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虐待

    “你敢,这里可是玄殷书院!”这名弟子心中畏惧,出口恐吓道。

    “玄殷书院又如何?”

    阳迁子冷笑道,手中化出道恐怖光束,“轰”地声朝该名弟子袭去。

    光束不断逼近,速度极快,这名弟子毫无逃跑之力。

    “啊!”这名弟子顿时吓得瘫软在地,动不动。

    正当此时,明月随手施出道剑光,“锵”地声,将阳迁子的攻击抵御住。

    “呼!”这名弟子总算松下心来,“多多谢明月长老。”

    明月少见的有了些脾气,微怒道:“敢在我面前出手,你是真的不怕死?”

    “哈哈哈哈!”阳迁子仰天大笑,“出手又如何?”

    “嗖!”

    话音刚落,便见明月身形暴起,转眼间便至阳迁子身前,剑朝阳迁子刺去。

    阳迁子大惊,使出浑身解数,化出道金色护盾,用以抵御剑击,但却被明月瞬间击穿。

    “什么!”阳迁子大惊,匆忙后退。

    “腾!”

    明月轻踏莲步,身形紧逼阳迁子,丝毫不让他有松懈的机会。

    阳迁子不断后撤,但明月紧跟不舍,导致其身法被逼得有些絮乱,紧接着被逼到个角落,退无可退,加上步伐杂乱,个不慎,跌倒在地上。

    明月手持太和剑,直直地指着阳迁子。

    台下众人已经看呆了,堂堂玄殷书院的长老,居然亲自动手,要杀个学生。

    并且,众人惊讶地发现,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阳迁子,此时居然额头冒出了冷汗。

    “这个疯女人!”阳迁子心中暗道。

    慕飞匆忙上前拦住明月,说道:“明月长老,莫要冲动!”

    明月丝毫不理会慕飞,盯着阳迁子沉声道:“我明月做事,向来我行我素,别想着凭你天彝族布下的七魂星爆阵便想在书院为所欲为。”

    阳迁子怒目注视着明月,不发语。

    “哼,我倒要看你怎么办!”慕飞心中冷笑。

    “好个明月,好个玄殷书院!”阳迁子忽然面露诡笑开口道。

    “既然如此,我便让你看样东西!”

    说罢,阳迁子手中亮起道紫色阵纹,正是七魂星爆阵的图纹。

    慕飞登时恼怒道:“好个天彝族,居然留了这手!”

    明月冷眼望着阳迁子,闭口不语。

    “哈哈哈哈,”阳迁子再次仰天长啸,“谁也不能在玄殷书院杀我,你明月不行,四大长老不行,他玄乾也不行!”

    “七魂星爆阵,那不是天彝族赖以成名的杀伐大阵吗,难道被布在了玄殷书院?”

    “怎么会这样,我还不想死啊!”

    “玄殷书院难道要亡了吗?”

    众弟子顿时慌了神,乱了心绪。

    “都给我闭嘴!”明月冷声呵斥道,“我玄殷书院,还轮不到他天彝族来决定生死。”

    “哈哈哈哈,说的好,我天彝族是决定不了你玄殷书院的生死,”阳迁子大笑道,“不过,你若是杀了我,所付出的代价,只怕也会有点惨痛。”

    “你敢威胁我?”明月面色阴冷,随意施展出道威压朝阳迁子压去。

    阳迁子顿时被压地喘不过气来,面色通红。

    “明月长老,且慢。”慕飞再次上前拦住明月。

    明月恼怒道:“你两番阻挠我是何意?”

    “明月长老别急,此时让我来办便可。”

    说罢,慕飞走到阳迁子身前,指了指其手上的图纹,冷笑道:“是不是只要将你杀了,这七魂星爆阵就会启动?”

    阳迁子冷声道:“不错!”

    “唔,明月长老,我倒有个主意,不知明月长老可否接纳?”

    “说!”

    慕飞笑眯眯地说道:“确实,阳迁子的七魂星爆阵,是个棘手货,若是杀了他,七魂星爆阵便会立即启动,但若是不杀了他呢?”

    明月撇过头来,讶异地望着慕飞,随后又恢复漠然,道:“你这阴损招数,可真像当年的个人。”

    慕飞愣,问道:“何人?”

    “个臭道士。”明月说道。

    “臭道士?”

    “好了,闭嘴。”明月不愿多言,反手掌轰在阳迁子穴道,将其玄力封住,“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说罢,明月便将太和剑收入剑鞘,“腾”地声飞入空中,伴随道金光闪过,消失不见。

    “不愧是明月长老,真是豁达。”慕飞不禁感慨,随后忽然把目光转向阳迁子。

    “呵呵呵呵。”慕飞面色不善地盯着阳迁子,缓缓向其逼近。

    “哼,蝼蚁!”阳迁子虽身不能动,但高傲的姿态却并未放下。

    “没想到啊,今日丶你居然落到了我的手里!”慕飞冷笑道,随后又转头喊道:“小幽,上玉盒!”

    “好嘞。”小幽兴冲冲地跑上擂台,将玉盒递给慕飞。

    “嗯?”阳迁子望着这个诡异的玉盒皱眉不已。

    “呵呵呵呵。”慕飞继续诡笑,将玉盒缓缓放到阳迁子面前。

    “蝼蚁,你想干什么!”阳迁子总算有些慌张起来,大声呵斥着慕飞。

    慕飞冷笑道:“干什么。自然是让你尝尝蝼蚁的厉害。”

    说罢,慕飞毅然打开玉盒。

    只听见“嗖”地声响起,玉盒内忽然钻出只诡异生物,猛地蹿到阳迁子嘴边。

    阳迁子定睛看,脸都变绿了。

    只见这只诡异生物,疯狂在阳迁子嘴边爬动着,似在觅食般。

    “居然是千毒蛛,哈哈哈哈,这阳迁子,活该。”

    众人登时仰头大笑。

    紧接着,又有只虫子从玉盒中蹿出,缓缓地爬到阳迁子嘴边。

    “哟,还有毒魔蚁!”

    “为何都朝他的嘴跑去?”

    “嘿嘿,千毒蛛,毒魔蚁,这都是最喜屎类的生物,至于为何会朝阳迁子嘴跑去,这我可就不知道咯。”

    “那说明他的嘴就是屎,哈哈哈哈。”

    众弟子皆仰天大笑,丝毫不把阳迁子放在眼里。

    无论是天彝族,还是阳迁子,他们都毫无点好感,此时能有此挖苦的机会,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

    “啊!”阳迁子仰天长啸,他快被这群人气疯了。

    “就是现在!”慕飞掌将千毒蛛以及魔毒蚁拍进阳迁子的嘴里。

    “呃,呕!”

    阳迁子登时便感体内阵翻滚。

    “想吐?没那么容易!”慕飞冷笑道,掌将呕吐物给活活拍了回去。

    “唔。”阳迁子活活将呕吐物,以及千毒蛛和毒魔蚁再次吞了回去。

    二者的毒性瞬间扩散开来,玄力被封住的阳迁子,丝毫没有驱除的机会,眼睁睁地看着毒性从体内蔓延至全身。

    “咳咳!”阳迁子不住地咳嗽,面色变得通红无比。

    好会儿后,阳迁子才缓过神来,面色狰狞道:“我若是咳咳能好过来,定取你狗命!”

    慕飞冷笑声,脚踹到阳迁子的脸上,“嘎哒”声,将阳迁子的脸骨踩碎。

    “啊!”阳迁子疼得惨叫起来。

    慕飞蹲下身子,把拉起阳迁子的衣领,沉声道:“你我本就有旧怨,今日丶你对歆儿的轻薄之意,更是万万不该。”

    说罢,慕飞再度起身,脚踏碎了阳迁子的左手骨。

    “啊!”阳迁子再次疼得惨叫起来,面色也变得惨白无比。

    慕飞并未停手,走到阳迁子的右手边,紧接着便是声“嘎哒”的骨骼碎裂声响起,右手也已然被慕飞踏碎。

    “慕云!明月!我不会放过你们!”阳迁子面色愈发狰狞,宛若嗜血的魔人般,令人望之不禁胆颤。

    “轰!”

    慕飞再次脚踏在阳迁子的胸口上,但却并未踏碎,只是令其骨骼破裂了些许。

    “这阳迁子虽可恶,但是肉身倒确实挺强悍!”

    “不错,慕云方才那脚,若是踩在你我等人的胸口上,只怕我们直接就魂归西天了。”

    众人惊叹不已。

    正当此时,小幽突然急轰轰地跑上台来,把推开慕飞,说道:“你那是什么破招式,让我来!”

    慕飞愣神片刻,随后同情地看了眼阳迁子。

    阳迁子见慕飞如此,顿觉不妙,转身凝重地望着小幽。

    只见小幽笑眯眯地盯着阳迁子,模样甚是天真烂漫。

    “你不要害怕,我才不会像小飞飞那样心狠手辣!”

    阳迁子面色阴冷,紧紧盯着小幽,想看她玩什么花样。

    却见小幽从星光袋中取出枚银针,在阳迁子面前晃了晃。

    “是针扎么!”阳迁子不由得舒下心来。

    若是世仙宫的九玄玉女针他还会有所忌惮,但其他人的针,倚阳迁子强大的肉身来说,本就少了五分威力,再加上小幽是锻心境人境的修为,更是难以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至少,在小幽把针放进个诡异坛子里前,他是如此想的。

    慕飞上前问道:“小幽,你这坛子里是什么?”

    “不懂了吧,这是我精心酿制的万毒液,虽然目前尚未完成,但已经有了世间九千多种毒,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呀,怎么连银针都被毒液给化了,唉算了不管了,直接往他脸上倒点算了。”

    “轰。”

    阳迁子“腾”的声跃而起,封锁其玄力的穴道,已然被其冲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