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大战影魇

    影魇受到雷电轰袭,不断颤动着,总算将海月柔丢了下来。

    慕飞身形暴起,把接住海月柔,缓缓落地。

    鲜红的血液不断从海月柔身上流下,滴落在慕飞手上,令其冰冷的手变得炽热了分。

    慕飞沉声道:“我都让你离开了,你为何不听?”

    海月柔勉强支起身子,笑道:“哪怕重来,我依然会如此。”

    慕飞叹了口气,不再多语,喂海月柔服下枚雪玉蟾蜍丸,随后催动玄力,灌入其体内,修复其体内破碎的骨骼,但没过多久,便受到了其经脉阻隔,难以畅通。

    慕飞当即加大力度,欲将其堵塞之处冲破。

    “唔。”海月柔顿时闷哼了声。

    慕飞当即停下手来,不再妄动。

    海月柔这才缓过神来,不断的娇丶喘着,气息甚是虚浮。

    慕飞皱眉道:“影魇的攻击手段太过特殊,将你体内的玄脉堵塞,我的玄力短时间内无法灌入你的体内,除非”

    海月柔勉强露出笑脸,道:“有话不妨直说。”

    慕飞犹豫道:“除非催动玄力从你的神封穴中灌入,将你玄脉的堵塞处疏导开来。”

    “神封穴?”海月柔脸疑惑,问道:“神封穴在何处?”

    慕飞摸了摸鼻子,指了指其上身对侧高高悬挂着的两团白嫩圆润的花房,干咳了几声,掩饰其尴尬。

    海月柔顿时面色羞红,低头不语。

    慕飞手中亮起道银白色光芒,望着海月柔踌躇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我并不介意。”海月柔小声喃喃道,小到连慕飞都没有听见,面色比之先前也变的更加的通红,宛若醉酒的小媳妇般。

    正当此时,后方的影魇忽然暴动起来,盘旋在其身上的红色雷电,逐渐被其压制下去,随时可能被其化开。

    “顾不上这么多了!”慕飞皱眉道,手摁在海月柔的胸口之上,将玄力从其神封穴内灌入,涌向全身。

    海月柔的伤势逐渐好转起来,但她此刻的面色,却宛若熟透的樱桃般,红透半边天,整个身子也变得僵硬无比,导致慕飞废了好大的工夫才将其体内的堵塞之物疏导开来。

    完毕后,慕飞匆忙收回手,再也不敢同海月柔多言,转身对着影魇。

    雷法天决练至第三层后,已然变为了真雷,但饶是如此,仍旧无法对影魇造成伤害,足见其强大。

    “来吧,畜生!”慕飞沉声道。

    话音刚落,便见影魇“轰”地声,将盘踞于身的雷电震散,随后犹如魔兽般的怒吼声,便朝慕飞袭来。

    影魇速度极快,弹手间便化出道暗色气焰劈向慕飞,速度之快,饶是慕飞都难以避开,只能勉强施展“大音佛拳”抵御,却被其轰退数十米,将邻处的石屋砸成粉碎。

    “唔,呃!”

    慕飞闷哼声,吐出口鲜血,整个人瘫倒在地。

    他本就已被影魇所伤,是通过“归命”之火强行将自己变回巅峰状态,此刻受到影魇猛烈的攻击,元神凝聚的“归命”之火顿时散开,新伤旧伤加在起,顿时令慕飞的玄力散开,气息变得虚浮无比。

    “诛邪”之火也在随后消散,影魇的气息骤然增强,回到顶峰状态。

    “慕云!”海月柔大惊,欲上前帮忙,但由于伤口缘故,却难以到其身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影魇朝慕飞逐渐逼近。

    “我无碍!”慕飞沉声道,再度催动“归命”之火。

    他的肉身再次短暂地恢复到全盛状态。

    但肉身虽恢复,慕飞却感到自己的元神有阵深深的刺痛感。

    是元神损耗过度的疼痛,当日在灵果争夺赛与阳迁子对战时,他便有过回元神仿佛被刺穿的阵痛感。

    元神之火极为消耗元神的力量,纵然是慕飞的元神,也经不住元神之火的消耗,尤其以“清静”之火最甚。

    “给我稳住!”慕飞猛地晃了晃头,将体内识海极速催动,用以保持清醒。

    感觉身子缓过来了,慕飞大喝声,催动万煞死玄诀,浑身血液从体内冒出,于其周身弥漫,死气宛若条游泳的鱼般在其身旁游动,令其气息骤然暴涨。

    影魇化出道巨大的黑色帷幕,瞬间笼罩于整个天际,将二人笼罩在其中,另二人气息骤然减弱,加上不断残绕的魔气,令慕飞二人浑身不畅。

    慕飞立马催动逆引星流残绕在体外,并覆盖于海月柔周身,护其周全。

    但如此来,对自身的消耗又更进了步。

    “得速战速决了!”慕飞沉声道,也不再保留,“清静”之火瞬间点燃。

    只见慕飞的身形骤然变得虚幻,宛若道残像般。

    影魇施展出道红色光线朝慕飞轰去,却见光线直接穿过慕飞身躯,朝着后方的柱台轰去。只听见“滋”声响起,红线穿过柱台,直接朝地底涌去,柱台瞬间化为灰烬,而地底也瞬间被轰出个巨大的洞来,令慕飞二人心惊胆战。

    “这招要是打在自己身上的话,只怕自己十条命都不够用!”慕飞仍有余悸。

    好在他催动了“清静”之火,影魇难以对其造成伤害。

    影魇击落空,慕飞也不闲着,身形暴起,踏空九行极速催动,眨眼间闪到影魇身后,于手中化出星辰之力,施展“大音佛拳”对准影魇就是顿轰击。

    足足二十八拳。

    只听见诡异尖锐的惨叫声响起,影魇的身形受到慕飞“大音佛拳”连续轰击变得不稳,气息骤然减弱,虚浮了分,笼罩在空中的黑色帷幕顿时消失,令慕飞二人总算缓了过来。

    影魇大为震怒,发出尖锐的怒吼声,不断朝慕飞施展红色光线,慕飞脸冷笑,躲也不躲,任由影魇轰击。地面早已被影魇弄出巨大的坑,深不见底,可见影魇招式威力有多强,但威虽强,却难伤慕飞分毫,所有攻击都穿过了慕飞身躯。

    慕飞冷笑道:“孽畜,还有何招,尽管使出来!”

    影魇身形暴动,挥动暗色气焰朝慕飞砍去,但却也同先前般,从慕飞身躯穿过。

    慕飞自然不会闲着,再度冲上前,就欲攻击,影魇挥手反击,却只是攻击到了残像,慕飞真身已然到达影魇身后。

    “去死吧!”慕飞大叫道,再度化出星辰之力,施展“大音佛拳”对准施展二十八拳。

    影魇的气息进步变弱,远没了先前的强盛。

    慕飞冷笑道:“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说罢,慕飞身形暴动,就欲继续攻击。

    正当此时,影魇突然出手,于身后化出只仿佛被血色染红的巨型蝙蝠,飞快朝慕飞扑去。

    慕飞丝毫无惧,却见蝙蝠直冲慕飞直接在其手上狠狠地咬了口。

    “啊!”慕飞顿时惨叫起来,立马催动玄力,把将蝙蝠震开,身形极速后撤。

    “慕云!”海月柔大惊,勉强支起身子在后方搀扶住他。

    “你怎么样了?”

    慕飞面色惨白,沉声道:“真是低估了它,居然能在我催动“清静”之火下的状态攻击我!”

    海月柔看着慕飞左手上不断散发魔气的伤口,担忧道:“你的伤”

    慕飞沉声道:“伤势很重,但也没办法,都这么久了,祭天台那边还没动静,很显然,他们那边的变故比我们还严重,因此,我们只能仰仗我们自己。”

    说罢,慕飞再度催动“归命”之火。

    本已暗淡下来的“归命”之火,再度重新燃起,闪耀着璀璨的青色光芒。

    手上的魔伤被暂时的覆盖住了,但慕飞却比先前更加难受,面色狰狞,额头的青筋剧烈暴起,显然透支太过严重了。

    “慕云”海月柔脸担忧,她很想上前帮忙,但她知道,这等强度的影魇,根本不是此时的她能帮上忙的,此时的她只会给慕飞添乱,增多份负担,不说此刻,即便是先前全盛状态,她也难以帮的上忙。

    “我为何怎么无能!家族也好,慕云也好,个忙都帮不上!”海月柔悲愤道,紧紧捏着士仙镯。“我若能多参悟点世仙镯的玄妙,就不会如此了!”

    “呀啊!”

    慕飞怒吼声,气化三清,分为二,人对战影魇,人对战血红蝙蝠。

    有了先前的经验,慕飞断然不会在小觑血红蝙蝠,因此很快便将其轰散。

    随后便形成以二敌的局面。

    但饶是如此,以敌二的影魇,仍旧游刃有余,丝毫没有败下阵的意思。

    “给我去死!”慕飞怒吼道,身形骤然变动,凝聚全身玄力,附于拳中,对准影魇前后夹击,施展“大音佛拳”。

    只听见雷电劈打声,火焰轰击声不断响起,影魇的气息骤然暴跌,眼见就要承受不住了。

    慕飞却毫无停手之意,双拳不断向其轰去,发出“噼里啪啦”地声音。

    身前二十八拳,背后二十八拳,加起来五十六拳,本就夹杂星辰之力的“大音佛拳”经过万煞死玄诀、玄月录同加持,再加上将雷法天决以及“焚炎变”威势附于其上,所造成的打击自然不同凡响,强如影魇,也难以承受住其威势,轰然湮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