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回书院

    “你有把握?”海月柔歪着头问道。

    “相信我!”慕飞严肃道,“我有把握!”

    “那好。”海月柔点了点头,遂不再多言,当即坐下开始炼化神元。

    “你呢?”慕飞撇过头来问道:“红嫣,你相信我吗?”

    “前辈,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红嫣笑盈盈地说了句,随后便同海月柔般,拿起神元就开始修炼。

    眼见二人单凭自己句话就不再深追,慕飞心中不由得流淌过丝暖意,但也夹杂着些许无奈。

    “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事,才能得你二人如此待我。”慕飞自嘲地笑了笑,随后也不再多言,开始炼化神元。

    慕飞对神元的理解非常深,因此很快便将神元炼化,由于玄之心的缘故,他的玄力又浑厚了分,但与此同时,突破的气息同样越来越汹涌。

    “哪怕是如此粗大的玄脉,都已经压制不住了么。”慕飞不禁无奈。

    他的玄脉,本就粗大无比,再经由这些年来的历练,此时已然扩张到令人张目结舌的地步,但饶是如此,此刻他的玄脉中还是挤满了玄力,源源不断。

    实在是压制的太狠了,他已经在锻心境天境巅峰的呆的太久了。

    眼见体内明明有无比充盈的玄力,却无法突破,慕飞不禁苦笑。

    “若再不想办法寻到破解印记之法,只怕我就要抑制不住玄力而突破了!”

    另边,红嫣二人很快便将神元炼化殆尽,清醒过来。

    眼见二人已经将神元炼化,慕飞心中暗道:“罢了,再想也只会徒增烦恼,还是待回到书院在说吧。”

    想罢,慕飞便起身,同红嫣二人离开。

    通天塔的设计非常精妙,由下而上需要层层攀爬,但由上而下,却无需如此,通天塔的每层,都设有传送阵,用以离开通天塔,且极易催动,这是为了书院弟子的性命着想而立。

    三人踏上传送阵,个照面间,便从通天塔回到了地面。

    眼见自己如此轻易便回到了地面,红嫣不禁感慨道:“灵武真人真乃世间奇人,居然能凭己之力布下如此繁杂的传送阵,只怕连我师父,都不定能办的到。”

    “嗯。”海月柔点了点头,随后又严肃道:“虽然如此,但清秋谷地势诡异,只怕并没那么容易出去。”

    “放心吧。”慕飞摆了摆手,“在初入清秋谷时,我便勘察过其特性,清秋谷同通天塔般,易出难进,出谷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可放心。”

    三人遂朝谷外行去。

    正如慕飞所言,三人顺着红嫣所设的光柱坐标,很快便从清秋谷内走出,回到玄殷书院。

    众长老早已在此等候,眼见三人归来,皆面露欣慰之色。

    “总算回来了。”玄乾捋了捋胡子,望着三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院长好,各位长老好!”慕飞作揖道。

    玄乾盯着慕飞故作不悦之色,道:“还叫我院长?”

    慕飞当即改口,“师父。”

    “嗯。”玄乾又捋了捋胡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面露欣慰之色,舒心道:“这才像话。”

    明月淡淡道:“你三人的气息与进谷前已截然不同,想来是历尽了不少磨难了。”

    三人不置可否。

    明月又转头问道:“月柔,你取得炎黄剑了吗?”

    “取到了。”海月柔点头应道,将炎黄剑递给了明月。

    明月诧异地看了眼海月柔,随后接过炎黄剑,将其拔出,仔细的端详着。

    炎黄剑本身,已然非常出色,虽然尚没有剑纹相连,但论及威力,却比起她先前所持佩剑要好了太多。

    “没想到,此生还能见到欧阳院祖的武器。”明月盯着炎黄剑,略有出神,好会儿后,才缓过神来,转头对海月柔说道:“你的福泽比我强,这炎黄剑,是你如今的资本,它能让你的实力更上层楼,并且在未来,它还是你成为天地间最顶尖高手的仰仗。”

    话末,明月轻轻擦拭了番炎黄剑上的鸾凤图纹,又继续说道:“炎黄剑的剑纹已然随着岁月流逝而重置,等若重新开始,能否让它再现当年欧阳院祖的辉煌,便全依仗你自己了。”

    “多谢师父教诲,月柔铭记于心。”海月柔对明月行了番师徒礼,“我定会让炎黄剑重现当年欧阳院祖的辉煌!”

    “嗯。”明月点了点头,“当年欧阳院祖,在炎黄剑上刻了九千多道剑纹,你若想重现辉煌,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无事的话,便与我先回鸾仪宫,我有要事要说。”

    海月柔转头看向各大长老,各大长老摆了摆手,示意二人离去。

    “院长,各位长老,月柔告退。”

    二人随后离去。

    目送二人离去后,慕飞转头问道:“师父,我三人在清秋谷待了多久?”

    玄乾说道:“十四日,正好在外门弟子考核大赛结束之前赶了回来。”

    “才十四日?”红嫣顿时满脸讶异,“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何会感觉过了数个月般?”

    慕飞立马说道:“确实是十四日,只不过在谷内接连苦战,让你以为过了许久罢了。”

    红嫣疑惑地看了慕飞眼,见慕飞不断用眼神示意自己,当即反应过来。

    “仔细想来,确实是如此,是我在清秋谷内连番苦战太过劳累所致,而今既然回到书院了,我也能好好歇息番了,院长,各位长老,红嫣先告辞了。”

    “等等,红嫣。”红嫣刚欲离去,玄虚便上前叫住了她。

    红嫣停下脚步,疑惑地望着玄虚问道:“玄虚长老还有何事?”

    “是关于你体质的问题,我们直想找你了解关于你体质的事,只是你刚来书院没多久,便被派去同去清秋谷,因此我们直没有机会找你。”

    “好吧。”红嫣耸了耸肩,“各位长老想问什么?”

    玄虚说道:“此地虽为玄殷书院,但也免不了人多嘴杂,你随我们去天璇阁吧。”

    说罢,玄虚又转身对玄乾说道:“乾老头,我们走了。”

    “走走走,都走。”玄乾不耐烦地对众人摆了摆手,随后也不理会几人,转头对慕飞说道:“好徒儿,今日是你正式拜师的日子,我便送你场大造化。”

    说罢,玄乾便从星光袋中取出块巨大的火焰石,递给慕飞。

    “火焰石!”慕飞满脸惊愕地望着火焰石,但随后就不由得苦笑起来。

    “火焰石虽好,但我怕是无福消受了。”

    “怎么,嫌弃为师给你的礼不好?”玄乾略有气恼地问道。

    “不不不,”慕飞匆忙解释道:“师父你误会了,并非如此,只是我的印记尚未寻到解除之法,倘若此时再将火焰石炼化了,我立马就会控制不住玄力而突破,从而导致印记将我吞噬。”

    玄乾立马上前催动玄力查探慕飞体内情况。

    只见慕飞体内各条硕大的玄脉之上,都充斥着大量的玄力,几乎已经将其玄脉挤满。

    玄乾顿时大感欣喜,道:“好小子,好霸道的玄脉,好霸道的压制境界。”

    慕飞无奈道:“又有何用,还是要受到印记侵蚀,师父可有解决之法?”

    玄乾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印记极为特殊,隐蔽性极强,若非我精通窥探之术,我甚至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并且,它的威力也不可小觑,只怕我这种老家伙中了这种印记,都得受大罪,过去你是如何渡过印记侵蚀的?”

    慕飞说道:“过去在锻心境时,我尚且可以利用各种奇珍异药来压制它,但如今,它的威力早已今非昔比,想使用此法已然不可能,所以我才直拖到如今都未突破,我想,再过几日后,若是仍不能解决印记之祸,我就得废了这些玄力,从锻心境人境从头开始修炼。”

    “无需如此,”玄乾摆了摆手,“这印记之祸,便由我们几个老头帮你渡过。”

    慕飞大为欣喜,“当真?”

    玄乾无奈道:“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便宜徒弟,总不能不管吧。”

    “那就提前谢过师父了。”慕飞立马行礼拜谢,丝毫不给玄乾反悔的机会。

    “你还怕我反悔不成!”玄乾白了慕飞眼,“两日后,你便开始突破,我们会在旁为你护法,不过”

    “不过什么?”慕飞疑惑道。

    “不过现在的你,必须马上去参加外门弟子晋级大赛,不然就算你突破了,我也不会让你进内门。”

    “啥?”慕飞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你当初不是说,我过了清秋谷,便让我直接进内门吗?”

    “嘿嘿,那只是骗你的权宜之策而已。”玄乾嘿嘿笑道,丝毫没有身为院长的自觉。

    “”慕飞不禁无语,随口喃喃道:“怎么摊上这么倒霉师父!”

    “我可听见了。”玄乾面色不善地盯着慕飞。

    慕飞立马打了个哈哈,“您老人家定是听错了,我是说师父你老当益壮,仙风道骨,实乃世间奇人,堪比欧阳院祖!”

    “臭小子,到是会贫嘴。”玄乾没好气地说道,“行了,你先去参加比赛,反正以你的实力而言,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是,师父!弟子必不辱使命!”慕飞面色严肃,义正言辞地应道,仿佛要去什么九死生的地方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