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二三意剑阵

    慕飞猛的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该死,我在想什么!”

    海月柔轻闭双目,感受着身体所发生的变化。

    慕飞问道:“你怎么样了?”

    海月柔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非常奇妙。”

    宁千笙取出道道符,催动玄力灌入其中,道符骤然发亮,化为宗剑阵,屹立于半空之中。

    “好厉害的手段!”慕飞不由得惊叹。

    宁千笙说道:“你可以进去试试。”

    海月柔听罢,脚踏入剑阵当中。

    刚踏入剑阵,便见剑阵骤然转动,散发出凛冽剑意,朝海月柔逐渐逼近。

    海月柔拔出长剑,警惕地望着剑阵,蓄势待发。

    剑阵之上环绕着的二十三柄长剑,正不断地颤动,发出“滋滋”的声响,犹如饥饿的饿狼盯着美味的猎物般。

    宁千笙说道:“剑阵名为二三意剑阵,你应该知晓吧。”

    慕飞惊道:“这是二三意剑阵?”

    “不错。”

    慕飞焦急道:“这二三意剑阵,乃当年的剑圣易白所创,威力无穷,变幻万千,她能抵御的住吗?”

    宁千笙笑道:“这二三意剑阵,虽然为剑圣易白所创,但这道符所蕴含的剑阵并不完整,威力比之全盛的二三意剑阵,不足百分之,大可无需担忧。”

    慕飞皱眉道:“但即使如此,我怕还是”

    宁千笙说道:“若是先前,确实不定能获胜,但是此刻却大不相同了。”

    “为何?”慕飞疑惑道。

    宁千笙笑道:“你看着便是。”

    说罢,宁千笙便不再多言。

    慕飞望着宁千笙胸有成竹的模样,虽有狐疑,却也只能静下心来,望着剑阵。

    只见海月柔目光闪烁着光芒,炯炯有神,将二十三柄剑的情况尽收眼底。

    就在此时,其中柄长剑忽然“嗖”地声,朝海月柔射去。

    海月柔身形矫捷,轻踏莲步间,便跳到剑柄之上。

    后方长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飞快游动,纷纷朝海月柔射去。

    海月柔扭动身子,将长剑避开,身姿婀娜,虽在躲剑,但却犹如仙子在翩翩起舞般,美丽无比。

    慕飞惊讶道:“好俊的步法!”

    宁千笙笑道:“步法虽好,但终归不够稳,还差了那么点。”

    话音刚落,便见海月柔的身上果然被割下片衣角。

    “你小心点。”慕飞叫道。

    海月柔望着慕飞妩媚笑,身形挪动,出剑抵御朝其席卷而来的长剑,不断发出“锵”“锵”的摩擦声。

    双方僵持不下,足足对了千余招仍未分胜负。

    海月柔未击破剑阵,剑阵也未击伤海月柔。

    二者不断对战,分庭抗礼,片刻后,逐渐适应了剑阵的海月柔,逐渐占据了些许优势,开始慢慢将剑阵压制住。

    但就在突然间,剑阵忽然散开,正在出手的海月柔霎时扑了个空。

    随后,剑阵二十三炳长剑,飞至上空中,不断旋转,发出金色剑纹,朝海月柔不断扫去。

    海月柔不断挥动长剑,抵御着二十三炳长剑的无尽攻伐。

    就在此时,宁千笙开口说道:“不要光想着防御,要想着进攻,剑的精妙之处,便在于源源不断的进攻。”

    海月柔自然知晓着个道理,随手催动玄力,跃跳上半空,舞动长剑,将清鸢剑诀施展而出。

    金鸢散发威凛剑意,发出声鸣叫,朝二十三炳长剑袭去。

    第炳长剑飞快上前,朝金鸢刺去,却见金鸢煽动双翼,“锵”地声便将长剑击散,令其跌落在地,化入剑阵当中,消散不见。

    “好!”慕飞不由得叫道。

    余下二十二把剑立即出动,同时朝金鸢刺去。

    却见金鸢飞速盘旋,身形骤然变幻,消失在原地,转瞬间于空中显现,“嗖”地声朝二十二炳长剑射去,挥动利爪,“锵”“锵”“锵”地三声,便已将三炳长剑击落在地,化入剑阵当中。

    慕飞欣喜道:“就是这样,乘胜追击。”

    二三意剑阵,顾名思义,自然是二十三柄剑都在时威势为最,被海月柔击落把后,威势便骤然大减,在随后又被其连着击落三把,因此,剑阵已然难以对海月柔造成丝毫威胁,不过片刻功夫,二十三柄剑便被其如数击落在地。

    将最后柄剑击落在地后,海月柔收回剑招,回到地面。

    慕飞欣喜道:“了不起,居然连剑圣的剑阵都能破。”

    海月柔却并未感到高兴,低头望着自己的剑,脸疑惑地说道:“我总觉得,玉镯带给我的那股奇异变化,并未施展出来。”

    宁千笙点头,说道:“你确实没有领悟到。”

    海月柔问道:“二三意剑阵都已经被破了,我该如何领悟?”

    慕飞问道:“前辈想再施展次剑阵吗?”

    宁千笙说道:“二三意剑阵,乃剑圣易白年轻时呕心沥血所创,纵使道符只有不到其百分之的威能,也并非如此轻易能够破解。”

    慕飞疑惑道:“前辈的意思是,这剑阵,并未被破?”

    宁千笙说道:“当年剑圣易白创立二三意剑阵时,可是引得天地间异象不断,日月同存,长江倒流,如此强大的剑阵,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破解。”

    话音刚落。便见二三意剑阵忽然散发出巍峨气势,不动如山,而化入剑阵的二十三柄剑,则缓缓从剑阵之上衍生而出。

    二十三炳长剑,宛若被镀了金般,散发着璀璨的金光,气势之强,仿佛要将整个回梦殿压制住般。

    慕飞皱眉道:“这股气息,与先前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这才是二三意剑阵的真正威力吗?”

    宁千笙点头,说道:“只有当她领悟了玉镯带给她的变化,她才有希望将二三意剑阵破掉。”

    海月柔神色严肃,她自然感觉到了剑阵的变化,因此脸警惕地望着剑阵。

    双方僵持片刻,海月柔率先出手,玄力凝聚,形成道剑刃飓风,朝二十三炳长剑席卷而去。

    却见二三意剑阵的长剑骤然转动,同样化为道横向的风卷,朝海月柔的剑招袭去,个碰面,便将海月柔的招式扫平,随后迅速地朝海月柔冲去。

    “好快的剑招!”慕飞惊道,“海月柔小心!”

    海月柔自然知晓其威势,舞动长剑,施展出乱花剑诀。

    只见无数剑气从海月柔剑招中涌出,化为无数花瓣,随后合而为,化为朵巨大的花瓣,朝二三意剑阵缓缓飘去。

    但二三意剑阵威势极强,个照面间,便将花瓣当中的玄力切开。

    只听见“吱吱吱”地切割声不断响起,偌大片花瓣,瞬间便被切割成上百片残瓣,化入大道中。

    海月柔受到冲击,顿时口吐鲜血。

    “海月柔,小心!”慕飞大叫道,“剑阵还在进攻!”

    话音刚落,便见二三意剑阵,飞快朝海月柔席卷而去,海月柔立马出剑抵御,发出“铮铮铮”地剑光相交声。

    海月柔抵御不住,强行中断剑招,化为剑气朝剑阵轰去,结果受到剑阵反击,被击倒在地,身受重伤,气息变得虚浮起来。

    “海月柔!”慕飞大惊,就欲上前相助,但却被宁千笙把拦下。

    “你现在帮她的话,她便无法领悟,反倒是在害她!”

    慕飞只得就此作罢,面色焦急地望着海月柔。

    剑阵再次进攻,海月柔飞快起身,极速后撤,躲避着剑招的轰击。

    剑阵再次化为二十三炳长剑,从四面八方朝海月柔刺来。

    海月柔闭上双目,仔细地回忆着先前玉镯带给自己的玄妙状态。

    “所谓剑术,以剑为基,术为梁。而术中,又以速为基,力为梁。力中,又以身法为基,巧劲为梁。”

    “是了,师父曾说过,我的功法威力足够,但巧劲不足,倘若我能领悟巧劲,便能更上层楼,达到天人合的境界。”

    “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师父话中含意,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海月柔领悟过来,骤然睁眼,望着朝自己轰袭而来的二三意剑阵,丝毫无惧。

    眼见剑阵就要攻向自己,海月柔目光忽然闪烁了下,随后剑朝二三意剑阵刺去。

    只听见“叮”地声响起,海月柔剑,径直地顶在了身处中心的长剑剑尖之上,散发出无尽威势,将其余长剑都震退开来。

    “剑起!”

    海月柔身如浮燕,飞速朝二三意剑阵斩下剑,响起了“锵”地声。

    二三意剑阵顿时定格在原处,虽在不住地颤动挣扎,但却已然无法动弹。

    “剑落!”

    海月柔收回长剑,只见身后的二三意剑阵,“嘭”地声碎开,化为湮灭。

    慕飞大惊道:“好厉害的剑法!”

    宁千笙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总算领悟了。”

    海月柔收回长剑,走到宁千笙面前,行了个大礼,随后作揖道:“多谢前辈。”

    宁千笙说道:“无需如此,我不过给了你玉镯,关键领悟还是靠你自己,你如今,只消在静悟段时间,便能将这玉镯所赠的福泽完全归为己用。”

    “多谢前辈。”海月柔再次作揖,盘膝而坐,慢慢地进入悟道状态当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