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儿时红嫣

    海月柔顿时反应过来,惊讶地望着白色火焰。

    “果然是月焰没错!”

    慕飞皱眉道:“此地竟有月焰,莫不是有人在监视着世仙宫的举动?”

    海月柔问道:“难道是有人欲对世仙宫不轨?”

    慕飞沉声道:“有这种可能,总之我们先看看上方的虚影,看看可否有红嫣的踪迹。”

    说罢,便看着在空中漂浮的虚影,想从中找到线索。

    海月柔则同慕飞起,四处寻找。

    结果无所获。

    慕飞皱眉道:“莫不是我的猜测错了?”

    正想时,海月柔指着苍梧殿的虚影说道:“慕云,你快看!”

    慕飞听罢,转头望着这道虚影,只见虚影之上,宁芷筠正脸幽怨,显得甚为委屈。

    慕飞立马催动玄力,灌入虚影当中,虚影逐渐放大,将所有虚影覆盖。

    只见宁芷筠气愤地说道:“师父,你不是说只要岳哥哥打赢擂台赛,你就成全我们二人的吗?”

    宁千箬冷声道:“我确实说过。”

    宁芷筠质问道:“那你为何又出尔反尔?”

    宁千箬眉头跳,说道:“出尔反尔?我看不见得吧?”

    “上擂台的人,真的是岳恒天吗?”

    “我”宁芷筠顿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自然知晓,这擂台赛由慕飞代替岳恒天出战的真相,已然被宁千箬知晓了。

    “师父,我”

    “好了!”宁千箬摆了摆手,“无需多说,此事暂且延缓,日后再说,你且先行退下。”

    “是。”宁芷筠极为不情愿地应了声,从大殿走出。

    “啧啧,真是老奸巨猾啊。”慕飞不由得感慨。

    海月柔疑惑道:“为何这么说?”

    慕飞说道:“圣女答应我,只要我帮她打赢擂台,便将红嫣的下落告诉我,因此我便代替了岳恒天参加了这场擂台赛。”

    “这宁千箬早就知晓了在擂台赛打斗之人是我而并非岳恒天本人,却揣着糊涂,继续让我继续打下去,待我将这些年轻子弟打赢后,又将真相揭露,如此便能将圣女打发了,石二鸟呢。”

    海月柔明白过来,问道:“她为何这么做?”

    慕飞摇头哂笑道:“多半是看不上这群子弟,但碍于大教面子,无法直接拒绝,只能另行他法,而我的出现,正好随了她的意。”

    “她知晓我并非岳恒天,但却顺水推舟,把我当成真正的岳恒天,让我打了下去,我说她怎么会在擂台下帮我说话呢。”

    “不过以她的手段来看,若没有我的出现,想必她也有别的办法在擂台上做手脚不让那些人获胜吧。”

    海月柔叹息道:“没想到这世仙宫,也同海族般,充斥着阴谋诡计,真是苦了圣女了。”

    慕飞点头,脑海中回想起了昔日与离荀在天竹峰见到她的样子。

    当时的她,惨死在草屋中,身子有不少地方已经腐烂,尤其以左边的容貌最甚。甚为凄惨。

    再随后慕飞又想起清秋谷通天塔内的那面镜子,便是那面镜子,带着他们来到此地。

    “时空之力,乃天地间最为恐怖的力量,次性回到十几年前,实在太过恐怖,我想,即便是玄殷书院的院长,长老,也应当没有这等能耐。不,莫说他们,纵观整个天地间,都很有可能都没有这等能耐之人。”

    “那面镜子,应该并非属于通天塔,在院长的估算之外,很有可能并非人为产物,而是无尽岁月下自主衍生的神物。”

    “只是它为何会跑到玄殷书院去,又为何碰巧跑到通天塔内?并且还将我们传到世仙宫?”

    慕飞不断沉思,虽然想不出个所以然,但却肯定了点,便是那面镜子的出现绝非偶然。

    “虽然并不知晓镜子为何出现在通天塔,但既然来了此处,也许也是冥冥中的安排,我或许可以尝试着改写圣女未来惨死的命运。”

    “但如若贸然改变,也许当日离荀和我就遇不到在天竹峰的圣女,也就没有那把匕首,也许我就会惨死在裂肉兽的手上。况且,即使我想改变圣女的命运,又从何改起?”慕飞不断的思虑着。

    正当此时,慕飞忽然注意到角落个娇小玲珑的身影,身着红色流云长袖,模样甚佳,正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红嫣!”慕飞立马认了出来。

    红嫣怯生生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慕飞笑着,欲上前说明,却见空中赫然出现道极为恐怖的玄力屏障,将二人和红嫣阻隔开来。

    “好强大的气息!”慕飞大惊。

    海月柔拔出长剑,欲朝屏障挥去,慕飞当即上前将其拦下。

    “不要贸然出手,否则将世仙宫的人引过来就不好了。”

    海月柔听罢,收起了长剑,问道:“现在怎么办?”

    慕飞轻声问道:“小红嫣,你能从里面出来吗?”

    红嫣摇头,说道:“师父不让我出去。”

    慕飞问道:“为何不让你出去?”

    红嫣说道:“师父说离开这里会引起大乱,所以不让我出去。”

    慕飞疑惑道:“为何?”

    红嫣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师父说的话,定是对的,所以我就不出去了。”

    慕飞问道:“你师父是谁?”

    红嫣说道:“她不让我说,她说不能将她的名讳告诉没有见过的人。”

    慕飞说道:“她是你宁姐姐啊,你不认得吗?”

    红嫣说道:“她不是宁姐姐,你也不是岳哥哥,我在月焰中都已经看清了,你们从口棺材里来。”

    慕飞不由得无奈,催动仪容锻骨决,变回慕云模样。

    海月柔同样便回本身模样,笑嘻嘻地说道:“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慕飞无奈道:“看来她能让我吃瘪可不分什么年纪。”

    海月柔探头问道:“红嫣,你在这里待了几年了?”

    红嫣说道:“三年。”

    “三年!”慕飞惊,“这么久?”

    “嗯。”红嫣点头,说道:“师父说,我在这里待得越久,对我越有好处。”

    慕飞皱眉道:“你师父莫不是在软禁你不成?”

    红嫣匆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师父是为我好。”

    “我幼时身体弱,是师父将我医好,并把我带到世仙宫。”

    慕飞问道:“那你个人在这里,不会孤单吗?”

    红嫣说道:“平日里有宁姐姐和青凝陪我,岳哥哥偶尔也会来,这种时候,我是不会孤单的。”

    “唉。”慕飞叹了口气,问道:“那你师父可有说过你何时才能出来?”

    红嫣笑嘻嘻地说道:“我明天就能出去了。”

    “明天?”慕飞愣,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明日便是祭礼大会,这是苍炎城罕见的盛况,她师父见她人在此可怜,放她出去透透气倒也情有可原。”

    海月柔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在此陪你到明日吧。”

    红嫣面露欣喜,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慕飞说道:“不妥,她师父能设立如此强大的屏障,必然是有大神通之人。如若我们在此久留,恐会会被她发现。”

    红嫣脸色顿时黯淡下来。

    海月柔当场就不乐意了,说道:“那我不管,我就是要在此陪着红嫣,她师父的事,你来想办法!”

    “”慕飞不由得无语,这甩手掌柜当的可真是轻松。

    红嫣笑道:“大哥哥大姐姐,你们不用这样,师父早就知道你们的踪迹了。”

    “什么!”慕飞霎时惊。

    红嫣说道:“师父也有月焰,而且还是只分化过次的月焰,我的三朵月焰,都是从师父的月焰上分化出来的,用来给我解闷。”

    慕飞心中暗道:“难道红嫣的师父是宁千箬?我自问在擂台赛上并未有何露馅之处,却还是被她发觉,是她真的有异于常人的观察力,还是说她是凭借月焰观察得知的?”

    想罢,慕飞问道:“你师父是宁千箬长老吗?”

    红嫣摇头,说道:“不是。”

    “不是么。”慕飞低头思虑。

    海月柔问道:“小红嫣,我们问你这么多,你都告诉我们了,你不怕你师父责骂你吗?”

    红嫣说道:“我师父很疼我的,而且,我总感觉看到大哥哥大姐姐有种熟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亲近。”

    “熟悉的感觉?”海月柔疑惑。

    红嫣点头,努力的想着说辞,说道:“就像就像青凝和岳哥哥样。”

    “我见到大哥哥就像宁姐姐见到岳哥哥样,见到大姐姐就像见到青凝样。”

    “是了,”慕飞恍然道,“小红嫣的体内有未来红嫣的记忆碎片,倘若能找出她的记忆碎片,唤醒未来的她的记忆,我们也许就能回去了。”

    海月柔问道:“那该如何唤醒?”

    慕飞说道:“多半和祭礼大会有关。”

    红嫣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记忆碎片?”

    慕飞蹲下身来,望着红嫣,问道:“你相信大哥哥大姐姐吗?”

    红嫣点头,说道:“相信。”

    慕飞笑道:“那就好,待到了祭礼大会,你愿意跟着大哥哥大姐姐吗?”

    红嫣点头,说道:“只要师父同意的话,我就愿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