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诡计

    众人眼见二人旁若无人般地相拥在起,不由得起了声鸡皮疙瘩。

    “瞧瞧这腻歪劲,不就半个月没见吗,至于吗?”玄乾脸嫌弃地说道。

    慕飞没理会玄乾,对盈歆柔声道:“哥回来了。”

    “嗯。”盈歆应了声。

    玄乾继续说道:“差不多行了啊,这腻歪劲,连我这把老骨头感觉受不住!”

    慕飞这才收回手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玄丘说道:“方才,天怒族派了三名长老袭击玄殷书院,书院的护院神兽以及道基石险些被他们毁灭,好在我们及早发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天怒族?”慕飞疑惑。

    玄丘继续说道:“天彝族的族祖为神荼,而天怒族的族祖为郁垒,他们从创族至今,都是形影不离,仿佛个家族般,此次天怒族突然袭击,想必也有天彝族的缘故!”

    “哼!”明月冷哼声,“当年的神荼前辈,郁垒前辈何其神武,甚至被凡人当成守门的门神,直到如今都是如此,而他们的后辈,却代不如代,时至今日,居然沦落到了这般程度!”

    慕飞皱眉道:“暂且不提他们德行如何,他们此番偷袭有何目的?”

    玄钧摇了摇头,“暂且不知,但必然有所谋划!”

    慕飞问道:“会不会是书院有某种功法,是他们想要的?”

    “哦?”众人疑惑地望着慕飞。

    慕飞解释道:“我曾看过海月柔的家书,信上曾提及,天彝族派阳迁子入书院,是为了某本功法!”

    “功法?”玄虚不禁皱眉,“天彝族的底蕴很深,并不逊色于书院,书院有何功法,是需要他如此大费周章想要得到的?”

    玄贫说道:“功法暂且不提,今日之事,给了我们个警醒,此番他们能轻易催动传送阵进入书院当中,必然是阳迁子所为,我们必须尽早将七魂星爆阵破解,否则阳迁子迟早是个祸害!”

    “说起阳迁子,我突然又有些疑惑,此次袭击,天彝族为何没有出现?”

    慕飞低头思虑片刻,赫然明白过来,“我知道了!”

    “你明白什么了?”

    慕飞说道:“阳迁子将玄殷书院的地貌以及防护阵法已经如数告知了天怒族,因此天怒族才能开辟出传送阵,向书院入侵而来。”

    “而此时,长老们必然会被天怒族牵扯,无法脱身,这时,天彝族再从峰鸣殿开辟传送阵,从峰鸣殿而出,与天怒族里应外合,将书院包夹,屠杀弟子!”

    明月皱眉道:“不对,峰鸣殿内,防护大阵无数,天彝族又如何从峰鸣殿出手?”

    慕飞笑了笑,道:“明月长老知晓金乌藤吗?”

    “金乌藤!”众人不禁惊。

    慕飞笑道:“光凭借天彝族本身,自然无法破解了防护大阵,但若是阳迁子手持金乌藤,那玄殷书院的防护阵,怕也难以经受两边的攻击,迟早会被击破!”

    明月问道:“那为何是峰鸣殿?阳迁子若是在其他隐蔽的地方出手,岂不是更容易得手?”

    慕飞笑道:“明月长老忘记了,今日可是弟子大赛,绝大部分弟子都被聚集在了峰鸣殿内,这时天彝族的长老若是从峰鸣殿落下,想必在场的所有弟子,无人能生还!”

    明月听着慕飞的话,登时忍不住心惊肉跳,直冒冷汗。

    她知晓,慕飞所言不假,天怒族从天枢院落下,却大战旗鼓地等着众长老来围剿,而这时候若是如慕飞说的般,天彝族众人传送到峰鸣殿上,基本上就等于宣判了书院的死刑。

    其他长老也有些恍然,“还正有可能是你这小子说的这样,若是他们将所有弟子都屠杀了,哪怕我们几人还活着,这玄殷书院,怕也是要完蛋了。”

    慕飞说道:“不错,若是让他们得手的话,玄殷书院将陷入万劫不复,实力强大的散修也就罢了,绝绝大部分的弟子,都是从各大宗门或者家族中丶出来,而他们旦在玄殷书院阵亡,必然会视书院为死敌!”

    “哼!”玄贫冷哼声,咒骂道:“这计,实在是歹毒!”

    玄乾忽然笑了起来,道:“虽然你说的不错,但是这切都没有发生。”

    玄钧点头,道:“不错,书院弟子的气息都在,也没有什么传送阵开启的气息!”

    “这是自然,”慕飞淡淡笑道,“因为阳迁子没有那个机会,他已经被我打爆了!”

    众长老愣,面面相觑。

    “你方才说,阳迁子有金乌藤,对吧。”

    慕飞点头,“不错。”

    “那你还能打赢他?”

    慕飞撇了撇嘴,淡淡道:“金乌藤虽强,但来受到阳迁子实力限制,无法全数发挥,二来,阳迁子应该是第次使用金乌藤,尚不熟悉,三来,我的实力太强,比阳迁子强了千万倍,因此哪怕金乌藤在手,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倒是不知道谦虚!”玄乾有些无语,“不过,纵是没有金乌藤,他还有天彝族的天赋神通,这点,你是如何解决的?”

    慕飞笑道:“这就更简单了,打到他用不了就行了。”

    “天彝族的天赋神通,名为回转之力,是将人体的机能恢复到过去的某个时间段,强悍无比,但阳迁子修为尚弱,时限尚短,只要让他没有机会出手,拖过了这个时间段,他便无法再使用了。”

    “好小子,”玄乾大为欣喜,“连我们几个老头都没破解的天赋神通,居然被你给破了!”

    “不敢当,你们对战的都是天彝族的长老,他们同样是世间顶尖的强者,自然不可能如阳迁子这般,将这个问题暴露出来。”

    “不错,”玄乾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如此成就尚且不骄不躁,着实难得。”

    慕飞淡淡道:“谬赞了,我不过是将阳迁子打爆,阻止了他们血洗玄殷书院的计划,但若是各位长老拦不住天怒族的突袭,天彝族必会从天枢院传送而至,虽然会耗费他们些许时间,但终究也般无二。”

    玄丘摆了摆手道:“可别吹嘘我们几个老不死了,这次,天怒族虽然只出动了三人,但他们将天怒族所有的法宝都用了出来,饶是我们,都几乎难以招架。”

    慕飞愣,“不是才三个人吗?何至于如此狼狈?”

    玄乾说道:“虽然只有三人,但三人乃天怒族最高战力,个族长,两个太长老。他们实力本就不输我们,再加上他们的法宝,我们还真难以在他们身上讨好,此次若非盈歆女娃,我们还真无法如此迅速将三人击退。”

    “歆儿?”慕飞脸茫然,“歆儿何时有这能耐了?”

    玄乾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你的天赋就是天下无双了吗,光论对寒冰的掌控力,盈歆女娃的程度连我们几个老不死的都远远不及。”

    “是吗?”慕飞会心笑,转头对盈歆说道:“这样正好,这样哥儿就无需担忧你的安危了。”

    “哥儿,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要完成,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拖你后退。”

    “傻丫头,”慕飞轻轻抚摸盈歆的脸颊,道:“谁说你拖哥儿后腿了,当年从天城路辗转到元阳城,可是你直陪着哥儿,哥儿才没有垮下,才能重新振作起来。”

    “这臭小子,又开始了,眼里只有这个女娃。”玄乾脸无奈。

    明月冷冷盯着慕飞,说道:“你和盈歆的事我不管,但是你要想办法解决月柔的问题,否则我就劈了你!”

    慕飞不禁打了个寒颤,道:“这么狠?”

    “你可以试试!”

    玄丘站出来说道:“好了小月儿,儿女情长的事,让他们小辈自己解决。”

    说罢,玄丘又对慕飞说道:“而今既然危机已退,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帮你护波法,助你突破炼气境吧。”

    玄贫登时就骂道:“你个丘老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亲爹呢!”

    玄丘恼怒道:“你说什么胡话!”

    玄贫揶揄道:“不是吗?你看看你,脸上就差写下慈父两个字了!”

    玄丘气的吹胡子瞪眼,“贫老头,再敢胡言,我可要对你出手了!”

    “好了,”玄乾脸无奈,“有空贫嘴,还是想办法解决慕飞体内印记的问题吧,他的印记可不是太简单!”

    “慕飞,开始突破吧。”

    “好!”慕飞点头,盘膝而坐,开始将先前压制的突破气息,慢慢引导而出。

    众人感受到慕飞体内的气息,不禁愣。

    盈歆疑惑道:“院长,哥儿他有什么问题吗?”

    “唔,问题倒是没有,我只是在惊叹,他这股气息,到底压制了多久了?”

    玄丘同样讶异道:“光是这股释放而出的气息,若是突破了,差不多都能直接到炼气境人境后期了吧!”

    玄虚指着慕飞的玄脉说道:“你们看他的玄脉,好生粗大!”

    众人满脸好奇地盯着慕飞,仿佛看稀有动物般看着他。

    正当此时,只听见“轰隆”声响起,道天雷从天而降,朝慕飞轰击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