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冲突

    “轰!”

    随着七剑刺身,慕飞身体周围瞬间亮起璀璨佛光,将七剑抵御在外。

    “给我破!”沈桓大喝声,全力催动七剑,欲将慕飞周身的护体佛光冲破,但效果却不大。

    “轰隆!”

    慕飞凝聚全身玄力,化出个巨大雷球,散发盖世神威,瞬间朝沈桓砸去。

    沈桓大惊,匆忙催动七剑抵御。

    “给我破!”

    “你破不掉!”慕飞冷声道,随后催动雷球朝七剑袭去。

    “滋滋!”

    雷球威势之强,饶是幽炎剑,都无法抵挡,七柄剑受到雷球冲击,瞬间变得弯曲。

    “当!”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七柄幽炎剑忽然产生裂纹,随后逐渐断裂开来。

    “什么!”沈桓大惊。

    “哼。”慕飞嘴角扬起个自信的弧度,身形骤然上前,记“大音佛拳”对准沈桓的胸口轰去。

    “簌!”“簌。”

    慕飞不断出手,对准沈桓就是顿狂风骤雨的轰击,足足轰击了三十拳。

    众人只听见沈桓体内的骨骼不断碎裂开来。

    三十拳过后,沈桓已然意识模糊,没了战斗力,紧接着便“扑腾”声扑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

    全场死般的寂静,似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全场忽然爆发出剧烈的嘈杂声。

    “慕云好强!”

    “刚才,你们有没有看清慕云是如何出手的?”

    “没有,速度太快了,谁能看的清。”

    “这慕云也太逆天了吧,这沈桓苦练这么久,实力暴涨了数倍,居然还是被慕云轻易碾压。”

    “你们快看。”众人还在议论着,忽然有人指了指沈桓的幽炎剑。

    众人转头看,只见幽炎剑已然归,已经断成了两截,没了灵气。

    股寒意瞬间蔓延至众人的身上,这可是幽炎剑,在武器榜上赫赫有名的存在,其剑的强度,绝对属世间顶尖,但此时此刻,却被慕飞断为两截。

    “这慕云简直不是人!”顿时有人忿忿不平道。

    “我们和他的差距,真的有那么大吗?”

    “我们,真的能追得上他么”

    众人的道心甚至都出现了崩坏。

    “这该死的慕云,刚回来就给我找事!”明月恼怒不已,神色不善地盯着慕飞。

    慕飞顿时感到浑身颤,转过头看,只见明月正满脸杀气地盯着他。

    “我又哪里得罪她了?”慕飞只觉得阵毛骨悚然,匆匆离开。

    “嗯,打的不错,再接再厉!”台下,小幽正双手持背,以副老气横秋地姿态对着慕飞点头赞叹。

    慕飞翻手给了她记板栗。

    “哎哟,”小幽疼的眼泪直流,“小飞飞,你!”

    “真是厉害!”离轩大为赞叹道,“我怕是及不上你了。”

    慕飞笑着拍了拍离轩肩,说道:“无妨,你的天资够高,只要勤加修炼,会有我十分之的。”

    小幽脸鄙夷地骂道:“嘁,小飞飞,你好厚颜无耻!”

    慕飞面色不善地盯着小幽,左手做出板栗状,沉声道:“又想挨打了是吧?”

    “哼!等盈歆姐姐回来,我就向她告状!”小幽呛声道,随后不等慕飞出手,便匆匆逃离。

    “倒霉孩子!”慕飞不禁扶额。

    正当此时,慕飞忽然感到阵阴冷目光正在远处注视着他。

    转头看,阳迁子的身影显现,只见阳迁子目露凶光,面露诡笑,对慕飞对了句口型。

    慕飞面色漠然,回对阳迁子句口型。

    阳迁子冷笑声,径直离开。

    离轩凑上来,好奇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慕飞撇了撇嘴,随口说道:“他说他要杀了我,我说他实力不行,是我杀他才对。”

    “真的假的?”离轩脸骇然,“他敢在玄殷书院杀人?”

    慕飞转过头望着离轩脸讶异地说道:“这你都信?”

    “”离轩顿时无语。

    “好了好了,不消遣你了,阳迁子和我说,他要打败我,我说他实力不够,就是这样。”

    “就这么简单?”离轩脸狐疑地看着慕飞。

    “就这么简单,你赶紧上台,阳迁子可已经上去了。”慕飞边说边将离轩推上台去,“打不过了就跑,切勿逞强。”

    “那还用你说,”离轩说着,人已经走到了擂台中央。

    慕飞对离轩笑了笑,随后又扫了眼阳迁子,面色骤然便冷。

    阳迁子对他说的口语,并非慕飞先前说的要杀他,也并非慕飞后面说的打败他。

    “盈歆是我的。”这才是阳迁子口语的原话。

    “哼,”慕飞冷哼声,双拳捏地“嘎吱”作响,面色狰狞,冷声道:“无论是谁,敢打歆儿的主意,我都不会让他好过!”

    说时,慕飞周身忽然冒出股乖戾的威压,肆意扩散。

    周围之人顿时被慕飞的恐怖气场吓到,不由得心生畏惧,不住地退开。

    慕飞扫了眼众人,不发语,径直回到弥真的屋子当中。

    众人这才缓下心来,大口呼吸。

    “好恐怖的气息!”

    “怎么回事?这慕云的气息为何忽然变得如此暴戾?”

    “谁知道呢,先前还以为他和沈桓阳迁子不同,现在看来,其实也差不多。”

    众人纷纷论道。

    “慕大哥,你怎么了?”

    刚进屋,弥灵便察觉到了慕飞的不对劲。

    半月族本就比人族敏感,而弥灵身为瑶珑心体,更是嗅觉敏锐。

    慕飞摆了摆手,并未多语。

    弥灵随手施展道愈力,朝慕飞涌去。

    慕飞顿时感觉戾气减弱了大半,心也静了下来。

    慕飞愕然地盯着弥灵,“你的愈力连戾气都能祛除?”

    弥灵点了点头,道:“不止戾气,任何凶戾的东西,我都能将其净化,这也是明月长老告诉我的。”

    “瑶珑心体,六体之,果真是举世无双!”慕飞不禁感慨。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急急忙忙的声音。

    “慕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慕飞转头看,只见张子冲急吼吼地从远处跑来。

    “怎么回事?”

    张子冲气喘吁吁地说道:“离轩,离轩哥他”

    慕飞不禁皱眉,“是不是那小子不肯投降,与阳迁子死磕?”

    “不不是,总之,你快去帮忙,我去找明月长老!”

    说罢,张子冲便匆匆离开。

    慕飞当即赶往擂台场。

    只见离轩浑身是血,已然重伤,而阳迁子站在旁,满脸狰狞,手中拿着块紫色的玉石,正不断吸收离轩的玄力。

    慕飞大怒,随手施出道红色天雷朝阳迁子轰去。

    阳迁子丝毫无惧,竟伸出手把将慕飞的天雷握在手中。

    雷电在阳迁子手中,不断发出“滋滋”的声响,甚为恐怖。

    但随后,阳迁子便将雷散开,轰至地面,引得整个擂台骤然炸裂,碎成粉末。

    “好好猛!居然能徒手将慕云的雷握住。”

    众人震撼不已。

    “哼,”阳迁子冷哼声,寒然笑道:“你的雷,也不过如此!”

    慕飞并未理会阳迁子嘲讽,冲上擂台将离轩的伤体抱下。

    离轩已然昏迷不醒,浑身无处完好,且身上无丝残留玄力。

    股无名火顿时涌上慕飞心头。

    慕飞将离轩伤体放下,冷眼盯着阳迁子,“你过了!”

    “过吗?”阳迁子哑然失笑,两息过后,阳迁子面色骤变,又变得狰狞起来,冷笑道:“我不止要将离轩的玄力收了,你的玄力,也将是我的囊中之物!还有,盈歆,是我的女人!”

    “你找死!”慕飞震怒,浑身气息骤然暴增,股恐怖的暴戾之气喷涌而出,朝阳迁子席卷而去。

    “怕你不成!”阳迁子沉声道,同样催动威压,与慕飞对抗。

    双方的威压紧闭在起,肆意扩散,压得在场所有弟子都喘不过气来。

    “嗖!”

    正当此时,远处忽然传来道更加强横的威压,瞬间将二人的威压压制下去。

    “明月长老!”

    众人总算感觉自己得救了。

    二人被明月压制后,也不再继续出手。

    明月缓步朝擂台走来,淡然道:“若是想死的话,我随时成全你们!”

    “是我过了!”慕飞说道,随后转身对台下弟子作揖。

    “是我不好,请各位勿怪。”

    众弟子不禁愕然,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慕飞。

    “好个慕云,能屈能伸。”

    “不错,这本就是我们实力太弱导致,你并未因此看不起我们,反倒还向我等道歉,着实令人佩服!”

    众人纷纷对慕飞示好意。

    慕飞道谢道:“多谢各位了,方才我只是怒上心头,才会如此。”

    “呵呵呵呵!”阳迁子忽然冷笑起来。

    明月转过身冷声道:“你笑什么?”

    阳迁子大笑道:“我看了出戏,只大蝼蚁对着群小蝼蚁作秀番,哗众取宠,着实可笑!”

    阳迁子此话,顿时引得众弟子群情激奋,愤怒不已。

    “哼,仗着家族优势修炼出来的成就,真不知有什么好傲!”

    个锻心境天境巅峰的弟子忿然道。

    阳迁子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手中亮起道玄力。

    “你想干什么!”这名弟子不由得惊。

    “杀你!”阳迁子淡淡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