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尘埃落定

    “啊!”

    火焰不断蔓延,从胸口蔓延至全身,令林余道剧痛难当,不由得惨叫起来。

    慕飞丝毫未给林余道喘息时机,化出道炽色的恐怖雷光,夹杂着大道之力,朝林余道轰下。

    “轰隆隆!”

    “滋滋。”

    火焰灼烧声,雷电劈打声不断响起,林余道的气息变得愈发萎靡,胸口也被烧出个大洞,且正不断的扩大。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林余道仰天长啸。

    慕飞冷眼望着林余道,不言语。

    林余道强忍着剧痛,指着慕飞沉声道:“即便我死了,世仙宫仍逃不过覆灭的命运。”

    慕飞哂笑道:“都这时候了,还在乱语,你莫不是想说,你还留了手不成?”

    林余道冷笑声,并未多言。

    但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只见慕飞赫然从星光袋中取出了个做工精细的黑色盒子,在林余道面前摇了几下。

    林余道面色骤变,变得狰狞无比,浑身不断颤动,怒目圆睁地瞪着慕飞。

    慕飞面露揶揄之色,戏谑地说道:“你的底牌都在我的手上了,你还有什么手段?”

    “啊啊啊!”林余道怒吼三声,丝毫不顾身上的创伤,将浑身魔气凝聚,化出道血红色光束,对准慕飞轰去。

    “啧啧。”慕飞感慨声,身形丝毫无动,任由光束轰击。

    结果自然是扑了个空。

    光束穿过慕飞身躯,丝毫未对慕飞造成丝毫伤害。

    随着林余道最后的攻势落下,他的身躯,也最终被嗜灵焰吞噬,连灰都没有剩下。

    慕飞收回嗜灵焰,将“清静”之火散开,又将剩余玄力归还给了宁千箬以及宁珞。

    而随着林余道被慕飞斩杀,地面的黑色锁链以及残魂,也随之消失。

    慕飞回到地面,催动玄力扫视了自己体内的状况,见无异常,总算松了口气。

    “将佛道二教的教义融入嗜灵焰中,实在冒险,好在此次有惊无险,并未失败,下次若非无法抵御的状况下,万不可再用。”

    “不过”慕飞看了眼手中的黑色盒子,皱眉道:“影魇虽亡,但盒子却被保留了下来,盒子内藏蔽着魔气内核,正不断扩散魔气,此时未泄漏只是我用玄力将其封住了,但随着魔气越来越多,魔气迟早会冲出盒子,向外扩散。”

    “但倘若将魔气内核击毁,只怕魔气瞬间就会弥漫于整个世仙宫,同样有所不妥。”

    慕飞不断思虑,无意间扫了眼宁千笙,叹了口气,自语道:“罢了,此地毕竟是世仙宫,还是让宁前辈自己决定吧。”

    说罢,慕飞走到宁千笙面前,将盒子的情况告知宁千笙。

    宁千笙却并无焦虑之意,接过盒子,径直朝红嫣走去。

    红嫣的周围,布置着大量弟子,将其重重护住,每人的修为都极为强大,都属世间顶尖高手。

    慕飞望着眼前幕,不仅无语,问道:“前辈,红嫣当真有那么特殊,需要如此保护么?”

    宁千笙笑了笑,并未多语,走到红嫣身边。

    “师父!”红嫣倒是没被先前的旷世大战吓到,反而脸淡然,见宁千笙到来,便伸出双手想让宁千笙抱她。

    “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和小娃娃似的。”宁千笙捏了捏红嫣的鼻子笑道,随手将黑色盒子递给红嫣。

    “师父,这是什么?”红嫣疑惑地接过盒子。

    宁千笙摸了摸红嫣可爱的小脑袋,笑道:“你打开便知道了。”

    慕飞愣,疑惑地看了眼宁千笙,见其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中登时涌现出个想法,便不再多语,紧紧盯着红嫣,欲验证自己的想法正确与否。

    红嫣拿着盒子,随意翻动了几下,又摇晃了两下,听到盒子当中“咚咚”声响起,以为是宁千笙送她的法宝,不由得吞了口唾沫,欣喜地将盒子打开。

    盒子刚打开,顿时便有滔天魔气想从盒子内涌出,红嫣登时被吓了跳,想将盒子丢弃。

    “不准扔!这是师父给你的考验!”宁千笙忽然严肃道。

    红嫣只得收回扔掉盒子的想法,想盒子盖上,只是魔气已然冒出,盒子怎么也盖不上了。

    但正当此时,却见红嫣的双手忽然亮起艳丽的红色光芒,瞬间将魔气压制,将其逼入内核之内。

    而魔气内核也正不断的颤动,似在挣扎般。

    红嫣欣喜地看了宁千笙眼,见其转厉而笑,对着自己点头,心中不由得胆大了分,将手伸向魔气内核。

    却见红嫣刚拿起魔气内核,便见魔气内核“嘭”地声在红嫣的手中碎开,化为碎片,并不断破碎,直至化为了粉末。

    “果然是了!”慕飞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我总算知道红嫣的体质是什么了!”

    宁千笙笑了笑,并未多语,走上前去,随意给了个红色的燕环,笑道:“做的好,这是师父给你的奖励。”

    红嫣大为欣喜,接过红燕环后,匆匆带带在身上。

    绚丽的红光顿时在其身上亮起,令其变得格外动人。

    红嫣爱不释手地摆弄着红燕环,花枝招展。

    隐约间,仿佛有个红嫣长大时的幻影闪而过,令慕飞不由得惊。

    “是我看错了吗?”

    宁千笙笑道:“你没有看错,她的记忆碎片,已经回到了她的身上。”

    慕飞问道:“这么说,我可以带她走了?”

    宁千笙摇了摇头,道:“自然不可能,你们想寻的红嫣,可还在通天塔内好好地待着呢。”

    “这”慕飞顿了顿口,作揖道:“多谢前辈提点,我总算明白了。”

    宁千笙点了点头,道:“比起红嫣这小妮子,此次还要感谢你拯救我世仙宫与危难之中。”

    慕飞摆了摆手,道:“前辈莫要取笑我,没有我,光靠这个小家伙,这林余道便翻不起浪来。”

    宁千笙摇了摇头,道:“话虽如此,但红嫣这妮子太过特殊,在她的实力为成长到独当面之前,断然不能暴露,因此此次哪怕整个世仙宫被灭,我们也断然不会将其暴露。”

    慕飞点了点头,说道:“前辈的思虑不无道理,毕竟她的体质太过特殊,化虚道体这等体质,放眼整个荒州的历史,都没出现几次。”

    宁千笙道:“红嫣之事,整个世仙宫,只有堂主以上资格的人才知晓,哪怕芷筠那丫头也只是知半解,其余人更是无从知晓,因此,你万不可向外泄露。”

    慕飞点头,郑重道:“这是自然,请前辈放心。”

    宁千笙点头,刚欲在说什么,却见天上忽然响起隆隆雷声,震耳欲聋,其威势仿佛雷神打铁般,引得尚在祭天台的众人啧啧惊叹。

    宁千笙望着隧道,不禁苦笑。

    “看来,连天都不让我与你多言。”

    慕飞望着空中不断劈打的神雷,冷笑道:“又是天道么,呵,所谓的天道,管的未免有点多了吧?”

    话音刚落,便见天雷宛若有了脾气,仿佛勃然大怒般,化出无尽雷劫,“轰隆隆”地对着慕飞轰股而下。

    慕飞丝毫无惧,寸步未退,直勾勾地盯着天雷,“我看你敢不敢劈我!”

    只见天雷响起“轰隆”声后,陆续轰袭而下,但不知何缘故,每道天雷,劈打在慕飞身上都会受到某种力量的抵御而偏离开来,劈打在地上。

    尘烟滚滚,本就残破不堪的祭天台,受到恐怖雷劫洗礼,立马被夷为平地。

    “我的天,这厮到底是何人啊,居然能将雷劫引来!”

    “别管他了,快跑吧,这可是雷劫,被殃及了可就不好受了!”

    众人面露惊容,纷纷逃离了此地。

    慕飞则屹立在祭天台中,狂傲大笑。

    天雷很快停止,受到雷劫轰击的慕飞,却没有受到丝毫创伤,每道雷都被不可抗拒的力量给抵御,偏离了原路径。

    尘烟滚滚,将整个祭天台遮挡在内,令众人难以看清。

    宁千笙随手催动玄力,刮出道和风,将尘烟扫而尽。

    慕飞丝毫未损,而他周围受到雷劫洗礼的地方,已然变成块真空死地,连玄力都难以流通。

    宁芷筠目瞪口呆地望着慕飞,惊道:“你到底是何人?居然连雷劫都耐你不可!”

    “逆天之人!”慕飞淡淡说道。

    “好个逆天之人!”宁千箬忽然从远处到来,赞叹道。

    “此次将宝压在你的身上,居然还真的押对了。”

    慕飞作揖道:“长老好。”

    宁珞站在旁,笑道:“你的实力如此强大,只怕三十年后,我可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了。”

    慕飞笑了笑,不置可否。

    宁千笙同样赞叹道:“果真是有大造化之人,居然能避开雷劫!”

    “轰隆!”

    突然间,空中雷声再起,令宁千笙不禁蹙眉,抬头盯着风起云涌的天空。

    “难道是二次雷劫?”

    “不对,好像是条隧道,像面镜子的隧道。”

    慕飞盯着这条镜子形状的隧道,心中赫然明白过来,这条隧道,便是回到通天塔的隧道。

    “看来,也到了回去的时候了。”慕飞喃喃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