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宁千笙

    “真乖。”慕飞笑道,欲伸手摸红嫣的头。

    但手刚伸向红嫣,便被屏障所阻,慕飞只得就此作罢。

    正当此时,大殿外忽然散发出浑厚的威压波动,甚至波及到了此地。

    但没会儿,威压便消失不见,随后,宁芷筠以及岳恒天便从殿外走进,至慕飞二人身旁。

    “宁姐姐,岳哥哥,你们怎么也来了?”红嫣欣喜道。

    宁芷筠弯下腰笑道:“我们当然是来陪你啊。”

    海月柔作揖道:“圣女好。”

    宁芷筠回了个礼,说道:“月柔姑娘真是气质非凡,英气十足啊。”

    慕飞问道:“你师父是如何发觉我并非岳恒天的?”

    宁芷筠叹了口气,说道:“从开始,她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至于如何发现,我也不知晓。”

    “是这样么。”慕飞低头思虑。

    宁芷筠忽然面色不善地逼近慕飞,问道:“说起来,我到现在都不知晓你们是从何处而来?”

    慕飞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说了你又不信。”

    宁芷筠说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慕飞说道:“我说我从十几年后的玄殷书院来,你信吗?”

    宁芷筠面色阴冷,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你们二人还涉及了时间领域不成?”

    慕飞说道:“我说过你不信的。”

    宁芷筠冷声道:“十几年,你怎么不说几百年?几千年?”

    慕飞耸了耸肩,并未多语。

    岳恒天上前说道:“筠儿,慕云大哥,不要吵了,我们来不是说这个的。”

    宁芷筠看了眼岳恒天,叹气道:“算了,只要你不对世仙宫造成威胁,我也不勉强你说。”

    慕飞无奈的笑了笑,他说的句句属实,但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莫说他人不信,若非自己亲身经历,自己都不会相信。

    宁芷筠说道:“话不多说,此次,我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们。”

    “但说无妨。”

    宁芷筠深吸口气,说道:“你们的行踪,已经被红嫣的师父知晓了。”

    海月柔心中猛地惊,转头望着慕飞,面露询问之意。

    慕飞倒是没多大反应,只是眉头跳了跳,问道:“若我没猜错的话,红嫣的师父,应该便是世仙宫的宫主吧。”

    宁芷筠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呵呵。”慕飞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语。

    宁芷筠转身问道:“小红嫣,是你告诉他的吗?”

    红嫣当即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匆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师父说过,不能说,我就,没有说。”

    岳恒天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慕飞笑道:“很简单,堂堂世仙宫的长老,还是两任圣女师父的宁千箬,都没有到连名讳都不能轻易提及的地步,而能比宁千箬身份还高的,除了宫主外,别无他人。”

    宁芷筠惊讶道:“光凭这点你就能猜的出来?”

    “当然不止。”慕飞说道,伸手朝半空中的虚影指了指。

    “整个世仙宫都在虚影之内,唯独仙罗殿是片混沌,难以窥探,很显然是刻意为之。”

    “而红嫣说过,这月焰乃她师父所给,因此,除了她师父外,便无人能控制月焰。”

    “所以,显而易见,红嫣的师父,便是世仙宫的宫主,宁千笙。”

    “好个了不起的后辈!”

    慕飞话音刚落,便见空中浮现出道传音,再随后,空中骤然产生巨大的威压,朝众人压去,压地众人喘不过气来。

    慕飞立马催动佛光抵御威压,不断发出“咚咚”地佛钟声,频率比之先前在回梦殿时,快了数十倍不止。

    片刻后,威压便戛然而止,岳恒天和宁芷筠,当场便昏迷了过去,海月柔尚好,只是坐在地上不断地咳嗽。

    慕飞的状况比其余人好了不少,只是略有急促地呼吸暴露出他也不是太好过。

    正当此时,道金光从空中亮起,只见个身着白色华袍,脸威仪的女子,从金光中显现而出,缓缓落地。

    “师父,你来了。”红嫣脸欣喜。

    由于屏障的缘故,她倒是毫发无损。

    宁千笙点了点头,随意挥舞了下袖袍,便将屏障解除。

    红嫣兴奋地跑出屏障,跑到宁千笙面前,伸出双手,向其索取拥抱。

    “你这孩子。”宁千笙无奈地笑了笑,将红嫣抱起。“都这么大姑娘了,还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似的,还要师父抱。”

    红嫣说道:“在师父面前,红嫣永远是五六岁的孩子。”

    说罢,便靠在宁千笙的肩头上,脸满足。

    慕飞望着眼前的女人,若说心中没有丝涟漪,那是不可能的。

    不同于赤云宗,世仙宫的名头,显然更为悠久,也更为稳定,长期霸占着苍炎城第大教位置的世仙宫,是天地间最顶尖的教派之,实力之强,令人畏惧。赤丰实力虽强,但由于司空雁的缘故,在自己的心里不免低了几分,而眼前的女人,为整个天地间都难寻的天之骄女,她的存在,更是将世仙宫推向了最强盛,最巅峰的个阶段,是天地间活着的传奇之。

    “前辈好!”慕飞作揖道。

    宁千笙这才把红嫣放下,直勾勾地盯着慕飞。

    慕飞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深陷张蛛,难以动弹,而身上的切,都仿佛被宁千笙看穿。

    慕飞想挣扎,却感觉丝毫挣扎不动,整个人都不由得冒出虚汗。

    随着宁千笙的目光偏离,慕飞这才感到舒服些。

    “这便是世仙宫宫主的实力么,只是看着自己,便让自己连挣扎都挣扎不得。”

    但饶是宁千笙目光偏离,慕飞却仍旧感受到浓浓的压迫感。

    面对强者的压迫感。

    宁千箬,同样为天地间最强者之,但与眼前的宁千笙给自己带来的感觉,截然不同。

    宁千箬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庶民见到大将军般,而宁千笙,却犹如庶民见到皇帝般。

    “这便是强者和王者的差距么。”慕飞喃喃道,时间竟不自然地走了神。

    宁千笙并未在意慕飞的神态,而是转头望着海月柔,说道:“海天明还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海月柔心中惊,问道:“前辈知晓我父亲?”

    宁千笙点头,说道:“我与你父亲,也算旧相识了,他也算得上是代枭雄。”

    海月柔面色苦楚,说道:“或许吧,只是如今的他,半身残废,修为大跌,早已不复昔日荣光了。”

    宁千笙说道:“凡事皆有因果,不要光看眼前,凭你的实力,无需百年,便能接下海族剑门的重担,替你父亲分忧。”

    “并且,你父亲的腿伤,也并非难以治好。”

    海月柔听,脸焦急地说道:“前辈可有什么办法治好我父亲的伤?”

    宁千笙说道:“你父亲的伤势太重,我无能为力。”

    海月柔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来。

    宁千笙说道:“我虽无医治你父亲之法,但是我却知晓,你父亲的伤势定会好的,并且用不了太久。”

    海月柔疑惑道:“前辈为何这么肯定?”

    宁千笙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罢,宁千笙瞥了眼慕飞,说道:“你只需知晓,他会帮你治好你父亲的伤。”

    “慕云?”海月柔看了眼慕飞,疑惑不已。

    宁千笙说道:“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切还需自己经历。”

    海月柔点头,弯腰作揖说道:“谨遵前辈教诲。”

    宁千笙继续说道:“红嫣的记忆碎片受到了冲击,还需七日才能复苏,所以,你们只消在此待上七日,便可回到玄殷书院。”

    海月柔惊道:“前辈知晓我们从玄殷书院而来?”

    宁千笙笑道:“我说过,凡事皆有因果,今日果乃他日因,终有日,你会知晓的。”

    “我本不应于你等得见,但既然已见,那便再送你场造化。”

    说罢,宁千笙从衣口内取出个玉镯,递给海月柔。

    “这是?”海月柔面带疑惑地接过玉镯。

    宁千笙笑道:“你带上便知。”

    海月柔听罢,将玉镯带在手上。

    玉镯顿时发出璀璨的蓝光,朝海月柔体内涌去。

    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传到海月柔体内,让海月柔忍不住地闷哼了声。

    慕飞总算反应过来,惊道:“海月柔?你怎么了?”

    宁千笙说道:“这是她的造化,只消承受半个时辰,她便会不同往日。”

    宁千笙乃世仙宫宫主,自然也没有必要欺瞒自己,慕飞只能紧紧皱眉,面色严肃的望着海月柔。

    只见海月柔周身隐隐闪动着蓝色光芒,身体也仿佛变得虚幻,气息也变得虚无缥缈,仿佛要消失了般。

    慕飞焦急无比,望着宁千笙面露询问之意。

    宁千笙说道:“无妨,这是正常状态。”

    慕飞只好就此作罢,继续盯着海月柔。

    时间飞快流逝,半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

    海月柔总算缓了过来,由于疼痛而导致自己香汗淋漓,在此刻缓解后,流缓出的舒畅感觉,令其不由得面露媚笑,看的慕飞不禁心神荡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