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反败为胜

    对于应晴的做法,众人虽心生鄙夷,却并未露出不满之态,来她应家实力强大,虽不及世仙宫,但也是苍炎城中的顶尖家族,他们难以招惹,二来,严格来说,擂台赛确实没有结束,此刻应晴提出让应明出手,也无可厚非。

    “唉,这岳恒天也真是晦气,碰上这么个情况。”

    “谁说不是呢。”

    众人纷纷对慕飞表出深深地同情之意。

    宁芷筠气的面色羞红,她本以为擂台赛会就此结束,不曾想这应晴居然如此不要脸。

    “呸,亏我过去还喊你声应师母,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宁芷筠心中暗骂道。

    似是看出了宁芷筠心中所想,应晴苦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招呼应明到其边上,将她的意思吩咐给了应明。

    “这不妥吧?”应明听罢,顿时面露为难之色。

    应晴冷声道:“大丈夫怎能如此优柔寡断,你不是说你对这小圣女也有意思吗?”

    “可是如此做法,我怕她会因此而厌恶我。”

    应晴说道:“厌恶你,那也比现在她对你不冷不热的态度好!”

    见应明仍在犹豫,应晴又缓缓说道:“机不可失,如若你错过了此次机会,那么日后你便再无与小圣女在起的可能。”

    应明看着脸焦急地望着擂台的宁芷筠,心中颇为不畅,个咬牙间,便做出了决定。

    “我去!”

    说罢,便缓步朝擂台走去,但没走几步,却忽然感到对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应明知晓,这是宁芷筠在盯着他。

    他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加快了脚步,飞快地朝着擂台走去。

    “哟,你也准备上台了吗?”

    慕飞哂笑道,由于速效回灵丹的缘故,他的玄力以及外伤已然恢复。

    只是最为严重的道伤,却难以恢复。

    应明不发语,跃跳上擂台。

    慕飞说道:“我敢打赌,即便是我如今的模样,你仍旧打不过我,你信吗?”

    应明面色漠然,但额头暴起的青筋却将其情绪暴露无疑。

    他在纠结,他不想放弃能与宁芷筠成婚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他又不想让宁芷筠因此而讨厌自己。

    慕飞看出了他的心事,不由得哂笑道:“应家小娘子,由你先出手还是我先?”

    “你叫我什么!”应明怒道。

    “应家小娘子啊,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噗。”

    宁芷筠听,便不由得笑了出声,应家小娘子,这个称呼,实在太符合应明的性子了。

    她与应明相识,应明优柔寡断,畏畏缩缩的性子,完全不像个男人,此刻慕飞所起的应家小娘子的称号,顿时让她感到无比形象。

    “你!你找死!”

    应明大为震怒,再也顾不上什么宁芷筠的厌恶,全力催动玄力,于身后化出无数绫罗,朝慕飞轰去。

    慕飞立马施展劲拳,朝绫罗轰袭而去。

    只听见“轰”地声巨响响起,恐怖的玄力波动肆意扩散,引得本就坍塌的擂台变得更加地残破,无数沙石在空中受到二人控制,肆意流动,朝对方轰袭,对撞而上,宛若飞沙走石的风暴般。

    片刻后,慕飞逐渐占了上风,风暴逐渐涌向应明,但正当此时,慕飞却忽然感觉自己突然变得使不上劲来,不断的咳嗽。

    “咳咳!”

    慕飞不断咳嗽,风暴瞬间转向,朝其涌去。

    慕飞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个箭步跃到风暴之上,循规着风暴的规律,个转身,便跳出风暴,随后身形极速蹿动,飞快朝应明冲去,催动金天拳法,就要朝其轰去。

    “什么!”应明大惊,匆忙将扭动身子,让绫罗变幻,在空中不断飘动,时而像展翅的大鹏,时而又像暴动的魔熊,威势无比,阻碍着慕飞攻击。

    慕飞身如鬼魅,虽受其绫罗阻碍,但却丝毫没因此而停滞,飞快冲向绫罗面前,突然化为虚影,消失不见,让欲攻击慕飞的应明措手不及,再随后,便见慕飞身形飞快蹿动,已然到达自己面前,眼见就要对自己出手。

    但正当此时,慕飞再次感觉自己的力量,使不上劲来,呆滞了半息,应明立马反应过来,随手化出道气劲,将其震开。

    慕飞催动玄力,将身形稳住,大口的喘着气。

    “这招,如若能中的话,只怕应明已经输了吧。”

    “是啊,真是太可惜了。”

    众人纷纷惋惜道。

    应明盯着慕飞,面色严肃无比,在几轮交战后,他显然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有道伤,我无需与他对拼,只需要慢慢与他耗着便可,他的道伤迟早会发作。”

    但身受道伤的慕飞,虽然正大口喘气,却是脸笑意,显得极为轻松。

    “好个俏皮可爱的应家小娘子。”

    应明冷声道:“你已经激不了我了。”

    慕飞哂笑道:“我可并未激你,我只是在嘲笑你,这玉绫决乃女子所修的功法,而你堂堂七尺男儿,却与其如此契合,实在可笑。”

    “哼!”应明冷哼声,催动玉绫决,再次化出无数绫罗,朝慕飞轰去。

    但此次出招,比起进攻,更多的是防备,他在防备慕飞再次突进到自己面前。

    “你以为你能防得住我吗?”

    慕飞冷笑道,身形蹿动,朝应明极速逼近,个照面,便冲到其面前。

    但正当慕飞要攻击时,却见应明身姿扭动,将绫罗收回,急速收缩,将慕飞框在了当中,层层叠叠,毫无丝空隙。

    “轰。”“轰。”

    众人只听见慕飞不断轰击绫罗的声音。

    但每轰碎片绫罗,应明便立马补上道,虽然慕飞的攻伐威势强悍,却并未有什么作用。

    “唉,这次真是输了。”

    “不错,应明只消不断消耗岳恒天的玄力,不出片刻,他便会因玄力消耗过多导致道伤发作而败亡。”

    宁芷筠偷偷凝聚玄力,施展九玄玉女针,但银针尚未射出,便被宁千箬直接压制了下来。

    “倘若再敢如此,那他岳恒天从今以后就别想踏进世仙宫半步!”

    “师父!”宁芷筠气愤不已,但却别无他法,只能呆呆地看着擂台中被不断消耗玄力的慕飞,气息逐渐减弱下去。

    当正当此时,却见被绫罗包裹的慕飞,气息骤然消失,再随后,忽然爆发出猛烈的气息,拳轰向绫罗,将其轰为粉末,缓缓落地。

    “这不可能!”应明大惊道。

    慕飞哂笑道:“只是见你可怜,让你高兴高兴罢了,你莫不是当真以为我破不了你的玉绫决不成!”

    宁芷筠大为欣喜,她没想到慕飞还留了手力,在应明有所松懈的时候,突然爆发了出来,将其绫罗粉碎。

    应晴脸讶异地盯着慕飞,惊讶道:“抗着道伤居然还能如此强势,好生厉害!”

    不说应晴,饶是宁千箬面无表情的脸上,都浮现了丝惊讶。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应明颤声道。

    慕飞笑道:“没什么,只是拳打爆了而已。”

    “金天拳法虽然威力不足,但胜在巧劲,我看准时机,招出手,便将你的玉绫决打爆了。”

    “怎么会这样”应明面色苦楚地喃喃道。

    而今的他,气息同样虚浮,慕飞拳打爆的,不单单是他的玉绫决,还有他凝聚在内的玄力。

    慕飞说道:“如今我们二人的玄力都所剩无几,不如用肉身决胜负,如何?”

    “肉身?”应明苦笑,他的肉身之弱,堪比法修,如何与慕飞以肉身对战。

    “罢了,时不与我,时机已逝,我再无第二次机会了。”

    说罢,应明跃跳下擂台,对宁千箬说道:“宁长老,这场擂台,我认输。”

    “嗯。”宁千箬点头,示意世仙宫弟子上台宣布。

    应晴大为恼怒,当即怒斥道:“尚未分出胜负,你为何不继续?”

    应明摇头说道:“我打不过他。”

    “你唉。”应晴还想在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应明的模样,只能叹了口气,不发语。

    而在随后,随着世仙宫弟子宣布擂台赛由慕飞获胜后,顿时引起了众人的不断议论。

    “居然能反败为胜?”

    “这岳恒天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可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这金天拳法当真有此威力?”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但却字并未进入慕飞耳中。

    此刻的他,浑身玄力再次耗尽,正盘膝而坐,极速地恢复着玄力。

    他确实是拳将应明的玉绫决打爆了,但所用的却并非金天拳法,而是他自己真正的功法,“大音佛拳”。

    “大音佛拳”速度极快,威力更是不输于世间最为顶尖的功法行列,且独无二。

    因此,他才得以拳将绫罗轰碎,并且快速收招,做出施展金天拳法的动作,骗过了众人。

    “应该没人发现吧?”慕飞心中暗道。

    对于应明的玉绫决他倒是无惧,但再压制下去,他的玄力就要控制不住,而回到锻心境天境巅峰,届时他可就穿帮了,因此他才会如此兵行险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