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相认

    上官晨问道:“去哪?”

    “去了你便知晓了。”慕飞回道,随后转身离去。

    上官晨虽有疑惑,却还是跟了上去。

    只见慕飞离开内门后,路前行,最后居然朝韵华阁走去,令上官晨不禁愣。

    “师兄,你要带我去韵华阁?”

    慕飞点头说道:“不错。”

    上官晨皱眉道:“书院有规定,除了书院指定之人外,他人不得进入韵华阁,你此番带我来韵华阁是何目的?”

    慕飞笑道:“放心吧,出不了事的,我还要让你为我出力呢。”

    说罢,慕飞便踏入韵华阁当中。

    上官晨则站在入口,迟疑了片刻。

    慕飞无奈道:“韵华阁有感应大阵,此番是我先踏入韵华阁的,若真要罚,也必然是先罚我的,你何需畏惧。”

    “这好吧。”上官晨犹豫了会,便随慕飞进入韵华阁中。

    刚已进入韵华阁,上官晨便赫然感受到当中充盈的灵力正漫布于整个韵华阁内,令上官晨神清气爽。

    “真是个好地方!”上官晨不禁感慨道。

    慕飞笑道:“这是自然,韵华阁,乃书院第的修炼场地,而如今正值圣灵树开的时机,这韵华阁的灵力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在这种地方修炼三年五载,哪怕你不修炼,兴许都能突破个境界。”

    “嗯,”上官晨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不知师兄带我来这韵华阁有何意?”

    慕飞笑道:“带你见人。”

    “见人?见谁?”上官晨脸疑惑。

    二人说着,便已到达了韵华阁之中,慕飞远远地便看到了盈歆,只见盈歆赫然坐在长生树下,不知在拨弄着什么,而小幽则如既往地在玩弄着飞行器,雷王反倒是不知所踪了。

    “那是”上官晨眯起眼,紧紧盯着韵华阁中的二人,想将二人认出,但又怕是认错了人,没敢说出口。

    慕飞笑道:“是不是感觉像你的两位旧人?”

    上官晨看了慕飞眼,快步上前,朝盈歆走去。

    当盈歆的面孔变得愈发清晰时,上官晨总算将其认了出来。

    “盈歆姐,居然真的是你!”上官晨大为欣喜。

    “谁啊?”小幽感受到下方的异状,从空中飞了下来,问道:“盈歆姐姐,谁来了?”

    “小幽!你也在这?”上官晨不禁愣。

    “上官晨?”小幽同样愣了下,但随后便以种极其鄙夷地眼神看着上官晨,沉声道:“你怎么来了?”

    “嘿嘿嘿嘿,”上官晨痴迷地看着小幽,笑道:“许久未见,小幽小妹出落的愈发水灵了。”

    “嘁,”小幽鄙夷地看着上官晨,说道:“许久未见,你还是这么猥琐!”

    “嘿嘿嘿嘿,”上官晨傻笑着看着小幽,说道:“看到小幽小妹的性子还如过去般,我就放心了。”

    “哼!”小幽傲娇地冷哼了声,没再理会上官晨。

    盈歆疑惑地问道:“上官晨,你怎么来书院了?”

    上官晨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盈歆姐,说来惭愧,我在宗门惹了事,被宗门知晓了,正好父亲手中有玄殷书院的名额,便将名额书给了我,让我来这玄殷书院修炼三年,避避风头。”

    盈歆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在不久之前来的,真没想到,居然能在书院碰到盈歆姐和小幽小妹。”上官晨说着,又直直地盯着小幽看着,满脸痴迷。

    “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小幽气鼓鼓地说道。

    盈歆又问道:“你怎么知晓,我们在韵华阁内?”

    上官晨指着缓缓走来的慕飞说道:“是这位师兄让我来的。”

    “对了盈歆姐,我见这位师兄,仿佛与我大哥是旧识,并且还知晓我的很多事,这是为何?”

    盈歆咯咯地笑道:“他当然知晓你的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上官晨疑惑。

    慕飞微微笑,随手催动仪容锻骨决,将自己便回慕飞的模样。

    上官晨愣愣地看着慕飞,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你是慕飞大哥?”

    慕飞笑道:“还能有假不成?”

    “慕飞大哥!”上官晨激动地叫了声,随后猛地上前,把扑在慕飞身上。

    “你居然没死!”

    “什么话!有你这样咒我死的吗?”慕飞无奈道。

    “呸,狗嘴,是我不好,”上官晨自己骂了句自己,但却满脸喜悦。

    慕飞摆了摆手,说道:“先前你问我与慕飞是何关系,现在你知晓了,你万不能告诉别人,否则我这条命可就不保了。”

    “我听你的,”上官晨立即点头答应,随后又张口问道:“慕哥,当日,我曾亲眼见到你受了云星华全力击,连玄根都被震断了,为何如今”

    “唉,此事说来话长,”慕飞感叹声,将从玄力断裂后从天城路辗转到元阳城之事,再到遇到司空雁为自己修复玄根,再到后来路修炼的至如今的事,全部告诉了上官晨。

    时间飞快流逝,当慕飞将自身的往事讲完后,已然过了个下午,眼见就要日暮西山。

    上官晨听罢,不禁感慨道:“慕飞大哥你这路过来,当真是不容易,好在如今终于已经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慕飞叹气道:“还差的远呢,我如今的实力,比当年的我都还低了不少,而云星华的实力本就极强,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此刻,必然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境地了。”

    上官晨听罢不禁默然,云星华的实力,他非常清楚,莫说如今的慕飞,境界只在炼气境人境巅峰,哪怕是他大哥上官颜,都不定能胜得了他。

    “算了,不谈他了,”慕飞摆了摆手,“此次我让你来韵华阁,来是与你相认,二来,便是我先前所说的,加入我圣龙营。”

    上官晨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在如今内院格局如此的情况下还自创阵营,果真是慕飞大哥你的风格。”

    慕飞笑道:“怎么样,敢不敢陪我玩把?”

    上官晨笑道:“这是自然,这圣龙营是慕飞大哥你所创立,我怎有不来之理。”

    “两个臭皮囊,臭味相投!”小幽脸鄙夷地说道。

    “”二人不禁无语。

    “对了,祖龙门的那些人,如今过得如何?”

    上官晨听罢顿时变得犹豫不安了起来,“这个”

    慕飞皱眉道:“他们过得不太好?”

    “倒也不至于,毕竟他们有自己的背景,还不至于让仇敌追杀,但是祖龙门却不太好,如今已经名存实亡了。”

    “如此便好。”慕飞点了点头。

    上官晨轻声问道:“慕飞大哥,我们没把祖龙门守住,你不会怪我们吗?”

    慕飞摆了摆手笑道:“人还在便足矣,至于祖龙门,我现在已经没那个实力去守好它了。”

    “慕飞大哥”上官晨有些想哭。

    慕飞笑道:“无需感伤,我现在没那个实力,将来可不定。”

    “终有日,我会回到天城,重立祖龙门!我会让所有人重聚,犹如当年般,过得逍遥,自在!”

    小幽撇嘴说道:“过去的事已经发生了,自欺欺人也无用!”

    “小幽小妹,这你就说的不对了,”上官晨说道,“正因发生了过去的事,才会更渴望他日的重逢,而重逢后,也才会更加珍惜。”

    “哼,”小幽把头偏了过去,并未理会上官晨。

    “唉,现在想想当初的日子,还真是感慨万千,令人怀念啊,尤其是嘿嘿嘿。”上官晨脸感慨模样,但双眸却透露着异样的光彩。

    小幽顿时面色羞红,盯着上官晨沉声道:“你是不是还在想当年偷摸我大腿的事!”

    “呃这个嘛,”上官晨目光闪躲,不敢盯着小幽。

    “你!”小幽见上官晨如此模样,便知晓其想法被自己说中了,气的立马施展了道大道玄音朝上官晨轰去。

    大道玄音带着无尽威能,以万龙袭身之势,朝上官晨不断轰袭而去。

    上官晨惊,匆忙闪动身形,避开小幽的攻击。

    玄音轰击在其后方的座高崖上,顿时将山崖轰下块角,朝崖底掉落下去。

    上官晨满脸讶异地说道:“小幽小妹,你居然肯修炼了?还变得这么厉害!”

    慕飞无奈道:“她这哪算修炼,在韵华阁这种地方天天待着,就算不修炼,都能慢慢变强!”

    “哼!谁说我没修炼的!”小幽气急败坏,同样施展道大道玄音,朝慕飞轰去。

    却见慕飞不躲不闪,任由小幽攻击,片刻后,小幽停下了攻击,慕飞却分毫无伤。

    上官晨满脸讶异,愣愣地说道:“慕飞大哥,你好厉害,居然能硬撼这击!”

    慕飞笑道:“就算我当年受了云星华击,玄力跌落,但你大哥还是你大哥,这是变不了的。”

    上官晨点头,说道:“难怪慕飞大哥能将盈歆姐带到书院,原来实力已经恢复了这么多了。”

    慕飞笑道:“你盈歆姐,如今可不需要我保护了。”

    上官晨愣,不明白慕飞的意思。

    慕飞转头说道:“歆儿,你露手给他瞧瞧。”

    “好,”盈歆点头,手中化出道寒气,随手向远处的山崖飘去。

    “嗖!”

    偌大坐山崖,顷刻间便被冻成片极冰,不断闪动着璀璨的寒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