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回转之力

    “轰隆!”

    慕飞手将雷球轰在阳迁子身上。

    只听见声震耳欲聋的雷鸣轰击声响起,阳迁子的身上,漫布出道又道的雷光,侵袭着他的体魄。

    “唔!”阳迁子受到雷球轰击,身形顿时变得扭曲起来,浑身散发着雷鸣轰击的焦味。

    “给我散开!”

    阳迁子大吼声,凝聚浑身玄力,猛地将雷光震散。

    但雷球虽已散开,阳迁子却已然遍体鳞伤。

    只见阳迁子浑身服饰破碎,血迹斑斑,强如他的体魄,也已然被慕飞的雷球轰的血肉模糊。

    “该死的慕云!”阳迁子恼怒不已。

    慕飞哂笑道:“我记得你先前说过,我的雷,不过如此,怎么此时被我的雷劈的这般狼狈!”

    阳迁子大口的喘着气,忿恨地说道:“还是那句话,你的雷,不过如此!”

    “呃!”

    紧接着,阳迁子闷哼声,浑身洋溢着股奇异的气息,不断滋养他的身躯。

    先前被慕飞雷电所伤的身躯,慢慢地开始恢复过来。

    没多久,阳迁子便恢复如初,放佛并未经受慕飞的雷球轰击般。

    “这”

    台下众人脸愕然。

    “阳迁子的天赋神通,未免太逆天了吧,连这都能恢复!”

    “他的天赋神通,到底是什么?”

    “莫非是恢复类型的?不对啊,若是恢复类的话,先前明月长老所封的穴道,他是如何解开的?”

    “谁知道呢,但是他有这恐怖的天赋神通,慕云该如何赢他?”

    “我也不知,还是看慕云怎么做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慕飞身形骤然暴起,空中化出三道残影,在阳迁子周围不断徘徊。

    阳迁子手持金乌藤,却难以分清三道残影中的真伪,索性对准其中道残影抽打而去。

    只见金乌藤拍打在其中道残影上,残影瞬间轰然湮灭,而半空中也被阳迁子抽出道浅浅的裂纹。

    “威力挺强,但可惜打偏了!”慕飞再次在其身后显现,对准阳迁子的后背施展击“大音佛拳”。

    大音佛拳夹杂着璀璨的星辰之力,威势无可匹敌。

    阳迁子的脊背骨,赫然被慕飞拳轰碎。

    阳迁子顷刻间倒在地上难以起身,但没过多久,却又再次起身,且脊背骨的伤势,也已然恢复过来。

    “哈哈哈哈,慕云,我伤不了你,你也别妄想伤我!”阳迁子狂傲大笑道,令众人唏嘘不已。

    “这慕云真实惨,碰上阳迁子这么个对手,打完就恢复,打完就恢复,这该怎么打?”

    “谁说不是呢!”

    众人纷纷对慕飞表出同情之意,认为他必输无疑。

    但身为当事人的慕飞,却并不认为自己必输了。

    “定有弱点!”慕飞心中暗道。

    此时的慕飞,已经将“清静”之火散去,他的元神经受不起长时间催动元神之火的消耗。

    “怎么?承受不住了?”阳迁子揶揄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说罢,阳迁子个箭步上前,金乌藤朝慕飞抽打而出。

    慕飞早已有所防备,身形迅捷如风,避开阳迁子的攻击。

    “弱点在哪?”慕飞不断思虑着。

    击落空,击又起,阳迁子个转身,再次朝用金乌藤向慕飞抽打而出。

    只见金乌藤散发晶莹绿光,仿佛个饥饿的人,见到了心仪的美食般,威势比之先前,又强了几分。

    慕飞难以避开,当即开启万煞死玄决,随后施展踏空九行,身如浮燕,轻巧地跃至空中,避开了这击。

    只听见“轰隆”声响起,空中骤然出现道更为深邃的裂纹,丝诡异的红色气息,从裂纹中流散而出。

    “居然是空间气息,阳迁子这击,是有多恐怖!”

    “是了,我发现了,阳迁子每抽打次,金乌藤的威力,便强上了分!”

    “金乌藤,当真无愧于天彝族的镇族神器!”

    “不错,阳迁子本身的修为就已非常强大,再加上金乌藤,整个外门,谁人能敌!”

    “话说这仗,根本就已经超出了所谓决赛的范畴,而是事关生死的战斗,长老们为何还不来?”

    “对啊,此地的震动这么大,连不少的内门弟子都被吸引了过来,为何长老却迟迟未动!”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疑惑不已。

    而在场上的慕飞,同样隐隐感到丝不对劲。

    阳迁子冷笑道:“是不是很奇怪,为何长老们迟迟未出手相救?”

    “虽然我不知晓长老为何迟迟没出现,但凭你,还不至于让我沦落到需要长老相救才能苟活!”

    “哼,蝼蚁也只会逞口舌之利!”阳迁子面色阴冷,再次挥动金乌藤朝慕飞抽打而去。

    慕飞索性不再闪躲,开启第三只眼,仔细地盯着阳迁子的出手动作。

    只见金乌藤将阳迁子的玄力瞬间消耗殆尽,而其身上,忽然泛起奇异光辉,正令其消耗的玄力迅速恢复。

    金乌藤将至,慕飞将佛光全力催动,佛光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辉。

    “慕云打算干什么?”

    众人不由得大惊。

    “他为什么还不躲开,难道他打算硬撼这击不成?”

    “轰!”

    金乌藤抽打在佛光身上,瞬间将慕飞的护体佛光击碎,将其重重地轰入地底当中。

    尘烟不断蔓延,偌大个擂台,受到阳迁子金乌藤的轰击,轰然倒塌,化为片废墟。

    众人愣愣地盯着地底中的巨坑,迟迟未语。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缓缓地开口道:“慕云,死了吗?”

    “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众人丝毫不能理解,慕飞为何要硬撼下金乌藤这击。

    “哈哈哈哈!”

    眼见慕飞迟迟未出,阳迁子不禁仰天大笑。

    “碍脚的蝼蚁总算死了!”

    众人恼怒的盯着阳迁子,但却敢怒不敢言。

    “哼,”阳迁子冷哼声,道:“若是你们谁再敢与我天彝族作对,慕云便是你们的下场!”

    说罢,阳迁子收起金乌藤,便欲离去。

    “咚!”

    忽然间,地底传出微弱的声响。

    “等等,你们快听!”

    有耳尖的人听到了地底微弱的动静,叫道。

    众人愣,皆闭口不言,纷纷转头盯着慕飞跌落下的巨坑。

    “咚咚!”

    声响再次响起。

    “慕云没死!”

    顿时便有人欣喜地叫道。

    “嗯?”

    阳迁子听到此人的话,转头紧紧盯着这个巨坑。

    “多嘴!”

    登时便有人忍不住呵斥此人,怪他将阳迁子引回来。

    阳迁子再次取出金乌藤缓缓朝慕飞的方位走去。

    却见众弟子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并未让阳迁子靠近。

    阳迁子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沉声道:“若是再不滚,休怪我出手无情!”

    众弟子登时被吓得从此地退开。

    “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是阳迁子太恐怖了,我们也别无办法!”

    阳迁子走到巨坑面前,紧紧盯着当中的动静。

    “咚咚咚!”

    巨坑当中再次响起丝声响。

    “哼!”阳迁子冷哼声,“居然还未死,命还真硬!”

    “既然如此,我便再送你程!”

    说罢,阳迁子从上方跃而下。

    众弟子按耐不住好奇想上前查探,但却又害怕阳迁子,不敢上前,心中纠结不已。

    “不知道慕云如何了。”

    “唉!先前哪击,已经让慕云濒临死亡,而今阳迁子又下去补刀,这慕云,怕是活不成了。”

    “唉,真是可惜了,慕云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天才,若是让他直修炼下去,他日也许也是方人物!”

    “轰隆!”

    正当此时,众人赫然听到底部响起声巨响。

    “怎么回事?”

    “多半是阳迁子出手了,这下,慕云是真的死了。”

    “太可惜了!”

    众人唏嘘不已。

    正当此时,却见地底再次响起声巨响,而紧接着,众人便讶异地发现,阳迁子被狠狠地从地底轰出,遍体鳞伤。

    “这”

    众人脸愕然。

    而随着阳迁子倒地后,地底再次响起动静,只见道身影正以流星般的速度,从地底跃出。

    正是慕飞。

    “是慕云,慕云居然还活着!”

    众人讶异不已。

    只见慕飞的胸口处,留有道血迹斑斑的伤口,正是先前阳迁子用金乌藤抽打所致。

    慕飞回到地面后,低头看了眼胸口,不禁皱眉,“金乌藤,果然是个恐怖的武器!”

    阳迁子缓缓起身,面色变得无比狰狞,歇斯底里地喊道:“慕云!”

    慕飞转头盯着阳迁子,脸淡然。

    “你为何还没死!”阳迁子怒吼道。

    慕飞摆了摆手,“你那点程度的攻击,还不至于让我死去,并且,从那击下,我也发现了你的第二张底牌,也就是你所为的家族神通。”

    “什么!”阳迁子惊,“不可能,你不可能发现!”

    “不可能?”慕飞眉头跳,“我不禁知道了你的家族神通,我还知道了对付它的方法!”

    “哼,”阳迁子冷笑声,“唬人谁不会?你若是真知晓,你说说,我的家族神通是什么?”

    “唬人?”慕飞冷笑声,“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你家族神通的秘密告知整个玄殷书院。”

    “你的家族神通,便是回转之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