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挑事

    “你记住了?”玄丘愣,“这道印记的纹路繁杂无比,你方才不过看到其两眼,当真能记住吗?”

    慕飞摸了摸鼻子笑道:“说来惭愧,论及实力,我自然无法与各位长老相比,但我却有样长老绝对没有的,甚至都未曾见过的东西,而仰仗它,我便能够将印记的纹路如数看清。”

    “好大的口气!”玄虚沉声道:“我们五人,每人存活的岁月,都多你千倍不止,你凭什么认为我们没看过你的东西!”

    慕飞笑道:“因为这件东西,是弟子走过九百九十九层锻神梯所得!”

    说罢,慕飞凝聚玄力,将自己的元神显现而出,淡蓝色的光泽不断从元神之上散发而出,甚是光彩夺目。

    “这这是”众人脸震撼,“好生纯粹的灵魂!”

    “天呐!”玄钧忍不住感叹道:“世间居然还有人能走过锻神梯!”

    “纵观整个荒州历史,走通锻神梯之人,不超过十个,没想到今日居然见到了个,还是自己书院的弟子!”

    “长老谬赞了,不过侥幸通过而已。”

    “慕飞!”玄丘忽然严肃着脸说道:“走通九百九十九阶锻神梯,足以证明你的天资。”

    “但你若是因此洋洋自得,再强的天赋,也无法让你成为世间的强者!”

    “多谢长老教诲,”慕飞对玄丘行了个礼,“弟子必当谨遵长老之言。”

    “若是你真能听丘老头的教诲便好了,”玄贫捋着胡子说道:“走通锻神梯之人,在整个荒州史上,总共有九人,而并未夭折,路高歌凯旋之人,却只释迦牟尼,以及三清二人,这并非其余七人不如释迦摩尼和三清,而是他们都因天资过高而变得自负无比,丝毫不把他人放在眼里,四处招敌,甚至违背天道,最终导致了他们的灭亡,而释迦牟尼所以及三清却顺天而行,不断变强,最终成为佛教以及道教的始祖。而佛法以及道法更是成为了世间最接近道法的存在。”

    “如今的你,虽并未如那七人般,不把他人放在眼里,但你走的路,却是逆天而行,甚至比之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飞作揖道:“多谢长老警示,弟子自有分寸,绝不会如那七人般。”

    “嗯,你能自己明白便好。”玄钧说道。

    明月忽然开口道:“你的元神虽强,但这与看清印记的纹路,毫无瓜葛!”

    “明月长老,这可未必!”慕飞脸自信,指着自己的眉心说道:“请看!”

    众人听罢当即将目光放在慕飞的眉心上,只见慕飞的眉心骤然睁开第三只眼,不断散发着金色的夺目光芒。

    “天眼!”众长老不禁愣。

    “你这小子,”玄丘脸无奈,“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是我们不知晓的。”

    慕飞嘿嘿笑道:“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嘛,毕竟在外界,想杀我之人可不在少数。”

    正当此时,玄乾忽然从外界传音进来,“都解决了这些印记小人,还赖在这小子体内干嘛!”

    众人脸尴尬,悻悻地离开慕飞体内,回到外界。

    慕飞转头看了眼识海当中的玄骨小人,如今的玄骨小人,模样已然与慕飞般无异。

    “你便是我所走的道,我相信你,相信我的道,是对的!”慕飞自语道,随后也回到外界,将神魂回归本尊。

    “哥儿,你还好吗?”

    刚睁眼,慕飞便见盈歆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慕飞脸疑惑。

    “收!”

    玄乾忽然附在慕飞身上的护盾收回,令其身体各处,顿时裂出好几个大血窟窿。

    慕飞大惊,立马催动玄力,将自己的穴道封住,这才让血液不再向外涌出。

    见自己的伤势被止住,慕飞没好气地骂道:“说收回就收回,你想害死我不成!”

    玄乾哈哈大笑道:“你这臭小子命硬得很,那么恐怖的印记种在你体内,都要不了你的命,几个血窟窿,算的了什么!”

    玄丘没好气地呵斥道:“都这把年纪了,还同小辈这般嘻闹。”

    “嘿,这是我徒弟,你管得着么你!”

    “老不正经!”玄丘白了玄乾眼,随后转头问道:“方才你所说的你将印记的纹路记住了,这事可当真?”

    慕飞点头,从星光袋中取出枚巨大的曲玉,随后开始迅速铭刻印记的图纹。

    但没铭刻几笔,慕飞便感到体内的玄力瞬间被图纹抽空,难以继续动手刻画。

    “世间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印记!”玄乾不禁皱眉。

    慕飞无奈道:“看来,想将这道印记的图纹铭刻完毕,没个年半载,怕也是完不成了。”

    众人顿时无言,面色变得凝重无比。

    见众人如此,慕飞打个哈哈笑道:“放心吧,我还没那么大本事,在年半载内,就突破到凝神境,况且,我体内,还有道损血族长老所种的印记,说不定这两道印记碰撞在起,能打个两败俱伤,到时都无需在铭刻,便能将印记解除了。”

    玄乾问道:“这道印记,是何人所种?”

    慕飞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个形象,袭白衣披身,左手持宝剑,右手施道法,双银色双瞳,仿佛能将世间的切吞噬在内。

    此人正是云星华。

    想到云星华,慕飞的面色立马便变得恐怖无比,万分狰狞,双拳捏的“嘎吱”作响,戾气甚重。

    盈歆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惊道:“哥儿,你冷静点!”

    说罢,盈歆又转头对玄乾脸焦急地道:“院长,哥儿他快发狂了!”

    “给我定!”玄乾当即朝慕飞眉心轻轻点。

    只听见“叮”地声响起,慕飞身上的戾气,顿时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慕飞脸愕然,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道:“让师父和各位长老见笑了。”

    玄乾摆了摆手道:“想来此人与你仇怨甚深,不知是何人?”

    慕飞沉声道:“此人名为云星华!”

    “云星华!”玄乾面色骤变,“居然是云族少主云星华!”

    慕飞不禁愣,开口问道:“臭老头,你认识云星华?”

    “哼,堂堂云族少主,我怎么会不认识呢!”玄乾冷声道。

    慕飞问道:“听你的口气,好像和云族有点过节啊。”

    玄乾沉声道:“岂止是过节,想当初,玄殷书院,差点就毁在了云族长老云懿手上!”

    慕飞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玄丘沉声道:“你知晓离山书院吗?”

    慕飞点头,说道:“离山书院,我自然知晓,这是荒州排名仅次于玄殷的书院。”

    玄丘沉声道:“当初,玄殷书院在夷城发现了座有不菲传承的墓穴,但当中阵法无数,难以进入,书院便派遣名颇有天资的星字门弟子去破阵,想让其接受传承,但当这名弟子将阵法破了十之后,离山书院的弟子却横空插了脚,偷袭了你星字门师兄,将其重伤,并抢夺了他的传承。”

    慕飞冷笑道:“还真是不要脸!”

    玄丘点头,继续说道:“书院知晓此事后,便上离山书院讨说法,不曾想,离山书院,不但不为此事致歉,还反咬你那名星字门师兄口,说是他抢夺夷城的传承才对,但实力不济,才被打成重伤!”

    慕飞沉声道:“离山书院如此行为,不是在挑事!”

    玄丘点头,沉声道:“不错,离山书院,正是想以此事,挑起双方的战争,最终他们成功了,玄殷书院与他离山书院,确实打了起来,并且战况极为惨烈,双方都死了大量弟子,甚至有长老折损在这场战争中。”

    慕飞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云族,便有人在这场战争中死亡了吧。”

    玄丘讶异地看了眼慕飞,道:“不错,云懿的后代云寒明,便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云懿因此大为震怒,只身人来到玄殷书院,想将书院毁灭。”

    “人!”慕飞惊,“单单人,居然就胆敢来闯玄殷书院,他是气疯了吗?”

    玄丘说道:“当初,我们也以为是如此,但不曾想,云懿的实力实在太强,以人之力敌我、玄钧长老、玄贫长老以及明月长老四人丝毫不落下风,且还占据了上风,将我四人压制住。”

    “若非玄虚长老与玄乾院长赶了回来,只怕我们四人,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以敌四,居然还占据了上风!”慕飞不禁感到毛骨悚然,“云懿当真有如此恐怖?”

    玄虚开口说道:“云族的实力,远比我们想的要恐怖,据我所知,云懿在云族中,并非最强大之人,甚至在长老当中,他的排行,也不算靠前!”

    慕飞听罢,面色顿时变得凝重无比,他与云星华不共戴天,双方旦见面,必然不死不休。

    他要是败了,必然会死在云星华的手中,而他要是胜了,将云星华击杀后,必然也需要面对云族的怒火。

    “看来,我的实力,还远远不足啊!”慕飞不禁皱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