。

    该弟子点头行礼后,便上擂台,欲将林真子带下去。

    “林公子,你输了,该下去了。”

    “我为什么会输?”

    “不,我不会输!我怎么能输给个锻心境人境巅峰的废物,我不能输!”

    “林公子,请你自重,你已经输了!”

    “不,我不能输,你滚开,我要继续和岳恒天大战!”

    林真子变得愈发癫狂,就欲朝慕飞攻击,却见世仙宫弟子身形矫健,个跨步上前,掌将林真子轰退。

    “林公子,请你自重!”

    “呀!”

    林真子大吼声,催动浑身玄力,朝着这名世仙宫女弟子出手。

    “真儿,不可!”林余道大惊,匆忙出言制止。

    但林真子此时哪还听得到他的话,浑身气血上涌,周身布满了诡异黑气,气息比之巅峰,还要强了好几倍。

    “这是影魇特有的魔气!”

    应晴大惊。

    “他入了魔!”

    宁千箬立马起身,催动玄力,化出只大手,把将该名女弟子抓回。

    “正合我意!”

    林真子大吼道,身形极速蹿动,朝着慕飞轰袭而去。

    “慕岳哥哥!”宁芷筠大惊,这林真子已然被魔气附身,实力不同往日,在加上慕飞此刻正在盘膝而坐,恢复肉身,倘若挨上击,必死无疑。

    正当此时,空中个身影飞速蹿动,爆发出浑厚气息,玄力凝聚,欲出手阻止林真子。

    而就在其要出手时,突然“咦”了声,停下了手来。

    只见慕飞强行中断恢复状态,再次施展金天拳法劲拳,而出拳时,又突然短暂的缓冲了片刻,随后才再次出手。

    “憾山拳?”空中身影略有惊讶,眉目之中充满的欣赏之意。

    边是魔气附体的林真子,边是将憾山拳缓冲的精华汲取的金天拳法第四层劲拳。

    只听见“轰”地声响起。

    双方再次对上拳来,引得整个擂台轰然倒塌,震动不断。

    空气仿佛凝固般,双方在半空中停滞片刻,突然迸发出剧烈火花,震动不断,随后轰然炸裂开来。

    片刻后,众人只见林真子“扑腾”地声,摔落在地上,昏迷不醒,身上的魔气也已然散去。

    “咳咳!”

    随后,慕飞也从半空中慢慢落下,不断咳嗽,气息虚浮。

    “本就玄力枯竭,又强行中断恢复状态,导致自己受到反噬,之后又再次施展劲拳,由于憾山拳缓冲的缘故,消耗更大,此刻的我,已然没有了半点气力。”

    宁千箬面色阴冷地盯着林余道,冷声道:“可否解释下林真子身上的魔气?”

    林余道心中慌张,此地毕竟是世仙宫,这林真子身上突然爆发出魔气,对于他,对于青玄门,都不是件很好的消息。

    “宁长老,虽然我不知晓真儿的魔气从何而来,但是我青玄门想你保证,此事,我必会给你个交代。”

    说罢,林余道大手挥,便将林真子托起,说道:“如今的我,已然没有颜面在此地逗留,我这就离去。”

    “哼,我世仙宫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宁千箬冷声道,“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世仙宫个交代,只怕是要在我世仙宫待上段时日了。”

    “你!”林余道大为震怒,“你竟敢如此待我等,你不怕受到世人谴责吗?”

    宁千箬冷笑道:“关押个有魔气之人,谈何谴责?”

    说罢,宁千箬手将林真子抓起,在其身上种下三百道禁制。

    “林堂主仍是我世仙宫的客人,可在世仙宫境内随意走动,但是这林真子,便要在我世仙宫的铁牢里待上段时日了,林堂主可有异议?”

    “哼!”林余道冷哼声,不发语。

    宁千箬摆了摆手,吩咐名世仙宫弟子,将其带入了牢中,关押了起来。

    而半空中的身影,则嘴角露出丝笑意,悄然离开。

    “呵,居然能在短短的几招里,便汲取到了憾山拳的精华之处,真是有趣。”

    此人,正是世仙宫上任的圣女,宁珞。

    宁千箬扫了眼离去的宁珞,便不再理会。

    由于林真子的缘故,擂台已然坍塌,因此,宁千箬便欲提前宣判擂台赛的结果,但却被应晴给拦下了。

    “宁长老稍安勿躁,擂台赛可还有人没有参赛呢,贸然结束,对于没有参赛之人,恐怕有失公允吧?”

    宁千箬扫了眼应晴,说道:“你不过是想让应明参赛罢了,何须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应晴顿时感到面目无光,但为了与世仙宫联姻,她只能厚着脸皮说道:“宁长老说笑了,应明本就没有参赛,按照规则来说,他也确实能够参赛吧。”

    宁芷筠顿时坐不住了,说道:“应长老,我敬你是长辈,本不应冒犯,但你如此行事,不觉得有些趁人之危吗?”

    应晴咯咯地笑道:“小圣女何出此言?这林真子已经被岳恒天打败,他大可以用速效回灵丹,将自己的玄力恢复。”

    宁芷筠说道:“你明知道岳哥哥因为林真子的缘故,此刻已然有了道伤,这速效回灵丹根本不可能恢复的了。”

    应晴笑道:“关于林真子,我只能对岳恒天表示同情,但是码归码,这应该和我们无关吧,这擂台赛的规则摆在这里,小圣女总不能让我们就此放弃吧?”

    “你!”宁芷筠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