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胜阳迁子

    阳迁子面色骤变,再无从容之色,紧紧盯着慕飞。

    众人见阳迁子如此模样,不由得惊。

    “难道被慕云说中了?”

    “不会吧!慕云还有这种本事?”

    “肯定是了,你看阳迁子的脸色,跟吃了屎样。”

    “给我闭嘴!”阳迁子震怒,随手化出道光束朝此人轰去。

    慕飞当即施展雷法天决,化出道红色雷光朝阳迁子的光束轰去,将其攻击抵消。

    “你没事吧?”慕飞转头问道。

    “没没事。”

    “那便好,”慕飞点了点头,转头对阳迁子冷笑道:“被我道中了就想拿他们出气?你就这点能耐?”

    阳迁子面色阴冷无比,盯着慕飞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般。

    许久过后,阳迁子的平复了些许,这才张口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

    慕飞哂笑道:“你出手太慢了,我眼就看出来了。”

    阳迁子紧紧盯着慕飞,久未多语。

    不知过了多久,阳迁子这才沉声道:“虽然你知晓了我的天赋神通,但那又如何,你必然没有破解的方法!”

    “你确定?”慕飞面露讥讽之色,“我很想知道,你这股莫名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阳迁子沉声道:“我就不信,你能破了我的回转之力!”

    说罢,阳迁子身形骤然暴起,催动金乌藤朝慕飞轰去。

    慕飞当即施展踏空九行,在空中不断游动,于空中化出三道残影,每道都身如鬼魅般虚幻,令阳迁子捉摸不透。

    “轰!”

    阳迁子随手朝道残影轰击,但却抽打到了残影,扑了个空。

    慕飞收回另道残影,哂笑道:“你怕了!”

    “我会怕?”阳迁子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笑话般。

    “你若不怕,为何急着出手?”

    阳迁子心中惊,紧紧地盯着慕飞。

    他确实怕了,从慕飞说出他的天赋神通是回转之力时,他就害怕了。

    “再过去我从未施过我的天赋神通,慕云不可能知晓我的天赋神通,这说明,他是从战斗中发现的我的天赋神通,这是何等恐怖的洞察力!此人绝不可留,否则日后必成我天彝族大患!”

    慕飞哂笑道:“你在想什么?莫不是在感慨我有多强?”

    “哼,”阳迁子冷笑声,“若是嘴巴能伤人,我承认我不如你。”

    “啧啧!”慕飞不禁感慨,“都这时候了,你还死鸭子嘴硬。”

    说罢,慕飞凝聚玄力,于手中生出道恐怖闪电,在空中不断游动。

    “送你上路!”

    “轰隆!”

    伴随着声雷鸣声响起,慕飞随手将雷电朝阳迁子轰去。

    “雕虫小技!”阳迁子冷哼声,挥动金乌藤便将慕飞的雷电击落。

    但正当此时,阳迁子却惊愕地发现,慕飞忽然消失不见,并且连气息也消失了。

    “什么!”阳迁子惊,四处观察着。

    “在你头上!”慕飞忽然在阳迁子头顶显现,对准阳迁子的头顶施展“大音佛拳。”

    雷电之力夹杂着星辰之力,令慕飞的“大音佛拳”的威力大幅度地增强,瞬间将阳迁子的头骨击碎。

    “轰!”“轰!”

    “大音佛拳”如疾风骤雨般轰击在阳迁子身上,令他的浑身骨骼瞬间碎裂开来。

    足足三十拳,慕飞才停下手来。

    此刻的阳迁子已然遍体鳞伤,随着慕飞的动作停止后,骤然倒地。

    就在众人以为慕飞就此停手时,却见慕飞脚将阳迁子从地面踢起,再度对其出手。

    “我去,不会吧,这真的是不给活路啊!”

    “可是这么打,会有成效吗?阳迁子什么叫回转之力的天赋神通尚在,慕云打多少次,都不奏效啊!”

    “说的没错啊,慕云到底有什么方法?”

    众人眼睛直直地盯着慕飞,想看其究竟如何破解阳迁子的天赋神通。

    “轰!”“轰隆!”

    慕飞不断出手,“大音佛拳”,雷法天决轮番上阵,打的阳迁子毫无恢复的空闲,身上的伤势也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慕云不会就想把他活活打死吧,他可不能死啊,若是死了,七魂星爆阵就直接启动了,届时整个玄殷书院可就直接被夷为平地了!”

    “不会的,慕云不至于蠢到连这都不知晓!”

    “可是,你看慕云如今的样子,很显然是打得兴起了,就算他知晓,此刻只怕也被他忘了。”

    “慕云,你别把他杀死啊,他死了七魂星爆阵就要催动了,届时我们都要死!”

    有人忍不住往擂台喊了嗓子。

    但慕飞听到此人提醒,却不闻不问,仍旧对阳迁子不断地下着狠手。

    “不会吧,他真的打兴起了!”

    “这可不成,总得有人上去阻止他!”

    “说的好,我宗精通面相,因此我也学到了些许皮毛,我观这位兄台骨骼惊奇,面色红润,浑身透露着股不凡的气质,看就没少干这种行善积德的好事,不如就由你代表我们,上去阻止慕云吧。”

    “说得对,这个提议是兄台你提出来的,由你出面,是最合适不过的。”

    “”

    “兄台,你倒是说句话啊,放心,有我们在后面给你撑腰,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我看着像是那么好唬的人吗?”

    “兄台此言差矣,我们怎么会唬你呢,这可是拯救万千条性命的大使命,是个光荣的任务,若非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早就抢着上了!”

    “真的?”此人面露狐疑。

    “千真万确,你不信问问他们,是不是这样?”

    “对对对,没错,你是天选之子,你是唯的救世主,玄殷书院的安危,此刻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加油,我们看好你!”

    此人看了看众人,只见众人正脸期待地看着他。

    “好!你们如此信任我,我必不辱使命!”

    说罢,此人毅然跳上擂台,颇有壮士去不复返的意思。

    “好个大侠!”

    “真男人!”

    众人纷纷钦佩道。

    只只见此人刚跳上擂台,便感到股恐怖的气息波动瞬间扑在其脸上。

    “我我还是走吧。”

    “别,兄弟,任务艰巨,才能显现出你的价值!”

    “没错,这可是在玄殷书院成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众人不断诱惑着此人。

    “我”此人顿时面露无奈,“虽然知晓你们在唬我,但却无法拒绝,我好气啊!”

    说罢,此人毅然上前,缓缓朝慕飞走去。

    “那那个慕云。”

    慕飞对准阳迁子的头部狠狠地轰了拳,问道:“有事?”

    “那那个,你可千万不能把他打死啊。”

    慕飞抬头看了眼此人,随后继续低头,对准阳迁子的头部再次轰了拳。

    骨骼碎裂的“嘎哒”声在此人耳边响起,令其猛地打了个寒颤,仿佛这拳是打在自己身上的般。

    “轰!”

    慕飞再次朝阳迁子轰了拳。

    此人又猛地颤,吓得浑身不住地发抖。

    “那那个”

    “放心吧,阳迁子死不了!”此人话未说尽,便被慕飞打断。

    “啊?”此人不由得愣。

    “轰!”

    慕飞又对准阳迁子狠狠地轰了拳,随后说道:“你没发现,我已经全力出手对他打了数百拳,而他的气息,却只是比之起初萎靡了些许吗?”

    “啊,这”

    “轰!”慕飞又对阳迁子轰了拳,说道:“在先前,我也认为天彝族的神通,只是某种治疗的天赋神通,但若是如此,便解释不通,他为何能解开明月长老所封住的穴道。”

    “因此我便直避而不战,任由阳迁子出手攻击,虽然过程有些狼狈,但好在有所收获,他所谓的天赋神通,终于让我看透了。”

    “他的天赋神通,并非简单的治疗,而是让他的肉身,变回先前的某个时段的状态。”

    “这也是他为何能解开明月长老穴道,以及每次受伤后都能恢复的原因。”

    “这这天赋神通,未免也太恐怖了吧?”此人顿时面露惊恐之色。

    “轰!”慕飞又对准阳迁子狠狠地轰了拳。

    “是挺恐怖,但也并非完全无解,回转之力的恢复的时间,是有限制的,只要拖过那个时间,他便无法恢复,并且他施展回转之力时,是无法受到外力打断,因此,我才会丝毫不停歇地对其出手。”

    “说来,阳迁子的肉身,实在是强悍,除了弥真外,只怕整个外门,都无人能和他抗衡了,哪怕是内门,也甚少有人能在肉身上赢得了他!”

    说罢,慕飞跃跳上半空,如彗星陨落般落下,对准阳迁子的胸口重重地轰了拳。

    骨骼仍如先前般,响起声“嘎哒”声,只不过比起先前,多了几分清脆。

    打完这拳,慕飞总算停了下来,紧紧地盯着阳迁子。

    他的玄力,已然被消耗殆尽,连丝都没有剩下。

    “都这么久了,这阳迁子能施展天赋神通的时段,差不多应该过了。”

    “不过若是还没过的话,只怕我就要死在这了!”

    只见阳迁子瘫在地上如死鱼般,动不动,而眼白也慢慢翻了起来,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总算打赢了!”慕飞脸欣慰,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