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金乌藤

    “砰!”

    阳迁子身形骤然暴起,玄力开始在其体内流通起来。

    万毒液的罐子受到阳迁子刹那间暴起的气息冲击,赫然倒翻到在地,毒液瞬间从罐子中流出,不断向四周流淌开来。

    “啊!”小幽不由得惊叫起来,“我的万毒液!”

    “看你干的好事!”慕飞恼怒道,随手将空中弥漫的毒气驱散,让其不再扩散。

    “嘎哒!”“嘎哒!”

    骨骼的摩擦声不断空中响起,只见阳迁子的骨骼,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恢复过来。

    慕飞冷笑道:“总算把你的底牌逼出来了!”

    阳迁子面色阴冷无比,忿恨地看着小幽。

    “你你想干嘛!”小幽少有地有些慌张,不住地后退了两步。

    阳迁子从空中落下,面色无比狰狞,狠狠地说道:“很好,你很好!明月没将我的底牌逼出来,慕云也没将我的底牌逼出来,没想到居然被你个小丫头给逼了出来,当真是好手段!”

    阳迁子边说着,边向小幽逐渐逼近。

    慕飞把上前挡在小幽的身前,与阳迁子对峙。

    “轰!”

    阳迁子扬起重拳便朝着慕飞轰去。

    慕飞丝毫无惧,反手施展“大音佛拳”与其对拳。

    震耳欲聋的对撞声响起,双拳所产生的波动从空中肆意流窜而出,令众人心惊胆战。

    小幽早已吓得走不动路,呆立在原处。

    慕飞怒吼道:“还不快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阳迁子凝聚玄力,手中骤然生出道光束。

    慕飞立马施展记重拳朝阳迁子胸口轰去,想以此逼退他。

    却见阳迁子硬撼下慕飞的重击,猛地倒在地上,但其手中凝聚的光束却已朝小幽轰袭而去。

    “快避开!”慕飞转头大叫。

    小幽早已吓得蜷缩在原地,根本没有逃跑之力,光束眼见就要轰击在其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此时,根法杖忽然从天而降,化出道金色护盾,将阳迁子的光束挡了下来。

    慕飞转头看,正是离轩赶了过来。

    离轩的伤势很重,若无外力帮助下,至少需三四个月才能恢复过来。但在慕飞的阵营中,却有个最逆天的外力,瑶珑心体,因此,此时的离轩,已然痊愈了过来。

    慕飞欣然笑,“快把她带下去!”

    离轩点头,将小幽从台上带了下去。

    阳迁子缓缓起身,慕飞这拳,并未对其造成特别严重的伤势。

    并且,就在阳迁子起身的瞬间,慕飞对其造成的伤势,已然逐渐被其愈合过来。

    慕飞不禁皱眉,“真是诡异的家族神通!”

    阳迁子面色阴冷,沉声道:“今日,必斩你!”

    “哼,”慕飞不禁冷笑,“方才不知是谁,被我踏碎了四肢和脸颊中的骨骼。”

    “你找死!”阳迁子冷哼声,身形骤然上前,迅捷如风,对准慕飞轰出拳。

    慕飞避开阳迁子攻击,施展踏空九行快速逃遁,与阳迁子拉开距离。

    “哼,宵小之辈,不过如此!”阳迁子心中冷笑,同样施展身法,紧追不舍。

    “这阳迁子好快的速度!”

    “这应该是天彝族的镇族功法,名为天行三重决,放眼整个世间的身法中,都属于顶尖行列!”

    “可是为何追不上慕云,慕云的是什么功法?”

    “不知道,身法本就不好辨认,而且慕云的宗门,我们到此时都尚未知晓,又从何知晓他的身法是什么。”

    “没想到居然能和阳迁子在速度上平起平坐,好生厉害!”

    “可是他为什么要跑?莫不是害怕阳迁子不成?”

    “胡说,慕云曾经在圣灵树境内和阳迁子打斗过,结果是慕云赢了。”

    “拉倒吧,我听说那是慕云依靠取巧得胜,二人真明刀明枪打起来,还真指不定谁能赢。”

    “你怎么长阳迁子威风,先前他那般态度,你莫不是没看到?”

    “我是实事求是,你看慕云此时直在逃跑避战,难道不是害怕阳迁子吗?”

    众人顿时无言,虽然他们有心向着慕飞,但慕飞此时确实直避而不战。

    “怎么了?为何直逃跑?”阳迁子冷笑道。

    慕飞闭口不言,只是不断地逃离着。

    “蝼蚁就是蝼蚁!”阳迁子不禁哂笑,“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

    说罢,阳迁子大喝声,将神荼像召唤而出。

    神荼像出,阳迁子的气息骤然变,比之先前,又强横了不少。

    “神荼现,恶鬼亡!”

    阳迁子大声呵斥道,手中显现出条金色的桃木藤条。

    “是金乌藤!”

    藤条初现,便有人认了出来。

    “金乌藤?那是什么?”

    “这是天彝族从古传下的武器,据说只要心存恶念,被抽上鞭便会毙命,威势极为恐怖!没想到居然在阳迁子身上。”

    “心存恶念?那不是惩恶扬善的神器?”

    “神器个屁,是否是恶念,乃天彝族的人决定,也就是说,但凡对天彝族之人有威胁,便是心存恶念之人。”

    “居然还有这等事?”

    “唉,曾几何时,他天彝族的先祖神荼,曾经也是名镇天下的盖世大神,斩妖除魔,没想到他的后代德行代不如代,时至今日,天彝族居然变成了臭名昭彰的恶族。”

    “人虽变了,但金乌藤却还是原先的金乌藤,威势极为骇人,这慕云,怕是危险了!”

    慕飞听到了众人议论,哂笑道:“没想到你这金乌藤还有这般缘故!”

    阳迁子面色阴冷,沉声道:“金乌藤,上斩妖邪,下斩魔祟,今日,必斩你!”

    “看来在你眼里,我是恶鬼了?”慕飞面露揶揄之色,丝毫没因金乌藤的出现而感到慌张。

    “休要多言,吃我鞭!”

    阳迁子挥起金乌藤,就朝慕飞轰去。

    金乌藤出手极快,饶是以慕飞的速度,都难以避开。

    慕飞当即于周身化出璀璨佛光,抵御金乌藤的轰击。

    只听见“轰”地声响起,慕飞身形猛地被轰退数百米,重重地撞在巨石之上,将巨石撞个粉碎。

    而其身上的佛光,也由于受到金乌藤轰击而轰然破碎。

    空中金乌藤的轰击尚在,条浅白的裂纹仍隐约可见。

    “阳迁子。太恐怖了!”

    周围之人不由得倒吸口气。

    “慕云怎么样?不会是死了吧?”

    众人担忧地看着远处废墟之下的慕飞。

    “轰!”

    只见慕飞赫然爆发,顷刻间将其周围的废墟残渣震开,屹立在当中。

    “居然没死!”

    “不愧是慕云,硬撼金乌藤的下抽打未死,实在是强悍!”

    “可是情况仍未改变啊,阳迁子的金乌藤,又不是挥打了下就不能再用了。”

    “虽然如此,但你没发现阳迁子的气息已经变得虚浮了吗,他的玄力已早方才那击之下,耗费了大量!”

    “咦,不对,方才确实虚浮,怎么此刻又恢复了!”

    “是了,我曾听闻,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天赋神通,这定是天彝族的天赋神通所致,方才明月长老所封的穴道,也是阳迁子仰仗天赋神通解开的!”

    “哼,蝼蚁知道的还挺多。”阳迁子面色漠然,却并未理会评论之人,目光紧紧盯着在远处大口喘气的慕飞。

    阳迁子的气息已然恢复,但慕飞却尚未恢复,护体佛光被轰碎,对他的伤害还是非常重的。

    “金乌藤,好个金乌藤。”慕飞心中暗道,“我的护体佛光,虽不敢说坚不可摧,但也算世间罕见,没想到今日居然被金乌藤活活击碎了。”

    阳迁子见慕飞迟迟未动,便揶揄道:“你这只蝼蚁倒是不般,居然能接下我金乌藤的击而不死!”

    慕飞冷笑道:“你的金乌藤,也不过如此,我已经想好了破解之法!”

    “哦?”阳迁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慕飞,“我拭目以待。”

    “哼,”慕飞冷哼声,身形骤然暴起,个照面间便朝阳迁子冲去,手中紧握着道青蓝色的火焰。

    “找死!”阳迁子冷笑,反手朝慕飞挥去鞭。

    却见慕飞丝毫没躲藏之意,不断朝阳迁子逼近。

    “轰隆!”

    金乌藤再显神威,将空间宛若镜子般轰出道裂纹,其威势之强可见般。

    但慕飞身中金乌藤轰击,却毫发无伤,或者说,是直接穿过了他的肉身,打了个空。

    “该死,又是这招!”阳迁子大为恼怒。

    只见慕飞的手中,“清静”之火骤然生出。

    “你金乌藤再强,打不到我也是无用!”

    “哼,那又如何,我已看穿了你的把戏,你这种状态,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只要等到你这诡异的状态过,你还是要死!”

    “看来上次战,你已经将我招式研究透了。”

    “哼,”阳迁子冷哼声,并不答话。

    “不过,只要在这个状态支撑不住前,将你击败就可以了。”

    说罢,慕飞骤然上前,将火焰朝阳迁子脸上呼去。

    阳迁子匆忙出手抵御,化出道光束,将火焰击穿,化为湮灭。

    正当此时,却见慕飞忽然出现在了阳迁子身后,手中赫然生出道恐怖雷球。

    “什么!”阳迁子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