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祭天台事变

    影魇散发诡异气息,逐渐消散,正当此时,却见空中弥漫的魔气骤然凝聚,于空中化为个圆形球体,将影魇收入其中,就欲离去。

    “哪里走!”慕飞大喝声,立即施展大道玄音朝圆球轰去。

    圆球受到轰击,瞬间化为粉末,消散殆尽。

    眼见圆球被粉碎,慕飞总算舒了口气,结果这放松,元神之火骤然熄灭。

    “呃。”慕飞闷哼声,便昏迷了过去。

    慕飞睁开眼,自己正躺在处小屋子内,海月柔坐在自己床边,正脸欣喜地望着他。

    “你终于醒了!”

    慕飞问道:“过去了多久?”

    海月柔说道:“两日。”

    “糟了!”慕飞顿时大惊,就欲起身前往祭天台。

    但他刚起身半步,便感受到剧烈的伤痛传入自己体内,令其痛苦不已,不由得闷哼声,瘫倒在地。

    “慕云!”海月柔急忙将其搀扶回床边,道:“你的外伤经过玄力修复已然恢复,但透支太过严重,暂时无法起身,并且你手上的魔伤非常严重,需要时间修复。”

    “顾不得那么多了!”慕飞沉声道,“事关整个世仙宫的存亡,更关乎你我存亡,我必须去祭天台。”

    海月柔望着慕飞坚定的眼神,点头应了句“好”后,便将其背在背上,朝祭天台飞去。

    走出屋外,慕飞才赫然发觉,世仙宫的天早已变了样,风起云涌,魔气滔天,覆盖于整个天空,仿佛要将世仙宫吞没。

    空中时不时迸发出恐怖的黑暗气息以及璀璨的五彩霞光,显然是在大战。

    “是宁千箬还是宁千笙?”慕飞皱眉道。

    海月柔很快便带着慕飞到达了祭天台外,慕飞的问题立即有了答案。

    是宁千箬。

    宁千箬正跟个影魇大战,影魇为灰色,实力远比慕飞所遇强大,但影魇虽强,宁千箬也并非凡辈,竟逐渐将影魇压制,但也仅仅是做到压制,难以彻底击杀。

    整个祭天台的空气中,弥漫着绿色的毒素,看似毒性不强,非常稀薄。但慕飞眼便瞧出这种毒素,触之会让人立即化为摊脓水,当即叫住海月柔不再上前。毕竟此时的他,不敢再贸然透支玄力施展逆引星流了。

    但睁开第三只眼查探下情况,慕飞还不至于做不到,因此慕飞倒也看清了祭天台内的情况。

    宁千笙施展了大神通,将整片毒雾抵御在外,形成个巨大的保护圈,将所有人都护在其中。

    应家长老应晴已然重伤,严无常正同王原亭施展玄力救她。

    而另边,世仙宫上任圣女宁珞,正跟青玄门堂主林余道激战。

    只见林余道身煞气,双目猩红,魔气残绕于身,气息恐怖无比。

    好在宁珞实力强大,面对魔化的林余道,竟丝毫不落下风。

    慕飞沉声道:“果然是他干的好事!”

    海月柔问道:“怎么回事?”

    慕飞将在擂台赛上,林真子魔化事告诉海月柔。

    海月柔说道:“原来如此,你早就知晓这青玄门和影魇有关,因此才前往储物室对吗?”

    慕飞说道:“不至于,我前往储物室,终归只是想调查清楚我们为何会来到此地,但看目前的情势,怕是查不清了。”

    说罢,慕飞抿了抿嘴,又道:“这林余道,此次前来,摆明就是想将世仙宫瓦解。”

    “现在回想起来,这林余道行事,确实处处透露着诡异。”

    海月柔问道问道:“我们能帮什么忙吗?”

    慕飞皱眉道:“我们连祭天台都进不去,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海月柔点头,寻了处隐蔽之地,边给慕飞疗伤,边又能看清当中情况。

    大战仍在继续,宁珞英姿飒爽,与魔化的林余道对战丝毫不落下风,宛若战神在世,无数银针宛若银色寒芒,每针都直冲要害,令林余道难以抵御,被打的节节败退。

    慕飞哂笑道:“这宁珞虽为上任圣女,但年岁尚不过百,而这林余道活了数千年反倒被宁珞压制了,实在可笑!”

    海月柔笑道:“你可别忘了三十年后还要找她大战呢,你有把握胜她吗?”

    慕飞说道:“宁珞虽强,但我并不惧她,三十年的时间,足够我去超越她了。”

    正当此时,在半空中的宁千箬忽然爆发,散发盖世威能,于空中化出头七彩金凤,鸣叫声,朝灰色影魇扑袭而去,瞬间将其轰杀成渣。

    “不愧是世仙宫的长老,实力果真强大!”慕飞由衷地赞叹道。

    随着影魇阵亡,徘徊在祭天台内的毒素,瞬间被宁千笙施展大神通清扫殆尽。

    宁珞见毒物散尽,也不再留手,身形迅捷,把将林余道击倒在地,随后对准林余道的脑门掌轰去,震碎了他的玄根。

    林余道惨叫声,气息骤然减弱,奄奄息。

    慕飞匆忙说道:“快背我过去。”

    海月柔点头,将慕飞背起,走进祭天台内。

    宁千笙的气息略显虚浮,她虽并不似宁千箬和宁珞般奋力御敌,但她施展大神通将整个祭天台内的数千人护住所消耗的玄力,远比宁千箬和宁珞要大。

    “宫主的大神通,我等算是见识到了。”

    “不错,如此手段,当真是世间罕有。”

    宁千笙笑道:“无需如此,既然来我世仙宫,我自然要护你们周全。”

    红嫣拉了拉宁千笙的长裙说道:“看,是当时的大哥哥大姐姐。”

    众人当即把头转向外边,慕飞二人正朝此地缓缓走来。

    “宫主。”海月柔恭敬道。

    “你们来了。”宁千笙说道,说时又看了眼慕飞,也不多语,随手催动玄力灌入慕飞体内。

    不过片刻功夫,慕飞透支导致的重大伤势,便被其所修复,宁千笙的实力由此可见斑。

    随着透支的伤势修复,慕飞有了玄力,便盘膝而坐,开始修复其魔伤。

    这道魔伤,比起当日灵仙境所得严重了不少,因此哪怕宁千笙出手,加上慕飞本人,也是废了好大功夫才将其彻底清除。

    “多谢宫主了。”慕飞作揖道。

    “嗯。”宁千笙点头,并未多语。

    正当此时,宁千箬便同宁珞带着重伤的林余道来到众人面前。

    林余道冷笑道:“你以为你们已经赢了吗?”

    宁千箬冷声道:“否则呢?”

    林余道只是冷笑声,并未多语,想来是不想同众人多言。

    宁千笙说道:“你们青玄门也算苍炎城有头有脸的门派,而你却沦落到成为影魇的走狗,简直是让你青玄门蒙羞。”

    林余道沉声道:“你是高高在上的世仙宫宫主,整个苍炎城境内,除去那些身份特殊的家族外,你便是苍炎城的第人,哪懂得了我们这些凡辈的想法。”

    慕飞冷笑道:“这帽子扣得够大的。”

    宁千箬冷声道:“无需与他多言,与影魇勾结,罪证确凿,当诛!”

    “当诛?哈哈哈哈,好个当诛,好威风呢!”林余道忽然变得面色狰狞,道,“两百年前,你便是如此威风得意,句当诛,就害得我全族上下被歼灭,除我之外,无人生还。”

    宁千箬不由得皱眉,但却并未多言。

    各大门派众人也面面相觑,不知晓什么情况。

    “宁千箬,你可曾记得两百年前的邵氏!”

    “哼!”宁千箬冷哼声,“我道是谁,原来是邵氏,哪怕是此时让我重选,我样会做出同样选择。”

    “不对!”应晴皱眉道,“邵氏两百年前,确实有人并未死亡,便是邵氏的二当家邵千成,你若是邵千成,为何气息会与邵千成大不相同?”

    林余道冷声道:“自从她宁千箬声令下导致我邵氏被灭门后,我便下了狠心,将自己的玄骨震断,重塑玄骨,强行更改了气息,并且加入了青玄门,这才避开了追杀!”

    震断玄骨,众人光是听,都不由得头皮发麻,起了身鸡皮疙瘩。

    宁千箬冷声道:“我道这邵千成为何会突然失踪,不曾想两百年后,你邵千成摇身变,竟然成了青玄门的堂主。”

    慕飞低头问道:“圣女,这两百年前的邵家灭门是怎么回事啊?”

    宁芷筠说道:“具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这邵氏的宗卷,我也曾在藏书阁见到过,但每次想去偷看,都被师父呵斥,还不准我再接近。”

    “哈哈哈哈,”林余道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我邵家,今日就要得以复仇了!”

    说罢,林余道忽然身形暴动,强行将玄力凝聚,掌朝天际轰去。

    只见天边忽然风起云涌,雷鸣电闪。

    整个世仙宫突然开始剧烈摇晃,令众人身形不稳。

    “你做了什么!”宁千箬冷声道。

    “做了什么?”林余道面露玩味之色,“自然是召唤影魇,送你整个世仙宫上路!”

    “你!”宁千箬大惊,“你把天地屏障给打破了!”

    “哈哈哈哈,不错,这可是我利用青玄门强大的资源,花了七十年才查到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天地屏障已经变得很稀薄,而你世仙宫,便是最为稀薄的地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