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通天塔顶层

    “这是魔兽的血迹?”海月柔随手用长剑划下墙上的道血迹,端详道。

    “难怪我们路走来,能够通行无阻!”红嫣不由得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已经先我们步登上通天塔顶了!”慕飞眯着眼盯着石壁沉声道。

    海月柔问道:“或许除了我们外,长老也另派了人到了这清秋谷?”

    “不!”慕飞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指着石壁上道浅浅的划痕说道:“你们仔细看,光这道剑痕,虽然随着时间流逝,玄力已经化去,但上方所蕴含的浓郁的大道之力却仍旧有残留,光着道剑痕来看,此人的实力,至少不输于书院的长老,甚至不输于院长!”

    “怎么可能!”海月柔惊道,“院长的实力,我虽未亲眼见过,但也有所耳闻,放眼整个荒州,实力能及得上院长的,能有几人?”

    慕飞叹息声,缓缓道:“兴许是我判断错误也不定,但不论如何,此人的实力,至少绝非我们三人能够抗衡,我们暂时不知晓此人的目的是什么,倘若此人的目的,是炎黄剑的话,恐怕就不妙了!”

    海月柔说道:“清秋谷无论如何也在玄殷书院的范围内,此人若是真到了通天塔内,院长他们不可能发现不了。”

    “对了,”慕飞把头撇向红嫣,“试试用澄澜海心照出本源,看看能否找出蛛丝马迹。”

    红嫣点头,凝聚玄力,催动澄澜海心,于眉心之上亮起。

    “好浑厚的力量!”慕飞惊讶道,“果然变强了不少。”

    海月柔惊叹道:“虽然尚未施展,但我却感觉身上的切都仿佛已经被你给看穿了。”

    “哪有那么夸张。”红嫣笑道,“虽然不知为何,但我对澄澜海心的领悟确实又深了分。”

    说罢,红嫣催动澄澜海心,化出道绚烂的蓝色光芒,朝石壁的血迹照去。

    “嗖!”

    血迹骤然变化,仿佛活物般,开始缓缓凝聚,而石壁侧翼,忽然化出无数幻影,有魔兽,有异兽,也有机关所铸的机关兽。

    成百上前,数量庞大。

    “羽翼鸟,初入中阶的魔兽!”

    “碎尸蚕,单体虽然不强,但堆积起来,却丝毫不逊色于中阶魔兽!”

    “青莲狼,中阶魔兽!”

    “曼雨蛇,实力恐怖的异兽!”

    “还有那个蛛形机关兽,很明显是夷城内大门派所铸,威力绝不属于这些魔兽,异兽!”

    每只魔兽,每只异兽,慕飞都能说的上名来。

    “这些生物只比只强,本应是每层关卡的试练,为何会全部聚集在起!”慕飞不由得皱眉,“此事绝不简单!”

    红嫣继续照射,生物的种类越来越多,魔兽,异兽,机关兽,成堆而至,朝着道黑色的幻影追袭而去。

    黑色幻影只是缓缓走着,但后方的生物却怎么追不上,直到到达通天塔顶层,才停了下来,转身面对成堆的生物。

    再随后,神秘幻影拔出长剑,随手剑,伴随着“嗖”地声响起,后方所有追赶的魔兽、异兽以及机关兽都宛若纸糊般,瞬间消散,死亡,毁灭。

    “怎么可能!”三人顿时大惊。

    海月柔更是浑身不住地颤动,“只是随意招,居然能将通天塔所有的魔兽瞬间斩杀!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这是剑圣易白吗?”

    红嫣同样受到不小的惊讶,“能将剑术练到如此极致,绝对是剑圣易白无疑。”

    “不对!”终归还是慕飞先缓过神来,“此人绝不是易白,她是女的!”

    海月柔二人闻言,也缓过神来,仔细地盯着这道幻影。

    正如慕飞所言,虽然是幻影,二人难以看清,但从身后飘动的长发以及翩翩的长裙上看,此人确是女子无疑。

    “能有如此剑术,莫非是师父?”海月柔不由得皱眉。

    “不,”慕飞否决了海月柔的想法,“你师父虽强,但她的剑招于此人截然不同,所以并非是她。”

    “那会是谁?”

    “红嫣,”慕飞转头叫道,“你能看清这个幻影吗?”

    红嫣摇了摇头,“此人实力太强,以我的修为,绝对不可能看的我试试吧。”

    红嫣最终改了口,将浑身玄力凝聚,催动澄澜海心,令蓝光更加璀璨,细致入微,想以此将黑影显现。

    却见黑影依然丝毫没有显现之意,且仿佛感知到了红嫣般,随意挥动了下剑招,居然直接斩断了澄澜海心的联系。

    澄澜海心骤然回缩,红嫣措手不及,顿时受到其猛烈冲击,眉心不由得阵刺痛。

    “红嫣!”二人匆忙上前将其搀扶住,“你怎么样?”

    红嫣催动玄力稳住身形,轻声道:“此人不想让我们看见,但也没有伤我之心,否则以她的修为来说,我绝无还手之力。”

    海月柔惊道:“怎么会?这只是她的幻影,怎么能伤的了你?”

    红嫣苦笑声,“她的实力,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

    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枚雪玉蟾蜍丸递给红嫣服下,说道:“既然看不了,就无需再看,我们直接往最后层走去便是。”

    红嫣服下丹药,很快便将伤势化解。

    三人遂朝上方走去。

    刚到顶层,股浓郁的血腥气味便扑鼻而来。

    慕飞当即催动逆引星流,并覆盖于海月柔二人身上,沉声道:“都小心点。”

    “嗯。”二人同声应道。

    三人警惕地朝前方行去,没多久,忽然听见了魔兽的哀嚎声。

    “呜呜!”

    伴随着不明生物的哀嚎,还有滴水的声音环绕在三人的耳边。

    “滴答。”“滴答。”

    再随后,深处又涌出股呼啸的风,从内而外吹来,直吹到三人的脸颊上,顿时令三人感到恶心。

    实在是恶臭难当。

    慕飞尚好,两女却不由得感觉到阵呕吐。

    慕飞低头思虑了片刻,便明白了情况。

    “这恐怕是里面那只不明生物吐纳间呼出的气,个头应该不会太并且,实力恐怕不会很弱。”

    海月柔皱眉道:“难道强如那个神秘女子,也未能击杀它?”

    “不至于,”慕飞摇了摇头,“虽然不知晓具体情况,但也不是这只生物能应对的。”

    “但虽不如那个女子,也绝非凡辈,我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

    “嗯。”二人点头。

    三人停下脚步,但正当此时,却见深处忽然发出声尖锐的怒吼,随后,股恐怖的波动瞬间扩散而出,弥漫至整个顶层,所有的石壁皆轰然倒塌。

    慕飞三人匆忙催动玄力抵御这股恐怖的波动。

    好会儿,怒吼声慢慢停下,波动慢慢散尽,三人这才化去玄力,盯着眼前的生物。

    眼前生物,身长数十丈,背上长着无数尖刺,但已被削去不少,没了威势,身上同样千疮百孔,血迹斑斑,血液不断滴落在地,发出“滴答”的声音。

    “居然是五刹兽!”海月柔惊道。

    慕飞盯着五刹兽,皱眉道:“它受了伤,定是那神秘女子所为!”

    “快看那!”红嫣指着五刹兽后方个被剑斩开的大口惊道,“她必是取了炎黄剑,从那里离开了,我们得”

    话未说尽,五刹兽突然出手,化出轮月轮状的光柱,朝三人轰去。

    三人各自蹿动身形,避开了五刹兽的轰袭。

    海月柔皱眉道:“若是不将它解决,只怕没那么容易让我们过去!”

    “那就解决了它!”慕飞沉声道,随后身形暴起,个箭步上前,施展“大音佛拳”对准五刹兽轰去。

    五刹兽身负重伤,速度自然及不上慕飞,因此难以避开慕飞的招式。

    但虽难以避开,慕飞的招式却并未对五刹兽造成多少伤害,毕竟五刹兽是以恐怖的攻击以及无可匹敌的肉身著称。

    光以肉身的强度而论,五刹兽的强度,甚至连裂肉兽都远远不及。

    “哼,”慕飞冷哼声,“肉身倒是强,但你也只有肉身了!”

    五刹兽受到慕飞的攻击,再经由慕飞的嘲讽,大为震怒,也不顾身上的伤势,跃上前,手中闪烁着黄色的微光,掌朝慕飞拍去。

    慕飞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当即催动万煞死玄诀,随后施展雷法天决与其对抗。

    二者就此僵持在空中。

    但僵持没多久,五刹兽忽然哀嚎了声,收回了攻击。

    正是红嫣的九玄玉女针。

    只见五刹兽的伤口处,布满了银针,令五刹兽剧痛不已。

    “干的好!”慕飞赞叹道。

    红嫣笑道:“还是前辈厉害,居然能硬撼五刹兽的攻击。”

    五刹兽怒吼声,强忍着剧痛,骤然后撤,但海月柔早已在后方布置好二三意剑阵,因此它刚后撤,便陷入的剑阵的杀阵当中。

    “嗖!”“嗖!”

    二十三把剑不断朝其伤口刺去,顿时令其血肉横飞,伤口也变得愈发的多。

    慕飞当即给海月柔竖了个大拇指。

    海月柔回了他个微笑。

    “你们这么猛,我自然也不能闲着了。”

    慕飞笑道,随后凝聚浑身玄力,化出道大道玄音,“轰”地声,穿透了五刹兽的身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