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化魔

    宁千箬质问道:“你将天地屏障打破,难道不怕殃及整个苍炎城,甚至整个荒州吗!

    林余道冷笑道:“那又如何,我早已投奔天影大人,即使整个荒州覆灭,我也能依仗天影大人,继续存活下去。”

    “你这个疯子!”应晴咬牙切齿道。

    王原亭沉声道:“林余道,我们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如此!”

    林余道扫了眼王原亭,轻蔑地说道:“你们死活与我何干!”

    “你!”王原亭大怒,欲出手击杀林余道,但被严无常把拦下。

    “莫被他激怒,还是想办法解决这影魇之祸,方为上策。”

    王原亭看了眼林余道,神色不定,却也没再出手。

    林余道冷笑道:“天地屏障已破,今日,你们谁都活不了。”

    宁千笙说道:“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

    “是么?”林余道面带笑意地扫了宁千笙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宁千笙并未与其多言,嘴里默念着咒语,随着声“起”字喊出,众人只见世仙宫忽然亮起道七彩光柱,直穿天际,瞬间将整个天地屏障覆盖。

    片刻后,众人惊讶的发现,天地屏障,竟然被修复了起来,并且比之先前,更加地坚固。

    “怎么会这样!”林余道惊道。

    宁千箬冷笑道:“我世仙宫早料到会有你这等宵小之辈行此手段,因此早在数千年前,便已刻出修补天地屏障的大阵。”

    “好!好!好!”林余道连说三个好,“不愧是世仙宫,还真是有本事!”

    “但你倘若以为就此结束了,那便大错特错了。”

    宁千箬冷声道:“你还有何手段?”

    林余道冷笑声,手中燃起道黑色火焰,逐渐蔓延至全身,散发着浓烈的焦味。

    “嗯!”宁千箬紧皱眉头,感到事有蹊跷。

    片刻后,火焰消散,林余道的肉身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恐怖模样,宛若具干尸,但又不似干尸。

    但模样虽恐怖,他的气息,却暴涨了数倍,丝毫不逊色于先前的灰色影魇,甚至更甚。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便是我的手段,经过天影大人的赏赐,得到了这具肉身。”

    慕飞冷笑道:“都变成这幅鬼模样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林余道扫了慕飞样,眉目中满是轻蔑,道:“你们这种凡辈是不会懂的,凡躯修炼的禁制太多,而今抛弃了那具凡躯后,不仅力量上涨了数倍,修炼也不似过去那般充满桎梏,没有了限制,日后的修炼也会如鱼得水,只要经过天影大人的点化,莫说苍炎城,便是整个荒州,他日也无人可敌。”

    宁千笙说道:“力量再强,不是自己的,终归无用。”

    林余道冷声道:“哼,有没有用,你看着便知晓了。”

    说罢,林余道跃上天,施展出“青域爪”,“轰”地声朝世仙宫轰去。

    只见只青色巨爪,散发恐怖气息,以流星般的速度极速坠落,对准祭天台轰击。

    “青玄门至阳至刚的正派功法,却被你用的如此至阴至邪,实在可笑。”

    宁千箬冷笑道,随后身形暴起,冲到林余道面前,挥出无数银针,化为道巨大的羽扇,朝其刺去,朝林余道呼去。

    林余道大笑声,强行收招,随后“喝”地声,于身体周身散发出诡异的波纹,将宁千箬招式化解。

    “好诡异的招式,居然能将宁长老的银针化掉。”

    众人惊道。

    林余道冷笑道:“如何?”

    宁千箬盯着林余道,神色不定,“林余道入了魔,不仅实力暴涨,且招式诡异多变,若是寻不出破除之法,只怕我并非他的对手。”

    正当其思虑时,众人只见只诡异骨手忽然从宁千箬背后长出,把摁住她的颈脖,要将其折断。

    宁千箬大喝声,把将骨手震碎,化为粉末。

    但只骨手被毁,却有成千上万只骨手再次衍生,不仅朝着宁千箬轰去,同样也朝着台下的祭天台众人轰去。

    骨手之威,恐怖无比,先前的宁千箬虽然能将其震开,但其他人的实力远不如宁千箬,因此不过片刻间祭天台内便血流成河,死伤惨重,尤其以实力未过炼气境的年轻辈为最。

    实力弱小之辈,基本成了骨手之下的亡魂,变成了骨手的祭品。

    “哈哈哈哈。”

    林余道疯狂大笑,贪婪的吸允着亡魂之气,实力变得愈发强大。

    宁千笙边出手摧毁骨手,边叫道:“不要让他吸收亡灵之气!”

    “岂能让你如此轻易得手!”宁千箬冷声道,将浑身玄力凝聚于手中,于空中化出条巨大的五彩长绫,散发无尽威势,对准林余道轰去。

    “哼,换做以前,我还会惧你九玄绫,但如今的我已今非昔比,你九玄绫再强,也强不过天影大人所授的魔功!给我破!”

    林余道大喝声,于肉身周围化出道巨大的黑色光柱,瞬间将宁千箬的五彩长绫抵御住,随后轰然炸裂开来。

    “呃!”宁千箬受到炸裂,闷哼声,从空中坠落下来。

    林余道冷声道:“哼,我说了,你九玄绫再强,也强不过天影大人所授的大暗天魔功,而今破了你世仙宫九玄玉女针以及九玄绫两大至强功法,该送你上路了。”

    说罢,林余道手中化出道光束,对准半空中的宁千箬轰去。

    “师父!”宁珞大叫声,跃上前,催动浑身玄力,化出道金色护罩,将宁千箬护在当中。

    只听见“轰”地声响起,光束瞬间击破宁珞的护罩,将二人击落在地。

    “师父,师姐!”宁芷筠大惊,匆忙上前将二人扶起。

    二人皆已身受重伤。气息虚浮,但好在都并无大碍。

    “好强大的力量!”

    “早就听闻影魇族的实力恐怖无比,今日见果然如此!”

    “连世仙宫战力最强的宁千箬都败下阵来了,这世仙宫,只怕要被这林余道给歼灭了。”

    “也不至于吧,宁千箬虽强,但宁千笙尚在,她才是世仙宫之主!”

    “可是,宁千笙虽强,但这得到了影魇力量的林余道同样强大无比,可指不定谁更强。”

    “你这是什么话!长他人威风,难不成宁千笙败了,对我等还有好处不成?”

    “话虽如此,但这世仙宫,只怕是待不得了,倘若有机会的话,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哼,倘若这林余道连世仙宫都能剿灭,你认为你还能逃到何处?”

    “荒州之大,无边无际,况且,我大可以逃到其他主城,不再回这苍炎城,我就不信这林余道真有本事把手脚伸到整个荒州!”

    众人争论不休,令宁千笙不禁蹙眉。

    “各位若想离去,尽快离去便是,我世仙宫绝不阻挠!”

    “多谢宫主!”

    登时便有人起身,转身离开。

    有了第人带头,转身离去之人越来越多,眼见情景如此,林余道大感愉悦,道:“看看你们丑恶的嘴脸,有难时跑的比谁都快。”

    “不过,”林余道面色忽然变得狰狞,道:“今天你们个都别想走!”

    说罢,林余道大手挥,于空中化出条无数条巨大的黑色锁链迅速落地,“哐当”声重重地砸进地面,将整个祭天台覆盖住。

    离去之人被拦住去路,顿时大惊。

    “姓林的,你和世仙宫的仇怨我们不管,别把我们拉下水!”

    “聒噪!”林余道沉声道,随手射出道光束将其击穿。

    众人顿时大感畏惧,匆忙退回宁千笙身后。

    宁千笙扫了众人眼,并未多语。

    正当此时,却见黑色锁链忽然不断发出轻微的颤动声。

    “滋。”

    “滋滋。”

    道又道黑色的诡异气息从黑色锁链中生出,窜入众人身躯中。

    随后,所有人都感到自己体内的玄力迅速流散,被黑色锁链所吸收。

    “怎么回事?”

    “我的玄力在流失!”

    “我的也是!”

    “宁宫主,你快想想办法!”

    众人脸焦虑。

    宁千笙沉声道:“闭上你们的嘴,我自有办法!”

    说罢,宁千笙念动咒文,随手刻出道金色阵纹,化为七个分位,朝四周散去。

    七个分位立定,阵纹登时散发出璀璨金光,开始运转。

    众人明显的感觉到玄力的流失变得缓慢,且越来越慢,很快便停止了流失。

    林余道冷笑道:“好个七方定玄阵!不愧是世仙宫宫主!”

    “但你当真以为,我这残魂断锁功,只是吸收玄力这么简单么。”

    说罢,林余道再度出手,与周身化出无数残魂,朝众人缓缓游荡而去。

    “宁宫主!”

    众人顿时惊慌失措,纷纷道:“我们可是为了参加你世仙宫的祭礼大会才来的,你必须保我等周全!”

    慕飞冷笑道:“不过都是想接着此次祭礼大会,和世仙宫攀上关系,何须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众人被慕飞揭穿,顿时感到面色无光,目光阴冷地盯着慕飞。

    “你是哪家的小子!”

    “反正离死不远了,这小子居然还敢冒犯我们,不如杀了他泄愤如何?”

    慕飞冷笑道:“呵呵,恼羞成怒了么。”

    “不过,”慕飞手中蹿出道蓝色火焰,对准众人道:“就凭你们,还没那个资格杀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