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改变

    “你个臭小子。”玄乾气的吹胡子瞪眼。

    却见慕飞立马施展踏空九行,溜烟便跑的没影了。

    玄乾愣了下,随后不禁哑然失笑,“跑的倒挺快!”

    “不过”玄乾忽然抬头望了望天,感慨道:“天歌,你儿子,还真有你当年的影子啊。”

    “但愿他不会步你的后尘吧。”

    另边,慕飞回到书院后,并未直接去参加弟子大赛,而是先回到了韵华阁。

    “不知歆儿如何了,身上的力量是否控制好了。”

    尚未踏入韵华阁,慕飞便赫然发觉,当中的灵气,比起半月前,又浓郁了不少。

    “真是个好地方啊。”慕飞边走,边感慨道。

    光凭灵气而言,在韵华阁修炼,日就能抵得上外界十数日功,更遑论当中的各种增强修炼的物品,譬如云间石。

    慕飞意兴盎然地前往长生树下,在他印象的情形中,盈歆正坐在长生树下脸笑意地看着在空中玩弄飞行器的小幽,雷王蜷缩在旁休憩,摆动着尾巴,时不时还抿抿嘴,弥真兄妹则坐在石台上,有说有笑。

    “若是小幽还在玩弄飞行器的话,我就把她飞行器给收了。”慕飞满脸笑意地喃喃道。

    但当慕飞至长生树下时,却并未发现如此情景,四周空无人。

    “不在吗?”慕飞有些失落,“人都在何处?”

    话音刚落,便见远处个熟悉的身影在空中缓缓飞来,头长犄角,背长双翼,身体周围有三颗青色的雷球在不断转动,正是雷王。

    “哟,回来了。”雷王发现了慕飞,从空中落下,至慕飞身旁。

    “雷王?”慕飞脸惊愕地望着雷王,“才半月不见,你这变化有点大了吧?”

    雷王淡淡地说道:“三日前,我的雷龙形态已经又渡过了阶段的转变,变化自然就大了。”

    “别说我了,才半个月不见,你这小子,怎么跟镀了层金样,这气息,简直和过去不是个人。”

    慕飞将清秋谷内的事如数告知雷王,包括通天塔那面镜子之事。

    雷王听地紧皱眉头,道:“能轻易避过那几个老头的监视,到达通天塔内,那个神秘的女子,恐怕实力在书院那几个老头之上,这种存在,实在有些恐怖了。”

    慕飞点头,说道:“也正是因此,我才并未和书院长老说,否则容易多生变故。”

    雷王低头思虑道:“不应该啊,那几个老头的实力,就已经在世间最顶端了,怎么又突然冒出这么个猛人。”

    “你知道她的目的吗?”

    慕飞摇了摇头,道:“不知,我曾以为她是要去取炎黄剑,但炎黄剑尚在,已被海月柔取走了。”

    “那个海族的女娃么,她的实力天资都不错,能取得炎黄剑,倒也不足为奇。”

    “不过,那个神秘女子既然没有恶意,此事不提也罢,以免徒生事端。”

    “我也是如此想法。”慕飞点头说道。

    “对了,”慕飞忽然从星光袋中取出块雷玉递给雷王,“雷玉我已找回来了,有了雷玉,是否就能重制雷王决了?”

    雷王讶异地接过雷玉,赞赏道:“本事不小啊,雷玉都给你弄到了。”

    慕飞问道:“有了雷玉,就能铸成雷王决?”

    “不错,”雷王点了点头,随后脸傲然地说道:“雷王决乃世间最强的雷法,没有之,有毁天灭地之能,你这小辈得了天大的福分,才能修得雷王决。”

    慕飞脸鄙夷地说道:“真有这般威能,你还能被人害死,现在还变成这般德性!”

    雷王瞪大了双眼说道:“你这小辈懂什么,那是他们偷袭!是偷袭!”

    “行了行了,是偷袭是偷袭,”慕飞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转口问道:“歆儿他们人呢?”

    雷王撇嘴道:“那个半月族的小辈,说是参加什么比赛进了半决赛,让他们加油助威呢。”

    “行吧,我也去看看吧,正好玄乾那老头,还要让我参加呢。”

    慕飞应道,遂不再多言,施展踏空九行朝比赛地点行去。

    比赛地点与先前外门弟子考核大赛的地点相同,皆在峰鸣殿。

    慕飞很快便到了峰鸣殿,只见偌大的个峰鸣殿内,此刻已然挤满了人,人山人海,蜂拥不绝。

    “也不知歆儿他们跑哪里去了。”慕飞望着满是人的峰鸣殿,感到阵头疼。

    慕飞试图用神识感知众人位置,但感知到的只是所有人气息所合在起的混杂气息,根本分辨不清。

    正当此时,慕飞赫然听到前方弟子正在商议弥真之事。

    “本以为此次大赛,会是阳迁子独占鳌头,不曾想,那个肌肉男,居然能硬撼他的攻击,实在恐怖。”

    “什么肌肉男,人是半月族的,肉身自然比我们人类要强大,他也只有肌肉了,玄力方面塌糊涂。”

    “话可不能这么说,他的战斗技巧实在厉害,剑宗的红绫实力如何,和女剑魔海月柔不相上下,连她都不是这个弥真的对手。”

    “只是输半招而已,而且充满意外,算不得数。”

    “输半招也是输,况且你说的意外,也是偶然中带了丝必然,都是弥真自己打出来的。”

    “话虽如此,但那也是红绫小觑了他罢了,若是在打次,胜负可就难以分清了。”

    “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老帮红绫说话,莫不是对她有所爱慕不成?”

    “切,你直帮着弥真说话,才是看上人妹妹了吧,是不是瑶珑心体的诱惑力太大了?”

    “胡说什么呢,我像是那种人吗?”

    “那就是看上人家美色了。”

    “你算了,我不跟你计较。”

    “什么叫跟我计较,我说的不对吗?”

    二人越说越激烈,各自都有了火气。

    “二位。”慕飞上前,伸手搭住二人的肩膀。

    “哪来的傻”二人不耐烦地转过身来,敢欲骂出口,见是慕飞后登时吓了跳。

    “慕云,怎怎么是你!”二人感觉脚有点软。

    慕飞摸了摸鼻子,问道:“我有那么可怕么?”

    “没有没有。”二人立马摇头,神色无比严肃。

    “算了,”慕飞无语道,“你们知道弥真他们在何处吗?”

    “那里,”其中人指了指远处的小屋,“半决赛的人都在那里。”

    “多谢了。”慕飞冲其点头道谢,随后径直朝小屋走去。

    “好险。”此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是啊。”另人也松下心来。

    “话说慕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为何方才我们见他会这么害怕?”

    “倒不是害怕,只是见到他时,不由得有种畏惧感,仿佛我们的气势被他完全压迫了。”

    “或许,这就是强者的王霸之气吧。”

    到达小屋内,慕飞定睛看,只见屋内四人都是相识之人,分别为张子冲、小幽以及弥真兄妹。

    “小飞飞,你回来了!”小幽最先发现慕飞,兴奋地叫道。

    张子冲立马上前,抱住慕飞的手臂说道:“哎哟,哥啊,你总算回来了。”

    慕飞受不了张子冲的腻歪,将其甩开,问道:“出什么事了?”

    “你看弥真兄。”张子冲指了指旁的弥真。

    慕飞转头看,只见弥真伤势甚重,从外观上看虽没什么,但其体内却有不少地方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弥灵正处处为其治愈着。

    慕飞沉声道:“怎么回事?”

    弥真苦笑道:“阳迁子,他的实力太强了,比起昔日抢灵果时,强了倍不止。”

    慕飞面色阴冷,“看来,他的实力提升了不少。”

    小幽问道:“小飞飞,这半个月你都上哪去了?”

    “我去清秋谷了。”

    “清秋谷!”张子冲闻言大惊,“是玄虚长老收你为徒了吗?”

    “不是玄虚长老,是院长。”

    “那就好。”张子冲明显松了口气。

    “小幽,你歆儿姐姐呢?”慕飞转头问道。

    “哼,不告诉你!”小幽脸傲娇地说道。

    慕飞面色冷,“翅膀硬了是不是,又要讨打?快说!”

    “嘁,”小幽鄙夷地看了慕飞眼,“我还以为你不管盈歆姐姐了呢,她在天枢院。”

    “天枢院?那不是玄乾老头的地盘吗,”慕飞心中暗道,“先前见面他怎么没和我说?”

    想罢,慕飞又张口问道:“你歆儿姐姐去天枢院做什么?”

    “好像是院长说给她寻了本非常适合她的身法,让她去闭关修炼去了。”

    “那我就放心了。”慕飞点了点头,随后转身问道:“半决赛还能打吗?”

    弥真叹息道:“打是能打,只是再打,我也不是阳迁子的对手。”

    慕飞上前拍了拍弥真的肩,说道:“阳迁子毕竟是天彝族的三少主,本身天资就属傲视天地的存在,再加上宗门大量资源分配给他,自然强大无比,你虽然肉身强大,但玄力尚且不强,败给他也属正常。”

    “反正已经有了内门资格,这后面的半决赛,你便无需再打了,待日后你的玄力变强后,你在与其对战吧。”

    “那比赛怎么办?”

    “哼,”慕飞嘴角微微上扬,“这战,我来替你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