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炎黄剑出世

    先前神秘女子给五刹兽留下了不少伤口,其中以胸口的道伤口最甚。

    慕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施展大道玄音从五刹兽伤口穿而过,瞬间将其击倒在地。

    “呜!”五刹兽哀鸣声,“扑腾”声扑倒在地,气息瞬间萎靡下来。

    四块神元逐渐从其脑海中漂浮而出。

    玄之心枚,露之心枚,刃之心枚,护之心枚。

    慕飞收起神元,沉声道:“顾不上炼化了,快追!”

    众人匆匆朝五刹兽后方的出口跑去。

    但就在三人就要跳出通天塔时,海月柔却忽然停了下来。

    “等等。”

    慕飞转身问道:“怎么了?”

    海月柔闭上眼睛,道:“我好像感知到了炎黄剑。”

    “什么!”慕飞和红嫣不由得愣住,“你能感知到炎黄剑?”

    海月柔并未回答二人,而是径直朝着个拐角处走去。

    “怎么办?”红嫣转头问道。

    慕飞低头思虑半息,道:“那个神秘女子实力强大,若是真取走了炎黄剑,只怕我们即使追上,也难以有好果子吃,倒不如顺着海月柔的感知走,说不定她真的和炎黄剑有缘也说不准。”

    说罢,慕飞便跟着海月柔走向拐角处。

    红嫣无奈,只得跟了上去。

    三人跨过拐角,但过了拐角便是死路,且空空如也,连炎黄剑的影子都没有。

    红嫣忿然道:“果然还是被那个神秘女子取走了!”

    “还能感知到吗?”慕飞上前问道。

    海月柔点头,说道:“我确实感知到了,它就在此处。”

    “可是,”红嫣面露疑惑,“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慕飞四处扫了眼,周围只有古朴的石壁以及些先前打斗所残留的碎石。

    慕飞捡起碎石,随手捏了捏,只听见“骨碌碌”地碎裂声响起,碎石骤然碎裂开来。

    “不应该啊,这碎石的材质不应该如此易碎。”慕飞不由得皱眉,盯着手上碎裂的碎石不断思虑。

    海月柔问道:“这碎石有什么不凡之处吗?”

    慕飞摇了摇头,“暂且不知。”

    “对了!”慕飞忽然灵光闪,转头对红嫣说道:“用你的澄澜海心试试。”

    “这有用吗?”海月柔不禁疑惑。

    “我试试吧。”红嫣摆了摆手,再次催动澄澜海心,化出蓝光朝碎石照去。

    只听见“嗖”地声响起。碎石骤然粉碎,化为金色尘沙,淅沥沥地在空中飘动,宛若条飘动的柳絮。

    “居然真的有用!”海月柔不仅愣神,随后幽怨地看了眼慕飞,道:“你还真是了解红嫣法宝的作用呢。”

    “咳咳。”慕飞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以饰尴尬。

    金色尘沙越来越多,逐渐化为座高台,高台之上,隐约有柄长剑正插在尘沙中屹立不动。

    “是炎黄剑!”三人欣喜不已,快步上前,欲睹其真容。

    只是三人刚上高台,便愣在原地,呆呆地盯着高台上的长剑。

    “这就是炎黄剑?”红嫣不禁愣神。

    “总之,还是先将它取出来再说吧。”饶是慕飞,也不太相信,眼前这柄长剑,便是不输于伏天印这等神兵的灵武真人所持的炎黄剑。

    实在是太平凡了,不论是外观、材质,还是其身上的剑纹,都太过平凡。

    世间的每柄剑,都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剑纹,剑纹相连越多,说明他的主人越强,而眼前的剑,三人来回看了三遍,竟连道相连的剑纹都没有看到,甚至连法宝都称不上,和凡人所用之剑毫无差别。

    而剑的材质,同样平凡不已,不过是普通的炼器凡铁。

    铸剑的材质,决定了剑的下限,剑纹决定了剑的上限。

    红嫣盯着长剑来回反复地看,试图找出其不凡之处,但显然失败了。

    “连道剑纹都没连接,这是凡人所用的剑。”红嫣随后就下了定论。

    “话可别说太满。”

    慕飞边说着,边已经走上前去,欲将长剑拔出,但当他刚触碰到长剑,便见长剑忽然变得虚浮,随后响起“嗖”地声,宛若平静的湖水被扔进块石子般,不断化出圈又圈的涟漪。

    而慕飞的手,也直接穿过了长剑,仿佛这并剑并不存在般。

    “果然有异样!”慕飞当即收回了手。

    刚收回手,长剑登时恢复如初,与先前般无异。

    “我也来试试。”见长剑如此诡异,红嫣也按耐不住好奇,随之上前,想将长剑拔起,只是她刚触碰到长剑,便见长剑化出道又道涟漪,而剑体也变得虚浮起来。

    “果然也不行。”红嫣无奈的摇了摇头。

    海月柔缓步上前,紧紧盯着长剑,深吸口气,随后闭目凝息了片刻。

    “海族剑门脉,日益衰落,虽然慕云你教了我化石之法,但也只能让我们剑门脉勉强维持地位,我身负光复剑门脉重任,这炎黄剑,无论如何,我都要取到手!”

    说罢,海月柔毅然出手,朝长剑握去。

    “嗖!”

    刚触碰,便见长剑散发出灼眼金光,股无穷的威势,从长剑之上喷涌而出,紧接着,长剑剧烈颤动,声震耳欲聋的龙鸣声随之响起。

    海月柔紧紧握着长剑,只感觉浑身的气力仿佛都要被炎黄剑吸收了般,难受不堪。

    “轰隆!”

    再随后,整个通天塔忽然开始剧烈颤动,红嫣的澄澜海心突然没了效果,金色尘沙消散不见,所有景象都变回了先前的模样,但炎黄剑却留了下来,被海月柔紧握于手中。

    “吼!”

    龙鸣声再起,且伴随着异象衍生。

    只见空中忽然散发出金色霞光,头金色祖龙猛然而出,正在空中不断的游动,盘旋着。

    而紧随而至的,头身披七彩羽翼的鸾凤也从异象中衍生,与祖龙际会。

    二者散发出灼眼的辉光,照耀着整个清秋谷,令清秋谷洋溢着祖龙鸾凤的气息。

    龙凤于空中际会,互相鸣和,时而是龙迎合凤,时而又是凤迎合龙,二者所散发的霞光,从空中流转而下,飘飘徐徐地散落在地,令整片清秋谷,或者说整个玄殷书院,都布满了充沛的灵气。

    “好对游龙戏凤!”慕飞赞叹道,“它们在散播福泽!”

    两道常寂光环于祖龙鸾凤身后显现,更令二者的气息变强了分。

    第三声龙鸣声响起,而鸾凤也鸣叫了声,二者忽然互相转动,且速度极快,快到肉眼难以看清。

    紧接着,二者便化为两道光束,猛地钻入海月柔手中的炎黄剑当中。

    炎黄剑骤然脱离海月柔手中,于空中漂浮,发出“滋滋”地声响,开始发生质变。

    只见炎黄剑之上忽然亮起两道光束,正是先前祖龙鸾凤的光芒。

    光泽从剑柄开始蔓延,直至剑尖,将整柄剑覆盖。

    三息过后,光泽消散,炎黄剑已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剑柄之上,盘踞着条祖龙,栩栩如生。

    而剑身之上,则刻画着头鸾凤,隐约间,甚至能看到鸾凤在剑身之中鸣叫。

    而它的材质,也骤然发生改变,再也不是先前的炼器凡铁,而是变为了世间最顶尖的大黑仙金材质。

    耀眼的辉光,从炎黄剑之上散发而出。

    炎黄剑仿佛有灵般,“嗖”地声,直接飞回了海月柔的手中。

    紧接着,炎黄剑自主地散发出阵颤鸣,对海月柔传达个讯息。

    “它在叫我认主!”海月柔大为欣喜,随后立马划破手指,往炎黄剑上滴上滴自己的血液。

    炎黄剑瞬间将血液吸收,又颤鸣了三下,逐渐趋于平静。

    海月柔握着炎黄剑,欣喜之意流露于心。

    “我做到了,炎黄剑,被我取到了!”

    “了不起!”慕飞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红嫣笑道:“炎黄剑在手,只怕回到书院后,可就没多少人是你的对手了。”

    慕飞叹气道:“你可能不知道,没有炎黄剑,她在书院也没多少对手,她在书院可是有个外号,叫女剑魔呢。”

    “不过自从你妹妹来了后,她就有了对手,时常和你妹妹打的不可开交呢。”

    海月柔白了慕飞眼,道:“你就不知道我们为何会动手吗?”

    红嫣则叹了口气,道:“只怕我妹妹,以后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海月柔笑道:“这可不定,照红绫的天资来看,此刻不如我,以后可就说不准了。”

    “说起来,若非你的澄澜海心,这炎黄剑,我还真取不到呢。”

    慕飞不由得苦笑道:“当时院长要你二人同前来,我还只当他真的只是想看我吃瘪,现在想来,我还是太年轻了,那老头,早就把切看穿了。”

    “对了。”慕飞从星光袋中取出神元,递给红嫣二人,道:“将神元炼化了后,我们便书院吧。”

    “嗯?”二人不禁愣,“我们不去追那个神秘女子吗?”

    慕飞摇了摇头,“不但不追,我们还要将她的行踪给隐瞒下来。”

    海月柔问道:“不太好吧?”

    慕飞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至少,她绝对不会是对书院有害之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